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六章 正教作派

第六章 正教作派

两年后,百蛮山,‘yīn’风‘洞’,后崖

?高百丈,遗世独立。。更新好快。

刘锦与吴纪两人恭敬的站在崖下,看着立于崖巅的绿袍青年,眼中充满了崇拜与敬仰之情。

这两人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魔教妖人,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好的德‘性’不成?

不过,身为魔教中人,他们同样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崇拜强者。

对强者有着绝对尊崇。

王通在他们的面对便是一个绝对的强者,比起他们之前的那个师父,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两年的时间中,他们都得到了王通的指点,修为突飞猛进,已经全部炼罡成功,在剑侠之中,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特别是刘锦的百毒金蚕蛊与吴纪的百毒寒光障都在王通的帮助之下完全练成,单以战力而论,也不输于普通的正教弟子,这两年来,百蛮山虽然平静,但也不是没有与人冲突,但是无论遇到什么敌人,只要将百毒金蚕蛊和百毒寒光障祭起,敌人非死即逃,在方圆千里之内,也树立了赫赫的名声,‘yīn’风‘洞’和绿袍法王的名字已经立起来了。

两年的时间,‘yīn’风‘洞’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除了刘锦和吴纪之外,王通又收了一人入‘门’,这人叫孟陵,乃是南疆山中的蛮人一个部落的少族长,资质称得上是极佳,王通又将百毒碧火针的法‘门’传给了他,并传他南方魔教正宗的修炼法‘门’,两年的时间,从一个普通的凡人已经修炼到了凡尘第九重天,已经准备凝聚灵根了。

这三人便是王通在蜀山界初步确立的班底。

王通的打算是重点培养他们三人,待三人的法宝‘jīng’熟,修为提升的差不多之后,便将百鬼夜行图的法‘门’传给他们,只要炼制出百鬼夜行图,‘yīn’风‘洞’的根基就稳了。

至于百毒七宝中的另外三宝,玄牝珠、千光琉璃殿和百毒诛仙剑,这都不是这些人现在能够掌握的,玄牝珠是王通的第一个目标,这分化第二元神之法极为难得,找到凭寄之物手炼制玄牝珠可以让他的实力大大提升,保命手段也会多出一‘门’来,而对百毒诛仙剑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这百毒诛仙剑乃是道器级别的存在,若是放在昆墟界,不要说他只是一个玄光境,便是法相天也不可能炼制出来,只有到了星主之境,才能够炼制道器,这是一个常识,但是放在蜀山界却是有所不同。

这个世界拥有极为特殊的器道法则,炼器之道大行其道,远远超过昆墟界,而且天材地宝极为充足,炼成的法宝极易成灵,所以,只要有充足的天材地宝,足够的手段,便是剑仙也能够炼制出道器来,当然,这需要‘花’费极大的时间和‘jīng’力,当年绿袍老祖炼了一辈子,也没把百毒诛仙剑炼出来,也是一个教训。

当然,蜀山界炼器有好处也有坏处,在这里炼制的法宝,只有在蜀山界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如果出了蜀山界品级立马除一个等级,也就是说,王通在蜀山界即使炼成了百毒诛仙剑,出了蜀山界,回到昆墟界,他的百毒诛仙剑也会变成绝品灵器,而不是道器,甚至有一些道器到了昆墟界,品阶能够直接掉到中品灵器,这同样是受到世界法则的限制,不像是昆墟界的道器,那就是道器,到了哪一个世界都是道器。

这是其一,其二,蜀山界中,灵空仙府不算,在下界之中也只能炼制出下品道器,不管你的修为有多高,剑仙与金仙炼制出来的最高品级都只是下品道器,除了上古金仙留下来的那些法宝有可能超过这个品级之外,其他的,都是下品道器。

不过,即使是下品道器,在蜀山界也够用了,王通便打算将自己手中的半截紫霄剑炼成百毒诛仙剑,这样一来,在蜀山下界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他又不准备在蜀山界呆一辈子,更不愿意飞升到灵空仙府。

至于另外一宝千光琉璃殿,他根本就没有打那个主意,这种‘洞’天类的道器,根本就不可能在蜀山界炼成,便是当年绿袍老祖也没有起过这个心思。

“幼蜂王和熊老祖还没有消息吗?!”

