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七章 天之骄子

第七章 天之骄子

  禅心院是少林接待客人的地方,由多重院落组成,此时光秃秃的大树林立,一层薄雪覆盖其上。

  孟奇挥舞扫帚清理着院内残雪,突然,一间厢房的门打开,一个头挽双髻的小道士站在门边喊道:“兀那小和尚,屋子里有些脏,你来打扫下。”

  “好的,施主。”孟奇单手行了一礼,提着扫帚就走向厢房,而那依然残留点稚气的小道士已经回到了屋中。

  孟奇到了门边,往里一看,只见屋内有着七八个人,各自穿着皆是不同,sè彩纷呈,比少林单调的服饰入眼多了。

  咦,好像还有女孩子?孟奇没敢仔细打量,免得失了礼数,但刚才匆忙一眼,似乎看到了一位身穿鹅黄长裙的少女。

  这个世界的少林看来并不禁止女客入内啊……孟奇小心地越过几位客人,打算清扫地面摔碎的茶杯。

  突然,一只脚不知从什么地方伸了过来,恰好位于孟奇脚前。

  孟奇来不及收腿,一下绊到了上面,只觉身体重心失去,跌跌撞撞往前匍匐。

  诧异之中,孟奇模糊看到这试图绊倒自己的人正是刚才那头挽双髻的小道士,他五官深刻,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双仿佛两把飞刀的粗黑眉毛,此时,他看也没看孟奇,双目炯炯地盯着孟奇的前方。

  孟奇挥舞着双臂,努力保持平衡,防止摔倒,可那小道士伸脚时机把握得非常好,让他始终无法恢复重心,只能悲哀地看到地面越来越近,脑海里幻想着自己摔了个狗啃屎的凄惨模样。

  这时,一抹鹅黄之sè映入了孟奇眼帘,紧接着,一把被铜绿sè沉重剑鞘包裹的长剑宛如天外飞鸿,莫名出现,轻轻抵在了孟奇胸口。

  这把长剑用力很轻,孟奇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可它的角度力度都恰到好处,一下就让孟奇止住了下跌之势,恢复了平衡。

  孟奇有点茫然地抬起头,恰好看到一张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她黛眉大眼,黑发简单挽起,柔顺披下,身着一袭鹅黄长裙,年龄大概在十六七岁,可却看不出一点稚嫩之sè。

  她粉唇微启,声音清脆如黄鹂:“玄天宗自号天帝道统,就是这么个欺负小孩子的道统?”

  哼,那玄天宗的小道士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这少女转头看向孟奇,忽地笑了起来,嘴边两颗梨涡隐现,让她显得非常甜美:“小和尚,别管那坏人,他只不过想借你试探一下我的剑法。”

  说到这里,她嘴巴轻轻抿了抿,脑袋微微一扬:“可就算让他看到了我的剑法,那又如何?”

  她并未直说,可孟奇却感受到了一种对自身实力的骄傲和自信。

  “多谢姑娘相救。”孟奇站稳了身体,下意识答谢道。

  这少女收回长剑,噗嗤笑了出声:“你倒像个世家公子,而不是小和尚,该称呼女施主的。”

  然后她长剑倒转,还了一礼:“嗯,我叫江芷微,洗剑阁弟子,让你卷入我们之间的争斗,真是不好意思。”

  这时,玄天宗的小道士再次哼了一声:“我只是没想到少林的弟子这么弱,随便一下就绊倒了。”

  他眉毛扬起,配合脸上的稚气,有点逞强的味道。

  “他只是杂役僧,要不让我掂量一下你家杂役的武功,看看是不是与你一样的强?”江芷微嘴角含笑地反讽道。

  “你!”小道士一下站了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门口忽然响起一道沉厚的声音。

  孟奇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八卦长袍的年轻男子负手走了进来,他长眉入鬓,鼻子挺拔,双眼目光如电。

  初看之下,孟奇还以为这英俊阳刚的男子有二十多岁了,可细细一打量,才从眉眼之间看出,他大概也只有十七八岁。

  气质很成熟啊……孟奇收敛住刚才恼怒憋屈的情绪,暗自评价道。

  “张师兄,清景绊倒这小和尚试探我剑法。”江芷微简单地陈述了事情,没有添油加醋。

  张姓师兄看向清景,不怒自威地道:“既然出了山门,你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玄天宗,莫要失了体面。”

  “是,张师兄。”小道士有些委屈地回答,不过看起来这张姓师兄在各派年轻弟子里威望很高,屋内其他人都默不作声,没人帮清景说话。

  “是我太鲁莽了。”小道士转头对孟奇说道,然后迅速扭过了脑袋。

  孟奇轻轻吸了口气,多余的话没说,只是道:“小僧真定。”

