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七章 身坠蛇窟

第五十七章 身坠蛇窟

当这天腐罗朝着我的脑袋咬来的时候,说真的,我当时的脑海绝对是一片空白。

我一直以为当感应到了“炁”之后,我就应该算是一个修行者了,然而当真正面对着强大的敌人和困难的时候,才发现,没有一颗强者之心,就永远都只是一只弱鸡。

什么是弱鸡,就是永远都被人当做蚂蚁来踩的玩意儿。

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天腐罗居然会扑倒我这儿来,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而就在这绝境之时,我的胸口处浮现出了一个小人儿。

小米儿。

如同三两岁小娃娃的小米儿,站在我的胸口上,撅着小屁股,双手往前死死地推去。

我瞧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她决绝的意志。

仿佛前面有全世界,她都无所畏惧。

一生同生,一死同死。

她与我性命相连,谁死了,我们都会一同毁灭,再无声息。

我们能够抵挡得住那凶猛的天腐罗么?

我的心脏几乎静止住,然而奇迹却发生了——从小米儿的双手之上,有一蓬亮光出现,这亮光既有着位高权重者的威严,又有着朝阳一般的希望。

那天腐罗剧烈搅动的口器变得缓慢,而它那一对让人心惊胆战的复眼,也似乎犹豫了许多。

就是这么一刹那的功夫,旁边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根如游蛇的皮鞭卷住了这天腐罗的颈部,这是我那便宜师姐出了手,只见她猛然一拉,这大虫子就腾飞起来,离开了我,而黑蛊王也适时发力,将一蓬红sè的粉尘洒落在了这玩意的头部。

一股炎红烈火从天腐罗的头颅腾然而起,紧接着蔓延到了它的全身上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那头让独南苗寨许多人畏惧的恶虫就被烧得不成模样,场中一片焦糊,我挣扎着爬了起来,瞧见这玩意在地上扭动了数下,最终僵直不动。

处理完这个,黑蛊王回头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摸了摸周身,摇头,说好像没有。

他皱了一下眉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指着坐在我肩头的小米儿,说你养小鬼?

我看了一眼小米儿,一把将她给拽到身后,让她隐入我的体内,也不解释,点头笑了笑,说对呀,是的。

黑蛊王没有多想,而是回过头来,看着旁边的龙老九说道:“老九,告诉我,之前和他们一起闯独南苗寨的那个老头子,是不是也关在恶虫洞里?”

龙老九本来满怀悲愤,然而这天腐罗突然的插入,使得心情也变了一些,告诉他,说没有,他没有在这里,但如果猜得没错,应该被神风大长老关在魔音洞中审问,又或者已经被填到万蛇窟里面去了。

便宜师姐浑身一震,说什么是万蛇窟?

龙老九心情本来就差,而我这便宜师姐的口气却又不好,他一声冷笑,说养那么多的蛇,总得吃点东西不是,为了保持蛇窟的yīn性,吃点人肉,其实是最好不过的方法。

便宜师姐一下子就炸了,愤声骂道:“你们这帮狗东西,我师父要是死了,我就算是豁出去,也要把整个独南苗寨都给灭了!”

龙老九到底也是做过方老总把子的人,哪里能够没点儿脾气,瞪她一眼,说先等你活着出去再说吧。

两人剑拔弩张,黑蛊王赶忙上前来和稀泥,说都是自己人,何必吵呢?鬼鬼,老九他一直都反对神风大长老的做法,意见跟你其实是一样的;老九,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敌人,是神风大长老,不要内讧,知道么?

经过他一通苦口婆心的劝说,两人终于不再互瞪眼睛了,不过龙老九却在黑衣麻生的搀扶下,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一把拽着我,说走,赶紧离开这里。

我没有理他,说不行,我这次回来,是来救我师父的,没见到人,我不会离开的。

龙老九冲着我吐了一口唾沫,说呸,就你这两下子,能够有什么用?你现在就是个废物,废物你懂不懂?你应该知道,你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赶紧走,要不然我孙女的心血,都白费了。

废物?

我是废物么?

面对着龙老九的一通臭骂,我第一次涌起了一种强烈的自尊心,想着能够不靠任何人,真正站起来,让所有的人都不敢瞧不起我。

我王明,绝对不是废物!

