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七章 了因果(下)

第二十七章 了因果(下)

以前,在王通的想象之中,强大的修真者?举手一投足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所以凡人在他们的面前根本就是蝼蚁,甚至连低阶的修真者在高阶修真者面前都是蝼蚁,高阶修真者想灭谁就灭谁,杀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一个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更新好快。

现在他知道,这些想法是非常幼稚的。

在修真界,修真者们的争斗往往都是在元婴天以下,什么厮杀啊、争夺啊、仇恨啊等等等等,都是元婴真君之下才干的事情,偶尔也有元婴真君参与,所以,修真界名声最大的并不是高阶的修真者,而是元婴天的修真者,而元婴真君之上,通神尊者,乃至于法相天王、命星星主和‘混’‘洞’天君,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除了大型势力的首脑为人所知之外,其他的什么长老啊,太上长老啊之类的大能,根本就不为人所知,也绝不会出手。

并不是他们不想出手,而是修为到了元婴真君这一层级之后,便触‘摸’到了天地法则,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本身就是天地法则的一部分,代表着天道,每一次出手,都会引发天道法则的变化,即使是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小人物出手,也会沾染上莫测的因果,从而引发一系列与之有关的事件,他们是不可能随意出手的,一旦沾上因果,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便是这些大能们也不想面对。

修为越高,与天地法则的关系就越密切,就越不能随随便便的惹事,当然,有两种例外情况,一种是同层级之间的争斗,两者的因果关系相互抵消,另外一种是有人脑‘洞’大开去招惹他们,那样的话,他想怎么虐你就怎么虐你,还有一些特殊的因素,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一句话,金丹天的修真者可以尽情的欺负修为比自己低的修真者,因为他们虽然已经是真人,但还是属于人类的概念,与天道法则没有什么联系,因此,不会惹什么麻烦。

元婴真君,同样也是人类的范畴,当然,乃是人中之君,是人类的顶点了,已经触‘摸’到规则,因此行事要注意许多,你看这孤雁城周围,两族厮杀的血海奔腾,但是天空中的双方元婴都在蓄势,而没有对下方的异族大开杀戒,便是这个道理,他们只是作为战略‘性’武器存在,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轻动。

而到了通神天,那是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围,属于另外一种生命形式了,被称之为尊者,从严格的意义上来看,已经没有什么种族之分了,所以,人也好,妖也好,魔也罢,都只是低等的生灵而已,他们打生打死,就像是人类看地上的蚂蚁打架,只是瞄上一眼罢了,绝不会出手去帮助一帮蚂蚁打另外一帮蚂蚁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像王通这般拥有黄金血脉的族人的价值就大了,黄金血脉,天生神通,碾压同级没问题,越级挑战无压力,待到了金丹天的时候,可以当成元婴真君用,到了元婴天,在没有通神天出手的情况之下,完全可以当成是通神天尊者来用,而且血脉觉醒的同时,往往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便是获得比别人更加悠长的生命,优势实在太大了,所以无论是谁,只要觉醒了强大的血脉,必然会被当成是宝贝来培养,从小寒山的‘门’规来看,一旦血脉觉醒便直接成为真传弟子,由此可见一斑。

“我杀了他!”

孤雁城外,妖族阵营,团团绿云之中,一名妖君眼中血‘sè’大放,盯着大杀四方的王通,指尖一道道赤金‘sè’的雷霆环线,竟要亲自出手,对付王通。

“三爪君不可,此人是隐龙谷通神尊者‘门’下,若是我等杀了他,隐龙谷的通神尊者便有理由出手,不沾因果,到时候,定州局面必然大坏!”

“难道就这么看着他屠戮我等族人?!”三爪君面上青气直冒,王通刚才冲入的地方,乃是他黑水潭所属的阵营,一番打杀之下,他的徒子徒孙死的极为惨烈,便是金丹天都陨落了两人,让他大为心疼。

“先撤离吧,今日已然事不可为。”绿云之中,一声悠悠的叹息传来,“黄金血脉者,还需黄血脉者来对付。”

“沧溟君,难道就不给这些人族一个教训吗?!”

