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五十一章 剑廿三

第五十一章 剑廿三

“你说我会不会找你的晦气!!”炸雷般的声音他的耳畔响起,耳中轰鸣阵阵。。更新好快。

“老祖!!”晓月真人惊喜的叫道。

王通面‘sè’大变,从怀中取出一面令符,就要捏碎。

“小挪移符,班‘门’‘弄’斧!”耳中传来一声轻斥,随后眼前便是一暗,全身无力,便是神魂也忽忽悠悠,忽忽悠悠,集中不起‘jīng’神,连一丁点完整的思路都没有,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也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手中的小挪移符也落了下来。

就这么忽忽悠悠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方才一亮,有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随后,便是一股巨大的痛楚传遍全身,不由倒在地上,不断的扭曲着身体,惨叫连连。

苏盘老祖只是冷冷的看着,眼中充满了恨意。

一刻钟,自己仅仅晚到了一刻钟而已,半妖社的大部分‘jīng’锐便死在了这个恶毒小子的手里。

六名金丹真人,这对人族和妖族来讲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定州的半妖一族而言,那就是支柱啊,同时这六名金丹真人也是他最为坚定的支持者,半妖社的骨干,正是因为有他们,半妖社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战果,闯下了赫赫的威名,甚至,他还准备在人族完全撤离之后,以他们为中心,构建整个定州半妖的统治体系。

但是一刻钟的时间,他的计划便被王通给毁掉了。

同时,他也对黄金血脉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感。

六名半妖真人都不是弱点,相反,他们是天才,半妖一族的特‘性’决定了,他们的资质要远比普通的人族与妖族都强,这些半妖真人的实力也远远的超过同阶的真人,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在人妖两族的剿杀之下幸存下来。

王通明明只有炼罡境的修为,却凭着自己的血脉神通,一举将六名半妖真人灭杀,如果不是那晓月真人有些手段,保住‘性’命的话,他苏盘真君的所有嫡系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小子,不要以为有十年之约的保护,就没有人敢动你,别人不敢,我敢!”苏盘真君恶狠狠的道,元婴天的灵压弥漫四周,灵压之下,王通再也无法扭动身体,只能够躺在那里发出低低的哼唧声,面容扭曲到了极点,听着苏盘真君的话,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疼痛方才渐渐的缓解,王通蜷曲的身体慢慢的恢复过来,这才抬头,看清了苏盘真群的模样。

白发白眉,目光威严,不怒而威。

“嘿嘿!”王通咧着嘴,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苏盘真君,好,好啊,杀了我吧!”

“想死,没那么容易。”

“你是不敢杀吧!”王通呵呵的笑着,“连废我的修为都不敢吧?!”

“不错,我是不敢杀你,也不敢废你的修为,你和星主‘门’生有十年之约,我甚至都不敢妨碍你修炼,任何敢这么干的人都会让星主‘门’生的声誉受损,是在挑战星主的威严,这种事情我自然不会干,也不会受你的‘激’!”苏盘真君并没有否认王通的话,“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破坏我的报仇大计,你要应付十年之约,你要修炼,好,我给你找了个好地方,那里元气充足,还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还能得到一些仙缘传承,那里是未来我半妖一族的圣地,就让你先享受一番吧!”

“你要把我关起来!”王通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容一下变的更加难看起来,“你不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就像你能杀了我那么多手下一般,我只是给你一个闭关修炼的机会而已,有什么不妥吗?你现在的情况难道不需要闭关静修吗?还在外头‘乱’跑什么?!”苏盘真君凑近王通,嘿嘿的笑着,“好好的享受吧。”

言毕,大袖一挥,又是一种天昏地暗的感觉,不过这一次,王通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究竟法则在变化,然后,便是大量的元气扑面而来。

“好浓烈的元气啊!!”

