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十章 缚龙山

第七十章 缚龙山

沧澜城范围极广,黑sè城墙绵延似黑龙巨龙,将沧澜长峡西口的这座浅谷盆地,都圈在里面。

城中有山、有河,沧澜学宫就建成北城的缚龙山上。

缚龙山算不上多高,拔地而起约千米高矮,但给人有说不出的巍峨挺拔之感,也是沧澜城中的最高之山,也差不多占了沧澜城近五分之一的面积。

抬头只见,半山腰云气聚集,终年不散,将山顶的建筑都遮挡在云气之中,不叫城中凡人能见——陈寻他们刚到沧澜城,站在远处的岭脊,也完全看不到缚龙山的身形。

一路上,陈寻都警惕的观察落后苏陵与那个钩鼻执事,但到缚龙山脚下,心神当即就叫眼前缚龙山所震憾。

缚龙山虽然才拔高千米,在沧茫的西荒绝域,绝对不能算是什么名山大川,但通体皆是青石的缚龙山,此时已经叫苏氏完全改造成一座直插云宵的巨大祭坛,当真是撼动人心。

缚龙山体削成一个巨大的圆椎体,继而凿山为梯。

陈寻抬头看去,一阶阶青石台阶,宛如青龙盘旋,层层绵延而上。

虽说只有千米高,但青石台阶层层而上,一直延伸没入云气之中,却给人无限幽远之深。

暗道苏棠传他的缚龙诀,应该就是以此山为名,或许此山以缚龙诀为名……

山脚下的广场有数里纵深,东西左右皆广阔无比,就算有二三十万人聚集,都不会觉得拥挤。

地面都用浅灰sè的金刚岩铺砌,竖立无数华表巨柱,白石柱刻缕云纹兽形,精美异常。

除了宿武尉府的新晋弟子之外,其他三令五尉府的新晋弟子,此时也都聚到山脚之下,将近千人,但只占到广场的一角。

一sè的天青法衣、棕黄腰带,千余新晋弟子站在缚龙山下的广场之上,端看着就气势不凡。

沧澜学宫三年一次的入门大典,也是城中少有的盛事,山脚下的广场,早就挤得人头攒动,围在外围,对着将要入门的学宫子弟评头论足。

看到左丘、宗崖等人也在围观的人群中朝这边挥手示意,陈寻也感心安,即使以后的路再艰难,也没有什么叫人畏惧的。

很快,云深处传来数声鹤啸,鸣声悠远,紧接着山巅就有玄钟敲响,似乎鹤啸相和。

就见遮闭缚龙山巅的云气骤然翻滚起来,就像有一张无形巨手,像拉开帷幕一般,将无穷云气拔到两边,形成两道巨大无朋的天梯云门,聚在缚龙山巅两侧不散。

“天门开了……”

陈寻等一干新晋弟子,还叫云气异象震骇,围观人群早就爆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也不是奇怪。

沧澜学宫每三年新招一批弟子,住在沧澜城里的人们,也早就将入门大典视为三年一次的热闹节目对待。

见遮闭山巅的云气散开,露面千米之以上整个被削平的山巅,无数雄阔的殿阁楼台,就建在削平的山巅平台之上。

陈寻也难抑心里的震惊:

这就是沧澜学宫!

***********************

鹤声唳唳,从北方群山之巅的云气之中,很快就见九人身发五彩毫光,或足下聚云、或骑鹤乘鹏,似缓实疾的从远空的云层徐徐飞来,缓落到山巅之上。

“苏家仙人!”

人群中更是爆发出热烈甚至狂热的欢呼声,甚至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的跪拜在地,朝着落到山巅之上的九人顶礼膜拜……

围观的人群欢呼声此起彼伏,很多人情不自禁的跪地膜拜。

看着云门开启、九人自天而降,陈寻心神也是震憾,看左右新晋弟子也都个个目瞪口舌。

陈寻心想苏氏做这么大的排场,或许就是要震撼人心,就是要在诸新晋弟子心中,留在永世无法磨灭的强悍以及神秘印象。

虽然隔着数千米,陈寻还是能感受到那九人的强盛气息。

谈不上特别的凌厉,但直凛人心,意志稍弱的人,都会刻下难磨灭的印象,只怕今生都不敢对苏氏生有异心。

这九人,在新晋弟子的入门大典上现身,应该都是三令六尉府的重要人物了,气息果真是强盛到叫人连仰望都不能。

宿武尉府的当代府主苏竣元闭关修练,已经有十多年不问世事,应该不在九人之列。

苏青峰作为宿武尉府负责外部事务的副尉,陈寻进入沧澜城之后,就没有见过他的身影;他就不知道宿武尉府另一名副尉,传说中的四爷苏全,在不在这九人之列了?

宗凌、南溪、千兰等人完全被眼前的异景震住;古剑锋也是过了许久,才收敛震憾的心神,悄声问陈寻说道:“阿寻,要是乌蟒跟黑山以后能拿黑岩峰造祭坛,能不能超越此山?”

