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列表>>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 第十一章 刀

第十一章 刀

小说:一世之尊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听到这声惨叫后,江芷微的身体明显一紧,长剑加快,两三下之间就攻破了对面的防御,分别刺中了他们的太阳穴,让两个黑衣人的临死哀嚎只来得及发出半声。

  被哀嚎声惊醒,孟奇想都没想就跳离了石壁,跑到了江芷微另外一侧。

  直到此时,孟奇才有空疑惑,为什么之前僵持了一阵的两个黑衣人被江芷微如此轻松就解决了?她之前在保留实力吗?

  言无疆之死明显地刺激到了张远山、清景和戚夏等人,进攻愈发凶猛,短短十几个呼吸之间,就风卷残云般横扫了黑衣人,只余下几个活口。

  呼,戚夏走到了言无疆身边,凝视了一阵,长长地吐了口气:“言香主向来怕死,因着‘飞天夜叉’前辈的关系,我们一直只让他做点看护赌场**之事,谁知道,这次最先死的居然是他。”

  张远山蹲在言无疆的尸体面前,检查了伤口,摸了摸鼻端,确认已经死亡无误,脸sè凝重地道:“真的死了……”

  清景、江芷微和孟奇等人的表情一样沉重,“六道轮回之主”没有欺骗大家,这不是游戏,不是幻境,如果死亡,那就是真正的死亡!

  “不能再耽搁了。”清景有些急脾气。

  张远山摆了摆手:“心急容易犯错,再拷问一下活口,确认刚才的消息无误,而且,这么多人追杀过来,我担心堡主已经知道我们到来,后续的敌人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所以,计划也得相应改变。”

  “戚师妹,麻烦你了。”他转头对戚夏说道。

  戚夏又看了一眼言无疆的尸体:“‘飞天夜叉’前辈一贯护短,哪怕言香主与他关系不睦,哎,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风波……”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活口面前,再次施展“搜魂十三手”拷问。

  “看来前面得到的隐皇堡布置没错。”张远山听着活口们一一陈述,真正确认了最先的情报,接着他皱起眉头道,“为什么隐皇堡堡主会在这个时候召集手下高手去中央大殿,且关闭了殿门,不让任何人靠近,使得这些黑衣人群龙无首?”

  “这不是好兆头吗?至少在赶去中央大殿前,我们不用担心高手增援,不用担心堡主直接出手。”清景不太在意地说道。

  齐正言忽然插言道:“但我们终究会去中央大殿,不弄清楚堡主的yīn谋,到时候很可能会吃大亏。”

  “关键在于,现在弄得清楚吗?或者你有更多的时间去调查?”清景侧头看向旁边的石壁。

  此时,几人都站到了甬道中央,远离石壁,而两大累赘之一的孟奇见“同类”言无疆横死,心中难免升起兔死狐悲之意,一时没有心情发言。

  江芷微紧握着长剑,剑尖一滴鲜血缓缓滴落:“不要争吵,按原计划行动,并加快速度,不管堡主有什么yīn谋,我们争取在他发动前抵达中央大殿。”

  “只能这样了。”张远山猛地站起,看着清景和齐正言道,“我们出发。”

  说话间,三人就脚尖轻点地面、墙壁地飞掠在甬道里,很快消失在岔路口,端得上高来高去。

  戚夏看了看江芷微,又看了看孟奇,微笑道:“芷微,我痴长几岁,托大叫你一声芷微妹妹吧,接下来,一切听你吩咐。”

  江芷微没有笑容地点了点头:“戚姐姐,我们也出发吧,小心机关暗器。”