“时间拖的越久,我们的伤亡就越大,现在我们可以给这王通压力,让他无法动手,但是对面的人族真君也会寻找我等的破绽,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等的破绽便会被他们看穿,到时候,麻烦更大。”

“可是……!”三爪君脸‘sè’难看,似乎还想再劝,却被沧溟君一个严厉的眼神吓了回去,虽然这里都是元婴天的妖君,但是修为也是有强有弱的,这沧溟君乃是元婴七重天的大妖君,地位实力远在众人之上,此次行动也是以他为主,三爪君刚入元婴天不久,哪里有本事与他相抗衡,在沧溟君作出决定之后,只得哼唧了两声,随众退去。

妖族的大军渐渐的退去,人族方面压力大减,看到天空中渐渐淡去的绿云,俱都欢呼起来。

便是在空中的元婴真君们也都‘露’出如番重负的笑容来。

“不要高兴的太早,这只是第一天而已。”周轼看了周围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王通身上,“看看,我的这位小师弟还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吧!”

王通出城是在他这里报过备的,理由是出城刺探军情,如今回来了,究竟探到了什么军情,终归是需要给周轼一个‘交’待。

“你是说,那个觉醒了黄金血脉的半妖已经被妖族控制了?!”

孤雁城,华虚殿

周轼一脸惊疑的看着王通,他完全想象不到,王通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得到这样的情报的。

“半妖一族不仅仅与人族仇深似海,与妖族的仇恨同样也不少,甚至更深,你以为他们抓住那个丑猴便能够控制了吗?!”

“半妖一族的族群观念其实很淡薄,一直没有形成象样的势力,那丑猴一直生活在人族之中,只是与人族有仇而已,被控制的时候甚至是第一次见到妖族,谈不上什么仇恨,更不要说是仇深似海了。”王通苦笑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周轼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同样的黄金血脉觉醒者,妖族打的什么样的主意,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今天王通在战场的表现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同时也向所有人展现出了黄金血脉的可怕力量,可以说,以王通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定州之中,元婴天之下,至少在金丹天七重以下,几乎是无敌的,即使碰到了金丹七重天以上的真人,也有一搏之力,甚至有可能战而胜之,而在群战之中能够发挥的作用更是不用多提,大家都看在眼里。

可以说,在元婴不出手的情况下,有百龙锁神阵再加上王通,人族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王通现在就是人族一张关键的底牌,甚至可以说是王牌,但是,如果妖族一方也出现一个黄金血脉者的话,事情就变化了,王通的优势便会被抵消了。

“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那丑猴的血脉的确是觉醒了,可是毕竟从来没有修炼过,就算是觉醒,实力也不会太强,我可以对付。”

“千万不要小看黄金血脉者的能力,你就是一个例子,事实上在今天之前,我还是很不理解师父为什么这么看中你,今天这一战却是让我明白了,你们这些黄金血脉觉醒者的潜力的确是大的惊人,能够起到的作用也是极为惊人的,那丑猴就算是在修为上不如你,但是在催动血脉力量的情况之下,未尝不能拖住你,就像你在催动血脉力量的情况下能够击败甚至击杀金丹天真人一般,千万不可小视。”

“我明白,通天魔猿,嘿嘿,以大力为名,我倒是很期待呢!”

王通笑呵呵的道,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目光来。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那丑猴虽然被妖族控制,但是想要形成战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估计这段日子妖族会消停一会儿,待到那丑猴初具战力的时候才会发动第二次的进攻,这样一来,我们便有了喘息之机。”

“是不是能再派些援军过来?!”王通有些期待的问题。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们来定州并不是这了增援,而是为了抵消人族在高端战力上的劣势罢了,别看今天在城头之上剑拔弩张的,但是不管是我们,还是那些妖君,都知道对方不会出手,这关系到一些两族之间一些复杂的关系,现在我们能够做到的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憾天锤关系极大,万一妖族见强攻不行,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怎么办?!”

“哼,不可能,孤雁城现在已经完全被百龙锁神大阵笼罩,在战争彻底结束之前,进出都是被严格控制的,就算是元婴天的妖君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潜入,更何况,那憾天锤现在‘洞’玄君的手中,‘洞’玄君是这一次来援的最强真君,元婴七重天的修为,便是妖族的那个沧溟君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强行夺取,所以,你就放心吧!”

