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十二章 北山子弟

第七十二章 北山子弟

(哈哈,鬼节打鬼送月票,昨天就有两百五十八张月票进账,兄弟们再接再励啊。纵横的抽奖活动会持续一周,一百纵横币就有可能抽得一张月票。除保底两更外,当天每满两百张月票,就加更一章,直到存稿用完!感谢老兄弟花豹与狒狒的捧场!)

苏陵仗着异于他人的玄符法衣,登上第四层天梯平台,已经叫人不屑,这时候见他竟然自不量力想闯第五层天梯,落得如此下场,左右众人都忍不住幸灾乐祸的面露讥讽。

其实从登天梯一刻,弟子之间残酷的竞争就已经开始。

谁能真正的踏步闯进第五层天梯,就是各府的核心弟子,不仅可以选择更高深的玄功,能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跟支持,也绝非青衣弟子能比。

逆天求道。

沧澜学宫、宿武尉府能提供给众多弟子修炼的资源也都有限,要想得到更多,只能自己去争;这时候能少一个竞争对手,谁心里不暗爽?

古剑锋更是不屑的冲着台阶下,啐了一口,骂道:“自不量力的家伙,活该如此!”

除非是直接进学宫内院修习的苏氏嫡系子弟,苏陵这些旁支杂系,在沧澜学宫的地位,不会比其他弟子更高。

当日苏陵、苏毅二子随苏青峰到黑山,仗着身为苏氏子弟到处耀武扬威,甚至将古护、古辰等人当奴仆使唤,古剑锋早就看他们极不顺眼。

这次进沧澜,苏陵跳出来频频挑衅生事,古剑锋这时候自然也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恨不得将一口浓痰吐他的脸上去。

苏毅见苏陵如此惨状,也是默然无语,只是脸sè惨白的盘膝而坐,不敢去跟陈寻、古剑锋争什么意气。

楼礁见苏陵竟然受不住激,硬闯远超过他能力的第五层天梯,终落得如此下场,也暗感心急。

他走过来,手掐法诀,释出玄圆浮光,将苏陵保护在内,压着声音问道:“要让此子留在学宫,你觉得自己以后还有活路吗?”

雄浑巨力叫玄圆浮光卸掉,苏陵勉强撑着坐起来,掏出丹药服下,暂时压住伤势,但身上的法衣尽碎,叫他是欲哭无泪。

这件法衣看上去,跟其他新晋弟子所穿的青sè法衣无异,然而内附三重玄符,是他这系小族用数十年积蓄从鬼奚部换来,他原本希望能借之在宿武尉府争个核心弟子的地位,未曾想今日就毁在天梯之上。

他回到家中,要怎么跟家人交待今日之事?

*****************

陈寻看那钩鼻执事又与苏陵走到一起,心里不屑冷笑:

旁人只当他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怎知他若留在地球,说不定早就娶妻生子,人心阴险还能识不透?

而在蛮荒数年难苦的生存,更是磨砺他的心志。

不管鬼奚部暗中设下什么毒计,只要他们不敢公然破坏苏氏制定的规则,他就夷然无惧,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陈寻又看左右,他猜得没错,登上第四层天梯平台的新晋弟子有一百二三十人,但真正能再多踏出一步的,闯入第五层天梯的,已不足三分之一,确实有资格直接晋入各府的玄衣弟子。

他抬头往山巅看了看:

此前站在山巅之上的学宫诸尊,这时候也开始关注山下的情形,也表明闯进第五层天梯的三十余弟子,才是沧澜学宫与苏氏真正会重点关注跟培养的对象。

陈寻原来还想试试,第五层天梯三百余阶,他到底能走多少步,但看这情形,要想不引起苏氏宗族长老的注意,他现在就必须保持低调。

此时闯过第五关,进入学宫内院,对他来说,或许不是好事。

而相比较第四层天梯,此时的压力虽然才增加稍许,但山体深透透漏而来,直接施展在神魂识海之上的气息则是倍加可怖,似乎有一头亘古凶兽,给囚禁在缚龙山体之中,在怒吼挣扎,要将所有站在第五层天梯之上的弟子,神魂悉数吞噬。

在还胎境之前,蛮武、真修的肉身强度终是有限,有没有更大的修炼潜力,都在神魂。

第五关天梯,考验的也是弟子神魂。

青璇见陈寻竟是如此轻松的就闯入第五层天梯,眼睛还是出奇的清亮,不像其他人眼神昏晦、苦苦支撑,暗感心惊。

虽然陈寻在试炼途中,生擒鬼奚部的宗子,更多的人以为是鬼奚部这次太大意了,才叫陈寻等人得手,但看此情形,青璇暗感陈寻的实力,未必就在楼适夷之下。

青璇见陈寻转身眼神冷冽的看向苏陵,她也往第四层台阶望了一眼,恰好苏陵也朝这边看来。

青璇未曾想苏陵在陈寻跟前,竟是这般的无用,装作无意,避开苏陵的眼神。

见青璇眼神避开,苏陵心里有难言的酸涩,对陈寻的恨意更是巨如滔天,恨不能将剐他的肉生吃下去。

而其他已经登上第四层天梯平台的弟子,见陈寻不过十三四岁,竟如此轻松破开第五层天梯的无形屏障,也都暗暗心惊,心里都想,鬼奚部的宗子,叫他生擒活捉,或许真是不冤啊!

