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十二章 第一战

第十二章 第一战

  厚背长刀带着从畏惧、害怕、颤栗之中爆发出来的癫狂之力,以独劈华山之势当头劈向程永。

  程永双掌一抬,前后交错,就要硬拼硬击飞这把长刀,他武功远远高于孟奇,眼力同样如此,出招的时机恰到好处,可是,他的铁掌刚刚抬起,就牵动了左胸的伤势,鲜血流出加快,动作为之一滞,双掌短暂无力,被长刀突破了过去,劈向了面门。

  他乃身经百战之人,临危不乱,顺着刀势往后倒下,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孟奇这一刀,而孟奇实在没有战斗的经验,竟然犹豫了一下,没有趁胜追击,在程永于地上翻滚之时连环进攻。

  程永懒驴打滚到一半,双掌按地,宛如蛤蟆,右脚突地向后往斜上方踹出,直指假想敌人的心窝。

  这是他屡次被逼得懒驴打滚后反败为胜的绝招,此时同样想仗此结束战斗。

  右脚所触空空荡荡,程永借势跳起,刚好看到那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正想追不敢追地看着自己,一副初学乍练,从未有过搏杀经历的菜鸟模样。

  娘的!程永内心怒骂了一声,自己屡试不爽的绝招竟然因为对方是江湖菜鸟,错过了追击时机而失败!这让他郁闷不已,而经过刚才一系列剧烈的动作,他感觉胸口伤势愈发严重,血越流越多,已有脱力之感,眼前一颗颗金星冒出,仿佛随时会变得一片黑暗。

  “不行,得先处理伤口。”虽然服食了夺心丸,变得鲁莽冲动,又害怕药力折磨不敢不听隐皇堡主人的命令,但程永还是有着正常的理智,否则那些被控制的各派掌门早就被看穿了。

  此时,他清楚地知道,若不处理伤口,再有几十个呼吸,自己恐怕就会重伤昏迷,成为小和尚案上之鱼肉。

  正当他想要撕下衣襟包扎伤口时,忽然听到那小和尚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吼,快步向前,长刀再劈!

  混蛋,刚才你怎么不追?程永无法,只好打叠jīng神与孟奇周旋,试图尽快解决战斗,以处理伤口。

  江芷微坐在地面,斜靠于石门之上,看到孟奇状若疯虎,一刀快似一刀,虽无章法,却胜在刀长力大,而程永重伤之下,武功大降,身形迟缓,一时无法抓住刀势之间的破绽欺近孟奇。

  “乱拳打死老师傅……”江芷微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这句俗语,然后她心中一动,高声喊道:“斜向上撩。”

  她虽被击中下腹丹田,一时无力,但开了眼窍之后的眼力还在,自然看得出程永的身法破绽,而且此时程永速度迟缓,让她可以“指点”孟奇,否则高手相斗,电光石火,恐怕话未出口,就已经错过了机会。

  孟奇一阵劈砍,只见自己刀势如狂风暴雨,将程永逼得近不得身,心中顿时有了自己乃一代高手的错觉。

  “这就是乱披风刀法吧……”孟奇暗自想道,略微得意,当然,他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不是乱披风刀法,而是“乱砍刀法”,若非程永重伤,自己早就被击杀当场了。

  “斜向上撩。”突然,孟奇听到了江芷微的声音,可第一次实战搏杀,又没有和江芷微配合经验的孟奇,实在没办法第一时间将听到的内容转化为大脑的念头,再把大脑的念头迅速反应到手上,于是依然如故地横斩出去。

  另外一边的程永自然也能听到江芷微的声音,心中一动,身子一矮一扑,直击孟奇小腹。

  刀光一闪,鲜血喷出,程永捂着左臂,跌跌撞撞打滚退后。

  然后,他鲤鱼打挺跳起,怒视着孟奇,刚才那一扑,他是直接扑到了孟奇横斩的长刀之上,左臂受了重创。

  说好的“斜向上撩”呢?

  孟奇一脸无辜地应对着他的怒视,大概也明白了刚才的变化,故意说道:“对不起,我反应太慢,让您失望了。”

  噗,程永气得喷出了一口鲜血。

  “哈哈。”江芷微捂着小腹,笑得快要抽搐了,我就知道会这样!哈哈,就算与小和尚一起被杀,我也是笑死的!

  程永怒气上涌,右手成指剑往胸口点了几下,鲜血顿时止住,虽然伤口太深,自己这只是饮鸩止渴,十个呼吸后伤口会再次迸发,到时候很可能直接丧命,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再与这可恶的小和尚纠缠下去,自己也许会活活被拖死或气死!

