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荒蛮神 > 第七十九章 我不会拜你为师

第七十九章 我不会拜你为师

古剑锋、左丘等人都完全傻在那里。

从围观人群的震惊议论中,他们才知道眼前这个悬立华表石柱之上的少女,竟是苏家老祖两百年来唯一收入门下的女弟子,竟是十二岁就闯过五层天梯,进入学宫内院的沧澜圣女。

看她容貌清丽,一身雪白衣裙,随风飘荡,仿佛清濯白莲,有着说不出的脱尘出俗之姿。

年纪与他们相当,却有凛烈不容侵犯之威势,叫人禁不住想跪伏在地,顶礼膜拜。

他们实想不明白,苏棠在沧澜城是那么超凡脱俗的高贵存在,竟然跟陈寻是朋友,今天不是替他出头,还收他为徒。

宗崖倒是知道一些事情,但眼睛看苏棠也看傻了,暗道:这仙女姐姐,莫非就是陈寻在湖泽荒原遇到的那个异人?

陈寻的命也太好了,听到仙女姐姐要收阿寻为徒,宗崖也衷心替他高兴,心想以陈寻的资质,未来必会有极高的修为。

而围在山脚广场看入门大典热闹的众人,下巴都掉了一地:苏家老祖唯一的嫡传门人竟然就要公开收徒了,还是要收一个就要被沧澜学宫逐出去的弟子!

这算什么事情嘛?

事情发生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青璇,这时候也像是给人拿根大棍子敲傻了。

她怎么都想不到,陈寻跟老祖门下的苏棠,竟然有那么深的关系。

苏棠今日竟然不惜跟四爷公然翻脸,也要保陈寻,甚至还要收陈寻为徒,那陈寻以后不就成了老祖一脉的门人?

老祖两百年,仅收苏棠一人为弟,苏棠再收陈寻为弟子,那岂不是说陈寻将成为老祖一脉仅有两名弟子之一?

岂不是比学宫内院的紫衣弟子还要尊贵数倍?

好不容易从苏棠震怖杀机挣脱出来的楼礁、苏陵,听得苏棠要将陈寻招入老祖一脉,更是肝胆俱裂。

楼礁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这个蛮族小畜牲,竟然能傍上苏棠这条粗大腿。

苏棠此时还仅是还胎境中期巅峰的修为,并不比苏全、青衫老者等人高出多少,但除了她身为老祖嫡传弟子外,更可怖的是她今年只有十七岁。

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天元境都可能不是苏棠未来修炼的瓶颈。

要是陈寻成为苏棠的嫡传弟子,成为老祖一脉的门下,十几二十年后,修炼有成,他到时想将鬼奚部灭了,苏氏有谁会替鬼奚部说话?

苏陵让苏棠那凛冽的杀机震得心智模糊,海魂之上都是一道道再难弥合的裂痕,他此时瘫倒在地,心里更是绝望到想找根绳子,把自己吊在华表石柱上。

鬼奚部找到他,许下好处,希望他能帮助将这根杂毛除掉,哪里想到伸手拔的竟然一根定海神柱啊?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苏陵头一歪,口吐白沫,但已没有人再去看他,只有旁边两人想躲鬼似的避开,怕沾上他的晦气。

而在缚龙山天梯之上的苏毅,这时候已经缩起脖子,躲到众人之后,心想着以后要不要找个借口,远远躲开沧澜城,不管怎么说,都绝不能在陈寻这小子面前再露一下脸,不然真不知道会死得多难看。

众人震惊,陈寻心里却满是苦笑。

他自然知道散修会有多艰苦。

不仅仅是修炼资源获得的问题,实是在沧澜这片土地上,想要有些保障安心修炼,能傍的最大一棵树,就是苏家。

在沧澜城千万修者,真阳境的修者只能算是微末飘萍。

没有苏氏等宗族、宗门势力的庇护,势单力薄的散修,彼此为争夺修炼资源血腥残杀,整天惶惶不安、朝不保夕,何时生何时死都不能知道,又谈什么修炼?

不过,苏氏内部如此错综复杂,也超乎陈寻此前的预料。

苏棠此时更应该一心修炼,他不愿将苏棠拖入苏氏错综复杂的勾心斗角之中。

再者,苏家老祖若寄希望苏棠能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天元境,怎么可能会允许她为收徒之事分心?

看苏家这几百年来的作为,陈寻都怀疑,倘若苏家老祖认为他们干扰了苏棠修炼,会不会痛下辣手将他们这些北山子弟都无声抹杀掉?

陈寻心生无力,在这些绝世强者面前,他们真是卑微比蝼蚁还不如,想要生存下去,还真是要绞尽脑汁啊。

不过,更主要的原因,他真不想拜苏棠为师。

面对苏棠期待的眼神,陈寻苦笑一下,摇头说道:

“不要胡闹了,我不会拜你为师的。”

************************

听这个蛮族少年竟然对苏棠这么说,无数的下巴又是掉了一地!