****************

陈寻不去管其他人心里怎么想,见千兰与青璇同时破开无形屏障,踏入第五层天梯,他就又试着往上走出三四步,暗感他未必就能闯过第五关去,但勉强走到第五层天梯的顶端没有太大的问题。

试出自己的实力,陈寻就不再去求什么表现,而是跟古剑锋点点头,让他与千兰尽可能的往上走,他则盘膝坐下来修炼。

“不再走了吗?”千兰有些犹豫,她此时也到了极限,见陈寻都停下脚步,也就想在陈寻身边坐下来。

陈寻见千兰欲停下脚步,忙跟她做了个吃药的手势。

千兰也是惠质兰心,当即明白陈寻打这手势的用意,伸手将珍藏怀中多日的那枚九元养窍丹掏出来,咽入嘴中。

千兰已有真阳境六层巅峰的实力,能不能突破七层,最关键的就是看她神魂能否滋生灵识。

此时缚龙山玄符大阵释出的压力,对神魂的考验最是严厉;而千兰此时服食九元养窍丹,恰恰又是神魂最易滋生灵识之时。

陈寻心里想,借缚龙山玄符大阵释出的压力以及此时天梯之间流转的浓郁灵气,千兰极有可能一举突破六层巅峰,晋入真阳境七层,这对她来说,是极难得的良机,不能就此放弃。

千兰具身荒古血脉,只要能成功生出灵识,她的魂海异相,必有料想不到的异能。

陈寻心想千兰要是站在天梯之上,能借势突破真阳境六层,也将极有机会闯过第五关天梯,直接成为紫衣弟子,进入学宫内院修习。

北山诸部族要能出一名紫衣弟子,鬼奚部压在众人心头的威胁,就能消弱数分。

陈寻等人与鬼奚部的恩怨,在沧澜城里早就传遍,青璇自然知道鬼奚部为保楼适夷一命,拿出三枚九元养窍丹与七件符器,她心里想,左棘千兰此时所服的丹药,应该就是九元养窍丹吧……

青璇隐隐有些妒忌,不明白陈寻怎么舍得将那么珍贵的丹药跟符器,与其他部族子弟分享?

他难道不知道,越是修炼到后期,这些资源越是珍贵难得吗?

他难道不知道,在蛮荒为一枚九元养窍丹,会争得族破人亡吗?

青璇还是在十五岁时,就服用过一枚九元养窍丹,可惜没能突破真阳六重。

她此时禁不住,她要是能再多得一枚九元养窍丹,这次能借缚龙山的天梯大阵,必能晋入真阳境七重,也必能闯过天梯五关,成为紫衣弟子,与苏氏嫡系子弟再无区别。

可惜她不是苏氏嫡系子弟,服用九元养窍丹的机会只有一两回,她知道她绝没有机会走完第五层天梯,走到陈寻身边坐下,问道:

“你怎么不往上走了?”

青璇身上透着幽香,香味虽淡,但嗅之入鼻,陈寻暗感怕是过好久,都没有办法将这诱人香气从神魂识海抹除吧。

陈寻抬头看了看山巅,淡然问青璇:“你怎么也停下来?”

“这三百余阶天梯,太难了;勉强到中途,还是要放弃,不如现在抓紧时间好好修炼;你也是这么想的?”青璇睁着黑如点漆的瞳眸,看着陈寻的眼睛,想从这双看似平淡、但望之远比幽远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来。

陈寻笑了笑,表示他确也是这么想的。

见青璇待陈寻这小子如此亲近,左右的新晋弟子都是十分羡慕,但神情已无开始的轻视,而是十分认真的审视陈寻,看他还有余力再往上走,却停了下来,多少有些看他不透的感觉。

是啊,谁现在还敢轻视这几个出身北山弟子啊?

三令六尉府上千新晋弟子,闯进第五层天梯的,总共不足三十人。

而宿武尉府推荐进学宫的近百名新晋弟子,最终闯进第五层天梯的四人中,北山部族子弟,竟然就有三人,甚至其中一人身具荒古血脉。

这样的结果,也真是太叫人瞠目结舌了。

如此强悍、潜力无穷的北山部族子弟,还真叫他们怎么轻视?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北山子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