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三章 定州乱始

第二十三章 定州乱始

王通直接将黑龙尊者给搬了出来,白子岳的脸‘sè’顿时一僵,他们可以不把王通放在眼里,但是却不能不把黑龙尊者放在眼里,虽然太上镇魔镇是北域第一大派,但黑龙尊者也不是好惹的,不论他的出身,这厮毕竟是通神天的尊者,在整个北域十八州中,每一个通神天的尊者都是一方霸主级的人物,谁敢轻视?

“丑猴的血脉刚刚觉醒不久,需要时间的沉淀才有可能产生威胁。。更多最新章节。”沉默了一会儿,白子岳再次开口道,“我们这一次前来的目的,是有一件关系到定州生死存在的大事,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恐怕不等那个丑猴成长起来,定州便有大变。”

“定州大变关我屁事?!”王通翻了翻白眼。

“你……!”一旁的方子华被王通油盐不见的模样‘激’的大怒,怒斥道,“别忘了,你也是人族,此事关系定州人族的生死存亡,一个处理不好,便是一场浩劫,怎么会不关你的事情?”

“人族的生死存亡?!”王通眨了眨眼睛,‘露’出古怪之‘sè’,“定州的局面已经彻底的平衡了,我怎么没听说过要出事情,你可不要危言耸听?!”

“方师弟说话是冲了点,不过所言俱是事实,此事的确关系到定州的生死存亡,所以我们才会前来求助!”

“定州之事,由三个宗‘门’共同掌握,我只是一个隐龙谷的弟子,人微言轻,怎么可能帮助你,我们是太上镇魔宗的弟子,直接去找皇族或是另外两个宗‘门’便是,前来找我,实在是找错了地方,就算我能影响到诸葛家,也影响不到另外两个宗‘门’啊?!”

“这件事情,关键就在诸葛皇族!”

“哦,我怎么不知道他们有这么大的能量?!”

“孤雁国镇国之宝之一的憾天锤是此事的关键,本宗‘欲’以一件绝品灵器换取憾天锤。”白子岳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换取憾天锤?!”王通心中一喜,面上表情不动,“你们来找我,是不是和皇族谈的不顺?!”

“的确如此,论品级,我们的灵器比憾天锤还要略到,不过诸葛皇族却不愿意,所以只能来找王道友了,想来以王道友的身份地位,应该能够劝动那诸葛宁!”

“据我据知,镇国七宝中,除了我的紫霄剑是诸葛家无意中得来之外,其他六宝均是当年诸葛家老祖的随身之物,并不仅仅是法宝那么简单,还有很大的纪念意义,甚至还有许多他们家老祖的秘密,你们用灵器去换,当然不可能,以你们太上镇魔宗的底蕴,舍出一件下品道器便是了,又何必来找我呢?!”

“下品道器,好大的口气!”方子华一听,差点没跳起来,道器,下品道器,这是什么概念?

绝品灵器和下品道器听起来只是差了一层,但是其中却是有着天壤之别,道器不要说是太上镇魔宗这样的大‘门’派,便是在极道‘门’派之中,也非常的珍贵,每一件道器,都可以用来镇压气运,能够有一件道器镇压气运的‘门’派,便已经可以称之为大型‘门’派了,像隐龙谷这样的‘门’派,‘门’中也不过就是有几件道器而已,而且还是下品道器,便是太上镇魔宗,赫赫有名的十大‘门’派,道器也极为稀少,不到十件,而且大部分也都是下品的道器。

倒是绝品灵器的数量极多,差不多有一百多件。

正因为如此,方子华才格外的愤怒,忍不住的叫了起来,“道器,就算是给了他们,他们能保的住吗?!”

“不需要他们保啊,得了道器,他们一定会献给宗‘门’的。”王通呵呵的笑道,“严格说起来,憾天锤也是属于隐龙谷的,他们只是代管而已,想要换的话,恐怕也得征得宗‘门’的同意吧?!”

“你……!”方子华的脸涨的通红。

讹诈,这是赤‘裸’‘裸’的讹诈!

“这样,恐怕不妥吧?!”白子岳微身一叹,深深的望了王通一眼,相较于方子华与田子聪,他是太上镇魔宗中历练最为丰富的一个,王通这很明显就是漫天要价,面对这种漫天要价,他要做的就是落地还钱而已,“道器的珍贵之处,想来王道友也清楚,不要说是一个憾天锤,便是整个定州也值不了这么多钱,要不这样,只要道友能够说明孤雁皇族,我太上镇魔宗愿再送道友一件绝品灵器,如何?!”

“不行!”王通还没有回话,方子华便叫了起来,绝品灵器,开玩笑,他已经是金丹天的修为了,身上的法宝还没有一件绝品灵器,这王通何德何能,连玄光还没有练就,就有两件绝品灵器?更何况,这是向诸葛皇族换宝,不是向王通换宝,凭什么这王通动动嘴就要换一件绝品灵器,真当太上镇魔宗是冤大头吗?

“白师兄,你这位师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会是第一次下山吧?!”

