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一章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

第二十一章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

  王明、王明……

  老王,你醒一醒,老王……

  黑暗中,我一直听到有人在叫我,一会儿是男声。一会儿是女声,一会儿又夹杂在一块儿,吵吵闹闹的,让我觉得头都快要大了。

  不知道过了好久,我终于忍不住了,手朝着前方一推,说滚远点,我困着呢。

  话儿刚刚说出口,我突然间感觉到鼻下人中的位置一疼,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记忆也随之涌上了脑海里面来。

  等等,不对啊,我特么的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既然死了。难道这里是幽府?而刚才的声音,是判官在点名么?

  想到这里,我吓得慌忙睁开了眼睛,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还没有坐直起来,立刻就有人七手八脚地过来,把我给按得躺下,我拼命挣扎,说判官老爷。咱有话好好说,别一上来就用刑,行不?

  这时我听到身边传来一阵轰笑,紧接着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冲着我喊道:“发什么疯呢,你睁眼瞧一瞧俺们,看看到底是谁。”

  黄胖子?

  我听到这声音,努力地睁开眼睛。感觉眼前一阵模糊,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清晰了一些。却瞧见老鬼、黄养鬼和黄胖子都凑在了我的跟前,旁边还挤着一瞎了左眼的老头子。

  这老头儿我也记得,他叫做赛华佗,不过此时他的表情仿佛十分不好,嘴巴长得大大的,像是刚刚吃了一泡热乎乎的翔一般。

  他又惊讶又难以置信,方寸大乱的模样,跟刚才那一派杏林圣手的架势,有着明显的区别。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理周围几人的话语,感觉脑袋疼得厉害,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首先有一点,那就是我很肯定我已经死了。

  废话。整个人都飘在了半空中,不是死了能这样?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又好像再一次支配了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我又活了,起死回生?

  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本来应该已经死去的我,被小米儿给紧紧地抓住了脚踝。

  然后她自残,在自己的胸口那儿划出了一个伤口,挤出了三滴金sè鲜血。

  她把那鲜血滴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再然后……

  没有然后了,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清醒过来,感觉到之前一直横呈在心头的沉重仿佛全部都一扫而空了,即便是腹部的伤口,也只是麻麻痒痒的,而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疼痛。

  我不再是个病怏怏的半死人,一股热流在我体内肆意游动,温润着我那几近枯竭的经脉。

  传说中蛊胎出世,而怀胎者定然会猝死的真理,到了我这儿,终于算是被破除了——我虽然差一点儿死了,然而终究还是命大,最终并没有死去,而是活了过来。

  而这一切,则都是拜了小米儿所赐。

  小米儿……

  我的心中一动,再一次睁开眼睛来,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目光也在四处地搜寻着她的声音,然而却并没有瞧见。

  我忍不住抓住了旁边老鬼的胳膊,激动地喊道:“老鬼,我女儿呢,你看到她没有?”

  老鬼被我抓得生疼,却咬牙忍住了,拍着我的肩膀,说老王,你刚刚好一些,一定要稳住气,不要乱动,别的事情慢慢再说,好么?

  我愤怒地推了他一把,怒声吼道:“告诉我,她在哪儿?”

  我推得如此的用力,老鬼都一个踉跄,稳住了身子,垂下头,没有说话,而这时旁边的黄养鬼则走上了前来,抓着我的肩膀,说师弟,你别激动,小米儿她没事,只不过因为救你,透支过度了,被放在旁边的静室里休息了,你若是要看,一会儿我叫人推来这儿就是了。

  我睁着双眼,目光巡视,盯着黄胖子,凶巴巴地说道:“是么?”

  黄胖子那般心宽的人,却不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头,弱弱地说了一声:“是,应该是吧?”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忐忑起来,下意识地又要坐起来,结果一直没有说话的赛华佗终于发怒了,他瞪着双眼,冲着我吼道:“你急什么急,就着急这一会儿么?你要是这样子,那小姑娘做出的一切牺牲,岂不是白费了?”

  牺牲?

  等等,为什么会用到“牺牲”二字,不是说她只是透支过度么?

