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七章 不好啦王明要生孩子啦

第七章 不好啦王明要生孩子啦

我感觉天旋地也转,那一股yīn风刮得我浑身直打哆嗦,仿佛直入骨子里面的yīn寒,将我一下子给冻僵了一般。

我心中暗道不好,下意识地弓身而起,一股气息从丹田中升腾而出,那玄武金刚劫疯狂运转,将这能够冻彻骨头的寒意给抵御在外。

与寻常的“金钟罩”、“铁布衫”所不同,玄武金刚劫之所以命名为一个“劫”字,意图表达就是越打熬,越能够让人从而得到成长,一劫就是一次磨练,人方才能够在这种劫难之中成长。

所以它比起死扛的硬气功来说,还要多出一份顽强不屈的拼搏之意。

当气行全身的时候,我的浑身一阵灼热,再也不惧寒冷。

我的背靠住了墙,这时才发现刚才我潜入进来的后门处,多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妇人。

这妇人的整张脸都好像是平的,眼睛、鼻子、嘴巴,这些但凡有棱角的五官都好像被人用熨斗给烫过了一样,眼珠子全部都是白sè,让人瞧上一眼,都感觉到心脏不停地收缩。

不好,曼妮这小娘们居然用自己为香饵,在这里做了埋伏。

我下意识地摸出了自己从地摊上买来的山寨军刀,那中年妇人瞧见了我的动作,不由得嗤之以鼻,yīn冷冷地笑了笑。

她不笑还好,一笑比鬼都难看。

我整个人都忐忑了,不过却强按着紧张的心情,望着曼妮,谁好哇,居然知道找帮手了,你既然这么有本事,又何必没事来算计我呢?

曼妮瞧了那中年妇人一眼,胆气似乎足了一些,往前站了一步,对我说:“若不是你将我男朋友给灭了,我又如何知道他在水底,还有一个干妈在?干妈告诉我,说水眼之中,还留有我男朋友的一丝残魂,只要将你给拿下,他还是可以重新回来,陪伴我的……”

我哈哈冷笑,说算了吧那小鬼都已经被我给掐死了,怎么可能还有残魂?这贵婆娘不是在骗你的,你还真的相信?

曼妮听到,一愣,说怎么可能,干妈,你不会骗我的,对吧?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为了爱情陷入疯狂的曼妮此刻又蠢得让我一阵心塞,而当她朝着我身后望了过去的时候,那中年妇人却倏然一下,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将嘴附在曼妮的耳垂上,发出了一声怪笑来。

当然了,干妈怎么会骗你呢?

这声音在半空中回荡着,让人浑身yīn寒,而下一秒,中年妇人居然就很直接走进了曼妮的身子离去。

这小娘们浑身一阵颤抖,过了几秒钟之后,回复了正常,抬头看向了我,开口招呼道:“看得出来,你身上有些修为,是哪家的子弟?”

与刚才的曼妮不同,这人的语气一瞬间就变得成熟起来,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

而且让人心惊的是,这话语是二重奏,就是两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的。

与此同时,曼妮的眼睛发出了一阵血一般的红光。

我没有回答,而是望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试探着问道:“这就是yīn灵上身?”

红眼睛的曼妮冷笑了一声,说这不是废话么,我听曼妮说你有点儿手段,伸手就把我那废物徒弟给一把捏死了,我若是不防着你一点,说不定也给你小子乘乱翻了身,那可不好了。

我脸sè变得严肃起来,一边用余光打量退路,一边拱手问道:“怎么称呼?”

女人落落大方,平静地点头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长江鸭嘴湾鬼母是也……”

鸭嘴湾鬼母?

大姐,咱能不能取一个响亮点儿的名字啊?

鸭嘴湾是什么鬼,你看别人都是什么骊山老母、无生老母,咱要是没有条件,渝城市内这么多山,南山,照母山,缙云山,歌乐山,龙脊山你随便选一个都成了,鸭嘴湾什么的,听着感觉就像养鸭子的专业户啊?

我心中一阵恶寒,却不得不保持清醒,拱手,说见过鬼母,在下南海一脉王明。

南海一脉?

鸭嘴湾鬼母愣了一下,说等等,你说你是南海一脉?

我说对,有何见教?

鸭嘴湾鬼母摇了摇头,说倒也没有什么见教,只是奇怪,若说阁下是茅山龙虎青城山,或者说老君洞、秀山、圆觉之类的地方道场,老身倒也还算是识得一二,这南海一脉是什么来历?

呃?

师父啊师父,你不是说俺们南海一脉名扬天下,有着如雷贯耳的江湖地位么,怎么没有一个人听过啊?

自个儿过家家么?