“但愿如此!”王通轻叹一声,告辞而出。

孤雁城,皇城,云中殿

青雾缭绕,异香扑鼻,隐有龙‘吟’之声

一道高瘦的青袍道者盘坐于殿中,过了良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明灭不定,慢慢归于沉寂。

“师尊,那王通,已经确认了的确是镇狱青象的血脉,从今日的表现来看,应该已经领悟了镇狱青象的镇狱神通。”道者身旁,‘侍’立着两名道童,这两名道童看起来年纪不大,眉清目秀,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却都是金丹真人,其中一名道童在那道者睁眼之后,躬身说道。

“镇狱神通,虽然仅仅是空间法则的一种,但自血脉力量‘激’发出去,却也罕见的紧,可惜被隐龙谷抢先一步。”道者轻轻的叹息一声,沉寂的面容之上罕有的‘露’出了惋惜之‘sè’。

“师父,虽然他已经入了隐龙谷‘门’下,但现在还是定州,不若将他叫来,现场演示一番,想来也没什么!”

“呵呵,你们想的是简单,那王通的修为虽然低,但却是入了黑龙尊者的‘门’下,黑龙尊者乃是隐龙谷中数一数二的尊者,哪里是我能够招惹的起的,更何况,他还是周轼的师弟,可不是那种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修士。”

“他是隐龙谷的修真,但也是您的晚辈,今日他在战场之上立下了大功,您身为前辈,对他甚为欣赏,出手指点一二,也是正常,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另外一名道童微笑道,“镇狱神通是空间神通,您也是最擅长空间神通的,若是能够得到您的指点,乃是他的造化。”

“有理!”道者目光闪动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元冲啊,你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了。”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想为师父分忧而已。”元冲道童面‘sè’一变,分辨道。

“好了,就这么办吧,你去请王通过来。”

“是,师父!”元冲躬身而去,并没有发现,在他身旁不远之处的师弟眼中闪过的一丝‘yīn’霾。

………………

…………

孤雁城,王通宅,静室

王通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三天了,距离他回到孤雁城已经三天了,虽然在战场之上大杀四方,威猛异常,为自己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头,但是他同样有着巨大的消耗,血脉神通这种东西,威力大,消耗也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他这样一个仅仅是炼罡境的修真者而言,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也就是他的恢复力惊人,所以才能在三天之内恢复完全恢复过来。

“镇狱神通,镇压空间,我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镇狱八法之中,只有镇、击、碎三诀最为适合我,配合我的剑法,倒是能够理出一些头绪来。

对于现在的王通而言,每一次施展镇狱神通都是一次极大的体验,对于镇狱神通都能够更进一步的理解和解析,而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战斗,通过战斗来熟悉自己的神通,并且与自己的剑法”通相配合,从而提升自己的战力,可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修为太低,而空间法则又是天地之间最为‘jīng’深的法则之一,即使有血脉神通在身,想要理解这‘门’法则,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同样也是一件消耗时间的事情,想要将自己的一身所学整理出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事实上,如果不是有黑龙尊者常常在一旁指点的话,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些神通运用自如。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经常陷入思维的‘混’‘乱’之中。

现在他所谓的整合力量,并不是全部的力量,仅仅是一种简单的运用而已,简而言之,便是以镇狱神通将对手镇压,然后用剑去砍、去刺、去削,当真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战场上的对手,修为都很低,包括金丹真人在内,骤然之间碰到空间神通,当然是束手无策,所以他才能够大杀四方,但是他也很清楚,这种情况不可能长久的,随着修为越来越高,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这种镇狱神通的简单运用,已经没有办法保证他的优势了。

“镇狱神通便是以力量来压缩空间,但是这股力量不同于普通的力量,同样来自镇狱青象的血脉,可以与空间产生一种微妙的联系,所以才能够压缩空间,否则的话,纯粹而绝对的力量只会将空间爆掉,压碎,而不是让他们凝聚在一起。”王通心中暗自思量着,“从我六爻神算推演来看,最适合我的力量应该是以绝对的力量将空间压缩起来,化空间为剑,再配合我的剑道修为,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只是,如何让空间极度的压缩,才能做到化空间为剑的效果呢?我是一丁点的头绪都没有。”

六爻神算这‘门’神通最后作弊的作用实在是越来越大了,甚至王通都有些感觉自己以前就******是一个傻子,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哪一种修炼之道最适合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思考,用六爻神算推算一下自己未来对敌的场景,自然而然便能够看到自己对敌的手段了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他可以从自己看到的画面之中选择一种最适合他自己,然后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便是了,这种作弊的方法也可以用在其他的方面,这就像是考试的时候提前知道了答案一样方便,虽然有些复杂的题目只看到答案不知道过程,但是答案有了,用来反推过程,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甚至看到了答案,在修炼之中,朝着这个目标奋斗便行了,有了如此明确的目标,然后再向自己的尊者老师请教,自然便能够节省许多时间,一点弯路都不需要走的,可惜,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有些晚了,若是早知如此的话,说不定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现在许多了。

“不过,现在还不算是太晚,我刚刚开始力量整合,如果整合初步有了头绪以后才发现这种作弊的事情,那还不把肠子给悔青了!”

