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245章 了因果(上)

第245章 了因果(上)

‘春’雨细细密密的从空中落下来,打湿了窗棱,细雨积流,沿着屋檐流下,打在青石地面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王通推开紧闭的木窗,只感到一股‘潮’湿而清新的风扑面而来,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意态轻松。

定州的局面已经变的很紧张了,但是他却非常轻松,因为事情与他无关,身为一名炼罡境的隐龙谷弟子,他要做的仅仅是在这一战之中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和潜力而已,换句话说,就是在打架的时候出彩便行了,至于什么谋划啊,什么布局啊,其实都与他无关。

甚至人族的胜负也与他无关,胜固可喜,败了,他撤回隐龙谷便是,跟在自家师父的身边,对他的修行很有帮助。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要搞定憾天锤的事情,现在憾天锤已经不在孤雁国的宝库之中了,而是‘交’给了来援的元婴天真君,这样一来,即使人族败了,孤雁城被攻破,憾天锤也不会落入妖族的手中。

“没有人是傻子啊!!”

当初听说要用憾天锤来布局,王通还感觉到是自己的机会来了,可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放在孤雁国的宝库之中,得手固然不容易,但是拿到元婴天真君的手里,想要得到,更是难如登天了。

“看来,是得去一趟雾隐山了!”

说实在的,如果有其他的选择,王通绝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到雾隐山,不过他现在的确是没有别的选择了,不去雾隐山寻求帮助,他的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反正这件事情关系到他的脱困大计,他如果拒绝的话,我也有理由应对,现在妖族的大军已经开始集结了,得抓紧时间离开孤雁城,否则的话,大军一旦合围,大阵一起,便是想要出去也没有办法了。”

虽然限于修为,无法成为决策成,不过现在孤雁城管事的是他的大师兄,对于人族的计划,他还是了若指掌的,自然知道那帮子人打的什么主意。

轻轻的叹息一声,王通面上泛出一丝无奈之‘sè’,这种被人抓住痛脚的感觉非常不好,受制于人,心灵之上便如套上了一层枷锁,若非他有道心种魔**,修为再要进步恐怕就难了。

孤雁皇城,华虚殿

周轼用一种困‘惑’的目光看着王通,目光幽然。

“小师弟,你要去探查敌情?!”

“是的,师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妖族大举犯境,但是我们对他们的实力还不是很清楚,我想,先去查看一番,探一探他们的虚实。”

“在定州这个地方,临阵逃脱可是重罪,到时候,师父都保不了你。”周轼没有闲工夫和王通扯蛋,直接将话题转到了他的怀疑上来。

“师兄,您看您说的,我可没想过要逃!”话音刚落,如山的灵压便推了过来,王通苦笑起来,果然如他所料一般,面对一个元婴天的真君,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便是连血脉力量都无法‘激’发起来,更不要说对抗了。

“您放心,我还没那么傻,也不怕您笑话,以我现在的身份,在孤雁城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妖族赢了,我也一定是第一批离开的人族,而且还是重点保护对象,相信到时候大师兄也一定会全力保护我的安全,我有必要临阵脱逃吗,我只是想立功而已。”

“立功吗?!”灵压骤然散去,王通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的修为虽然低,但是身份摆在那里,有谁敢让黑龙尊者的入室弟子跑到妖族去送死,不管定州这一局的胜败,只要呆在孤雁城,他的安全便不会有问题,犯不着跑出去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应该是真如他所说的,他想借此机会立功。

“小师弟,现在妖族的合围虽然没有完成,但是现在野外已经是妖族的天下了,出城之后,恐怕会有危险。”

“修真之道,本就与天争命,不争,怎么成?!”王通抬头,目光坚定,意态坚决。

“好!”周轼目光一亮,对这个新晋的师弟多了一丝的好感,“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出了城,我便帮不了你什么了。”说话间,他沉‘吟’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最后,从怀中掏出一面小小的令牌,递到王通的手中。

