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捉蛊记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十八章 火车票谁给报销一下

第十八章 火车票谁给报销一下

小说: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5年9月30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擦!

  除了惊叹,我没有办法说出任何的话语来,因为任何的话语在一字剑的剑法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无可辩驳。

  我也有南海传承。也知道南海剑技,却从未有想过它竟然会有这般牛波伊的时候。

  回想起来,我终于领悟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境界。

  使剑的手段分为三个境界,最低的叫做剑技;稍微有些章法和领悟的,叫做剑法;而真正能够登堂入室,走上至道的,才叫做剑道。

  南海剑技的招式,从一开始,来来去去就只有十七招,囊括了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等诸般技法,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修习到了熟练,应付江湖闲人,并不在话下,然而若是与江湖豪雄相斗,却又少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呢?

  意境。

  南海传承之中,有很多重要的画面,这些画面是通过宛如佛家醍醐灌顶一般的秘法传承而来,有遮天大鹏、有深海巨蛇、有滔天大浪、有红月当空……

  这样的每一副画面,都是无数南海散修最为珍贵的回忆。

  它经过特殊的方式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非南海一脉是不可能知晓的。

  这才是南海一脉的jīng髓,只要够悟性,就能够陡然升华,跻身顶尖高手之林。

  而这一位,则是我日后的目标。

  方便铲变成了两截,原本张狂无比的良辰大和尚终于选择了闭上嘴巴。

  他脸sèyīn晴不定,望着不远处的一字剑。还有半空中不停发出“嗡嗡”响声的飞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喘息着说道:“黄剑君一定要出这个头?”

  一字剑仿佛没有出过手一般。淡然点头,说对,这件事情,我管了,你有意见?

  良辰大和尚将两截方便铲丢落在地,双手一扬,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良辰说过的话,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绝对不会反悔的,认赌服输,你赢了,人带走吧。”

  他话音刚落。那情儿姑娘顿时就是一声厉叫,说不,不能放了她走,你答应我的。

  良辰大和尚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日后帮你再找便是了,何必纠结于此?”

  情儿姑娘愤怒地说道:“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好东西,这世间哪有那么好找,良辰哥哥,咱小刀寨这么多的人马,就算是用箭,用枪,也能够压制住这帮人,你何必露怯?”

  良辰大和尚摇了摇头,没有再答她话,而是拱手送客,说诸位慢走,良辰得罪了。

  他这是在礼送,我们都看向了一字剑。

  此时此刻,他才是我们的主心骨,然而他却一动也不动,平静地望着前方。

  过了好久,他终于开口了:“你们的事情妥当了,我的却并没有了——我本来该在洞庭湖边寻龙,却没想到连云十二水寨欺负到了我的子辈身上,让我不得不跑这么一趟。不过我来也不该白来啊,这来回的火车票,谁报?”

  火车票,谁报?

  我被一字剑的这句话给雷得不要不要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春晚的小品段子给搬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我不明白,那良辰大和尚却是全然明了,他脸sèyīn沉地望着前方,寒声说道:“依照黄剑君的意思,是这事儿并不算完,对吧?”

  什么,良辰大和尚都已经愿意放我们离开了,他还要不依不饶?

  大叔你为何这么吊?

  我满脑子疑惑,而一字剑却不急不慢地说道:“对,并不算完,凭什么你们把人给抓来了,折腾成这副模样,一个交代都不说,事情就算这么糊弄过去了。这事儿若是传到了江湖上去,我一字剑的脸上,又如何能够好看呢?”

  良辰大和尚没有开口,而那情儿姑娘终究忍耐不住心中的失望,冲着他说道:“别得寸进尺啊,别看你顶着那天下十大的名号,真惹急了我小刀寨,信不信拉你同归于尽?”

  一字剑之前一直都没有正眼瞧她,这回倒是转过了头来,望了她一眼,平静地问道:“你是何人,能够代表小刀寨么?”

  情儿姑娘一阵气苦,怒声吼道:“我是……”

  说了半天,终究说不出一个字。

  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不管良辰大和尚待她如何尊崇,但她终究还不是那个能够一言决断的主事者,最终只能选择沉默。

  而面对着这个上蹿下跳的女人,一字剑也不会任她蹦跶。

  他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话:“我明白你现在的失望,不过你可想过,若是我一剑夺了你的魂,就算有再多的机缘,于你又有何干?”

