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八章 蜀山劫引 青城反应

第八章 蜀山劫引 青城反应

材料?

魔星子面上‘露’出?‘惑’之‘sè’,摇头道,“也不可能啊,定神钟的材料虽然有些很珍贵,但也仅仅是对我们魔教修士而言,在正教那边并不罕见,再说了,正教富有四海,还会贪图我的炼器材料不成?!”

说正教贪图他的宝物,如果他有的话,有可能相信,但是说正教贪图他炼制出来的东西,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毕竟这蜀山界的魔教中人被正教压制了几千年,早已经‘弄’出了心理‘yīn’影了,将正教想的太过高大上。.最快更新。

但是王通不一样,王通很清楚,这一次正教袭击魔星子,目的就是为了他炼制的定神钟,事实上,不仅仅是魔星子,还有魔教其中的一些人物,只要他们手中有能够抵御心魔的法宝,全都要抢,这是正教的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只是这些魔教中人还不知道罢了。

至于为什么正教中人会有这样的行动,王通的六爻神算并没有推算出什么结果来,只是隐隐的知道正教似乎有一个计划需要用到海量的这种抵御心魔的法宝。

虽然并不知道正教具体的计划,但是在王通的预感之中,这件事情牵扯似乎颇大,已经到了开始影响整个蜀山界的天机运转的地步了。

是的,蜀山界的天机运转渐渐的变的‘混’‘乱’了起来,不仅仅是蜀山界的大能们无法对天机进行准确的预测,但是王通也难以把握,无论是六爻神算还是未来眼,看到的未来都是支离破碎,甚至变化无穷,那些低级的天机者或许会认为这是有人在‘蒙’蔽天机,但是在王通看来,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自己这个‘jīng’通天机术的世外之人的‘乱’入导致了天机的‘混’‘乱’,另外一个便是大劫将至。

只有在大劫将至的时候,天机才会格外的‘混’‘乱’,也只有在大劫将至的情况之下,天机才会‘混’‘乱’到这么一个程度。

换句话说,蜀山界将有大劫!

大劫来临,天机术自然就会失效,否则的话,利用天机术来躲避大劫,岂不是人人都不用死。

当年的四九天劫,是长眉在灵空仙府开了挂,又有了许多的布置,所以峨眉才一步一步的‘荡’平了道路,大兴于世,不过即使如此,峨眉也做出了许多的布置,这才避过天劫,将魔教的元气消耗殆尽,但是这一次呢?

王通不知道。

在魔星子‘洞’府之中呆了半宿,商谈半天,收获不大,他也看出来了,魔星子对他这个救命思人防范甚深,于是便告辞而出,离开了魔星子的地界。

此时天‘sè’已近子星,空中群星璀璨,王通御剑横空,没来由的心底深起一种极压抑的感觉,仰首望天,却觉漫天的星辰仿佛是一双双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盯着整个蜀山界,一股庞大的威压侵袭而来,几乎让他有一种御剑不稳的感觉。

“我勒个去!”低呼一声,强行降下剑光,道心种魔**运转开来,一时之间,压力尽去,双眼之中,瞳眸变的幽深起来,心神沉入识海,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方才长出了一口气,再次仰望天空的星辰。

天空无月,一览无遗,刚才那种遭到窥视的感觉彻底消失,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心底却更加的警惕起来。

“这个世界,好像真的很不对劲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识海之中,‘jīng’神力量涌动,指尖金钱翻滚,一副副的破碎的画面在他的眼前变化无端,终于,一副画面了一瞬间,他的目光顿时一凝,不过,那副画面破碎的非常快,以至于他仅仅只是看了一个大概,但一个大概也就够了。

“有意思,难道和那个东西有关!?”他心中暗自思忖,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古怪的笑道,“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在这里是修炼的,出来是为了凝聚金丹,寻找炼制身外化身的宝物,蜀山界的大劫,关我屁事。”

微笑之中,他再次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

青城山,金鞭崖,青城派祖庭

自一千年前H矮叟朱梅夺了金鞭崖,在此开了青城一派以来,借与峨眉联手,躲过了四九天劫,后朱梅飞升灵空仙府,但毕竟给青城留下了深厚的底子,又与峨眉‘交’好,经过一千年的发展,‘门’中着实出了几名人才,将金鞭崖打理的井井有条,还开了数处别府,成为赫赫有名的正教大派,与昆仑、武当、雪山派齐名,仅在峨眉之下。

正因为如此,这青城派的行事与当年的峨眉非常相似,偏向霸道,派中小辈行走天下,也都是鼻孔朝天,不过派中之人倒是英勇的紧,每一次与魔教的争斗都是冲锋在前,敢打敢杀,颇得峨眉喜欢。

现如今的青城掌教为赤阳子,乃是当年朱梅大弟子纪登的徒孙,行走天下之时,一向以脾气火爆悍不畏死著称,不过其在十余年前,已然修成婴儿,晋入地仙之位,这脾气倒是收敛起来,一心一意的在金鞭崖上打理‘门’派,调教弟子,倒也悠闲自在,颇有几分仙人的风采。

只是今日,金鞭崖正德堂中气氛压抑,这位赤阳子面‘sè’‘yīn’沉,在他的面前,他的大弟子,号称青城第一剑的秦‘波’神‘sè’萎靡,手捂‘胸’口,一看就伤的不轻,而他的师侄高晓静则重创在身,时而昏‘迷’,时而惊醒,即使是喂了数枚灵丹,用处也是一般。

多少年了,青城派在这蜀山界中横行霸道,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绿袍法王,百蛮山‘yīn’风‘洞’什么时候出了一个绿袍法王,我怎么不知道,那里不是被什么‘yīn’罗教占据了吗?!”