“小挪移令牌?!”看到这面黝黑的令牌,王通微微一怔,因为这东西他见过,事实上他也有一个,不过那东西小挪移命符,而非令牌,小挪移命符可以使用三次,三次之后便会消失,而令牌不一样,可以重复使用,不过每一次使用过后,便需要补充。

“我知道你有小挪移命符,不过保命的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这令牌里面只存了一次小挪移术,用来保命是够了。”

“多谢师兄!”王通面现喜‘sè’。

“不要高兴的太早,这里面只有一次小挪移术,所以用过之后,还需还给我,去寻‘门’中修成小挪移术的长老补充,补充一次可需要消耗不小的代价呢!”周轼有些‘肉’疼的道。

王通一时无语,告辞而出。

在周轼那里有了备案,出城便很简单了,孤雁城距离雾隐山非常遥远,为了节省时间,王通非常嚣张的驾起了剑光,这种事情,在他来定州之前是绝不敢这么做的,在定州这样的地方,天空中闪过一道剑光,是妖族最好的目标,但是现在,在灭杀了八名金丹妖王之后,他的信心暴棚了。

这并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来自于自己的战绩,以血脉力量为核心,整合一身所学,修为涨的并不多,但是战力强大了何止百倍?!

这才是真正的修炼之前,而在此前,在梁州的一切所学,不过都是基础而已,基础的基础,至于小寒山,乃至于梁州的那些散修,在修炼之道上,其实都跑偏了,至少在战斗之道上,跑偏了不少。

当然,并不是说,那些人如果没有跑偏的话,会和他拥有差不多的战力,这也是不可能的。

战力的高低由作为力量核心的体系决定,一般的修真者,哪里能够像王通这般拥有这么多逆天的修炼体系?最多也只是将自己最擅长的力量体系做为核心,这样一来,战力提升的有限,不可能像王通这般的夸张。

正是因为这种夸张的力量提升,王通才敢在定州御剑飞行,反正现在定州所有的强大妖族全部都集结起来了,散落在其他地方的妖族并不多,最强的也不过是金丹天的妖族而已,有镇狱青象之力,金丹天的妖族已经完全不放在他的眼中了。

所以,这一路之上虽然遇到了一点麻烦,但都是小麻烦,遇到拦路的妖族,他甚至都不需要过多的动手,就这么一直的冲过去,在空间被镇压的情况之下,所遇妖族全部被冻结,然后如砍菜切瓜一般的被劈死,无一例外。

三日之后,王通进入了雾隐山的地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一阵明显的空间‘波’动之下,他直接被拉到了狮面大汉的面前。

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模样,狮面大汉与他刚离开的时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怎么来了,我没有感到你身上有憾天锤的气息!”

“我是为了憾天锤之事而来。”王通直接了当的道,“定州的事情起了变化。”

“我知道定州的事情发生了变化!”石元圣淡然的看了王通一眼道,“我的消息泄‘露’出去了!”

“你知道?!”王通目光一凝,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子不自然,“不是我泄‘露’的。”

“当然不是你,否则你不可能活着来到我的面前!”说到这里,他上下的打量了王通一番,笑了起来,“事情起了一些变化,道冲那个老东西这些年来一直在盯着我,你的出现让他起了警觉。”

“我的出现?!”王通神‘sè’一动,变的难看了起来,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虽然有些小手段,但是见不得人的秘密更多,被一个法相九重天的大能注意上,可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是灭顶之灾。

之前他不知道石元圣口中的道冲是什么人,但是他现在是隐龙谷的入室弟子,自然得到了许多信息,道冲的名字便不止一次的在隐龙谷的资料中出现过,太上镇魔镇的太上长老,法相九重天的大能,也是十大‘门’派之中最有希望冲击命星天的绝世大能,这样的人物,可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了的。

“放心吧,他并不知道你是谁,只是因为你的出现,让他发现我有可能会脱困,所以才会注意到你的身上,不过你身上的因果之力太过强大,他虽然‘jīng’通天机术,但是也无法推算到你的存在。”说到这里,石元圣的眼中闪过一丝好奇来,“说来也奇怪,雾隐山现在也算是我的世界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对我布而言都不是秘密,但是我竟然也看不透你,看来你很受诸天轮回之地的那位大能重视啊!”