  一见到程永这动作,一看到他似乎与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表情,孟奇笑意收敛,一颗心缓缓下沉,明白接下来将会有生死之分。

  沉重的压力笼罩住了他,然后他下意识进步向前,挥刀竖劈。

  江芷微止住了笑声,扶着石门,艰难地想要站起,以相助孟奇,可丹田乃蓄气之本,即使没有重创被毁,但依然受创不轻,短时间之内,她还无梳理散乱的真气。

  程永伤口暂时止血后,双脚一错,不丁不八,受了重创的左手在下,右手划了一个半圈,迎向孟奇的长刀,似乎想要空手入白刃。

  孟奇暗道一声不好,用尽了全身力气,让竖劈变成了斜砍,躲开了程永的右手,可却被他左手一按刀身,大力涌来,身不由己倒退了几步。

  得势不饶人,程永揉身跟进,双掌屡次洞穿孟奇的刀势,一时之间,孟奇岌岌可危,若非程永还顾忌着长刀锋利,而自己承受不起再一次的重创,恐怕孟奇已经被毙于掌下。

  不行,再拖延下去,死得肯定是我!极大的危险预感和死亡yīn影击中了孟奇的心灵,让他双眼略微泛红,手中长刀依然乱舞,脑海里却思绪翻滚。

  “我怎么就没学过刀法呢?”孟奇很清楚,若自己刀法入门,以程永的状况,自己再不济,谨守门户,也能撑到他伤势复发或江芷微调息完毕,可现在,自己只能乱砍乱劈!一时之间,他沮丧之意大作。

  刀法没入门……忽然,孟奇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然后又想到了刚才程永试图夺刀的举动。

  他咬着牙,双目圆瞪,几于撑裂眼眶,长刀再次竖劈,一副要与程永同归于尽的模样。

  程永暗自冷笑一声,右手画圈,左手上迎,夹向刀身,而孟奇劲力使老,已无余力改变刀势。

  长刀被程永双掌一错一夹,顿时落入他的手中,正当程永往后用力夺刀之时,却感觉对面空空荡荡,自己只是在与空气较力!

  不好!这让他一下失去了平衡,略微踉跄,同时愕然看到那小和尚步伐严谨地向前两步,左拳击出。

  长刀刚入程永之手时,孟奇就松开了右手,直接放弃了长刀!

  然后,他趁着程永胸腹之间空门大开的机会,揉身上前,以左手使出了罗汉拳之中的“黑虎掏心”!

  啪,孟奇左拳重重打在了程永左胸的伤口之上,顿时,伤口崩裂,鲜血如瀑喷出,喷得孟奇满头满脸满身。

  程永喉咙荷荷出声,双手夹住长刀,倒退了几步,用一脸不可置信的惊愕表情看着鲜血染面的孟奇。

  自己竟然着了一个只会乱劈乱砍的小和尚道,被武功稀松平常的他杀掉了?

  噗通!程永仰面倒地,激起尘埃飞扬,眼睛圆睁,死不瞑目。

  “哈哈哈哈。”孟奇疯了般大笑起来,害怕、畏惧、压抑、颤栗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尽数倾泻了而出,配上他一脸一身的鲜血,分外狰狞,“老子不会刀法,但老子会拳法啊!傻了吧!”

  大笑发泄了一通后,孟奇大口地喘起气,只觉浑身力气透支,疲惫非常。

  “小和尚,你这是犯了口戒啊,怎么能自称老,老……”大敌除去,江芷微也松了口气,欣喜情绪上涌,笑呵呵地开起了玩笑,但自觉女孩子不能爆粗口的她始终未能说出“老子”两个字。

  “大难不死,佛祖也会替我高兴的,不会怪罪于我……”孟奇身心畅快地说道,“江姑娘,你伤势怎么样了?”

  见他要转头,江芷微赶紧阻止:“先别管我,拿起我的剑,给他眉心来一下,以防诈死突袭。”

  类似的情况该怎么处理,江芷微都受过教导。

  孟奇点了点头,倒退几步,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程永,一边蹲下拾起江芷微的长剑,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程永,远远地刺向他的眉心。

  长剑贯穿眉心,孟奇彻底放松了下来,程永死得不能再死了!

  江芷微此时也才有心情评价道:“小和尚,你很有天赋啊,第一次实战就能冷静敏锐地把握局势,设下圈套,并克服畏惧之意,丢刀换拳,给他致命一击,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代高手。”

  “嘿嘿。”听到武功高强的江芷微赞扬自己,孟奇略微得意地傻笑了一声,自己看来不是学武的蠢材啊!

  这时,地上的鲜血突然蠕动起来,变成了一个个文字:

  “江芷微、孟奇拯救程永脱离了被夺心丸控制的苦海,完成支线任务之一,各自奖励十个善功。”

  这也行?孟奇和江芷微面面相觑,似乎都听到了对方的心声,杀掉对方也叫拯救?

  不过仔细想想,被夺心丸控制,确实生不如死!

  “我们之前的分析有点不对,这样一来,我们哪去找帮手?”江芷微黛眉轻皱,“或许不需要帮手?”

  孟奇疑惑苦恼地道:“那这个支线任务有什么意义……”

  “或许没什么意义。”江芷微忽然惊呼道,“不好,戚姐姐!”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第一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