赤阳子声音‘yīn’沉,在正德殿中回‘荡’,震慑人心,过了半晌,终有人人站了出来,“启禀掌教,那‘yīn’风‘洞’原本是被‘yīn’罗教占据的,不过两年前,一名自称绿袍法王的魔教妖人,击杀了黑水道人,占据了‘yīn’风‘洞’,不过他占据‘yīn’风‘洞’之后并没有出来生事,似乎一意修炼,再加上又是魔教妖人自相残杀,我等也并不在意。”

“并未在意?!”赤阳子目光一横,明显的流‘露’出不满之‘sè’。

那人暗暗叫苦,要知魔教妖人,争斗不休,这种事情如果件件都管,件件都探的话,根本就管不过来,绿袍法王所行之事在魔教之中司空见惯,并无什么特异之处,如果这样的事情也要上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跑断了‘腿’?

不过这话自然不敢当面在掌教面前说出来,只是一脸的苦意,“是弟子疏忽了,请掌教责罚!”

“去净风崖面壁十年。”

“弟子遵命!”那人当时便苦着一张脸退了出去,自去净风崖面壁了。

“秦‘波’,你是那绿袍法王打伤的,看出他是什么路数了吗?!”

“他的剑术实在太快,而且颇有玄妙,弟子看不出来,但是路数似乎与魔教不同,倒似旁‘门’。”

“旁‘门’?哼,旁‘门’又如何,旁‘门’左道,不值一提,他的修为没有看出来吗?!”

“没有,在弟子眼中这人甚至都未修成金丹,仅是剑侠,不过以其战力和表现出来的修为来看,应该远在弟子之上,否则不会如此轻易的击败弟子。”秦‘波’略一思忖,肯定的道。

“这么说来,他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喽,嗯,应该如此,那黑水老祖也是魔教有名的剑仙,若非有足够的实力,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占据‘yīn’风‘洞’。”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似乎在自语,“百蛮山‘yīn’风‘洞’,绿袍法王,难道与绿袍老祖有关系?不对,绿袍老祖当年已经死在了极乐真人的剑下,而且剑术并不出众,就算是留下了传承,也不该是剑术的传承。”想到这里,他的声音一扬,又问道,“除了剑术之外,他有没有施展出什么其他的法宝?!”

“没有,仅仅是剑术,而且他的剑也非常的奇怪,乃是一把紫‘sè’的断剑,品级极高,不下于弟子的青雁,只是弟子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把剑。”

“紫‘sè’的断剑!”赤阳子想了想道,“许是得了哪位古仙的传承,所以现在方才现世,不过,不管他有什么目的,伤了我青城的人,便不能放过,虽然他离开了‘yīn’风‘洞’,但是老巢还在,卫儿,你叫上你三师兄和五师兄,一起去一趟‘yīn’风‘洞’,把那里的魔崽子给我剿了,至于这个绿袍法王,陶师弟,我看,就由你走一趟吧!”

“遵命!”一名黑衣剑仙从‘yīn’影之中走了出来,目光凌厉,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杀气,笑容森冷,“我也好久没有遇到足够强的对手了,但愿这厮有足够的实力为我试剑!”

“切不可轻敌,能够击败秦‘波’的,绝非泛泛之辈!”

“是!”黑衣剑仙应道,随后遁光一起,便消失在了天际。

“另外,这一次行动虽然失败了,但是计划必须进行,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轮给雪山昆仑他们,卫儿,你先养一养伤,待过几日,你便去那沉沙谷,将狄骨道人的那件法宝借来。”

“是,弟子明白,弟子告退!”被称为卫儿的白裙少‘女’连忙道,倒退着离开了正德堂,虽然面对的是自己的师祖,但是在他的气势压制之下,她是一刻也不想在正德堂呆了。

众人离开,之后,赤阳子抬手掐算,似乎想要推算出王通的底细,可惜,推算了一番,天机还是一片紊‘乱’,让他没有任何头绪。

“罢了,一个小小的魔教妖人而已,没有必要‘花’费太大的心思!”

一个小小的魔教妖人,虽然王通击败了秦‘波’,算是让青城派丢了脸,但是在赤阳子的眼中,仍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教妖人,只是疥癣之疾而已,这年头,战力强悍的魔教妖人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最后的结局如何?有一个有好处场的吗?这个绿袍法王就是再强,还能强过正教不成?

一千年来,蜀山界正教剑仙积累了太大的心理优势,所以对于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魔教妖人,并不是太看重,否则的事情,事事都要他这个掌教出面,还要‘门’派做什么?!‘交’给手下处理就行了。

…………

天‘sè’渐明,王通飞遁了一夜,已经跑了数千里,终于在一方幽深的山谷之中停了下来。

这座山谷处于两座高山之间,谷中巨流奔腾,咆哮如雷,‘浪’‘花’四溅,堆卷成雪。

这里,便是他的目的地,忘津谷

看网友对 第八章 蜀山劫引 青城反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