“哪里哪里,只是侥幸而已!”王通语焉不详的道。

亏得眼前这位以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轮回者,与诸天轮回之地有关系,而诸天轮回之地本身就是一个因果错‘乱’的世界,所以他也没有多想,否则的话,自己的秘密究竟能不能保的住,还是一个问题。

“我失踪已经很久了,盟里面的一些老家伙可能已经觉察到不对了,然后便顺着线索查到了我这里。”石元圣面上泛起一丝苦笑来,“不过,出于两族之间高层之间的一些博奕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理由,他无法出手,所以便造成了这样的结局。”

两族高层之间的博奕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理由!!

好高深的理由的,王通表示自己的思维被带到了一个未知的次元。

“事实就是你的存在被隐瞒了起来,包括定州的妖族亦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他们只知道在雾隐山中有一名大妖被困住了,而憾天锤能够帮助这位大妖脱困,而一旦你脱困出去,定州的妖族势力便会大增,能够将人族赶出定州,是吗?!”

“是的,事实也是如此,我是被困在定州的,只要他们将我救出来,那么,我便有理由在定州出手了,把人族驱赶出去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说到这里,石元圣的嘴角泛起一丝傲然来。

王通目光一闪,发现了其中的关键,“如果是我把你救出来呢?!”

“那就没有办法了,凡事都要讲因果,我这个层次做出都要讲求因果,妖族把我救出来,我便有理由出来,而如果是你把我救出来,我便无法为妖族出手,当然,身为妖族,我也不会帮你对付同族。”

“如果把憾天锤带走呢?!”

“这世上能够打破无量‘玉’璧的东西很多,憾天锤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以前盟中的那些老家伙不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没有办法,现在,就算你们将憾天锤带出了定州,我一样能够脱困,之所以没有离开,只是为了给定州的妖族创造一个机会而已。”

“给定州的妖族创造一个机会,你又是妖族,为什么要我去取憾天锤。”王通有些不解。

“因果啊!”石元圣叹息一声,“一切都是因你而已,我跟你说过,在你之前,我也找过其他人,不过在你之前,没有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所以关于我的信息都没有泄‘露’出去,这一次,因为你有能力得到憾天锤,所以才会引起道冲的警觉,然后引发了一系列的事件,没有你,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一动不动,这就是因果。”

“也就是说,本来我帮你脱困是人‘奸’的行为,但是现在,我帮你脱困倒是成了拯救定州的英雄了?!”

“不错,这就是命运的力量,所有的一切都不确定。”石元圣微笑道。

“这么说来,如果你想给妖族一个机会的话,应该不会接受我的帮助了?!”

“我的确是想给妖族一个机会,但是他们不一定能够把握的住。”石元圣苦笑道,“道冲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仅仅是道冲,还有定州的三宗,都不会允许定州的人族彻底毁灭,所以妖族能够得到憾天锤机会无限接近于零,至于你,我很希望你能得到憾天锤!”

“为什么?!”

