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五章 孩子无辜

第十五章 孩子无辜

  拜托各位,救救我女儿吧!

  我强忍着腹中剧痛,将额头重重磕在了地上,紧接着再一次直起来。

  再磕!

  直起来,再磕。

  三叩首。我终于疼得已经直不起腰来了,整个人趴到在地上,额头几乎都磕出了血来。

  我却尽量保持着叩拜的姿势,苦苦哀求——求求各位,救救我女儿吧,求求你们了。

  黄胖子本来想要过来扶我,结果手伸在了半空中,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搓着手在旁边说:“老王啊,你别这样,搞得大家怪尴尬的……”

  老鬼蹲在地上,低声劝我道:“老王。你到底吃错了什么药,那鬼崽子害得你变成这样,你还向着她说话?”

  我咬牙,说老鬼,错不在她,孩子是无辜的你懂么?

  老鬼怒火冲天,说懂几把,老子就还知道要不是你肚子里面那鬼崽子,你就不会变成这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堂堂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跟特么的哈巴狗一样跪在这里。你这是跪给谁看呢?

  我也怒了,说没有肚子里面这东西,老子这辈子都未必认得你!

  便宜师姐黄养鬼一直都在旁边看着,这会儿瞧见我跟老鬼吵起来了,方才出言劝解,说你们都别吵。小师弟,实话跟你讲,不是我们不想救人。只是这川西连云十二水寨可是西川地界堪比鬼面袍哥会的大团伙,长江道上的地头蛇,别说是你我几人,就算是西南宗教局,多少也得看一下他们的脸sè。

  黄胖子也附和,说这小刀寨的实力在十二水寨中排名能够挤进前三,而良辰大和尚则更是厉害,他是本地人,先祖据说还是国府军统出身,实力超群,我们这里,没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啊。

  那良辰大和尚竟然这般厉害?

  我的心往着谷底沉落,这才想起来。我家小米儿刚刚出生,就手撕鸭嘴湾鬼母,脚踹莽山黑袍人,然而在良辰大和尚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

  光这一点来说,他们所说的话,也就不无道理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灰意冷,对着他们三人叹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师姐、老鬼,还有黄胖子,王明谢谢各位此番能够慷慨相救,不过你们可以摸一下我的心脉,真的没有冒险救我的价值了。你们不如离去,如果还有来生,王明再报答各位的情义……”

  便宜师姐的手搭在了我的手腕上,几秒钟之后,浑身一震,手指就显得有些冰凉。

  她是养蛊人,也熟知药理,一摸,就能够知道我真实的身体情况。

  唉……

  便宜师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语气沉重地问我道:“那你还有什么遗言么,跟我讲,我帮你去办。”

  我从脖子上将鲲鹏石给扯了下来,递到了她的手上,说师姐,师父其实并没有完全死掉,这鲲鹏石是他留给我的信物,也藏着他的一缕残魂,如果你能够帮他恢复人身的话,我就不再留有遗憾了。

  便宜师姐十分诧异,接过我手中的鲲鹏石,攥在手中,过了良久,方才轻声问道:“王明,其实你最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那个小东西吧?”

  我没有说话了,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虽然十分担忧小米儿,甚至愿意为了她,舍弃自己的性命和尊严,然而我却做不出舍弃朋友性命的事情。

  他们每一个人,对于我来说,都一样重要。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和小米儿一起,共赴黄泉吧。

  路上也有伴。

  黄胖子这个时候一拍大腿,突然说道:“我艹,老子可不是什么缩头乌龟,话都说到这里来了,还等个啥?放心,没事的,走、走、走……”

  老鬼也是一咬牙,冲着我愤怒地低声吼道:“老王,我艹你大爷的!”

  说罢,他指着黄胖子说道:“你背人,我开路。”

  我以为他们是准备把我强行给带走,还准备反抗,然而却没想到老鬼转过身子来,朝着我们跑出来的方向走去。

  便宜师姐没有二话,脚步一踮,整个人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兄弟,这就是兄弟!

