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四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十四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老王,快点醒过来,别睡了……”

  正当我以为在自己即将魂归幽府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幻听。并未理会,然而到了后来,那声音却越发地真切起来。

  我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黑暗中瞧见牢门前有一个黑影,正蹲着身子,望向了我。

  我头昏昏的,艰涩地说道:“我莫非是在做梦么,老鬼?”

  瞧见我醒来,那黑影顿时就欣喜若狂,冲着我恶狠狠地骂道:“做你特么的狗屁梦,你小子那天一声不吭地就消失了,害得老子找了你十来天,要不是后来在雷公山北麓发现了师叔的坟。看到了你立的墓碑,知道你这家伙安然无恙,鬼鬼劝我,我说不定还傻乎乎地找下去呢。而你呢,特么的独行侠啊,不是很吊么,咋给人关进了笼子里来?”

  老鬼素来沉稳,而且性子冷漠,喜怒不形于sè。而此刻与我重逢,啥也不讲,脏话连天,骂得那叫一个痛快。

  虽然被骂得狗头喷血,但知道他性子的我,却感受得到话语之外,那浓浓的关心。

  唉……

  我平躺在地上。腹部处的伤口又是传来一阵阵地疼,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长叹了一声。千言万语,就在这一声叹气里。

  老鬼讲了一大堆话,没想到我就回了他一字,顿时就耐不住了,说你不解释点啥么?

  老鬼是我的兄弟,事到如今,我也无意瞒他,说我之所以离开,并不是因为忌惮各位,或者是其他的原因,而是师父的吩咐。他告诉我,我腹中蛊胎命数艰险,出生之前。不能与之前认识的任何人扯上关系,否则遗祸无穷。

  他大为惊讶,说当日逃脱之时,师叔也给你传音入密,筹谋策划了?

  我说对,当日牛娟出现,解救众人,是不是师父的计划?

  老鬼说对,我也是遵循了师叔的指挥。

  我叹气,说往日听师父在洞子里吹牛侃大山,说自己当年曾经搅动风云,牛波伊大发了,我们只当是耳旁风,根本不信,没想到在那样的绝境之处,师父居然还能够做出那无米之炊,想出脱身逃离的方法,实在是让人震撼,不佩服不行啊……

  老鬼迟疑了一下,突然问道:“听你的意思,师叔并没有死?”

  若是别人,我或许会犹豫,但老鬼却是与我一般,身受重恩,于是直接告诉他,说对,狡兔三窟,黄山龙蟒那样的大场面,师父尚且能逃,那独南苗寨又如何能困得住他?

  老鬼顿时就激动了,双手抓地,头伸过来,冲着我地喊道:“那他在哪里?”

  我将手伸向了脖子上的鲲鹏石,摘了下来,缓缓地伸出手去,递给他,说在这鲲鹏石里,他仅存了一缕神魂,寄托于此,这几个月我试图联系他,不过却并无效果。

  老鬼并未有伸手来接,而是问即使如此,你又为何确定他没死?

  我说他不过是神魂受伤颇重,之前我遭遇绝境的时候,他就出现过一次,帮我拦住了一个叫做鸭嘴湾鬼母的恶灵,至于现在,我也不得而知了。

  老鬼伸手,挡住了我递出去的手。

  他将我的手掌合拢,紧紧握着鲲鹏石,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鲲鹏石是师叔留给你的南海一脉信物,理应你自己拿着;你放心,我是听闻了消息,专门赶过来救你的,且忍住,我这就救你出去!”

  我摆手,说别,这牢房的柱梁上面,贴有符箓,一旦擅动,外面立刻有人能够察觉,蜂拥而来,你别冒险。

  老鬼笑了,说没事,我带了人手的。

  说罢,他将左手放在嘴里,吹了一个短促的口哨,而我则继续告诉他,说不要为了我浪费力气了,老鬼,实话告诉我,我现在活不过一两天了,生机灭绝,救出去也是一样,与其颠簸,还不如就死在这牢里痛快……

  我正说着,突然间牢房里又多了一个肥硕的黑影子。

  那人别看痴肥,但是身手却灵敏,两步就跃到了跟前来,低声说道:“隔壁老王,我饼日天来救你了,哈、哈、哈!”

  来人却是跟我只能算萍水相逢的一字剑私生子,黄小饼。

  这就是老鬼请来的符箓高手?