  张姓师兄轻轻颔首,对孟奇道:“真定师弟,我是真武派张远山,蒙各派好友看重,称我一声师兄,今日之事,还望见谅。”

  是我自己武功低微而已……这句话孟奇没有说出口,点了点头,示意这等小事自己不会放在心上,然后双手合十,低宣了一声佛号,埋头将地面打扫干净,退出了房间。

  “这小和尚还算有点骨气……”远远的,孟奇依稀听到江芷微这么评价了一句。

  回到杂役院,距离午膳还有一段时间,孟奇却心绪难平,迫切地想要练功,可“百日筑基”已经完成,“禅定蓄气”又没有功法,只好躲到禅房里,一遍又一遍地练罗汉拳,以此锤炼肉身。

  午膳之时,真慧等人并未回来,据说是被安排打扫达摩院去了,那里是这次各派弟子交手切磋的地方。

  一直到了晚间,孟奇才看到真言、真慧等人回来,一脸的兴奋激动,互相之间交流个没完。

  “下午就开始比试切磋了?”孟奇心中一动,快步上前问道。

  真慧用力地点头:“嗯,好jīng彩!可惜师兄你不在场。”

  真言微微颔首,接着叹了口气:“他们的年龄和我相差仿佛,可武功却十倍于我,哎……”

  人比人,气死人……孟奇脑海里突地冒出了这句话,然后好奇地问道,“最终获胜者是谁?”

  “最后好jīng彩,长剑,道士……”真慧双手摇摆,激动地陈述道,可他语言组织太过混乱,孟奇居然没能听懂。

  真言则微笑道:“最后的决战是在真武派张远山与洗剑阁江芷微姑娘之间进行,嘿嘿,他们之前打败了各派年轻弟子,包括真妙和真本。”

  对两位同入寺的师兄战败,真言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真武派,洗剑阁?”不知什么时候,玄心走了过来,“嘿,这两派的年轻弟子竟然冤家路窄地碰上了。”

  “冤家路窄?”孟奇感觉张远山和江芷微关系不坏啊。

  玄心啧了一声:“道家有一门可以媲美《如来神掌》的神功,叫做《截天七剑》,亦是失落已久,真武派和洗剑阁立派之基分别是其中一式,互相之间,嘿,和金刚寺与我少林的关系类同,而且,洗剑阁只尊道祖,不入道家,最后谁败了?”

  “真武派张远山以半招之差败给了江芷微姑娘。”真言赶紧回答,他这是按照达摩院首座空见神僧的评价说的。

  玄心愣了一下:“洗剑阁的小姑娘赢了?不会又是一个苏无名吧,嘿嘿,小心刚极易折。”

  众僧讨论这次的比武切磋到很迟,回到禅房后,孟奇久久无法心静,想到人中龙凤般的张远山、江芷微,再想想自己,实在是烦躁不已。

  窗外明月透过薄薄的云层,在床前映照出一片水波清浅的景sè。

  “什么时候才能脱离杂役院,真正地开始武道修习啊……”孟奇想着想着,按捺不住,决定问一问真观、真应两个积年杂役僧,玄藏师叔将自己安排在这里,一定有他的目的。

  “真观师兄,真应师兄,你们知道怎么脱离杂役院吗?或者有什么具体要求?”只要要求明确,而不是存乎一心,孟奇就认为自己有希望达到。

  听到这句话,爱睡觉的真应一下坐起,朗声大笑:“费尽思量,才入了少林,可三年又三年,始终被困在这里,还有两年,就得被送出寺了,一事无成,哈哈,一事无成,让我怎么面对家中父老!”

  他笑得比哭还难听,隐有杜鹃泣血之感。

  “出杂役院?哼,这七年来,我就没见人成功过!嘿,玄苦那秃驴根本就是在说大话骗我们做苦力!”真观咬牙切齿,仿佛要生食谁的血肉般说道。

  听到他们的回答,孟奇刚泛起的希冀就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内心一片茫然。

  真应、真观闹了一阵,又沉默了下来,再次陷入“自闭”的状态,而真慧的呼吸越来越悠长,显然已经酣睡。

  孟奇望着窗外,难以入眠,觉得自己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怎么都无法挣脱,焦躁、急切、沮丧等情绪此起彼伏。

  不知过了多久,孟奇才坠入梦中。

  月光如水,照在孟奇身上,仿佛给他披上了一层轻纱,突然,他的胸口亮起一抹青碧之sè,妖异非常。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天之骄子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若夕 : 2014年08月28日

    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