  见她们迈步前行,孟奇赶紧弯腰,从一具尸体旁捡了一把jīng钢长剑。

  “换刀,剑难学,刀易用,对你来说,用刀比用剑至少强两倍。”江芷微随口提醒了一句,在洗剑阁流行的观点之中,没有几年的苦功,长剑的装饰作用胜过实战。

  孟奇想了想,以前似乎也听过这个说法,于是当一声丢掉长剑,捡了一把厚背长刀。

  虽然以他的身材,用短刀近身会非常有利,但一寸短一寸险,还是长一点比较好,反正这具身体力气不小,挥舞这把长刀并不吃力。

  两位姑娘受刚才言无疆身死和杀戮场景的影响,情绪颇为低落,一直保持着沉默,孟奇倒是已经恢复,可也不敢随便开口,只好拼尽全身力气地跟在江芷微后面,看着她一剑挑飞毒箭,看着她剑光如梭地击杀了众多黑衣人,还被她提着衣领越过了一段满是陷阱的甬道。

  “应该快到了……”戚夏看了看周围,确认了目前的位置。

  这句话打破了长久的沉默,江芷微看着前方的石门道:“小心毒气。”

  孟奇“百日筑基”之后,头脑清醒,记忆不错,清楚地记得这画着龙爪的石门之后是一条甬道,在甬道之中若踩到机关,会有剧毒之气喷出,而甬道尽头就是困住“程永程大侠”的密室。

  戚夏推开石门,螓首低垂,仔细观察起石砖的布置。

  “戚姐姐家学渊源,亦是机关之术的高手。”江芷微给孟奇解释了一句。

  其实她不说,孟奇也能猜到,因为之前好几处地方的机关都是戚夏破解的。

  戚夏一边看一边笑道:“芷微妹妹过誉了,我武功不如你们,只好在这些旁门左道之上争胜了。”

  江芷微勉强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而是转头看着孟奇,脸sè略微黯然地道:“我在宗门之内只学过如何应对各种偷袭,保护自身,对保全他人实在不擅长,这一点,我得先说清楚。”

  她显然想到了言无疆之死。

  孟奇内心发凉,但表面上还是装得义薄云天侠肝义胆:“无妨,若没有江姑娘你照拂,我寸步难行,早就步了言香主后尘。”

  他这次是故意说的江姑娘。

  “江施主。”江芷微不厌其烦地纠正道,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戚夏忽然笑了起来:“芷微妹妹,这条甬道有扇密门,应该可以直通另外一间密室,从地形图看,那里或许就是困着丁长生丁大侠的地方。”

  “你想分头行事?”江芷微敏锐地听出了她的意思。

  戚夏点了点头:“堡内高手都去了中央大殿,又有这条近路,我想试一试,以提高最后的胜算。”

  江芷微左手捏了捏自己垂到肩膀的乌发,想到这一路上确实只遇见了武功普通的黑衣人阻拦,没见任何高手,于是嘱咐道:“一切小心。”

  “省得。”戚夏紧握着分水刺,对江芷微和孟奇道:“左三右四,按照这个顺序过去就不会触发毒气了。”

  她随手削下大块石屑扔过去试了试,果然没有一点动静,然后脚尖点地,姿态美妙地横掠过去,于甬道中央打开了一扇石门,消失在黑暗里。

  “我们也去救程大侠吧。”江芷微走到孟奇身边,就要提着他的衣领,带他过去。

  孟奇当然不想留在原地,免得冒出几个黑衣人将自己杀掉,可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未能解开,不太敢单独跟着江芷微行动。

  想了想初见至现在,江芷微表现出来的性格和作风,孟奇决定冒险一问:“江姑娘,有个问题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什么问题?”江芷微疑惑地看着孟奇。

  孟奇咬了咬牙:“江姑娘,第二次遇到黑衣人时,为何你与其中两人久战不下,以你后来表现的实力,应该能轻松解决他们才对。”

  这个问题让孟奇一直惴惴不安。

  “啊?”江芷微啊了一声,表情变幻连连,非常丰富。

  接着,她俏脸一板:“先说好,不准笑。”

  难得看到江芷微露出少女情态,孟奇只觉内心的紧张消失了不少,赌咒发誓了一番,表示自己绝对不笑。

  江芷微抬头看着上方石壁,俏脸泛出一层薄红:“那是我第一次杀人,看到敌人鲜血喷出,身体无力倒地之后,我有点手软……”

  噗,孟奇差点失笑出声,竟然是这么简单的原因,自己太多虑了!