  那胖子走到跟前来,瞧见柱梁上面贴着的符箓,立刻就开始进入了工作状态,左右瞄了一下,判断道:“这个是叫做阳护阵,是一种利用阳血结成的护法阵,真正起到示警的不是这些符箓,若是摆在牢房角落里三十六枚沾染了布阵者阳血的铜钱,它是以三十六天罡星的位置排布的,其中有一个是阵眼,待我推算一下……”

  说罢,他开始喃喃自语,一边左右打量,一边摇头晃脑,掐指运算起来。

  我没有理会神经叨叨的黄胖子,而是冲着老鬼,充满乞求地说道:“老鬼,你我是兄弟不?”

  老鬼闷声,说若非兄弟,何必千里迢迢,急巴巴地跑来救你?

  我大喜,点头说道:“好,即使如此,你且先听我说——我的生机灭绝,活不过几日,救我已无意义;然而另有一人,就是我产下的婴儿,就是小米儿,她现在有难,那帮人准备把它当做鼎炉融练,你帮帮我,把她救出去吧,好么?”

  我心系小米儿,自己又无法脱身,只有把她拜托给了老鬼我这最信任得过的人了。

  听到我的话语,前方的黑影浑身一震,冲着我不满地说道:“王明,你特么的是脑子进水了么,那小怪物害得你身陷牢笼,变成这副鬼样子,你还牵挂着她干嘛?”

  我听到老鬼叫小米儿作“小怪物”,顿时就知道他并不认为小米儿是我的孩子,而不过是一孽种而已。

  若不是这麻烦,说不定我也不会变成如此模样。

  老鬼没有跟小米儿朝夕相处的经历,也不明白我“十月怀胎”时与孩子建立起来的那种血脉亲情,所以心中只有恨,而没有爱。

  我不怪他,只有豁出脸去求,说老鬼,我王明认识你这么久,就没有求过你一件事情,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么一个忙,看在咱兄弟情义的份上,你能答应么?

  老鬼与我曾经生死与共,那样的情况是最容易交心的,也是能够快速看清楚一个人的品性。

  他知道我这人平日里软绵绵,但内心之中却无比刚硬和骄傲,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是绝对不可能拉下脸来,这么求人的,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要认命,你我要救,她我也救,好吧?”

  他刚刚说完话,旁边的黄胖子突然拍手,哈哈一笑,说没想到啊,布阵的那家伙居然如此狡诈!

  我抬头去,却见这胖子居然扭着身子,拉下裤子,冲着牢房的某一处角落开始放水。他年轻火力壮,水柱激涌,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落在我旁边不远处,还有些许溅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扭身,避开这些污秽,而黄胖子则在旁边解释,说老王啊,你担待点啊,我这是用尿液冲刷掉那铜钱的阳气,破除它跟布阵者之间的联系,好救你出去。

  一泡尿足足撒了一分多钟,紧接着我听到黄胖子喊道:“成了!”

  话音刚落,牢房门的锁给老鬼一下子拧开,咔嚓一声,紧接着老鬼推门进来,伏在我身前,帮我检查了一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说老王,你特么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这样的惊叹我不知道是听第几人说起,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回应,说若不是小米儿给我气息,我哪里能够撑得到现在?

  老鬼冷笑,说你到现在,倒还是记得跟她说好话呢?

  看得出来,老鬼虽然口上答应,但对于把我弄成如此境地的小米儿,心中到底还是怀着一丝怨恨的,不过时间紧迫,他并没有久留,而是回头冲着黄胖子说道:“胖子,把老王背着,我探路。”

  好嘞!

  黄胖子一声答应,把我给背了起来,我啊的一声惨叫,感觉伤口处又是一阵裂开,吓得黄胖子手脚也轻了几分,说老王,老王,你没事吧,别特么吓我好不?

  说话间,我们已经出了牢房,老鬼朝我们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带着我们离开。

  这是一个建立在山壁内侧的水寨子,老鬼带着我们,在附近的建筑yīn影处一阵行走,黑乎乎的,我什么也瞧不见,腹中疼痛难耐,头昏昏的,过了一会儿,前面突然传来虫鸣,黄胖子连忙回应,两边暗号一对,就有又一个黑影子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招呼道:“人救到了?”

  这人却是我那便宜师姐黄养鬼。

  老鬼说对,她似乎在黑暗中看了我一眼,确定之后,然后说道:“走吧,他们好像有什么重要事,都去了主洞,码头没人,我们趁机逃走!”

  老鬼说好,然后转身,带着我们离开。

  我一听,感觉不对劲,知道他们是不准备救小米儿了,顿时就是一阵慌,下意识地猛然一扭,从黄胖子背上跌落下来。

  黄胖子担心我受伤,慌忙来扶,而我却咬着牙,轰然跪倒在地。

  我额头触地,重重一磕。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拜只是走无路!
父亲没有能努力,如今只能够豁出脸去了,唉……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