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捉蛊记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五十一章 便宜师姐

第五十一章 便宜师姐

小说: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5年9月17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满脑子的疑惑,说我师父可没有跟我说起过有你这么一个弟子呢。

短发女子一脸热切地看着我,说我是个记名弟子,当初差一点儿就正式拜师了;当然,这个都是小事,你先告诉我,我师父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老鬼,见他不动声sè地摇了摇头。

显然,他对刚才这短发女子的强势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不希望他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

那短发女子显然是老江湖,一眼就瞧出了我们之间的眼神交流,她将我往怀中拉紧,然后将嘴唇贴在了我的耳边来。

她的鼻息之间热乎乎的,喷在我的耳朵边,搞得我痒痒的,下意识地要避开,结果这婆娘却用一种极为冰冷的语气说道:“姓王的,你听着,你那朋友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而你呢,肚子里面的蛊胎一旦传出去,大把的江湖人物都会像闻到鲜血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了。!”

我的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

我往后退了一步,瞧见短发女子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感觉宛如毒蛇一般恐怖。

她这是在威胁我们,不过却是一击即中,无论是老鬼,还是我,我们的身份都见不得光,一旦被人盯上了,绝对就是案板上面的肥肉,根本就摆脱不得。

短发女子也不紧逼我,而是伸手,在我的脸上拍了拍,说小王哥哥,你可好好想清楚哦。

她一离开我,少东主就上前来打圆场,笑着说都是朋友,有什么话都好说,既然胖子认定了王明的身份,一切都解决了,我们去隔壁会客室,泡上一壶好茶,慢慢聊……

少东主连哄带劝,把我们拉到了隔壁院子的一处厢房里。

大家落座,立刻有人送来了当年的新茶。

慈元阁的小公主方怡别看性子暴躁,但人家多少也是名门闺秀,落落大方地给我们表演了一番茶艺之道,动作优美,满室茶香,倒是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给冲淡了许多。

当方怡泡好茶,给我们每人都端了一杯品尝之后,少东主咳了咳嗓子,打破了沉默:“各位,这儿我是地主,就让我来讲两句吧。”

众人都无意见。

少东主指着我们,说王兄弟和老鬼,是我从春茶园带回来的,一路上也聊过一些,小弟的江湖经验不多,但是看人却有几分颜sè,感觉不会有假。

他顿了顿,又指着黄胖子说:“胖子也验过了,王兄弟的确懂得南海一派的传承。”

他用两句话肯定了我和老鬼的身份,这才转过身来,对着那短发女子说道:“鬼鬼姐,我能够理解你对南海剑妖前辈的情感;不过恕我多言,我曾经听陈局长与我父亲聊过一次天,对剑妖前辈的死多有疑虑,他到底有没有死,这事儿至今也没有定论。”

方怡在旁边帮腔道:“陈局长这样顶天的人物都说有疑了,我感觉剑妖前辈未必死呢。”

短发女子咬住嘴唇,说我自然希望我师父当年能够脱身而走了,不顾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没有露过面,突然冒出这么两个小子来,我怎么能不多问两句呢?

我被她按得一阵疼痛,心中也有些埋怨,说问就好好问,何必将人往死里得罪呢?

短发女子刚才气势汹汹,此刻却变得温柔婉转起来,冲着我妩媚一笑,说小王哥哥,你若真的是南海剑妖的徒弟,我算起来,便是你的师姐呢,师姐教训一下师弟,有什么错么?

我翻了一下眼皮,没有理她。

少东主这时回过头来,对我和老鬼说道:“我之前听两位谈过,说这次过来,是要找黄剑君帮忙的,不过我刚跟驻京办的人打听过,他一时半会,未必能够赶得回来。所以我就想问一下,到底是什么事,说不定小弟也可以效劳。”

短发女子和旁边的黄胖子也都点头,说对啊,有事你说话,能帮一定帮。

我和老鬼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十分为难。

说实话,我的内心里,对这帮人多少还是有些肯定的,不过我师父发话是让我们来找一字剑,结果弄这么几个人回去,未必能够奏效。

两人沉默着,旁边的短发女子却是个急性子,重重一拍桌子,说你们两个真的是磨叽死了,到底什么事?