“是的,没有任何消息,自从一年前,他们失踪之后,便再也没有消息了,孩儿‘洞’和老熊窝那边现在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刘锦听了王通的询问,猛的打了个‘激’灵,连忙应道,“还有百‘花’‘洞’的金‘花’仙娘,据说也是一年前和幼蜂王两人结伴而行,然后全部失踪,完全没有消息,百‘花’‘洞’也是群龙无首了。”说到这里,刘锦心中也有些感叹。

孩儿‘洞’,老熊窝和百‘花’‘洞’,都是百蛮山中有名的魔道势力,百余年来在这方圆千里之地也算是有些威名,想不到不过一年的时间,便星流云散,倒是如今的‘yīn’风‘洞’风生水起,对比鲜明,如今他与吴纪两人在方圆千里之内的地位,差不多也和幼蜂王等人持平了,这是他们之前不敢想象的事情。

“知道了!”王通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泛起一丝冷笑,这三人在这周围的魔教修士当中也称得上出类拔萃了,可惜,太过贪婪,当真以为仙缘是那么好得到的吗?

来到蜀山界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王通当然非常的谨慎,自然也不甘心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有未来眼与六爻神算在手,他不可能不起上几卦,测测运势。

六爻神算与未来眼在蜀山界同样好使,不过却有限制,并没有在昆墟界看到的东西多,未来最多只能够推测到三年之后,同样一件事情,推算的次数也最多三次,再多的话,便什么也看不到,用一句神棍的术语来讲,就是顼要‘混’‘乱’。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蜀山界第一次起卦之后,整个蜀山界的天机早就‘混’‘乱’了。

这蜀山界的天机术也非常的有名,一些强大的修真者甚至能够凭借天机术安排身后千年的事情,譬如当年的长眉道人便是如此,还有一些强大的地仙,金仙,同样如此,靠着天机术,正教剑仙占尽了便宜,可是现在天机‘乱’了,不仅是下界的天机‘乱’了,便是灵空仙府的天机也已经‘乱’了,大能们之前推算过未来变的一片‘混’‘乱’,再次推算的时候,无数‘混’‘乱’的画面扑面而来,而在这些画面之中,他们都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一个巨大的‘yīn’影笼罩着整个未来,但是那‘yīn’影是什么,代表着什么,他们都无法看到。

正是因为如此,灵宝仙府,正教剑仙一阵‘鸡’飞狗跳,无数的指令,讯息,消息,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传递到了人间,那些在灵空仙府之中有根脚的剑仙开始四处的查探有可能扰‘乱’天机的人和整,但是并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结果,导致现在正教剑仙满世界的‘乱’跑,而魔教的修士似乎也同样感觉到了蹊跷,却并不愿意多惹事端,都闭‘门’不出,不再惹事,所以正教剑仙虽然到处跑的勤,却也没有与魔教发生什么冲突,蜀山修真界平静的很,却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负手立于崖顶,云积雨聚,雷声隐隐,王通轻叹一声,转头道,“吾‘欲’离‘洞’游历,短则三年,长则十年,‘yīn’风‘洞’诸事便‘交’给你们两个了,你等需好生修炼,不要随意惹事,若有紧急事务,燃尽我留给你们的符纸,我便会知晓,可听明白?!”

“弟子遵命!”这两年来,王通虽然没有收他们入‘门’,但是传授魔教的法‘门’却是尽心尽力,两人早已经以弟子自居。由于早知王通要离开的事情,所以并不惊讶,而‘yīn’风‘洞’中诸事,王通也早已经安排妥当,一切只需按部就班便行,也没有什么困难的。

紫‘sè’的剑光腾起,直入云霄。

相较于昆墟界,蜀山界是一个很干净的世界,这个蜀山界的人间的天地法则人为修改的迹象非常的明显,人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与统治地位,即使是像百蛮山这般的龙蛇潜藏的深山大泽,也很少会有什么妖族出没,偶尔出现几只道横高深的妖族,智力也都成问题,譬如说当年的文蛛,这种妖族,要么就是被修真者宰杀了炼制法宝,要么就是被人族收伏当成坐骑,譬如李英琼的大雕,很难有机会修‘成’人形,?多只能称得上是山‘jīng’水怪,惟一的一个例外恐怕就是小光明境的万载寒蚿,不过那玩意儿也就是修为高深而已,最后还是悲剧了。