“这……!”白子岳面现窘态,无奈的道,“王道友好眼力,方师弟与田师弟一直在宗‘门’内修炼,直到一年前,方才与我一同下山。”

不会吧,真让我猜着了?!

王通是看这方子华易怒而冲动,话又多,便觉得这厮修为虽然高,但好像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便随口一说,想不到竟然真的猜对了,不由心中暗骂这高‘门’大派就是侈奢,能直接把一名弟子养到金丹天才放出来,这在小寒山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小寒山这样的小‘门’小派之中,每一名金丹天的长老都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历练战斗才获得这般的修为和地位,不要说那些金丹天的长老,便是像王通这样的真传弟子,哪一个不是历经挑战,经历了无数的考验才能获得真传之位?

看来高‘门’大派有他的优势,但是在一些方面,比起小‘门’小派来也有一些局限‘性’。

当然了,这种局限‘性’对于高‘门’大派而言,几尽于无。

那边厢,方子华的面‘sè’已经涨成了青紫‘sè’,虽然王通没有一句讽刺的话,可是这句“不会是第一次下山吧?!”传到他的耳中,便如钉子一般钉在他的心中,让他非常的难以接受。

什么叫第一次下山,难道我第一次下山惹着你了?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他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如今又将王通的话听成了挑衅,顿时火头便冲上了脑‘门’,金丹天的灵压肆意的外泄出来,化为一道狂风,压向王通,“小子,我的确是第一次下山,但是对付你,我根本就不需要下山?!”

什么叫对付我根本就不需要下山,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王通一头黑线,自然也明白这位是真的被自己刺‘激’到了,竟然在悍然向自己出手,而一旁的白子岳竟然没有阻止,目光之中反而流‘露’出一丝期盼之‘sè’,王通不由一阵的火大。

你们是来谈‘交’易的,大家好好的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不是很好嘛,终归能够谈下来的,你们倒是好,‘弄’了一个搅屎棍子一样的人物跑到我面前来,不但胡搅蛮缠,而且还敢在自己家里头动手,当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了。

金丹天,金丹天,在定州这个地界,金丹天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可是王通会怕你一个小小的金丹吗?

是的,小小的金丹,虽然王通的修为仅仅只是罡煞第六重天,但是金丹,如今他已经不在乎了!

感受到庞大的灵压袭体,王通身形不动,面‘sè’却是‘yīn’沉了下去,冷冷的哼了一声,右脚轻轻的在地面上一跺!!

轰!!

一脚跺下,大地颤抖,一股无形而诡异的‘波’纹排空而出,周围的空气瞬间凝滞起来,方子华的金丹灵压还没有碰到王通便被‘波’纹挡了回去,不仅如此,随着‘波’纹而来的是庞大如山的压力。

方子华闷哼一声,面‘sè’一下子变的煞白,眼中流‘露’出愤怒之‘sè’,似乎想再有所动作,但是却骇然的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了,不仅仅是身体动不了,便是周身的元气也被封锁住了,便是金丹,也被死死的压在了体内,完全没有力量再次金丹放出,整个人便像是被树胶困住的昆虫一般,

愤怒演化成了骇然,再也无能为力。

白子岳和田子聪的状况要好一些,但同样面临着诡异而沉重的压力,田子聪的修为在三人之中是最低的,所以他也无法动弹,至于白子岳,则有些艰难的扭动着脑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来,“王,王道友,方师,师弟,并,并没有恶意,只是,一,一时冲动而已!”

“一时冲动!”王通呵呵冷的笑了起来,“好一个一时冲动,一时冲动就能在别人家里大打出手,你们太上镇魔宗当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此,此事,是,是,是我等考虑不周,必,必会给王,王道友一个‘交’,‘交’待!”白子岳额头布满了细汗,心中苦涩无比,原本他也是想借着方子华的手给王通一个教训,但是谁能想到王通这厮的实力竟然会如此之强?

越级挑战这种事情,修为越高,越难发生,但是有一种人却是专‘门’为超级挑战而生的,便是血脉觉醒者,强大的血脉神通往往能够发挥出巨大让人恐惧的威力,或许这种神通的持续时间不能持久,但是却足以完成越级挑战这种事情,甚至还有一些血脉强者秒杀更高等级的存在的事情发生,太上镇魔宗是北域第一大宗,对这样的事情并不陌生,不过他们来之前对王通调查的很清楚了,王通在梁州的表现堪称惊‘艳’,但这种表现之中并没有多少血脉神通的影子,所以,他便认为王通虽然血脉觉醒了,但可能没有掌握真正强大的血脉神通,毕竟血脉神通这种东西也不是觉醒以后便能够掌握的,而是需要长时间的熟悉与磨练,才有可能掌握。

可是现在事实却告诉他,王通不仅仅血脉觉醒了,而且还掌握了镇狱青象最有名也是最强的神通,镇压空间。

这让他有了越级挑战的能力,也让他的如意算盘全告落空。

“‘交’待,好,我等着你们太上镇魔宗的‘交’待。”说完,周围的压力一松,王通端起了桌上的一杯茶,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拂袖而去,却是将白子岳这三人留在了屋内。

“这个……!”压力一松,三人俱都恢复了过来,方子华猛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就要破口大骂,却看到了白子岳那凌厉的眼神,不由将差点出口的脏话收了回去,面‘sè’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去吧,憾天锤之事,另想办法!”