我心火滚滚,一把挣脱开他的拉扯,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人生,我来做主,任何人都不能左右。”

说完这句话,我心里又补了一句——就算是离开这里,我五六个月之后,还不是死?

龙老九瞧见我一意孤行,气得肺都炸了,不过他这些天来,在恶虫洞里受尽折磨,尽管重获自由,修为却十不存一,无关大局,便宜师姐和黑蛊王交流了一下,又找到黑衣麻生讲了几句,决定继续进发,朝着魔音洞摸过去。

我们之所以敢如此,一来因为这里虽然是独南苗寨的老巢,但是大部分人都在寨子里生活,还有一部分出外搜寻,这儿的人反倒不多;再有一个,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基本上都在静坐。

至于路上那些巡逻的人,凭我们的力量,足够料理。

时间紧迫,说走就走。

我们离开恶虫洞,便宜师姐瞧见老鬼执意要将奄奄一息的牛娟背走,仍然忍不住出声,说你就别这么犟了,行不?

老鬼扭过头,没有理她。

一行人继续前进,有着黑衣麻生这样的识途老马,事情变得简单很多,他带着我们不停地走,如何绕过有人的岗哨,如何走捷径,如何穿过兜兜转转的迷宫,这些都是纯熟无比,用不着我们操心。

走走停停,约莫过了一二十分钟,麻生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跟后面的黑蛊王讲了几句话。

话儿一句一句往后传,传到我这儿来的时候,我得知前面有一处天然栈桥,栈桥下面的几十米,是蛇窟,让我们前往要小心一点。

因为那栈桥根本没有边,一不小心,就会掉落下去了。

听到这话儿,我们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阵紧张。

很快就到了刚才说的栈桥,这是一处天生桥,呈拱形的横跨两边,足有六七米,宽不过一米,十分险峻,麻生和龙老九两人先行,他们就是这儿的人,行走自无问题,紧接着是便宜师姐、我、背着牛娟的老鬼,而黑蛊王则在最后面押尾。

那拱桥是弓形的,一开始我还不觉得什么,当走上去的时候,脚下居然晃了起来,不自觉地望了脚下一眼,看见黑乎乎的深渊,顿时就慌张了,脚步就有些乱,身子也不稳。

走我身后的老鬼瞧见,对我沉声说:“静气,沉下心来,不要慌,不要看下面,往前看。”

我回过头来,瞧了老鬼一眼,刚想说话,突然瞧见一直伏在他肩膀上昏迷不醒的牛娟突然抬起了头来,冲我笑了一笑。

她满脸都是鲜血,额头和脸颊处都有青筋浮出,按理说应该是很痛苦才对,所以这笑容显得格外诡异。

我给突然醒过来的牛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去看她的眼睛。

上移,四目相对,我瞧见一双黄sè的、瞳孔发散的眼球。

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魔力。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老鬼瞧出了我的不对劲儿,低声喊我,说老王,你干嘛啦?

我使劲儿一摇头,还以为是幻觉,没想到那牛娟突然从老鬼的背后挣脱下来,伸手过来,一把将我给推开。

第一下,给我晃过了。

然而在第二下的时候,脚下一阵摇晃,我一脚踏空,被牛娟给推入了半空中去。

急速地下落中,我听到老鬼尖厉地怒吼:“你在干嘛?”

呼!

我从半空中摔落而下,感觉四周的景物一瞬间往上面升起,而我则坠落下去,那种感觉有点儿像是在游乐园里面坐过山车,一瞬间整个人的魂儿都没有了。

而在下一秒,我感觉自己重重地砸落在一大团柔软的东西上面。

我晕乎乎的脑子还在发呆,然而手掌上面传来的冰凉触感,却让我很快就意识到我到底摸到了什么。

之前就提醒过,这下面是蛇窟,而可不就正好砸在了蛇群之上么?

我顾不得一身酸痛,慌乱地爬了起来,听到头顶上传来老鬼对我的呼喊,刚刚想要应一声,突然间腿上、腰间还有脖子上就是一阵剧痛,感觉被四五条蛇给咬住了。

我疼痛,慌不择路地往前冲了两步,却脚下一滑,直接摔倒。

砸落在地,我想起肚中的蛊胎,便准备念起南海降魔录,请小米儿来护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是腥风一阵,却有一张巨大的嘴巴从黑暗中窜了出来,将我整个人都给一口吞下。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身坠蛇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