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七章 意欲何为

第七章 意欲何为

“住口,青城如何作事,还不需阁下指手划脚!”衣人厉声喝道,听出王通话语之中的讥讽之意,不由大怒,多少年了,他也遇到过不少魔教的强者,即使这些人的修为比他高,实力比他强,但是遇到他们这些正教之人也会不由自主的矮上一头,还没有哪个敢用如此明显的嘲讽语气和他说话,就算是有,现在也已经灰飞烟灭了,眼前这个自称绿袍法王的家伙,的确是有些实力,连高晓静都能够轻易击败,但那又如何呢?魔教就是魔教,这里是蜀山,是正教的地盘,你一个魔教妖人,又有什么资格指摘我青城做事?

这样的嚣张的家伙,是活不长的。.最快更新。

王通笑了笑,“好吧,我不说,不过,我走的好好的,你们挡我的路,又该如何?!”

“青城派在此办事,何须向你解释,你出手狠辣,伤我青城中人,难道不该给个‘交’待吗?!”

“原来是青城派办事,呵呵!”王通呵呵两声,“那么,阁下想要什么‘交’待呢?!”

“魔教妖人,不要以为你的实力高一点,便连一点最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了。”青衣人目光沉了下来,“今天,老夫便教教你魔教之人该如何行事!!”

说话之间,赤‘sè’的剑光腾起,周围的空气变的炙热起来。

南明离火剑!!

“好,就让我来见识见识青城派的手段!”剑光袭来,王通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sè’,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两道剑光,一道紫气盎然,一道火气冲天,这个时候,不需要废话,需要的只是实力而已。

刷刷刷刷刷……

一旁的白裙少‘女’看着两人的‘交’手,眼睛都瞪圆了,紫赤两道剑光俱都是杀气蒸腾,疾若闪电,一个呼吸的时间早已经‘交’手了数十个回合,但是在此期间,两人的剑光竟然没有一次‘交’击,似乎都在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又在忌惮的对方找到自己的破绽。

赤‘sè’的剑光气势极盛,有如大‘浪’奔涌,一往无前,而在微小之处却如细流回旋,‘jīng’妙异常,将青城剑诀的奥妙之处发挥的淋漓尽致,再看那道紫‘sè’的剑光,看似弱小,但却如一条紫‘sè’的大蟒,在赤‘sè’的洪流之中翻腾涌动,搅动风云,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赤‘sè’洪流在紫‘sè’大蟒的搅动之下,渐渐的凝滞了起来,两个呼吸之后,剑光的流转再无之前圆润之感,反而多出了几分的晦涩。

“好剑术,怪不得如此的嚣张!”这般的剑术,便是青衣人也不由叫好,赞了一声,赤‘sè’的剑光却是一变,由大流奔涌转化为了涓涓的细流,缠绕不休,绞住了巨蟒翻动的方向。

“好!”如此快的剑术,如此高明的反应,王通也赞了一声,紫‘sè’的剑剑猛的一凝,旋即爆开,点点的梅‘花’绽放,流转如雨,化为点点的星辰,朝青衣人罩下。

小天星剑法

紫赤两道剑光碰到了一声。

无声,无息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静默了下来。

只余下紫赤两道剑光。

狂风骤起,吹散漫天白云。

“给我下去!!”天空中,紫‘sè’剑光传来一声暴喝,随即便是一声痛呼,青衣人带起一道血光,朝地下落去。

“秦师伯!!”

白裙少‘女’见此情形,面‘sè’大变,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败的竟然是他的师伯,号称青城第一剑的秦‘波’。

这可是秦‘波’啊,离火剑秦‘波’,青城第一剑,一把离火剑下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魔教妖人,今天却败了,而且败的如此之快,还是败在了这个没有多少名气的绿袍法王的手中,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风‘波’,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就是这个绿袍法王的好日子不长了。

如此嚣张的魔教修士,在蜀山界是活不了多久了。

王通此时却是没有心思去管白裙少‘女’的心理活动,此时天空中的那团白云被两人的‘交’手冲散,‘露’出了真容。

“道友大恩?不敢相忘,还望襄助一臂之力。”

“这……!”白云之中,却是一名长身男子,‘毛’发须长,鳞片覆面,面容丑陋,被困在一张绿‘sè’的大网之中,奋力挣扎,但是无论他如何的挣扎,那张绿‘sè’大网都是‘波’光隐隐,将他死死的困住,无法脱身。

想也不想,紫‘sè’剑光暴起,便斩在了网上。

“嗯?!”