“师兄,若是我们就这么回去,恐怕……!”

“怎么,难道你还想留在这里吗?!”白子岳扫了方子华一眼问道,“还想试试?!”

“小弟不敢!”想到刚才被那诡异的力量压制的情况,方子华再也不敢多言,乖乖的跟在白子岳的身后,离开了王府。

………………

……

“哼,太上镇魔宗,还真是一群自大的家伙,不给你们一点厉害,你们还真当我这个黄金血脉者是纸糊的呢?!”

站在阁楼之上,目送三人离开,王通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脑海之中开始翻滚起无数的念头来。

“太上镇魔宗谋夺憾天锤,看来他们在定州的一年搜索并没有什么收获,我也没有暴‘露’出来,所以才开始打憾天锤的主意,只要把憾天锤掌握在手中,便掌握了雾隐山之事的主动权,可惜,他们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难缠!”

想到太上镇魔宗的目的,黄‘玉’钱开始在王通的手中翻转起来,“雾隐山的事情是时候解决了,以那位的实力,足以搅‘乱’天机,我也不需要担心会暴‘露’,只是将他‘弄’出来之后,这定州的形势必然要大变,须得早做准备才是。”定州的形势,看似平衡,事实上暗‘潮’涌动,特别是在两名黄金血脉者出现之后,人族、妖族和半妖一族都在暗中布置,似乎在准备着什么,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打破僵局的契机出现,表面上的平静,内里却是暗‘潮’涌动。

“半妖一族肯定是想稳,等丑猴彻底成长起来之后,凭借大力魔猿之威在定州谋得一席之地,至少要稍稍的改变一下处境,人族却是想动,定州平静的太久了,人族想要占据更多的地盘和利益,必然要有所行动,所以一直在蓄积力量,妖族也想动,想把人族彻底的赶出定州,只是忌惮人族背后的几大宗‘门’,投鼠忌器,雾隐山的那位出来,妖族的实力大增,必然会第一个跳出来,攻击人族。”结合着未来眼看到的景象和六爻神算推算出来的结果,王通慢慢的理清了定州的局势走向。

“对我来说,把雾隐山的那位放出来是完成了承诺,这种事情越是往后拖,我的心思便越沉重,最后化为心魔,喂饱了魔种,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而且定州‘乱’起来之后,我方才有机会‘乱’中取利,想要在隐龙谷出人头地,光有血脉不行,有师父罩着也不是万通的,只要立下功勋,师父才能有足够的理由为我说项,提升在隐龙谷的地位,才能接触到诸天万界,甚至诸天轮回之地,最后能够去走那通天之路,加入极道‘门’派,经过一年的修炼,我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借着定州动‘乱’的机会,好生的厮杀一番,才有可能突破瓶颈,修成玄光,乃至于金丹,更进一步的谋取我的利益。”

王通眼珠子‘乱’转,将一切都分析清楚之后,立刻便做了一个决定,走到窗前,目光平静的望着渐暗的天空,微微叹息一起,“便由我,来搅动这定州的‘乱’局吧!”

………

……

孤雁城,皇城

气氛凝重而诡异。

雍和殿内,帝皇诸葛宁一身黄袍,面‘sè’凝重,两名黑衣老者坐在他的身旁,身上的气息若隐若现,其中一位头顶金光轮转,隐有异香扑鼻,竟然是一位半步元婴的金丹真人。

另外一位,也足有金丹九重天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在定州已经是最为顶尖的一个层次了,真君之下,无人能挡。

“两位皇叔,皇叔祖他老人家还在闭关吗?!”

“嗯,皇叔祖正处于紧要关头,无法分身,不过宁儿,只是几个太上镇魔宗的小牛鼻子而已,没有必要这么紧张。”金丹九重天的真人缓缓的道,“就算是太上镇魔宗的元婴真君来了,也无法‘逼’迫我们,这里是定州,不是太上镇魔宗。”

“是啊。”半步元婴的黑袍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jīng’光明灭不定,“憾天锤虽是绝品灵器,但也仅仅是绝品灵器而已,不要说没有借出手,便是借了出去,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事情若是如此简单就好了。”诸葛宁叹息道,“两位师叔可能不知,镇国七宝之中,其他六宝都没有什么,惟有这憾天锤,先祖有遗训,说是关系到定州的生死存亡,要么不动,一动,定州必然大‘乱’,太上镇魔宗突然之间开口换宝,再加上两个黄金血脉的出现和最后定州的局势变化,妖族的异动,我觉得还是早做准备发妙。”

“竟有此事!”两名黑袍老人都是一惊,诸葛宁说的先祖遗训他们不知道,但是并不怀疑,毕竟诸葛宁是孤雁国的皇帝,有许多东西只有他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绝不会欺骗自己。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定州乱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