  说着话的时候,他分外冷,语气宛如他的剑。

  情儿姑娘感受到了这种凛冽的杀意,下意识地浑身一抖,然后化作了虚空,消失不见。

  一句话,她居然就给吓得逃走了。

  良辰大和尚刚才一直都不曾开口,而等到情儿姑娘消失之后,方才问道:“黄剑君划一个道出来,到底想要怎么解决?”

  一字剑沉吟了一下,方才说道:“我也有帮人平过事,一次一百万,你就照此例吧!”

  良辰大和尚眉头一跳,说黄剑君,你就没有想过陆总寨主的情面?

  一字剑突然冷笑了起来,说想,怎么会不想,若是不看在老陆的面子,只怕你小刀寨现在能够活下来的人,已经不到一只手掌的数了。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就没有被人欺负过,现如今我只要一百万,你要真觉得贵,我无话可说,回头再算便是。

  他说完话,转身就走,而刚刚走了三步,良辰大和尚终于叫住了他,说黄剑君,息怒,我照着办就是了,何必动气?

  一场火拼,最终竟然以这样的情况为结局,简直就是惊掉了我的眼睛。

  不管怎么讲,我都可以理解,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像一字剑这般的高人,居然跟着对方真的谈起了报销火车票的事情来。

  尽管这火车票的费用实在是有些惊人,也着实让我大开眼界。

  无论什么样的高手,终究还是得吃喝拉撒,也到底还是没有逼得开钱财二字啊。

  看到那个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影,我的心底里不由得生出了两个字来。

  牛波伊。

  没错,是两个字,后面的,是拼音……

  协商妥当,良辰大和尚向我赔礼道歉,并且让那妇科圣手四冲道人帮着小米儿将头顶上的鬼门七星丛针给拔掉。

  这最后一根针被拔出之后,小米儿恢复了自由之身,左右一看,如此多的凶人,吓得浑身发抖,缩在了我的怀抱中,不敢冒出头来。

  我拍着她的后背,不断地安慰她。

  瞧见我的这般作态,黄胖子忍不住笑我,说老王啊,我本来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糙老爷们,这回看来,你并不是那隔壁老王,而是隔壁王妈啊,哈哈……

  大功告成,完美结束,黄胖子表现得十分活跃,然而等到一上了船,离开小刀寨的时候,他却缩在了船后,不再多言。

  他躲在船尾,而一字剑则站立在了船头,都不说话。

  我油尽灯枯,躺在船舱里,拉着小米儿的手,而老鬼和黄养鬼则陪在了我的身旁,我问起了当日我离开之后的事宜,黄养鬼告诉我,说那天赶来的,是她联系的两个朋友,勉强敌住神风大长老的攻击,带着众人仓皇而逃,不过第三日的时候,她又带着人杀了回去。

  这回到达独南苗寨的人,却是她之前联络,却刚刚赶到的有关部门人员。

  在专政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这话儿说得一点都没错,再次回返的时候,弄清虚实的有关部门重拳出击,秋风扫落叶,将盘踞在雷公山的这毒瘤给一举扫尽。

  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神风大长老,和独南苗寨的大部分jīng锐事先得到消息,逃离了老巢,不知了去向。

  后来当地的有关部门开始对整个雷公山进行搜查,这才发现了我给师父做的坟墓,接下来的追捕工作跟他们无关,于是大家各自回返,而老鬼则受便宜师姐相邀,去荆门黄家小住了一段时间,一直等到听见了我的消息,方才着急赶了过来。

  听完她的叙述,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世事皆是如此。

  黄养鬼握着我的手,想要出言安慰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没有让她说出安慰的话,拉着小米儿的手,指着他们两人说道:“这是爸爸的师兄和师姐,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之一,你认住了他们,等爸爸死了,就跟着他们吧。”

  小东西不知道听懂了没有,抱着我的手,紧紧不肯撒手。

  老鬼瞄了这小东西一眼,没有说话。

  显然,他心中还是有疙瘩在。

  黄养鬼张了张嘴,准备说话,而这时一直没有理睬我们的一字剑终于走了过来,望着我和老鬼,居高临下地问道:“我听那崽子说你们是南海一脉的弟子,可有什么证据?”

喜欢《捉蛊记》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火车票谁给报销一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