陈寻微微一笑,心想古剑锋能有这个志气就好。

陈寻见过的场面,要远比眼前壮阔百倍,他的神魂坚如磐石,不要说苏氏,就算比苏氏更高一级的天侯世族、云洲宗门想在他心底留下什么不可磨灭的印象,也是万难。

不过,古剑锋的心志能不为眼前的异景所撼,陈寻暗感也是难得很,笑着跟他:“或许能呢。”

“安静!”一名执事看到古剑锋与陈寻这时候竟然还在下面交头接耳,全无半点应有的肃穆,厉sè望来,要他们保持肃静。

这会儿山巅传来玄钟一般的宏音:

“登天梯!”

这声音就像直接传至众人的耳衅,陈寻神魂坚固,听了也微微一凛:

登天梯,眼前这层层盘旋而上的青sè台阶,就是沧澜的天梯吗?

陈寻也不知道什么叫登天梯,看前面的执事、新晋弟子,抬脚往青石台阶迈步走去,也跟着后面踏上缚龙山。

踏上缚龙山青石台阶,就真正的踏进沧澜学宫,从此在沧澜大地,就是人上之人,仙之上仙;说是登天梯,也是恰当。

围观的人群也都露出狂热羡艳的眼神,陈寻心思却是平静。

也不知道缚龙山体上刻有什么玄符大阵,他踏上青石台阶的第一步,就仿佛踩入湖水之中,有无形的威压往周身禁锢而来。

陈寻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乌蟒九幽蛮魂旗吞噬兽魂之后,也能释放无形力场。

宗凌、南溪虽然有迟疑,但也不惊慌;唯有古剑锋、千兰不明就里,往陈寻这边看来。

陈寻压着古剑锋、千兰说道:“应是进入学宫的一道考验!”

但见其他新晋弟子对此情形也没有什么异常,陈寻才知道别院的执事暗中使坏,应该早就跟其他新晋弟子说过今日会遇到的考验,独独漏过他们,应是有人想看他们出丑。

宗凌、南溪开悟蛮魂,都到五层淬骨巅峰;千兰修的是巫蛮,生来就具通灵剑心,应付当前的局面也是绰绰有余,而对已经晋入换血七层的古剑锋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陈寻则慢悠悠的跟在众人之后,抬阶而上。

走了三百余级天梯,就有一座稍大的平台,陈寻暗感身上所承受的压力足有千斤。

不过对所有参与试炼,以及通过其他手段严格挑选的新晋弟子来言,千斤之力实在都算不上什么,陈寻转身见所有的新晋弟子,一个都不落的轻松登上第一层天梯平台。

这边也早就聚集了一些玄衣的学宫弟子,看着所有人都登上平台,眼睛里都难免有些失望:

“真是奇怪的呢,今年第一层天梯竟然没有一两条杂鱼剔除出去?”

“托关系推荐进学宫的,怎么会不早做准备?天梯十关,闯过第一关才千斤之力,也实在太容易了点,就看今年有没有人能直接闯五关,进学宫内院成为紫衣弟子了……”

陈寻抬头往山巅望过去,果真是每隔三百余阶天梯,就有一个平台,心知随着青石天梯而上,身上所承受的压力也会步步增加。

他不知道到第五层天梯平台时,缚龙山体直接释放出来的威压,会增加到何等的地步,竟然叫闯过关的新晋弟子能直接入选学宫内院。

陈寻跟随众人之后,缓步而上,登上第二座天梯平台时,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就愈两千斤,差不大翻了一倍;而登上第三层天梯平台,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再度倍增,超过四千斤。

筋骨皮肉的细微深层,都受到无穷雄浑巨力的挤压,陈寻倒是有着说不出的舒坦,就跟服过灵丹一般,浑身的毛细汗孔悉数打开。

此时虽然还只是缚龙山的山脚,但玄息灵气已经相当充裕,而且其性温和,游丝一般的从毛细汗孔渗入筋骨皮肉的深处,滋养血肉、伐毛洗髓,甚至还将五脏六腑内的杂质,一点一滴的剔除出来,继而随着汗液排出体内。

陈寻暗感这缚龙山天梯真是不凡,爬天梯,比吃灵药还爽。

不过,宗凌、南溪等人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举步唯艰,每走一步,额头都有豆大的汗珠渗出。

逾千新晋弟子,差不多有近一半人,实力与宗凌、南溪等人相当,都止步第三座天梯平台之前,也不再勉强登高,而是从怀里掏出丹药来,或盘膝而坐,或演练拳脚,都知道机会难得,抓紧每一刻时间修炼。

宗凌、南溪他们正处于五层淬骨的巅峰,此时服丹炼化药力,说不定能一举晋入淬筋练力的蛮武六层,当下将随身剩不多的聚元膏都掏出咽下,演练大鹏拳势……

见宗凌、南溪很快沉浸到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之中,陈寻也暗感欣慰,他则继续拾阶而上。

然而第四层天梯,陈寻才踏出第一步,除了那要将筋骨皮肉从最深处直接碾碎的雄浑压力外,更有一股极其可怖的气息从山体深处透漏而来,直接压得众人神魂欲灭。

当下就有百余新晋弟子,承受不住这可怖气息,直接摔到第三层天梯平台上去,脸sè惨白,谁都没有想到,第四层天梯的难度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看网友对 第七十章 缚龙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