饶是王通现在?阶下之囚没有什么两样,被这元气一冲,顿时便有一种‘jīng’神抖擞的感觉。

放眼望去,四处皆山,葱葱翠翠。

上仙鹤飞翔,下有走兽飞奔,远处一座大湖,‘波’光粼粼,锦鳞潜游,天高云淡,青空无限。

“就是这里了!”王通心中狂喜,面‘露’愕然。

“小子,,这里的天地元气的浓度是昆墟界的三倍以上,没有成了‘jīng’的妖怪,也没有什么修真者,没有任何危险,这山中水中倒有修真‘洞’府,甚至‘洞’天,有一些连我都未探索过,你若是有缘,倒是可以一探,得了仙缘也是你的,你就在这里乖乖的呆上十年吧,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有机会修炼到元婴天呢,哈哈哈哈哈哈!”耳中传来苏盘真君的大笑之声。

“哼!”王通冷笑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sè’,掏出几粒丹‘药’抛到口中,恢复着伤势,也不理睬苏盘真君的话,驾起剑光冲天而起,未己,投入莽莽群山之中,消失不见。

不过,这毕竟是在苏盘控制的小世界之中,无论王通如何隐遁都不可能瞒过苏盘的感知,事实上,王通在这个世界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元气充足,天地灵物勃发,无有威胁生灵,还有许多前人修真遗留下来的‘洞’府仙缘,这样的小世界,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绝对可以称得上任务一个‘门’派的根本之地,这也是为什么苏盘要将这里做为未来半妖一族兴起之后的圣地。

将王通放到这样的一个地方,任谁也挑不出任何的错误来,因为这里,更有利于他的修炼,换到昆墟界其他的地方,恐怕也很难找到这样的修炼圣地让他来静心的修炼,以应十年之后的危险。

但是苏盘真的那么好心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苏盘这么做,表面上看起来大度的很,事实上却是恶毒无比,他要将王通最后一丝取胜的希望葬送掉。

是的,这是一个好地方,放到任何一个修真者的身上,找到这么一个地方,都是起家的资本,甚至有可能以此为根基,发展出一个实力不错的‘门’派出来,但是对王通并不适用,王通要在十年之后面对一个规格外的对手,必须要用到规格外的手段,而被限制在由苏盘完全掌握的世界之中,可以说已经抹掉了王通碰到规格外遇合的所有可能,这里所有的仙缘加起来,能比的过星主吗?这里的元气再浓烈,能让王通十年内晋入元婴天吗?金丹天都难,看似给了王通一个优渥的修炼环境,事实上却是将他困死在了一个不可能发生任何变数的地方。

只是,本来就没有人认为王通十年之后能够幸存下来,所谓规格外的仙缘对于所有的修真者而言其实都只是神话而已,没有人在意,这一次苏盘做的并不难看,所以,便是人族,包括隐龙谷的中,除了黑龙尊者暴跳如雷之外,也没有人再发声。

按理说,王通身为隐龙谷的传人,隐龙谷应该发声,但是王通之前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恶劣,同时也让隐龙谷意识到虽然王通因为十所之约的前路断绝,但同样,因为十年之约,王通在这十年之内变成了一个无法管控的家伙,再加上绝望的情绪,若是放着不管指不定就能惹出什么天大的麻烦来,最后还连累隐龙谷,所以,最终无论黑龙尊者如何暴跳,隐龙谷都默认了这个事实,而黑龙尊者,也在潜龙老祖的勒令之下,闭关十年。

定州的事件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至于照天镜,虽然幻海派算是小有损失,但不管怎么说,王通也解决了半妖社的六名金丹真人,这样的战绩,勉强也可以抵住一件绝品灵器了。

在这之后,半妖社实力大损,虽然仍然对人族的迁徙队伍进行了袭击,但无论是规模还是强度,都大大的减缓了,从这方面来讲,王通还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

当然,现在的王通也不会关心这些。

在那神秘的小世界的一座山腹石‘洞’之中,王通盘膝而座,双目低垂,表情无悲无喜,似乎已经认命一般,为了十年之后的约战做着最后的努力。

这一方小世界已经被苏盘炼化,所以王通在这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监视,甚至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特意的留了一点神念在这一方小世界之中,牢牢盯着王通,防止任何一丁点可能发生的意外。

山腹之中的空间,在一点一点的被王通镇压着,然后又被放开,看在苏盘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异常之上,因为这是王通在修炼他的镇狱神通,并且这‘门’神通正在以他瞠目结舌的速度在进步着。

