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捉蛊记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十一章 妇科圣手白胡子

第十一章 妇科圣手白胡子

小说: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5年9月2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大和尚看出了我生命将尽,没有半点儿犹豫,直接一掌拍到了我的脑门顶上来,准备将我的生机泯灭。减少一些痛苦,早日升天。

  当那手掌拍下来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黑暗,仿佛天空都坍塌了下来。

  我闭上了眼睛,安静地接受着这死亡的来临。

  砰!

  整个空间陡然一震,我感觉一股飓风扑面而来,然而预料之中的掌劲却并没有拍在我的头上,我等了几秒钟,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却瞧见大和尚的手掌停在了半空中,而挡住他的,是一双小拳头。

  小米儿抿着嘴,半边鳞甲不断蠕动。五sè光芒从地下浮现而出,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红、黄、蓝、绿、白……

  在这光芒的支撑下,大和尚的手掌被阻挡在了半空之中,他往下压了一下,结果被小米儿坚强地挡住了。

  大和尚没有再继续施力,而是收回了手来,哈哈大笑,说有趣,果然有趣。

  他显然不敢伤害小米儿。故而并没有下死手。

  不过他并不会放开我们,在瞧见小米儿誓要与我在一起的意图之后,他的手往身后一摸,抖落出了一张渔网来。

  他把我和小米儿给一把捆住,然后直接甩到了肩上,大踏步,朝着那边靠岸的机动船走了过去。

  被搁进了渔网里之后。我整个人都是蜷缩在一块儿的,肚子上面的伤口原本因为刚才小米儿的一口先天之气愈合了一些,此刻却是又撕裂了开来。

  伤口开始流血。我的jīng神开始慢慢地低迷,整个人开始发飘。

  这个时候,小米儿用那只肉肉的小手,按在了我的伤口上,一阵清凉从接触的地方蔓延开来,我感觉到火辣辣的伤口处开始冻结,血也没有再流了,伤势似乎稳固了一些。

  我低头,正好瞧见小米儿那一对宛如水晶一般的眼睛。

  小孩子的眼睛,又黑又亮,在黑夜里都能够闪光。

  当瞧见我舒展开来的眉头时,她突然咧嘴笑了,对我呼喊道:“妈妈。妈妈……”

  她的笑容,她幼嫩的声音,在我心头融化成了满满的温暖,我止不住地留下了眼泪来,感觉整个人的生命都开始做了延展,尽管此刻身处险境,却忍不住地裂开了嘴来。

  这就是有孩子的感觉么?

  真的很好啊!

  大和尚背着我们,跳上了船,将我们扔在了甲板上,拍了拍手,冲着船头的人喊,说走,我们回水寨,这回儿算是发财了,不知道情儿会不会高兴得疯了,有了这个,她就能够重返世间了。

  船头的那人疑惑,说良辰大师,你确定这就是鬼母冥魂?

  大和尚点头,说自然,刚刚生下来,就能够挡得住老子一掌,并且还把姓黄的家伙给一下子拍飞的,不是鬼母冥魂,又是哪样?

  那人哈哈一下,说这么大一个,是刚生下来的?

  大和尚低头一看,说哈,长江老九,你个龟蛋,你看啥子哦,这大的不是鬼母冥魂,他怀里面的那个小东西才是——大的是生她的那倒霉蛋儿,只剩一口气了。

  长江老九说呸,一死人你还拉老子船上来,这不是晦气么?

  你干嘛不把他扔江里去啊,带来干嘛?

  大和尚摇头叹气,说我原本也想来着,但是这小娃娃对生出自己的倒霉蛋儿挺着紧的,根本分不开他们,我就留着了;放心,他留着一口气,说不定还能活下来呢,到了那个时候,老子就开堂,收这小子为徒。

  长江老九说就你心大,人家说不定恨死你了呢。

  大和尚毫不在乎,说他要是敢恨我,我反手就能掐死他,不在乎多这么一会儿……

  两人说着话,这时有船从这边路过,强光手电照到这边来,大和尚叉着腰,大大咧咧地喊道:“各位渝城的、长江路的同道,人已经被川西连云十二水寨的良辰大和尚给拿了,哪个要是不服,直接过来找我单挑;你们若是感觉有实力跟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呵呵,我会让你们明白,良辰从不说空话。良辰是本地人,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知道厉害,可你们,却无可奈何。当然,如果大家肯让出条路来,良辰定有重谢!”

