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六十三章 别云间

第六十三章 别云间

红光亮起来的那一刹那,说句实话,我整个人几乎都快要崩溃了。

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儿希望,怎么就立刻熄灭了呢?

相比我的恐惧,老鬼倒是见过场面的人物,他一把抓住了我,将我使劲儿往外面拽了出来。

他没有理会那亮着红光的神魔石像,带着我从石笋上面一跃而下,一把推了下我的后背,说走,赶紧离开。

我们朝着出口处匆匆而走,然而刚刚走了没几步,前面突然一排排的火把亮起,除了把岩壁上爬动的毒虫显露之外,还有十几个手持弓弩的苗人。

我想起之前将那两个吃人肉的家伙钉在地上的弩箭,心中就是一阵胆寒。

他们被利箭穿体而过,一点事儿都没有,但是我不行。

我不管怎么说,都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再接着,出口处传来一阵飕飕的冷风,这风yīn冷,让人忍不住想要抱紧胳膊,鸡皮疙瘩也从身后蔓延而来。

我记得这种感觉,就是见到神风大长老时的情况。

果然几秒钟之后,那条巨大的蛇蛟从出口处游了出来,它的上半身扬起,跳跃不定的灯光下,它脑门顶上的那颗肉瘤显得特别刺眼,不过我却很快瞧见了比那肉瘤还显眼的东西。

神风大长老。

这个身子低矮如孩童、脑袋却是寻常人两倍大的家伙站在那蛇蛟滑腻的身上,随着它一同进了这里来。

别人是驾鹤而去,这家伙是乘蛟而来,气势着实厉害。

队伍在双重逼迫之下,也不敢轻举妄动,都停住了,而那神风大长老骑蛟,游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说道:“有人来救你们,这是我早就想到了的,毕竟你黄养鬼可是荆门黄家下一代的继承人,不可能这么草率,不过让我实在没有想到的,居然是这么一个人……”

他那双眼珠子盯了牛娟好一会儿,显然十分意外。

牛娟被抓到这儿来,他应该也是有见过的,甚至牛娟身上的蛊毒,都有可能是他给下的。

不管怎么说,神风大长老都应该知晓牛娟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但是他不能理解的是,明明一个任他掌控的小角sè,怎么就能够突然出现,将这些人都给救下来呢?

神风大长老修为高强,但并不表示他通晓一切,这人常年都在山中修行,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视野,所以还是有很多东西不知道,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好奇。

这个时候,便宜师姐黄养鬼站了出来。

她望着这个骑在蛇蛟之上的大头怪人,冷冷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怎么还敢把我关在这里,准备处死呢?你就不怕我荆门黄家的报复?”

那蛇蛟低垂下头来,神风大长老站得稳妥,悠然而笑,说你荆门黄家虽然号称当今天下修行第一世家,但是却不是神仙之属,我若是放了你,消息走漏,或许会平添许多麻烦,但如果把你给悄无声息地杀死在这儿,尸体扔进蛇窟喂蛇,又有谁会还知道?

他说得yīn寒,然而便宜师姐却哈哈一笑,说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没人还知道?你敢保证你所有的手下,都不会背叛你么?

神风大长老傲然点头,说那是自然。

便宜师姐指着旁边的龙老九说道:“你看看这一位,再说话吧。”

瞧见与我们站在一起的龙老九,神风大长老的眉头一跳,恨声说道:“龙老九,我算是待你不薄了,我父亲教你一身修为,又让你当了这么多年的锦鸡方老,位高权重,独南锦鸡一脉之中,地位也就在我们长老团之下,你居然还敢背叛我们——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良心?”

听到这话,龙老九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

他指着神风大长老,说你这狗贼,用离魂蛊控制住我的身体,又保留了我的意识,让我和天罗两人,活生生地把我那可爱的孙女活活剐死,就这一点,我就算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神风大长老指着我的肚子,说这能怪我么?都是米儿那小贱人,要不是她试图逃离这里,并且将族中重宝交给别人,我会如此么?

龙老九梗着脖子,愤怒吼道:“米儿她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这难道有错么?”

