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十五章 波澜

第七十五章 波澜

(保底第一更先发出,看今天能不能收满两百张月票——)

听四长老这么说,其他人也都看向千兰,都想听这女娃子为何要坚持留宿武尉府修行。

他们九人都有还胎境中期以上的修为,眼光自然毒辣,知道这女娃子在最后一阶天梯之前,不是没有潜力可挖。

其他新晋弟子被完全忽视,但站在一旁,也是无奈,不敢说什么不是,听着几个长老级的大人物争着要将千兰招入门下,心里都是有说不出的滋味。

陈寻听诸人争议,暗中朝千兰摇了摇头,让她不要说出实情。

乌蟒虽然衰败成这样子,对苏氏完全没有威胁,而要是千兰此时要说出实情,还是会惹来不必要的猜忌。

给九位长老级的人物拿眼瞅着,千兰心头也是窘迫,一张秀气小脸涨得通红,低头细声说道:“弟子走到这一步,实是神魂枯寂,难以为继,不得不放弃……”

千兰的回答未能叫众人满意,但九人也不会搜魂之术去探擦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胖头圆脸长老最是高兴,跟苏全说道:“既然这女娃子并非执意要留在宿武尉府,现在收她进学宫内院,苏全你不会说阿叔欺负你吧……”

苏全还是有些不甘,盯着千兰问道:“千兰你说,你是愿意留宿武尉府,还是进学宫内院修行?”

“弟子能力浅薄,资质有限,倘若进学宫内院,怕是跟不上众师兄的修为,千兰愿意留在宿武尉府。”千兰虽然还是低着头,不敢看诸长老的眼睛,但回答的声音犹为坚决。

苏全听千兰这么说,又满心生出希望,眼睛看向四师叔,希望他能主持公道。

宿武尉府这些年排名都垫底,渐有没落之颓势。

他不是要跟学宫内院及宗令府争,但宿武尉要再没有一两强力弟子支撑,未来十年叫其他八府甩得更远,宿武尉府易主之事只怕要拿到台面上来商议了。

“既然女娃子自己执意要留在宿武尉府修行,违拧其意,无益她的修行。不过,苏全你也要知道,灵音剑诀最适合这女娃子修行,宿武尉府要从学宫内院换得灵音剑诀,也不是一点代价都不用支付。”青衫老者说道。

“苏全知道。”苏全忍住心里的兴奋,说道。

“那就这样吧,其他闯进第五层天梯的新晋弟子,各府都直接赐玄衣,录为核心弟子,”青衫老者说道,“要没有其他事情,今天的入门大典就到这里吧……”

千兰是叫众人惊喜,但除此之外,众人也不怎么关心入门大典,就想早早结束,各回修行之所。

“四叔祖,侄孙苏陵有话要说……”

陈寻原以为入门大典就这样落幕,未必身后传来一声呼叫,转身就见胡乱换了一件法衣、嘴角还有血迹的苏陵,正拨开众人走上来,看他的眼睛里似藏有无穷怨恨。

陈寻头皮暗感发麻,心知这一刻终是逃不过去。

*******************

山巅九人都想早早结束新晋弟子的入门大典,好回修行之地,这时候见一名新晋弟子大踏步的走上前来,眼睛里都带有疑惑,实不知他有什么话要说。

但听他唤青衫老者“四叔祖”,以“侄孙”自居,大家也都知道这新晋弟子是苏氏族人,也就没有人怪他在入门大典上的大呼小叫。

青衫老者寿元已有一百二十岁,同宗虽然有兄弟数人在沧澜城开枝散叶,但平时也没有什么来往,他不知道眼前这少年是哪家的子弟,问道:

“你是哪家的子弟,有什么事情要在此大呼小叫……”

苏陵说道:“弟子苏陵,祖父苏房虎……”

“哦……”青衫老者淡然说道,让苏陵继续说下去。

苏氏在沧澜立族千年,开枝散叶,当下子弟有十数万之多,旁人也不知道苏房虎是谁,但皆知青衫老者姓名苏房龙,心想眼前这少年跟房龙长老关系应该极密切,也就都静默不语,看苏房龙长龙如何处置此事……

见四叔祖脸上并无什么表情,苏陵心里凉了半截,他本指望进了学宫,能多得些照顾,但未曾想上两代人的血脉之情就已经凉薄如此。

多得照顾这事不再有多大的指望,苏陵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禀告叔祖,有人冒充部族子弟,经宿武尉府推荐进入学宫,侄孙怀疑他欲对苏氏不利,此时不敢不直言……”

“谁!”青衫老者心神一凛,双眸生出似有实质的金光,扫过诸新晋弟子,无尽威压透漏,竟不比刚才的天梯试炼所释威压弱半分,当即压得诸新晋弟子个个都喘不过气来。

苏氏虽在沧澜称雄,但东南西北四方都有不弱于苏氏的世族、宗门势力,明争暗斗有千年之久,彼此压制,无所不用其极。

彼此防备也是甚严,沧澜学宫招收新晋弟子,第一就是要身世清白。

现在竟然闹出冒充部族子弟混进学宫的事情来,山巅九人第一个念头就是玄寒宗或其他世族或宗门,想派人渗入沧澜学宫。

这还得了?