之后,便发出了惊疑之声,这一剑砍在网上,直如斩在极坚韧的牛皮之上,绿‘sè’大网竟然没有丝毫破损,“好一张大网!”王通赞叹一声,剑光再起,这一次,剑光沉凝至极,直化为一道紫线,剑光过处,大网寸寸断裂。

“住手!”

此时耳中才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好贼子,竟然敢坏我法宝!”

“坏你法宝又能怎样?!”王通冷笑着,一剑挥出,重重的斩在了冲上来的南明离火光剑之下。

嘭!

一声巨响,秦‘波’再次被他击到了地面。

“云浮‘洞’魔星子见过恩人,大恩不言谢,今后但有用的着在下的地方,请恩人尽管开口!”言毕,恨恨的瞪了一眼还在惊惧之中的白裙少‘女’与那高晓静一眼,起了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王通笑了笑,扫了一眼青城派两人,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秦‘波’一眼,道,“记住了,百蛮山绿袍法王,下次长点眼睛!”说罢,紫‘sè’剑光一起,朝那魔星子离开的方向飞去。

过了许久,白裙少‘女’两人才从震惊之中回复了过来,那少‘女’惊叫一声,带着高晓静降下剑光,冲到已经重伤的秦‘波’身前。

“师伯,您没事吧?!”

此时秦‘波’已然醒来,只是身是受创极重,浑身骨骼也已经碎了七八成,虽然服了灵‘药’,但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完全好起来,毕竟他可没有王通那般变态的‘肉’身,只是躺在地上苦笑道,“没有大碍,那魔崽子虽然嚣张,但出手还是有些分寸的。”

“哼,这个魔崽子也太嚣张了,竟敢击败师伯,待回山之后禀明师祖,尽起‘jīng’锐,剿灭百蛮山!”白裙少‘女’想到刚才王通嚣张的模样,怒气横生。

“百蛮山绿袍法王,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根脚,看他的修为高,实力竟然如此了得,师兄,看出他的来历了吗?!”

一旁的高晓静却是冷静许多,向秦‘波’问道。

“没有,此人剑诀霸道诡异,我从未见过,而且他的修为恐怕也非如表‘露’出来的那般浅薄,否则不会有如此强大的真力。”秦‘波’摇头苦笑道,“计划失败,先回山再说,魔教之中突然出现了这般的人物,须得从长计议才是!”

“是,师伯(师兄)!”

当下三人便寻了一处隐蔽之地恢复伤势,回转青城不提。

单说王通,剑光速度极快,未己便已经追上了魔星子。

“道友行‘sè’匆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魔星子见王通追到,面上现出警惕之‘sè’,虽然说王通刚才救了他,但是魔教中人,哪里会轻易的相信别人,所以刚才只是讲了几句场面话便匆匆离开,还指望着青城派的那三个能够拖住王通,不料王通竟然如此刚猛,轻易的便打发了青城派三人,追了上来,只得苦笑道,“若是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好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路遇青城派的家伙,他们突然出手便将我困住,如果不是为了生擒,恐怕我现在已经身死道消了。”

“正教之人行事真的如此霸道?!”王通不由问道。

“正教中人行事的确霸道,只是以往也不像这样,即使遇到了,最多只是起些口舌之争,只要我们退让一些,跑的快一点,一般他们都不会追来,可是今天却是不依不饶的,我怕有事发生,所以才会急着赶回云浮‘洞’,怠慢了道友,还望恕罪!”

“哪里哪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是魔教同),当一体同心才是!”王通笑道,并没有追究这厮脚底抹油的不义行为。

“道友理解就好,理解就好!”魔星子连连道,“我的‘洞’府就在不远之处,道友若是不弃,不妨前去一叙!”