  黄胖子把我给背了起来,肥肉一拱,给我来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紧接着念念叨叨地说道:“老王,你知道么,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老子要是有你的一半好,我会不会就没有那么讨厌他了……”

  三人在黑暗中快步疾行,老鬼为先锋,他快捷的速度和敏锐的感知能力,让一行人在夜里如鱼得水,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敞口大洞之外来。

  那敞口大洞有点儿像是喀斯特地貌的那种溶洞,半开口,里面有黑幕垂落,遮住了出口,但里面有灯光传来。

  我听到了有人念经的声音,不是佛经,而是一种语调古怪的话语。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停住脚步的黄养鬼对左右二人说道:“楚巫,这帮人应该是楚巫后裔,听到这声音,好像是在祈福,难道里面正在举办什么仪式?”

  老鬼点头,说应该正在转化那小鬼头,这个时候溜进去,应该不会太危险。

  黄胖子一手托着我,一手则从兜里摸出了三张符箓来,一脸肉疼,对他们说道:“正宗崂山隐身符,童叟无欺,来来来,只有五分钟效用,你们抓点儿紧啊!”

  瞧见这个,黄养鬼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儿,说哟呵,吝啬鬼今天总算是大方了一回。

  黄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王你尽量撑住啊,这笔账是算在你头上的,到时候可想着还给我啊!

  听到他们的话语,我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君子一诺,何惧赴死?

  黄胖子哈哈一笑,双手一搓,我顿时就感觉周遭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瞬间,就又变得清醒,不过我总感觉周围变得有些不对劲,几秒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黄养鬼和老鬼都不见了,周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是隐身符奏效了?

  我欣喜若狂,而这时旁边传来了老鬼的话:“时间短暂,事不宜迟,赶紧进去,我打头阵,注意机关,小心了大家。”

  说着话,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遥远。

  我整个人仿佛悬浮在空中,黄胖子人胖力壮,一把子好气力,快步往前,带着我噔、噔、噔,几步就跨到了洞穴下方去,没一会儿,就挤入了一个宽敞的大洞穴里面来。

  里面灯火明亮,火把楚楚,有超过四十多人在此集会,就像电影《阿凡达》里面那些蓝皮肤人叩拜神树的画面一般。

  这些人围成一圈,朝着中间不断疯狂叩拜。

  而在正中间,有个高出地面一丈的天然平台,我可怜的小米儿像子宫里面的娃娃一般,全身蜷缩,脚与头相触,双眼紧闭,仿佛已经睡去。

  她凭空悬浮着,而有一个飘忽不定的女人则在半空之中,围绕着她不停地飞旋。

  这个女人时隐时现,应该是一个灵体。

  她就是那情儿姑娘。

  至于让所有人都为之忌惮的良辰大和尚,他则抱着胳膊,在台下最近的地方仰头观望着,在他的身后,有一根如同沙僧一般的方便铲,挺直朝上。

  他这是在护法,而那个情儿姑娘则应该是在夺舍。

  为何如此光明正大?

  我们赶到的时候,那些人的情绪已经开始十分的高涨了,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进入,他们的双眼全神贯注地盯着台上,双手疯狂的挥舞,高低起伏,过了一会儿,那时隐时现的女人突然间腾空而起,猛然转了一个圈儿,然后悬停在了小米儿的头顶之上。

  她偌大的一个人,身高超过一米六五,足尖如同芭蕾舞一般站立,站在了小米儿的头上,然后开始不断地自转起来。

  她每转一下,周遭的那四十多人就声嘶力竭地高呼一声。

  再一下,再一声。

  到了最后,她整个人都旋成了一道幻影,而从她的头顶之上,双手之间,则有五彩光华徐徐洒落而下,落在了下方的人群里,那些人声嘶力竭,疯狂地扬起了手,试图抓住一些。

  我整颗心都被紧紧地攥住了,因为我能够感受得到,这些五彩光华,其实就是小米儿蛊胎之内的先天之气。

  她这是在钻开蛊胎那层厚厚的保护壳,将里面躲着的小小灵魂给吞噬了去,一旦成功,她将变成小米儿,或者说小米儿将会变成她。

  这个心灵丑陋的女人,即将拥有让无数人为之羡慕和嫉妒的先天之气,从而翻身,重新成为人。

  不能让他成功!

  我的心中咆哮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阵炁场鼓动,有一个淡薄的身影从人群之中腾飞而起,朝着石台之上冲了上去。

  他一把抓住了小米儿的小脚丫子,朝着下方猛然一拉。

  脱离!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不管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 孩子无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