  他声如洪钟,霸气的话语在江面上回荡着,而他的目光则在四处巡视,就像天空中的鹰,俯视着自己的领土。

  按理说他这般张扬,总有一些不服气的人会站出来,和他练上一练。

  毕竟按照他们的说法,小米儿可以算是奇货可居。

  但是我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一人胆敢捋他的虎须,反而是把机动船往着远处开去,免得跟他发生什么误会。

  还有一个人遥遥地朝着他打了一声招呼,故作熟络地喊道:“良辰大师,你不能这样啊,你一个人吃肉,也要给兄弟们留口汤喝啊?”

  大和尚朝那人拱了拱手,高声说:“好,说得在理,回头你来我寨上喝酒,良辰欠你一个人情!”

  那人高兴地应了一声,然后离去。

  从始至终,被小米儿给一下子打飞的莽山黑袍人,就没有路过一面,仿佛真的就已经死去了一般。

  看得出来,这良辰大和尚,别的不说,在这整个长江口的一段,当真是个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光凭一个名号,就吓退无数追兵。

  我心情已经沉落到了谷底,知道自己死定了不说,小米儿也逃脱不了这人的束缚,无可奈何,只有紧紧地抱着怀里的这小娃娃,尽量让她能够感觉到温暖。

  我忧心忡忡,而小米儿却根本不知人间险恶,她乖乖地依偎在了我的怀里,不知不觉间,居然沉沉睡去。

  唉,这孩子啊……

  我有些无语,尽管小米儿用那只肉嫩的小手给我止住了伤口,但之前流逝的大量鲜血却让我整个人都赶到昏昏沉沉的,浑身也搞到极度寒冷,不知不觉就昏睡了过去。

  我以为自己会在昏睡中死去,然而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依旧还得悲催地活着。

  天sè朦胧微亮,不知道在长江上行走了多长的距离,也不知道到了哪儿,我感觉江流变得汹涌起来,两岸并非一马平川的冲积平原,而是岩壁。

  机动船贴着岩壁行了一段时间,最后来到了一处回湾前停下了。

  我瞧见不远处的岩壁上面,刻着三个硕大的字体。

  小刀寨。

  机动船搭在了岸边,有人跳上了船来,冲着大和尚行礼,说禅师,你回来了,事情是真的么?

  大和尚挥手,说对,是真的,这回算是我运气,赶得巧了,捡了个大便宜,人在这儿,大的是个倒霉蛋,他要是没事,你帮他把肚子给缝一下,免得豁口难看;至于小的,你可得当点心,生猛得利害,给我们消息的那鸭嘴湾鬼母,就给她一下子撕碎了。

  那人躬身,说要不要给她下点药?

  大和尚猛摇头,说别下药,没人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是准备给情儿姑娘用的,要万一有点儿副作用,那可就不好了。

  那人嘿嘿笑,点头哈腰,说情儿姑娘要是知道您这么有心,指不定得多感动呢?

  大和尚叹气,说日他先人板板的,她满脑子都是那个有金蚕蛊的男人,至于别人,是一个都入不了她的眼。算了吧,老子也是犯贱,就当做善事好了。

  他说是这么说,却还是难过地叹了一口气。

  我心中疑惑,想着这大和尚怎么还情根未了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把他给迷得一愣一愣的呢?

  我来不及多想,渔网就被罩上了一张黑布,紧接着我被人抬上了岸,一路走,晃晃荡荡的,沿途似乎有人的笑声,又有人在大声争吵,还不断有人朝着这大和尚打招呼,显得十分热闹的样子。

  我心中疑惑,想着都二十一世纪了,这长江沿途上,难道真的还有什么水寨?

  我被安置在一处黑乎乎的牢房里,一盏油灯亮起,我瞧见牢房四周都贴着符箓,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而先前跟大和尚讲话的那人是个白胡子老头,他探了一下我的脉搏,回头搬来了一个医药箱。

  小米儿紧紧地抱着我,他刚刚试图靠近,这小东西就朝着他呲牙咧嘴。

  老头跟我商量,说小哥,我知道这小家伙的厉害,但你若是不想死,就得让我帮你缝一下肚子。

  我忍着眩晕,示意小米儿让开一些。

  这小娃娃对我的话倒是惟命是从,乖乖地离开了,而白胡子老头也不怕,直接走上前来。

  他拿来一盏油灯,毫无顾忌地叫小米儿帮着拿住,然后摸出了一根大头针,还有半截鱼肠子,借着灯光,瞄了我的伤口一会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说好家伙,这么恐怖,你属蟑螂的么,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多谢各位支持和捧场,良辰日后定有重谢。

喜欢《捉蛊记》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妇科圣手白胡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