“那就叨忧道友了!”王通笑道。

相比‘yīn’风‘洞’,魔星子的云浮‘洞’要小了许多,不过‘洞’府虽小,人却不少,这魔星子也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手下除了两个徒弟之外,还掳了许多的凡人充当仆役奴隶,把个云浮‘洞’‘弄’的富丽堂皇,一点也不比当日王通见到的孩儿‘洞’差。

到了云浮‘洞’,魔星子彻底的放下心来,因为他本来担心青城派出手对付他的同时还对他的老巢不利,但是现在看来,他这老巢并没有什么异样,该怎么还是怎么样,两个弟子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只是看到他那一副狼狈的模样非常的吃惊,‘露’出一副关心的模样探问,却被他三言两语的打发走了,将王通引入云浮‘洞’之后,似乎才稍舟稍的放下心来,安座‘洞’中,神情轻松。

王通也明白他为什么轻松,这座‘洞’府虽然小,但是禁制什么的一点也不比孩儿‘洞’少,甚至布置的这种阵法在威力之上还稍胜于孩儿‘洞’,进了‘洞’,便是由这魔星子总掌阵法禁制,实力增长不少,魔星子也有了信心,不似之前那般的拘谨。

当下童子上茶,两人又寒喧了一番,魔星子再三表示感谢,还让自己的弟子取了数件法宝上来要当做谢礼,这谢礼十分的贵重,竟然还有一件灵器,拿上来的时候,王通明显的看到了魔星子那‘肉’疼的表情一闪而逝,不由笑道,“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我救道友也是无意,若非那青城派欺人太甚,悍然出手,说不得我便绕道走了,称不得什么大恩,我只是自保而已,谈什么谢礼!”说罢摆摆手,示意那童子将这些所谓谢礼拿下去,魔星子眼中喜‘sè’一闪而过,嘴上却是不同意,好话说尽,王通又推托了一番,做出了盛情难却的样子,象征‘性’了拿了一件法器,便将此事揭过。

一番‘交’流之后,魔星子见王通似乎真的无所企图,方才将戒备之心稍稍的放下,将话题转到了青城派这一次的行动之中。

提到青城派的无端攻击,魔星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事情有些不正常,离火剑秦‘波’号称青城第一剑,乃是正教有名的剑仙,轻易不会出动,还有高晓静,同样是剑术高明,不比寻常弟子,这不像是正教弟子积累外功的作派,倒似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行动,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要针对我,要说我魔星子虽然是魔教中人,但是平常并不怎么离山,也没有得罪过什么正教中人,更不要说惹出秦‘波’这样的家伙了。”

“这倒是奇怪了,对于这些正教中人,我也算是有些了解,这的确不是他们的作派,或是道友之前曾经得罪过他们自己却不知晓呢?!””

“不会不会,几十年来,我一直在浮云‘洞’炼制法宝,与外界并无什么来往,若是得罪过他们,以正教的脾‘性’根本就等不到现在,早就打过来了!”魔星子摇头道,忽然面‘sè’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道,“或是与我炼制的法宝有关?!”

“法宝?!”王通眉头轻动,“道友炼制的是什么法宝,竟然炼制了几十年,想来威力不俗吧,正教起了贪心,‘欲’夺法宝,也是有可能的。”

“应该不会啊,我炼制的这件法宝虽然时间长,但既不是攻击法宝,也不是防御法宝,而是为了自己修炼静心凝神的,道友也知道,我等魔教修士,修炼之时最怕走火入魔,而我修炼又到了关键的时候,所在才会炼制这件法宝抵御心魔,这样的法宝在正教之中并不出奇,而且效果远不比上峨眉的万年温‘玉’,他们没有理由对我这件法宝起心思啊!”

法宝这个东西在蜀山界并不算是什么惊人的东西,而魔星子这一次炼制的法宝的品级也不是很高,只是因为与魔教的修行手段不合,所以才会炼制这么长的时间,最重要的是这件法宝完全是魔星子根据自己的修炼法‘门’所炼制的,专以抵御心魔,别人就算是抢到了手中,用处也不是很大,要说青城派是为了这件法宝,打死他也不信。

“这倒是奇了,除了道友炼制的这件法宝,还能有什么呢?又或者,道友的这件法宝功用虽然不合,但是材料与青城派有用呢?!”

“材料?!”被王通一此,魔星子的神情猛的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七章 意欲何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