曼妮,哦,不,鸭嘴湾鬼母瞧出了我的囧境,不由得一乐,说原来是个半调子出身的小杂皮,你应该是被当做鼎炉,然后逃出来的吧?让我看看,你肚子里面,到底藏着些什么……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发现根本就退无可退了。

而这个时候,鸭嘴湾鬼母陡然间一阵尖叫,我感觉耳朵一阵轰鸣,两眼发晕,而她则惊声叫道:“天啊、天啊,我这是中大奖了么?我看到了什么,鬼母冥魂,哦哦哦……有着这东西,我就可以解脱,再世为人了,天啊,我要疯了,我那死鬼徒弟真的太有眼光了,居然找到了这么一个宝贝……”

我听到对方一口就叫出了“蛊胎”的道家说法,心中陡然一跳,知道对方是个识货的人,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我刚刚跑到客厅的门口,那鸭嘴湾鬼母一下子挡在了我的面前,冲着我寒声笑道:“别走啊,小哥。”

我毫不犹豫地挥手,拿着那山寨军刀朝她刺去。

唰!

鸭嘴湾鬼母以超出我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奋力挣扎,甚至用上了南海龟蛇技,然而力量终究还是欠了一点儿,给这女人一下就按到了墙上去。

她的脸上有青sè的细筋浮现,一双眼睛宛如鲜血流溢,我心中猛然一慌……

大姐,你是准备对我壁咚么?

鸭嘴湾鬼母的嘴裂了开来,伸出另一只手,对我嘿然笑道:“我说最近渝城的地面上不太平,来了那么多的过江龙呢,原来是因为你小子。按理说,我应该再养你两月,让你肚子里的鬼母冥魂瓜熟蒂落,不过现在不行了,我若是不下手,就便宜了别人。不过你放心,我有一门功法,叫做催灵圣手,就这么轻轻一拍,你肚子里面的宝宝,就呱啦啦出来了,而我呢,则可以投胎而入,成就新的人生……”

我冲着她大叫,说你疯了?

她点头,说是,我是疯了,你这玩意简直就是让人疯狂啊,乖乖,不要反抗,很快就会好的,我会记住你的,宝贝,你死后,我定当厚葬你……

啪!

说完话,她朝着我的肚子,猛然拍了一掌。

啊!

我感觉整个人都为之一震,有一股强大的yīn灵之力灌注到了肚子里,使得我的肚子翻江倒海,原本十分安静的蛊胎顿时就开始跃跃欲试起来。

是准备出来了么?

从哪儿出来?

我顿时就慌了,然而被鸭嘴湾鬼母给死死按着,却一点儿都动弹不得。

放手啊……

我憋尽了全身的气力,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想着蛊胎马上就要出来,然后被这鬼东西给夺灵,不但是我活不成,就连小米儿也难逃一劫,我就痛苦得难以表达。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鸭嘴湾鬼母陡然一叫,说啊,这是什么玩意?

我低头一看,却见我脖子上面的鲲鹏石突然间冒出一道金光,朝着前方刺去,那女人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两步,而我的耳边则传来师父久违的声音:“快走,别回头!”

啊!

我脱离了对方的控制,激动万分,遵着师父的话,头也不回地就朝着后门撞了出去,然后纵身放过了院墙。

我这边刚刚一落地,突然间就听到侧面有人低呼:“人在这里,快过来!”

我艹,什么情况,怎么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人?

我不敢仔细探究,头也不回地朝着小区外面奔跑,不断有人从黑暗中狂奔而出,朝着而我这边追了过来,我不知道追我的人,到底是小区的保安,还是别有用心者,一路狂奔,离开了小区,沿着江北的堤坝狂奔。

我跑了十几分钟,突然间瞧见前方又有一伙人迎面而来,心中一凉,毫不犹豫地翻下了堤坝,跳到了江边滩涂。

在翻身下去的那一刻,我余光处瞧见了一个人。

一个久未谋面的家伙。

莽山黑袍人。

我浑身一阵发凉,知道这一回我可算是落到了大圈套里去了,左右一望,没有任何犹豫,朝着滚滚江水里就是飞身一跃。

咕咚!

我掉入了江水里,顺着江水朝着下游飞速滑动而去。

落入水中的我尽量地潜水下去,不让人瞧见我的踪迹,一路下游,然后开始尝试着运用起南海传承的御水术,让自己能够在水底里潜得更久。

一开始却是很憋闷,然而到了极限的时候,我却反而熟练起来。

就在我刚刚领悟了一点儿御水术时,突然间,我的肚子开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好像有东西准备往外挣脱一般。

啊,不好了,不好了,我王明要生孩子了?

怎么办?

看网友对 第七章 不好啦王明要生孩子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