“这家伙在镇狱神通上的天赋真是恐怖,幸亏只有十年的时间,无法翻出大‘浪’来,否则的话,说不定人族将来又会出现一尊大能!”看着王通的进步,便是苏盘也不得不感慨王通的天姿强大,自己远远不如,不过再想想,半妖一族之中也已经出现了一位天姿不在其下的绝世天才,还是星主‘门’生,心情便立刻平缓了下来,甚至看着王通刻苦的修炼时,还时不时的冷笑一两声。

对此,王通浑不在意。

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的修炼着镇狱神通,除此之外,还在演练着自己的剑术,用半截紫霄剑,贯注镇狱神通,将空间镇压,化为得刃,这样的手段原本用起来很勉强,但是在这个小世界枯坐一年之后,就已经变的得心应手起来,还有空间崩碎,王通同样也越来越熟悉。

在山腹之中枯座一年之后,镇狱神通、化空间为剑以及空间震爆三种手段似乎都已经到了一个瓶颈,王通终于睁开了眼睛,离开了这个山腹,开始在这一方小世界的天空之中演练起来。

在这接下来的一年里,枯座的王通的作息时间改变了,一天用来修炼这三‘门’手段,另外一天则到外面演练,似乎在苦苦的寻求突破瓶颈的法‘门’。

“果然,终究还是会这样,不管你的天姿多么的强大,不管你的血脉多么的高级,独自一人‘摸’索修炼,最终的结果还是无法得到真正的进步,现在是你最需要一个师父指点的时候,但是你却没有办法得到指点!”苏盘真君越来越得意,王通在这一方世界之中演练的手段虽然越来越强大,但是在他的眼中,破绽也越来越多,看到自己生生的将一个人族的天才压制成这个样子,已经完全将他的未来断绝,一股从未有过的得意感觉袭上心头。

“接下来,他该去这里到处走走,寻找机缘了吧?可惜,这一方世界中的修真遗留虽然,但是最强的也不过是通神天的机缘而已,而且还被我收取了,其他的机缘可有可无,帮助有限,更何况,还有短短的八年时间,你又能做什么呢?!”

“我还能做什么?!”

再次回到‘yīn’森冰冷的山腹之中,王通的面上出现了一丝扭曲狰狞之‘sè’,喉中发出低低的嘶吼声,“我应该去好莱坞争最佳男主角!”

他的心里嘀咕着,目光茫然而焦急,四处的游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囚禁在黑牢中的犯人,无助而绝望的寻找着脱困的契机,目光数次扫过这一方山腹中的一个方位,然后,本通的施展起了镇狱神通。

就像是这两年来,他无数次做过的事情一般,压缩空间,震爆空间,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一次又一次的感悟。

“想在元婴天手下捣鬼不容易啊!”王通心中发出一声轻叹,半截紫霄出鞘,发出一声龙‘吟’般的轻鸣。

一直在监视王通的那道神通对此并不在意,这样的情形两年间他已经看过无数次了,没有任何特殊,没有任何意外,所以,直到半截长剑断口之处再次出现被王通压缩到了极致的空间短刃之时,他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意外,有什么特别。

一切,都已经习惯了。

“成败,在此一举!!”

盘坐的王通猛的一下站了起来,长剑指天,对准自己的目光无数次扫过的方向,一剑划下!!

在剑光暴起的一刻,苏盘的神念还是没有在意,因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但是在小世界之外,他的本体突然之间产生了一丝警觉,本能的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甚至是极为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就是元婴天真君的心血‘潮’来,灵验无比,本体心血‘潮’来,传递到这一方小世界的神念之中,一股本能的反应出现,立刻就要出手阻止王通的动作。

但是,在这一刻,苏盘骇然的发现,自己的神念竟然无法动作,甚至连念头都无法转动,不仅仅是他,还有山腹深‘洞’中的一切,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定住了。

时间凝固!

在王通挥出这一剑的瞬间,山腹中的时间,被凝固了起来。

圣灵剑法

剑廿三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剑廿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