  老鬼、黄养鬼和黄胖子,我当他们是自己人,所以无论怎么发脾气都没有关系,但是这赛华佗却是这儿的地头蛇,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求他,我不敢任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吸气、呼气,过了几秒钟,我终于控制住了情绪,双手抓着床边,一字一句地说道:“能告诉我,小米儿到底怎么了么?”

  赛华佗盯着我,说你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认真地点头,说行,我可以的。

  人生的大起大落我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能够比生与死更加让人难以琢磨呢?

  他瞧见我释然的表情,点了点头,说好,实话告诉我,在此之前,我对你下的判断是没错的,因为在我看来,你因为生产,将所有的生命力都集中在了那孩子的身上去,所以早就已经油尽灯枯,没得救了。

  我点头,说是,我自己其实也能够感觉得到。

  他继续,说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孩子为了留住你的性命,居然将自己生命池中最为珍贵的血液jīng华给逼将出来,滴落在了你的额头上,让比你付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回归到了你身体里——她就是个傻孩子,说实话,这样的血液jīng华,一两滴足以让你起死回生,但是她却蠢乎乎地竭尽全力,甚至不顾性命地透支了……

  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当真是让老夫为之汗颜啊,这么说来,我输得倒也不算亏!”

  什么,这么说来,小米儿居然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来还我的性命?

  我的心在一瞬间,好像被人给紧紧攥在手里一样。

  心,疼得厉害。

  赛华佗耸了耸肩膀,说那小东西透支了生命力,将你给救活之后,我们这边也感应到了,匆匆赶过来,才发现了这一切,那娃子缩在你的怀里,紧紧抓着你的衣服,我想给她看病,却怎么都分不开,只有把你的衣服剪了,方才分离。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就变得有些低沉了,而我甚至都已经开始哽咽了起来。

  这个小傻瓜,她怎么能够这样啊?

  赛华佗吸了吸鼻子,最后说道:“我刚才给她检查过了,人没死,不过身体机能已经开始停滞了,昏迷不醒,好像冻结了一般。你知道的,我是学中医的,巫蛊之术,略懂,但是不jīng,所以可能还需要另请高明才行。”

  说完这些,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显然是在为小米儿的行为而震撼。

  这事儿,让他这个阅尽人间沧桑的老者都为之动容。

  赛华佗刚刚说完,被我一把推开的老鬼也回到了我的床边来,望着我,低声说道:“老王,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对那小丫头这么好了。现在想想,她还真的是个可爱的好丫头。”

  小米儿不声不响,却用自己的行动征服了所有人。

  可惜的事情是,如果她只给我两滴金sèjīng血,说不定现在大家都皆大欢喜了。

  我没有再闹了,而是躺在病床上,行了一下气,感觉周身的经脉虽然还是有一些堵着的地方,但如果坚持几天修行,应该就无大恙。

  可怜小米儿,她为了救我,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我行完气,说我能够看一看她么?

  赛华佗点了点头,而黄养神则站了起来,走出门去,没一会儿,抱了一孩子进来,破烂的衣服、惨白的小脸儿,却正是我那可爱的小米儿。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活蹦乱跳,而是蜷缩成了一团,眼睛紧闭,嘴唇嘟着,右手的小拳头里,拽着一块破布。

  那破布,却是我身上衣服剪下来的。

  她到了最后,即便是昏迷了过去,也不肯放开,攥得紧紧,就如同抓着对我的依恋。

  我叹了一口气,问赛华佗有没有什么办法唤醒她。

  赛华佗摇头,说他不行。

  几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间,黄养鬼突然站了出来,告诉我,说她可以带我去碰碰运气,我问去哪儿碰运气,她告诉我,说在老鬼家附近,一个叫做麻栗山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叫做蛇婆婆的养蛊人。

  而那人,也曾经是她的半个师傅。

  她所有关于巫蛊方面的知识,都是从那位高人的身上学到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不好意思,来晚了,你们别怪我。
国庆快乐。
我尽量加更,但是不能保证很多,理由大家懂得,谢谢。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