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十六章 同心之祸

第七十六章 同心之祸

(今天还差八十张月票!难道就没有人期待看下一章吗?泪……)

陈寻将苏青峰、葛异等人抬出来,众人神sè稍缓。

“有什么详情?”苏全散开气劲,还陈寻自由,但一双阴戾眼瞳还盯住陈寻的脸,稍有不意,就会翻脸无情当场将他毙杀。

“陈寻原是云洲人氏,早年随父进蟒牙岭采药,父遭雷击逝世,陈寻也叫雷击重伤,记忆零散不堪,忘了出身何处。被乌蟒族人救后,四年来就居住乌蟒寨中,”

陈寻将一些事情娓娓道来,说道,

“苏青峰将军本欲举荐弟子直接进沧澜学宫,但乌蟒待弟人有救命之恩,弟子方才谢绝苏青峰将军的好意,决意代表乌蟒,参加部族子弟的试炼。此事也是得苏青峰将军、葛异首肯。苏陵也应该知其中曲折,弟子实不明白他早不提此事,今日却突然要往弟子头上泼脏水,说弟子存心不良……”

“葛异,你过来说话!”苏全朝着缚龙山脚下吐气喝问。

陈寻转身看去,就见葛异身穿黑sè战袍,拾阶掠来,又见苏陵脸sè惨白,心里想:苏陵叫鬼奚部怂恿,跳出来往他头上泼脏水,难道就没有想过这里面的曲折,并不难解释吗?

葛异跑到山巅,单膝跪下,跟苏全及青衫老者等人施礼:“葛异见过四爷、诸长老……”

“他所说是否有属实?”苏全蹙着眉头,问道。

葛异恭敬说道:“去年葛异随十三爷到蟒牙岭北山言通商之事,就见过陈寻。这次到蟒牙岭北山挑选学宫子弟,十三爷是说过要葛异这次去蟒牙岭北山,将陈寻带回沧澜来……”

听葛异这么说,其他人的神sè都缓了下来,心想这小子以真阳境筑基后期的修为,竟然能扛住他们九人释出的威压,也难怪叫苏青峰如此重视。

再想这少年看着也就十三四岁,四年前叫乌蟒收留,甚至都不到十岁,就算其他宗门想通过这种方式渗入沧澜学宫,也不会事先将人送到乌蟒去。

决定将触手延伸到蟒牙岭北山,由宿武尉府推荐蟒牙部北山部族子弟进沧澜学宫修行,也是这两年才做出的决定,哪个宗派能未卜先知,提前两三年埋下这样的暗手?

虽然陈寻说他对以前的事记忆不清,在众人看来也不能算是什么疑点。

在场的众人,修炼百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遇到过?

如此一来,这就成了宿武尉府内部的事务,青衫老者等人就想着先离开,而苏陵是青衫老者的侄孙,也没有人想着说要追穷他诬告的责任。

只要是苏氏子弟,那怕跟嫡系关系再疏远,在沧澜学宫总也是要受点照顾的。

苏全脸sè却是阴晴不定,压着声音问葛异:“实情就是如此?”

葛异硬着头皮说道:“葛异无半句虚言敢欺瞒四爷。”

陈寻原以来这小小的闹剧,会就此结束,但没想到苏全脸sè竟还如此的难看,心里忐忑一跳,才知道他将这事想得太简单了。

宿武尉府的老府主苏竣元闭关多年,不理世事,突破还胎境后期巅峰,晋入天元境的机会十分渺茫。

倘若苏竣元辞世,宿武尉府下一任的主人,就要在苏青峰与苏全兄弟二人之间决出。

苏青峰与苏全兄弟二人,实际上早就是面和心不和,谁都想争宿武尉府主之位。

鬼奚部怂恿苏陵跳出来挑事,实不是想置他以死地,而早就揣摩透苏全的心态,想借苏全之手,将他逐出沧澜学宫……

********************

苏全心里也是挣扎。

他看得出苏房龙长老等人,对眼前这少年都还颇为欣赏:

年仅十三四岁,不仅顺利闯入第五层天梯,获得玄衣弟子的身份,甚至还能扛住他们九人的威压,即使不是荒古血脉,神魂也是生来异常坚固,是少有的修炼之资。

虽然说这少年不是部族子弟,通过部族试炼争得进入沧澜学宫的资格,有些不合规矩,但对三令六尉府而言,任何一名有潜力晋入还胎境的弟子,都是难言珍贵的资源。

就像千兰,就算没有闯过第五层天梯,学宫内院也都想争着招她进去,就是因为她身具荒古血脉。

千兰年纪如此幼小,就有不错的修为,将来甚至都有突破晋入天元境的机会。

在场的诸人,都还只是还胎境中后期的修为,可能此生都没有指望能晋入天元境,但也知道这么一个苗子,苏氏之前所拟定的任何规矩,都是一张废纸。

修道之人,念头通透,当然知道一成不变的规矩,实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苏全同时也担心,他现在真要将这少年逐出去,会不会叫苏房龙长老等人有其他什么想法,会不会反感他如此公然的压制青峰所看重的弟子?