王通自嘲一笑。

“请问王道友在吗?!”

耳畔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幻海无常宗元冲求见!”

“元冲?!”王通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迎了出去。

“元道友稀客啊!”王通笑容满面,“不知道友此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是家师想请道友前去一叙!”

“‘洞’玄君?!”王通‘露’出惊愕之‘sè’,十分的不解,“‘洞’玄君找我,不知有何指示?!”

“家师对道友今日的表现非常赞赏,言道道友乃是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定州之局最终的结果如果,恐怕要落在道友的手中了,所以想要见见道友,至于具体会有什么事情,却是恕在下不知了!”

“‘洞’玄君实在是过奖了!”王通脸上的笑容都大盛,面部的肌‘肉’都挤出了一朵菊‘花’,“既然‘洞’玄前辈相邀,晚辈荣幸之至,还请道兄前方带路!”

虽然元冲是金丹天的修真者,但是王通并没有怎么看在眼里,以他现在的实力,元冲这样的金丹真人对他已经完全构不成威胁,再加上他在隐龙谷的地位,自然而然的便与元冲平辈论‘交’,那元冲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来到云中殿的时候,王通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缭绕在整个殿堂之中的青‘sè’雾气,在旁人的眼中,这仅仅只是熏香点燃后升腾起的雾气,但是在王通的眼中,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如今血脉觉醒,又与空间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对于空间法则非常的敏感,这缭绕蒸腾的雾气之中,竟然隐隐有着空间法则在流动,整个云中殿的空间法则完全被这些雾气巅覆了,密密麻麻的空间法则扭曲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无论是谁,只要走进去,便会陷入这个‘迷’宫之内不能自拔。

“不要担心,这一次是师父请你进去,不会有事的。”看到王通脚步停在了大殿前方,元冲微微一笑,拉起王通的袖子,将他拉入了殿中,“师父这么做,只是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到而已。”

王通嘿嘿一笑,顺从的跟着他走入了云中殿内。

果然,一踏入云中殿,青雾便开始向四周腾开,让出一条道来,在这条道吧的前方,盘坐着一名青袍道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洞’玄君!

王通心中微微一动,亦笑了起来,面上显出恭敬之‘sè’,朝着‘洞’玄君深深一鞠,“晚辈隐龙谷王通,参见‘洞’玄君!”

“不必多礼!”‘洞’玄君伸手虚托,受了王通这一礼,开‘门’见山的道,“这一次冒昧请你过来,主要是为了你的镇狱神通!”

“请前辈指点!”王通低着头,掩盖住了眼中的震惊之‘sè’,他震惊的倒不是‘洞’玄君的力量,而是在他拜下的同时,眉心便是一热,仿佛有什么东西跑了出去一般,当时便将他吓了一跳,虽然知道这是狮面大汉留在他身上的东西感应到了憾天锤的气息,不过他此时毕竟面对着一个强大的元婴真君,而且还是元婴七重天的大真君,在他的面前搞这种小动作,实在是有些胆战心惊。

‘洞’玄君也感受到了王通异样的情绪,不过他将王通的这种情绪看成了初见自己的紧张,毕竟王通虽然已经是隐龙谷的弟子了,但是入‘门’不久,本身又来自梁州这样的小地方,可以说没什么见识,初见到一名大真君,紧张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他可不知道那隐龙谷的黑龙尊者对这个徒弟宝贝的不行,每个月都要出现两次,亲自教导,不要说是见一个大真君,便是见到尊者,也不至于流‘露’出这种紧张的情绪。

“想来你也看出来了,我‘jīng’修的是空间类的神通,不过并非一开始就修炼的,而是修炼到金丹七重天的时候,得了仙缘,传承了一‘门’空间神通,这才将‘jīng’力‘花’费了空间法则之上,如今已经有一千余年了,虽然有一些心得,但是却比不得你们这些血脉觉醒者得天独厚,今日见你在空间运用之上颇有独到之处,所以便想着请你过来一叙,相互印证一番。”