神风大长老摇头,叹了一口气,说到底是叛徒,真的是冥顽不灵,我何必跟你在这里扯淡呢,直接杀了就是——弓弩手准备,除了那个有肚子的男人不杀之外,其余的人,随意射杀,预备……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没有任何犹豫,一下子就冲到了我那便宜师姐的跟前来,挡在了她和我师父的前面。

老鬼等人也很鸡贼,立刻反应过来,一下子就跟着躲了过来。

那一帮手持利器的家伙顿时就是一阵郁闷,左右互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就在此时,那神风大长老也恼怒了起来,将那条巨大的蛇蛟驱使着,朝我们这边游动而来。

这蛇蛟十分恐怖,若是被它正面冲上,我们哪里能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直被我那便宜师姐搀扶着的师父突然间就一跃而起,跳上了那头蛇蛟的头上去,双手放在了蛇蛟额头上面的肉瘤上去。

与此同时,先前消失于黑暗中的那两个吃人肉的家伙也陡然出现,朝着那帮射箭的家伙扑了过去。

一瞬间,他们就扑倒了几人,朝着别人的脖子咬了过去。

而先前被他们咬过的另外几人,也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左右打量,却被老鬼的一个手势吸引,纵身飞扑而去。

这一切,仿佛都是计划好了的一般。

巨大的蛇蛟扑腾而来,我们都连忙让开了道路,却听到师父在蛟首之上得意地呼喊:“骂了隔壁的,老子当年乘风破浪,御鹰飞行的时候,你这个狗东西还在地里面打洞呢。也就是欺负老子修为大损落了难,要不然,就凭你这损样儿,有什么资格在老子面前耍流氓?”

我瞧不清楚那蛇蛟之上的战斗到底是怎么样的,心中一阵焦急,因为我知道师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而那神风大长老,这是最为凶戾的时候。

他能够战胜得了独南苗寨的神风大长老么?

就在我猜疑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一声惨叫,那叫声十分熟悉,却是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大头怪人,他居然被自己驯养多年的蛇蛟给颠下了身子,滚落到了一边去,而我师父则用尽全力的大声吼道:“上来,快点上来,我们出去!”

耶!

异口同声的欢呼声响起,我们纷纷朝着那条巨蛟的身子上面扑了过去,原本以为很滑,没想到那鳞片处坚硬,手放在那儿,正好可以抓住。

我师父坐在蛟首之上,就像老司机一般,大声吼了一声“驾”!

等等,师父,你确定你降服的这玩意,是蛇蛟,而不是一匹刚刚拉过粪桶的驽马么?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却感觉天旋地转,那巨大的蛟蛇居然在一瞬间扭动了身子,完成了大转身。

紧接着它头一低,带着我们朝着出口处拱了过去。

这家伙别看跟着神风大长老出场的时候缓慢,但一旦飞奔起来,却真的如同奔马一般,飕飕带风,一下子就冲出了出口,顺着那曲曲折折的弯道,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我抓到的,是那蛇蛟腰部的位置,蛟身左右游动,我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晃得直发晕。

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除了我,其余人都已经翻身坐了起来,正悠然自得呢。

而我师父,则趴在蛟首之上,唱起了一首苍凉宽广的曲子来。

这曲子在幽深曲折的巷道里回响。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

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

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

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空际看啊呀……

他用的是一种类似于古腔豪调的唱法,格外的雄奇壮阔,反反复复,神采止不住地流淌飞扬,给我的感觉,好像他重新回到了他吹牛皮之时所讲述的时光。

不知不觉,那蛇蛟竟然带着我们一路冲关破将,冲出了那老巢溶洞之中来,当感受到山谷吹来的清风,我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雀跃,而就在这个时候,歌声却戛然而止。

那条巨大的蛇蛟也轰然倒地,我向前瞧去,却见那蛟蛇的脑袋上,被师父插入了一根铁箭。

同样的铁箭,还有四五根,然而却是插在了我师父的背上。

别云间。

啊,我想起了来,师父唱的这首歌,其实是一首诗。

别云间,正是它的名字。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别云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