葛异也差点连手里的佩刀掉到地上:

陈寻拒绝拜入苏棠门下,还让她不要胡闹了!

这是什么口气!

苏棠年纪虽小,但在沧澜城的地位崇高之极、不可侵犯:

她作为老祖两百年来唯一收入门下的嫡传弟子,在苏氏、在沧澜学宫的地位,甚至都不在学宫长老之下。

虽然苏全等人论宗族辈份,都是苏棠的长辈,但今日在场之人,谁敢对她直斥一句:不要胡闹了!

苏棠真要胡闹,谁都拿她没辙。

故而她站出来要替陈寻出头,苏房龙长老等人也只能委屈求全。

就算她想收陈寻为徒,苏房龙长老等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事也轮不到他们去管。

这蛮族小子,竟然要她不要胡闹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心里还都暗松一口气,心想,乌蟒的这小子真要得意忘形答应下,以为能攀上苏棠这根高枝,从此飞黄腾达,成为老祖一脉的门人,整件事情闹成一个大笑话,这小子不知好歹也就罢了,他们在老祖及宗主跟前怎么交待?

青衫老者心里想,这小子他直接拒绝苏棠最好,不然搞得老祖都骑虎难下,这事就难办了。

宗崖、古剑锋等人却是糊涂,不明白陈寻为何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哪里知道陈寻考虑要比他们深远?

围观的人群也都目瞠口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少年太他娘不知好歹了,竟然拒绝拜入苏棠门下,心里都生出冲上前、将这少年暴打一顿的冲动。

“为什么不想拜我为师?”苏棠歪着头,不解的看着陈寻,问道。

陈寻心里苦笑,真正的原因又怎能在这时候公开说给苏棠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将来修为,都未必会比你差,给你当弟子,多没意思啊!”

苏棠想想也是,只要陈寻能有机缘,突破肉障,晋入还胎境,以他的资质,修为必不可限量。

只是不收陈寻为徒,有些玄功秘学就不能授他,苏棠又有些替他担心。

修炼最重资源,法侣财地无一能缺。

离开宗门、世族,一切都要陈寻他自己去撞机缘,实不知陈寻何时才能找到突破肉障的途径。

只是陈寻决意如此,苏棠也不再勉强。

她知道陈寻年纪虽小,但心志极坚,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一个人就跑到湖泽荒原苦修,只说道:“要有人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陈寻心里苦笑,暗道苏棠不说这话还好,旁人知道他跟苏棠认识,他在沧澜城低调一些,自然不用担心谁会不长眼跑上门来找麻烦。

苏棠说这句话剑指苏全,反倒会有麻烦。

苏全这人,修为高深还是其次,心计阴险,心胸狭窄才最让人头痛。

他要是跑到苏家老祖前告状,只怕会连累苏棠被苏家老祖责骂……

唉,苏棠还真是个心机单纯的家伙啊。

********************

苏棠不习惯叫众人狂热的关注,见这边的事情不会再有波折,就化身一抹长虹,往沧澜城北的群山纵贯而去,但在缚龙山巅、山脚的众人心里留下无数巨大的惊叹号跟疑问号。

苏棠走后,青衫老者等人也无意再留在此间纠缠。

也不知道何时,竖在山巅两侧的云门又悄然散开,重新笼罩住缚龙山,将巍峨壮阔的沧澜学宫,从凡俗尘世遮掩掉。

青衫老者等人,以及青璇等新晋弟子,也都藏身云雾之中,不再让凡俗尘世窥得他们的真面目。

陈寻也不想叫众人当猴子一样围观,但他还有青铜药炉等物留在弟子别府里,要赶去取出来。

“走吧!”陈寻拉了一下心情复杂、仍关切千兰安危的左丘,说道,“千兰能进学宫内院修行,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今日的事情一波三折,大家心里都受到极大刺激。

左丘也不知道陈寻怎么会认识苏氏老祖的嫡传弟子苏棠,但想来千兰能进沧澜学宫,暂时也确无需担忧什么。

葛异问陈寻:“你们住城中哪个地方?你们有什么东西留在弟子别院,我等会儿给你们送过去。”

陈寻进城之后,就直接住进弟子别院,也不知道左丘、宗崖他们住在什么地方。

他心想今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只怕宿武尉府除葛异等人,个个都视他如仇,再堂而皇之的走回别院取东西,怕会刺激到苏全的神经。

葛异能派人帮他们将东西送过来,那是再好不过。

左丘将住所说给葛异听,就先带陈寻、古剑锋、南溪、宗凌等人返回住所。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我不会拜你为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