  见孟奇忍笑忍得很辛苦,江芷微轻哼了一声:“我在门内都只是通过杀鸡来锻炼杀生的胆量,从未杀过活人。”

  “额,江姑娘,你杀掉多少只鸡了?”孟奇随口转移了话题。

  江芷微想了想:“自我学剑有成,已是两年,期间每日杀两只鸡,间或有猪牛羊等活物。”

  孟奇念头一闪,“正sè”道:“江姑娘,我已经想好你成名之后的绰号了。”

  “什么?”江芷微有点好奇地问道。

  孟奇一本正经地道:“屠鸡剑神。”

  噗,江芷微失笑出声:“哎呀,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和尚还是个小滑头啊,还有,叫江施主!小心佛祖惩罚你!”

  她笑靥如花,但很快平静了下来,一把提着孟奇的衣领,带着他往甬道另外一侧奔去,经过刚才的说说笑笑,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戚夏的机关术确实不错,一路之上,风平浪静,江芷微与孟奇成功抵达了石门之前。

  “这道石门在里面是打不开的……”江芷微研究了一阵,示意孟奇躲到自己身后,免得门开之后有什么暗箭飞出。

  石门与地面发出沉重的摩擦之声,缓缓向后打开,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哪位朋友相救?”一道诧异的男声响起。

  江芷微观察了一下,确认没有埋伏之后,走进了石室,孟奇则为她看守大门。

  石室中央,一位身着素青直裰的中年男子脸现讶异地道:“在下程永,谢过姑娘相救,不知你是谁人门下?”

  他对江湖人物了如指掌,可这位美如天仙的稚嫩少女却从未见过。

  “程大侠,晚辈等出身隐世门派,因师父受麻大侠秘邀,故跟随前来相助你们除魔卫道。”江芷微胡乱编了一个谎话。

  程永听到麻良翰的名头,轻轻颔首,迎向江芷微:“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晚辈江芷微。”江芷微名门大派出身,一般情况下不会失去礼数。

  程永走到江芷微面前,微笑道:“英雄出少年啊,好了,我们出发去救其他人吧,嗯,这位是?”

  江芷微半转身道:“他法号真定。”

  这时,孟奇看到程永双眸忽地蒙上了一层青气,顿时有了不好预感。

  而就在此时,江芷微也察觉到了什么,脚下用力,身体向后倒退。

  程永的左手则如同水里的游鱼,灵活矫捷,由下往上,快如闪电地击向江芷微的小腹。

  “夺心丸……”不知为什么,孟奇脑海里冒出了这个名词。

  江芷微反应慢了半拍,倒退速度无法与程永的左手相比,瞬间就被按在了小腹之上。

  这个时候,她只能通过缩腹、真气抵抗等技巧减少伤害了。

  但江芷微脸上忽地露出坚毅果决的神sè,长剑一送,竟然没有躲避,选择拼个你死我活!

  啪,江芷微被击得飞起,撞在石门之上,口吐鲜血落地,而程永胸口被长剑刺入很深,鲜血如注流出。

  荷荷,程永先点了几下胸口穴道,初步止血,然后仿佛成为了野兽,完全不顾自身重伤,艰难地扑向江芷微和孟奇。

  江芷微刚才那一剑,让程永在生死之间下意识缩了一下,掌力大减,未能重创于她,但小腹乃丹田要害,又勾连着下半身,她一时之间竟然提不起力气来,双腿更是没有了知觉。

  “小和尚。”她喊了一声,希望孟奇能够克服恐惧动手,程永被自己刺中左胸,状况绝对不好,说不定拖延几个呼吸,他就自行倒毙了。

  看着程永浑身被血,双眼泛青,恶鬼般地扑了过来,

  孟奇是双股战战,几疑噩梦之中。

  这时江芷微的呼唤惊醒了他,想到言无疆的死状,想到已经经历过的一场场杀戮,想到平日里练拳的喜悦和收获,孟奇胆气上升,身体颤栗,紧咬牙关,一刀劈了出去。

  这个时候,果然刀比剑好用!

  

喜欢《一世之尊》吗?喜欢爱潜水的乌贼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