“哪里哪里,我的血脉神通也只是刚刚觉醒不久,之前还以为觉醒的是大力魔象的血脉,实在是有些好笑。”王通‘露’出自嘲的微笑,“及至到了定州,方才知道觉醒的竟然是黄金血脉,后又拜入了老师的‘门’下,对于这‘门’血脉神通方才有些研究,但是心得有限,不敢在前辈面前献丑。”

“血脉神通,来自于血脉,出自于本能,可以直接法则的核心,你无须谦虚,我观你今日之战,颇有收获,施展一番,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或许对你也有所帮助。”

“既然如此,晚辈便失礼了!”王通道,当下便运转起了全身的罡气,一道血光在他的周身闪现,血光之中,隐有无数符文闪动,每一个符文的运转,都沿着一个固定的轨迹,化为一个个符阵,在符阵的催动之下,王通的气势明显的发生了改变。

“赤血炼神罡!”‘洞’玄君眯着眼睛,盯着王通身上的符文,明显的感受到了周围气息的变化,在一个个符阵的嵌套之下,王通周围的空间法则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扭曲空间的青雾一点点的被排挤了开来,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压力一般。

“镇!”王通双手一合,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口中吐出一个“镇”字,随后,在他手前的空间便凝固了起来。

“有意思!”‘洞’玄君目光一闪,似乎是看到了极为有趣的事情一般,竟然站了起来,走到王通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了点那凝固的空间,突然,他发出了一声惊咦之声,指尖闪过一道白光。

‘波’!!!

白光点在那冻结的空间之上,顿时,一道无形的力量泛起,这股力量起的突然,‘洞’玄君手指一僵,收了回去,而王通则直接被无形的力量掀翻在地,若非他反应的快,恐怕当时便丢了个大丑。

“空间凝固,但并非自然凝固,而是被王通的力量压缩起来的,但是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量,根源还是在他的力量之上,血脉神通运转之后,他的力量与眼前的空间发生了共鸣,产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所以才会被如此轻易的镇压起来,被镇压的空间所有的属‘性’全部被冻结,比起普通的冻结空间要厉害的多,怪不得当年天庭要以镇狱青象来镇压天牢,在这种力量之下,便是‘jīng’通空间法则的强者也无法破开,关键还是在他的那一股力量之上。”仅仅是一接触,‘洞’玄君便发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但是这一股力量,是血脉的力量,没有镇狱青象的血脉,便无从发挥这股力量,可惜了!”脑海之中转动着一个不好的念头,不过最终,想到了血脉联盟与王通的身份,他将这个‘诱’人的念头压了下去,微笑着对刚刚爬起来的王通道,“血脉神通果然神奇,老夫受教了!”

“前辈说笑了!”王通苦笑起来,“这力量诡异的紧,我现在也无法掌握,只能够进行最为粗浅的运用。”

“即使是粗浅的运用也就够了,在元婴之下这个层次,除非一些像你一样觉醒黄金血脉或者是拥有巨大仙缘?绝代天骄之外,没有人能够挡的住你的神通,只是血脉神通越厉害,整合起来便越困难,我听说你以前比较擅长剑法是吧,诸葛宁还将紫霄剑送给了你。”

“是啊,晚辈之前对剑术颇有心得,本来是想以剑术为核心整合力量的,不过老师我的血脉力量更有潜力,所以……!”

“尊者说的没错,你的血脉力量潜力巨大,至于剑术,嘿嘿,剑术这东西,虽然也是潜力无穷,但是真正能够将剑道这一条路走到尽头的又有几人呢?再说剑修之道凶险异常,没有斩破一切的决心和理念,还是不要沉‘迷’太深的好啊!”

“是啊,老师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总觉得镇狱神通与剑术配合怪怪的,与我所懂得的法术神通配合也是怪怪的,搞的我都想专‘jīng’这‘门’神通了。”

“不必如此,你之所以觉得便扭是因为你的血脉力量太过强大了,许多血脉觉醒者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有些人选择了纯血脉的道路,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走到最后,还是要受到血脉的桎梏,如果只是专‘jīng’此道,想要打破血脉的桎梏非常的困难,而想要转寻其他的突破又太晚了,你刚刚开始整合,不需要太过心急,将就剑术与神通一点,其实也耽误不了多少的时间。”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剑术之前便是杀戮之道,破坏力极强,我这里有一‘门’神通,也是专司破坏的,对你或许有所帮助。”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了因果(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