我想起此刻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师父,终于忍耐不住了,对场中修为最高的那短发女子说道:“你总说你是我师父的记名弟子,那么我想问你,你当年到底是怎么认识他的?”

短发女子发笑,说哟呵,这回轮到审我了呀?

我脸sè严肃,冷静地说:“对,此事关乎于我师父的生死,所以我不得不谨慎。”

短发女子瞧我说得郑重,想了一下,跟我们讲起了一段往事来。

当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曾经参与过一场事后被人们称之为“黄山龙蟒”的江湖大事件,而在那起事件之中,她认识了两个人生中对自己至关重要的男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师父南海剑妖。

她讲述了一番当年的经历,整体上,跟我师父讲述的是符合的。

听她讲完,我先是看了老鬼一眼,在得到他肯定的眼神之后,我也确信了这个凶巴巴的短发女人,对师父还是挺有感情的,不管如何,都不会害他。

于是我告诉他,师父当年脱魂离体,附在了一个叫做陈奕锟的男人身上。

至于这么多年来他为什么不出面,是因为他一直躲在监狱里。

师父这是在避祸。

短发女子问清楚了监狱的位置,脸sè一变,说原来是龙虎山从中捣鬼,所以师父才一直没有露面出来。

她有些激动,想要立刻就起身,去见师父。

然而我却告诉她另外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师父现在被困于一个叫做独南苗寨的地方,那里的人十分凶悍,我们束手无策,这才听了师父的话语,千里迢迢地照过来,寻求一字剑帮助的。

短发女子听到“独南苗寨”这字眼的时候,脸sè顿时一变,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西江锦鸡、独南苗寨?”

我们点头,她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说你们怎么会惹到那帮人的?

我一愣,说你认识这帮人?

短发女子点头,说自然认得,当年我沉迷苗蛊,曾经于年少时在家中高手的陪伴下去过一趟苗疆,游历学习,跟独南苗寨的人有过交集——他们的方老叫做龙老三,对吧?

我摇头,说叫龙老九。

短发女子愣了一下,继续说,苗族古时有十二大姓,分别是“仡濮”、“仡楼”、“仡慷”、“仡芈”、“仡灌”、“仡卡”,“仡削”、“仡徕”、“仡侃”、“仡宿”、“仡劳”、“仡雄吾”,后来汉化改源,则演化为吴、龙、麻、石、陆五大姓;在黔东南那一块,又以龙姓为最,那独南苗寨人人尚武,头人皆懂养蛊,的确是苗疆蛊脉之中比较强悍的一支——但……

她拖长了语调,露出十分不解的神情,说以老师的手段,怎么可能受困于一处苗寨里呢?

就算是苗疆万毒窟还在,也困不住南海剑妖这么卓绝的人物啊?

面对着短发女子的质疑,我低下了头来。

听得出来,那个让许多人为之敬畏的师父,当年的时候,当真是独步天下啊。

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并非往日豪雄了。

老鬼给大家解释了一切,而当听到师父当日带着我们逃出监狱的时候,说自己只有百日性命之时,短发女子和一向都颇为跳脱的黄胖子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好久,短发女子方才站起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看得出来,师父对你,还真的是上心,居然肯舍弃性命栽培你。

我心中内疚,嘴唇发苦,说我……

我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能够说出口,而短发女子放在我肩膀的手也加重了,紧紧压着我,说师弟,以后振兴我南海一脉的重任,就放在你们身上了!

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随意一想——哎呀,叫谁师弟呢?

我有一个便宜师父,难道又要多了一个便宜师姐么?

不管我心中如何吐槽,都左右不了大家的想法,当天晚上几人就商量妥当,由短发女子黄养鬼、一字剑私生子黄胖子以及慈元阁少东主一起,前往雷江救援。

行车太远,我们准备前往沪都,然后乘坐前往雷江附近栗平县的机场航班。

我和老鬼表示,我们假扮的身份证不一定坐得了飞机,少东主立刻大喇喇的表示无妨,让我们提供信息,明天一早,就给我们弄一真的出来。

好大的能量。

谈话妥当,众人回去准备休息,而短发女子黄养鬼却并未离开,而是跟进了我的房间里来。

喜欢《捉蛊记》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便宜师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