“因为一切有你而起,应该由你而终,这样一来,我便不需要承担额外的因果,脱困的同时,也脱掉了有可能加在我身上的另外一层枷锁,你要知道,除了你,无论其他人谁助我脱困,我都是要欠人情的,而那些老家伙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还的,特别是我现在的这种状态。”

“所以,你还是希望借我的手让你脱困。”王通笑了起来,笑容显得非常的灿烂。

“没有办法。”石元圣哀叹一声,“你救我脱困,我们两个都解脱,要是换一个其他人的话,你无法完成我给你的任务,你有麻烦,我也有麻烦,所以,你赶快把憾天锤拿过来吧。”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定州的状况瞒不了你,现在憾天锤已经离开了孤雁国的宝库,被元婴真君保管,你也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想从元婴真君的手中拿到憾天锤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会过来请你帮忙。”

“以你的实力,对付元婴真君的确是有些棘手。”石元圣笑了起来,“不过对我而言,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说话间,石元圣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王通的额头之上,然后道,“找到那个保存憾天锤的家伙就行了。”

王通眨了眨眼睛,石元圣在他的额头之上点的那一瞬间,他感到了自己全身一热,然后便冷却了下来,一切都变的正常起来,心中不够有些惴惴,不知道这厮究竟在自己的身上做了什么样的手脚。

“放心吧,我对你没有恶意,按我说的,找到那个家伙,和他单独呆在一起,然后,一切都会解决。

”石元圣微笑道,“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

王通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眼前便是一‘花’,出现在了雾隐山外。

“娘的,这些大能人物,行事还真是让人看不穿啊!”

轻轻的吐槽了一声,看了一眼身后被‘迷’雾笼罩着的高山,无奈的叹息一声,剑光纵起,又朝着孤雁城去了。

此时的孤雁城,已然打成了一片。

妖族的咆哮声,法宝的厉啸声,阵法的轰鸣声,神通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这是定州两族的局面平衡之后的第三次大战,而人族,毫无疑问处于一个劣势之下,不过,因为事先做出了充分的准备,孤雁城的百龙锁神大战的威力远非白岩城的磐石阵可比,在数十名金丹天妖王的攻击之下,还是稳如泰山,而看起来,如果元婴妖君不出手的话,妖族是不可能攻的下这座大阵的。

战争,进行的非常残酷,死亡出现在每时每刻,这些平常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此时已经完全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混’战厮杀在一处,不过,战斗仅限于元婴天之下,所有的元婴强者没有一个出手,而是相互对峙着,在空中形成了两道实质灵压,一道灵辰横贯长空,形成一大片绿‘sè’的乌云,乌云之中,一尊恐怖的巨兽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能冲出绿云,横扫孤雁城,而在孤雁城一方亦不示弱,十余元婴真君的灵压凝成一尊金‘sè’的长剑,剑尖直指横贯天空的绿云,场面一触即发。

“真是有些麻烦啊!”剑光连闪之后,挑战几名妖族,王通冲入了阵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对峙着的双方元婴真君,手中剑光暴涨,一股庞大的气势爆起,掀翻一大群妖族,然后直接从妖族的后阵冲入了前阵,所到之处,几无一剑之敌。

“这是……!”

要知道围攻孤雁城的妖族数量虽然众多,但是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也就是金丹天,而且这些金丹天的妖王数量虽然超过了五十,但是分散在数万妖族大军之中,等闲也遇不到一个,王通的镇狱神通一出手,一镇便是一大片,简直就是类似于地图炮的存在,而且还是本命神通,施展起来速度也是极快,不过是几息的时间,便对妖族大军造成了大量的杀伤,一时之间,妖族的攻势竟然因此而停滞了起来。

“王通,那个黄金血脉觉醒者!”

距离王通最近的那名金丹天妖王目光一凝,开始后退,开玩笑,这厮修为虽低,但是仗着血脉神通短时间内灭杀了八名金丹妖王,自己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到达与之对抗的地步,事实上,不仅仅是他在退,其他的妖族也不傻,很快,王通的周围便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白区域。

因为王通的‘乱’入,妖族的攻势竟然为之一滞,减弱了起来,人族方面的压力为之一轻,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这样突然而来的局面,还是让人族的士气大振,很快,便扭转的劣势,压住了妖族。

“这就是那个黄金血脉觉醒者,果然有些手段!”天空之中,十余名元婴妖君的目光投向了王通,元婴天的强者,都是已经触‘摸’到了天地法则的存在,每一个动作都与天地法则有牵连,在十名妖君的注视之下,如山的压力涌向王通,让他的动作为之一滞。

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人族的元婴真君们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眼中都不由闪过‘激’赏之‘sè’,面对同级压倒‘性’的优势,越级挑战的能力,无限成长的潜力以及霸道无比的血脉神通,这就是黄金血脉者,这就是黄金血脉者的价值所在。喜!!