说白了,蜀山界就是一个人族统治的世界,人族为尊,所以修行者可以随意的驾剑光飞行,九霄,而不需要担心遇到什么妖族啊,魔族啊,甚至其他的一些怪物,非常的干净。

所以御起剑来也非常的爽快,可以说是一剑千万里,半日看遍

人间事。

紫霄剑光出了百蛮,飞了约千余里,前方突然出现一片云层,挡住了王通的剑光前进的方向。

王通心中一动,面‘露’疑‘惑’之‘sè’,按下剑光问道,

“何方道友?有何见教?!”

却见前方白云一晃,白‘sè’剑光‘射’出,剑光收敛,‘露’出一名美秀入骨的白裙少‘女’,只是这少‘女’美则美矣,眉头却是轻皱,上下打量了王通一番,老大不快的道,“你是何人,到此何事?!”

“百蛮山‘yīn’风‘洞’绿袍法王,途经此地。”

“百蛮山‘yīn’风‘洞’绿袍法王?!”少‘女’神‘sè’顿时一变,白光剑光一闪,便朝王通直刺而来,“原来是魔教妖人,吃我一剑!”

“我靠你个靠!”饶是王通对于这些正教修士的嘴脸早有预料,但是这厮突然翻脸的速度和出剑的狠辣,仍然刷低了对这些人节‘操’的期待。

我他妈都不认得你,第一次见面,你提剑就砍,

我让你捡过‘肥’皂吗?

紫‘sè’剑光轻点,横扫白‘sè’剑光,随后轻轻的一滑,半截利刃便架在了白裙少‘女’的脖子上头。

“你!”

白裙少‘女’显然没有想到王通的剑术竟然会如此的高明,让她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此时利刃摆在颈项这间,寒气森森,剑气渗透皮肤,让她的心全部提了起来。

“我什么?”王通冷笑,语气‘yīn’寒,“好大的杀气啊,这就是你们正教弟子的作派吗?!”

“正教弟子如何做派,还轮不到你一个邪派妖人指责!”

耳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随后,一道巨大的剑光穿空而出,迎面刺来。

“是吗?!”王通冷笑,紫霄流转,剑光暴起,与那巨大的剑光狠狠的劈在了一起。

轰!!!

气暴四‘射’,卷起狂风,王通纹丝不动,浑身绿袍在狂风之下猎猎作响,长发狂舞,眼中神光迸‘射’,“接我一剑吧!”

一朵紫‘sè’的梅‘花’在周身绽放,化为点点紫光,暴‘射’而出。

当当当当当当……

飞剑‘交’击,如珠落‘玉’盘,声声如脆。

随后便听到一声闷哼,一个青‘sè’身影疾退而出,剑光黯淡,威严的面容上‘露’出骇异之‘sè’。

“晓静师叔,您没事吧!”

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那白裙少‘女’根本就没有办法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先是被两人剑击所产生的狂风卷到百余丈外,然后只看到对方的剑光幻出一朵梅‘花’,随后自己的师叔便被击飞,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受到了重创,不由大惊,扶住对方摇摇‘欲’坠的身形,目光惊惧。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了吧!?”

“青城派凌虚子,见过道友!!”

又一道剑光出现,挡在两人的身前,“阁下出手未免太过狠辣了吧?!”

“青城派?!”王通目光一挑,‘露’出古怪的笑意来,“原来是青城派的高人啊,失敬失敬!”王通拱手笑道,哪有半丝的敬意,“你刚才说什么,我出手太过狠辣,笑话,你没看到刚才他们两个家伙是怎么出手的吗?竟然说我出手狠辣,这就是你们正教的作派吗?!”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白裙少‘女’见有人撑腰,腰杆子顿时硬了起来,直起身子,理直气壮的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王通眼中怒气一闪,寒气蒸腾,“所谓正教,就是只许你杀我,不许我杀你,呵呵,当真是正教的作派啊!”

看网友对 第六章 正教作派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