苏全更是须眉怒张,喝问道:“是谁?”

宿武尉府这些年已经衰败,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宿武尉府的权柄虎视眈眈,倘若这么大的篓子真出在宿武尉府,他这一脉不知道会被他人攻击成什么样子?

苏全身为还胎境中期的强者,须眉怒张,透漏的威压直接叫离他最近的几名新晋弟子脸sè苍白的连退十数步,才压住喉头涌出的鲜血。

陈寻也没有想到还胎境中后期的强者,会如此之强,竟透漏的威压就叫他等无法挣扎。

即使在古仙道虚的神识搜索之下,陈寻也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威压,他那苍茫如汪洋大海的魂海也被迫做出反应,有如飓风卷席,掀起金sè的巨浪。

在魂海与威压做剧烈对抗之际,陈寻的手脚反而被束缚住,难以动弹。

陈寻心里惊骇,要是宿武右尉苏全以及青衫老者释放的威压持续下去,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金sè魂海被迫做出进一步的剧烈反应,会不会叫苏全、青衫老者看出异常来?

陈寻心知苏氏难叫人信任,要是六臂巨魔血的秘密保不住,这才是要老命的。

不过,其他新晋弟子的反应不见得比陈寻好,在两位大能的威力欺凌之下,都脸sè苍白、神魂摇摇欲坠。

苏全与青衫老者想从这一干新晋弟子的眼睛里看出谁是潜伏的奸细,却是不可能。

陈寻暗道,苏全与青衫老者所释放的威压,堪至都比当初降临蛮荒时、古仙道虚给他的感觉还要强烈,但古仙道虚神识搜索崇山峻岭,透漏的那种苍茫亘古之意,却远非苏全、青衫老者能及。

这么想着,陈寻魂海之上,即有一种苍茫亘古之意升腾而起,仿佛微风卷拂,当即将苏全、青衫老者施加在他魂海之上的威压吹得一净,仿佛雨过天晴,竟不留一丝痕迹,金sè魂海也迅即恢复平静。

陈寻心里惊骇,他仅仅是回想到古仙道虚打开虚空时透漏的亘古苍茫之意,未曾想就能抵挡苏全、青衫老者等人全力施发的威压,古仙道虚之强横,真是远超想象。

众人都在苏全、青衫老者所释放的威压之下岌岌可危,陈寻也不会显现出多特殊。

然而此时陈寻借那股亘古苍茫之意,拂去威压,眼眸恢复灵光,在诸新晋弟子里就显得特别的异常。

苏全、青衫老者以及其他七人,立即看出陈寻的异常,眼神都凌厉的看过来,九股难言其威的灵压直接将陈寻锁住,以防他困兽犹斗、暴起伤人。

陈寻手脚虽叫灵压锁住,动弹不住,但魂海之上的苍茫亘古之意更是悠远绵长,充塞他的心灵,叫苏全九人的威压无法再侵凌他的魂海。

“你是何人?”苏全眼神冷冽到极点,未曾想区区一名新晋弟子竟然抵挡他们九人的威压,要说这弟子没有异常,他们眼睛就都是瞎的。

陈寻也怕苏全等人暴起,当场将他毙杀,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怕,硬着头皮说道:“弟子陈寻,见过府主……”

苏全虽然还不是宿武尉府的府主,但也乐意听他人唤他府主,但眼瞳射出精湛光芒,要将陈寻的五脏六脏看透,蹙起眉头,喝问道:

“就是你伪装部族子弟,混入学宫?”

他手里同时掐出一道法诀,稍有不意,就想先将这小子轰成渣再说。

其他八人将灵压撤走,但不知苏全施展什么法术,陈寻直觉周身有数道气劲缠来,像是无形的绳索将他死死绑住,叫他在众人跟前挣扎不得。

“弟子虽然不是乌蟒部族子弟,但绝无期瞒之意。个中详情,宿武副尉苏青峰将军以及葛异等人皆知。就是苏陵,半年之前,也是在蟒牙岭北山见过弟子,还因此微小事,与弟子心生龃龉。”陈寻理直气壮的说道。

事到这一步,陈寻也不怕什么:

苏青峰、葛异要想害他,不用拖到现在用这样的阴谋诡计,只要苏青峰、葛异不害他,他就有申辩的机会。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波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