王通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眼前便是一‘花’,出现在了雾隐山外。

“娘的,这些大能人物,行事还真是让人看不穿啊!”

轻轻的吐槽了一声,看了一眼身后被‘迷’雾笼罩着的高山,无奈的叹息一声,剑光纵起,又朝着孤雁城去了。

此时的孤雁城,已然打成了一片。

妖族的咆哮声,法宝的厉啸声,阵法的轰鸣声,神通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这是定州两族的局面平衡之后的第三次大战,而人族,毫无疑问处于一个劣势之下,不过,因为事先做出了充分的准备,孤雁城的百龙锁神大战的威力远非白岩城的磐石阵可比,在数十名金丹天妖王的攻击之下,还是稳如泰山,而看起来,如果元婴妖君不出手的话,妖族是不可能攻的下这座大阵的。

战争,进行的非常残酷,死亡出现在每时每刻,这些平常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此时已经完全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混’战厮杀在一处,不过,战斗仅限于元婴天之下,所有的元婴强者没有一个出手,而是相互对峙着,在空中形成了两道实质灵压,一道灵辰横贯长空,形成一大片绿‘sè’的乌云,乌云之中,一尊恐怖的巨兽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能冲出绿云,横扫孤雁城,而在孤雁城一方亦不示弱,十余元婴真君的灵压凝成一尊金‘sè’的长剑,剑尖直指横贯天空的绿云,场面一触即发。

“真是有些麻烦啊!”剑光连闪之后,挑战几名妖族,王通冲入了阵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对峙着的双方元婴真君,手中剑光暴涨,一股庞大的气势爆起,掀翻一大群妖族,然后直接从妖族的后阵冲入了前阵,所到之处,几无一剑之敌。

“这是……!”

要知道围攻孤雁城的妖族数量虽然众多,但是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也就是金丹天,而且这些金丹天的妖王数量虽然超过了五十,但是分散在数万妖族大军之中,等闲也遇不到一个,王通的镇狱神通一出手,一镇便是一大片,简直就是类似于地图炮的存在,而且还是本命神通,施展起来速度也是极快,不过是几息的时间,便对妖族大军造成了大量的杀伤,一时之间,妖族的攻势竟然因此而停滞了起来。

“王通,那个黄金血脉觉醒者!”

距离王通最近的那名金丹天妖王目光一凝,开始后退,开玩笑,这厮修为虽低,但是仗着血脉神通短时间内灭杀了八名金丹妖王,自己的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到达与之对抗的地步,事实上,不仅仅是他在退,其他的妖族也不傻,很快,王通的周围便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白区域。

因为王通的‘乱’入,妖族的攻势竟然为之一滞,减弱了起来,人族方面的压力为之一轻,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这样突然而来的局面,还是让人族的士气大振,很快,便扭转的劣势,压住了妖族。

“这就是那个黄金血脉觉醒者,果然有些手段!”天空之中,十余名元婴妖君的目光投向了王通,元婴天的强者,都是已经触‘摸’到了天地法则的存在,每一个动作都与天地法则有牵连,在十名妖君的注视之下,如山的压力涌向王通,让他的动作为之一滞。

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人族的元婴真君们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眼中都不由闪过‘激’赏之‘sè’,面对同级压倒‘性’的优势,越级挑战的能力,无限成长的潜力以及霸道无比的血脉神通,这就是黄金血脉者,这就是黄金血脉者的价值所在。

看网友对 第245章 了因果(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