见苏全脸sè阴晴不定,陈寻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心想他能不能进沧澜学宫,全在苏全的一念之间。

陈寻在进入沧澜城之前,进入沧澜学宫的渴望还没有那么强烈,但在别院住了十数天之后,才认识到进入宗门修行,所能获得的资源绝非散修所能想象。

仅别院书斋那百余卷浅显入门类的帛书,陈寻就获益匪浅。

苏全考虑再三,也觉得就这样将这少年逐出沧澜学宫,做得也太难看了,就想将这事压后再议。

“四爷,楼礁有话要禀告……”

那个跟苏陵眉来眼前的钩鼻执事,这时候竟然按捺不住跳出来。

听他自承姓“楼”,陈寻心底一凉,心知鬼奚部这是铁了心,要将他赶出沧澜学宫,然而才好从容收拾他。

“你有什么话说?”苏全问道。

楼礁看了陈寻一眼,寒芒闪砾,阴戾的眼睛似藏寒冰。

似有无形气场释出,楼礁走到苏全及青衫老者身旁说话,陈寻近在咫尺,却听不见半点声音,但见从苏全及青衫老者等人略露惊疑的眼睛里,心里知道当时情形对他绝对不利。

须臾,苏全才敛着阴森森的眸子,出声问葛异:“楼礁所言句句是实?”

葛异颇为无奈的看了陈寻一眼,说道:“蟒牙岭北山弟子,能得五枚试炼铁牌,确是陈寻居中策应所致;而鬼奚部为保楼适夷性命,所出七件符器、三枚九元养窍丹,也确实由北山诸部族均分……”

陈寻这时候也能明白一切,楼礁见利用苏全对苏青峰的猜忌之心,都不能将他逐走,此时也就顾不上隐瞒鬼奚部在试炼时所做的丑事。

乌蟒与苏氏之仇,早就过了好几百年前,甚至连乌蟒族人都不愿意再提,苏氏内部也没有几个人会再重视乌蟒,但北山诸部族隐有联合之势,也绝非苏氏所愿意看到。

再见苏全及青衫老者等人,眼神都颇为迟疑的打量千兰,陈寻心更是凉了半裁,知道楼礁必然是将千兰决意留在宿武尉府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这只会加剧苏全等人的猜忌之心。

“胡闹!”苏全当下再无顾忌,眼露雷霆,压着声音就冲葛异怒斥,“沧澜学宫定下的规则,岂容你们胡乱糟践,非是部族之人,都去参加部族子弟试炼,不是都乱了套?你速将此子,逐出缚龙山……”

葛异听到四爷喝斥声如雷霆,他心里不怎么畏惧,但看诸长老的意见都难得一致的支持四爷,知道就算十三爷赶回来,都未必能改变结局。

乌蟒自宗守阳殒落之后,衰落成今天这样子,就算能将蟒牙岭北部四十余家部族联合起来,实力比起鬼奚部都差一大截,又有什么资格能叫苏氏猜忌?

何况陈寻只是借乌蟒的名义进入沧澜学宫,有十三爷的面子在,四爷的性子又优柔寡断,怕落人口舌,未必真就会将陈寻驱逐出去。

但事情涉及千兰,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

沧澜学宫三五十年内都未必能遇到一个身具荒古血脉的好苗子,将来甚至有机会晋入天元境,四爷以及四长老他们,自然是希望千兰以后能为苏氏所用、能对沧澜学宫效忠。

同时也怪陈寻在试炼途中表现太过优秀,已然成为北山五人的核心。

千兰甚至不惜放弃直接进入学宫内院的机会,也要留在宿武尉府,说到底就是想跟陈寻等人不离不弃、共同修行。

陈寻的存在,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未来苏氏对千兰的掌控,这绝对不是苏氏或沧澜学宫所愿意看到的情形。

尽管陈寻的修炼资质也是极佳,但在陈寻与千兰之间做选择,结局会是怎样,还不是一目了然?

古剑锋等人听苏全雷霆大怒,要将陈寻驱逐出去,都骇然失sè。

他们哪里知道人心会是如此的险恶,楼礁仅是挑拨数语,就叫苏全及青衫老者等一干长老级的人物,对此事的态度产生天翻地履的变化。

“弟子古剑锋,恳请四爷收回成命,不然弟子也无脸再留在沧澜学宫!”古剑锋趴在地上,将自己的前程押上,也要替陈寻求情。

苏全原对楼礁的话还将信将疑,不相信区区十三四岁的少年,能有这么强的心计跟凝聚力,猜想千兰决意留在宿武尉府,或许是少女情窦初开,想着只要将陈寻这少年逐出去,让千兰潜心修炼数年,这段往事就会烟散云消。

此时古剑锋不惜将自己的前程押上,也要跪下来替陈寻求情,苏全脸就沉下来,当即就要将这两人都逐出去。

“剑锋,你当我是兄弟,就站起来,莫要替我求情!”陈寻见宗凌、南溪、千兰三人,都要跟着古剑锋跪下来替他求情,心头感动之余,但知道事情坏大发了。

他也只能抢在苏全发作之前,厉声喝斥古剑锋:

“乌蟒于我有收留之恩,我这趟才陪宗凌、南溪一路走进沧澜城,我个人都未必瞧得起苏家玄功绝学,进不进学宫,实在无所谓,你们莫要替我求情……”

见陈寻区区十三四岁的少年,非但对他们没有半点敬畏,还口出狂言,苏全也是气极而笑,但缚龙山下有十数万人看入门大典的热闹,他也不能对这个少年怎么样,当下甩袖挥出,一股沛然巨力就撞向陈寻的面门。

陈寻哪里想到苏全会突然对他出手,身上所穿的金刚玄甲都没有生出半点反应,整个人就从十层天梯、三千余级青台台阶上直接滚下去,一路而下,直摔了一个鼻青脸肿,趴在山脚下的广场上,筋骨都像断了好几根。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六章 同心之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