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十五章 堡主

第十五章 堡主

  “他们似乎看不到?”江芷微悄声对孟奇说道,左手指着同样能看到石壁的几位高手,他们对任务提示视若无睹。

  孟奇点了点头,而张远山却苦笑了一声,低低道:“原来任务完成会看到这个……”

  想来救出谭文博时,他们以为已经完成了支线任务之一,若是早点知道会有提示,清景也不至于大意送命。

  “若不杀掉他们,或许只有找到夺心丸的解药,才算完成支线任务。”孟奇猜测道。

  戚夏叹了口气:“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她撕下衣襟,在江芷微帮忙下包扎着之前只是匆忙点穴止血的左肩。

  葛崇山等人哀恸了一阵,纷纷收敛住情绪,按照刚才探好的道路,往中央大殿奔去。

  这条甬道内,除了仿佛一直在燃烧的火把,空空荡荡,再无他物,而且由于葛崇山、齐正言、戚夏等人都懂得提纵轻功,脚步声很轻,整条甬道内只有孟奇沉重的步伐激起一阵阵回声,落到了最后。

  “小和尚,他们看你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忽然,江芷微低声笑道。

  孟奇无奈地道:“换我我也怀疑。”

  一个武功低微,或许还不如葛崇山家普通庄丁的小和尚,居然会被“师父”带来隐皇堡击杀堡主这一代高手,怎么可能?

  这可不是游玩之地!

  除非其中另有隐情!

  江芷微看着前方道:“等击杀了隐皇堡堡主,他们或许就会围捉我们了,须得小心。”

  “无妨,任务结束,应该就会立刻被‘六道轮回之主’带走。”孟奇根据自己的“经验”说道。

  “希望吧。”江芷微的语气变得低沉,然后非常郑重地问道,“小和尚,等一下交手之时,你愿意毫无保留地相信我吗?”

  孟奇愕然道:“我不是一直相信你吗?你叫我往左两步,我就往左两步。”

  他以为江芷微是指配合不够的事情,心中略有憋屈,自己可没有一丁点怀疑啊,都是很快行动!

  江芷微继续声音低沉地道:“不是这个,我是指,哪怕前面是悬崖峭壁,刀山剑林,若我让你往前扑,你还是愿意相信我,克服怕死之心,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前扑。”

  孟奇犹豫了,若是以前哄女朋友,现在就应该赌咒发誓地说“你扑,我也扑”,可江芷微明显是指等一下的战斗,绝非无的放矢,自己可不能空口说白话,到时候却贻误战机。

  江芷微也不催促孟奇回答,任由他静静思考。

  孟奇脸sè变化连连,表情扭曲,最终想到若江芷微失败,自己恐怕也没有活路,反正到时候是背着江芷微往前扑,她总不可能自杀吧!

  一咬牙,孟奇沉声道:“江姑娘,我相信你!”

  反正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蚱蜢!

  “记住这句话。”江芷微很郑重地说道,“你未学过轻功,步伐跟不上我的剑法,所以我只能防守为主,但这并非我之擅长,必要时候,也许我会搏一搏。”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也不用太过担心,说不得隐皇堡堡主就自行倒毙了呢?”

  孟奇却笑不出来,勉强道:“希望如此。”

  这一路上,再没有遇到敌人,江芷微、孟奇等顺利抵达了中央大殿。

  这是一座仿皇宫风格的大殿,四周分别有八条甬道连通这里的广场与隐皇堡各处。

  此时,大门敞开,殿前点缀着数朵明黄之花,殿中则跪着几十个黑袍人,而宝座之上,一位身穿明黄sè龙袍,留着一把美髯的消瘦中年男子正威严地坐在那里,朗声道:

  “朕待尔等久也!”

  话音刚落,跪着的几十个黑袍人就站起转身,他们一个个脸部扭曲,双目赤红,肌肉贲起,将衣衫撑得鼓鼓涨涨。

  “师兄!”

  “师叔!”

  “明康!”

  ……

  一声声呼唤从葛崇山带来的诸位高手口中发出,显然部分黑袍人是他们的故人。

  荷荷,黑袍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双眼没有一点理智的sè彩。

  “魔头,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有人悲痛地喝道。

  堡主厉声叱道:“尔等还有尊卑之念吗?竟敢咆哮君父!”

  他缓缓起身,指着黑袍人道:“他们自愿化身野兽,为朕前驱!等朕剿灭叛逆之后,必荫蒙他们后人,保他们永世荣华富贵!”

  “畜牲!”

  “疯子!”

  一声声怒骂响起,葛崇山勉强保持住理智道:“交出夺心丸和这化身野兽之毒的解药,我们尚能饶你不死!”

  生不如死的处罚还有很多!

  “哈哈,哈哈。”堡主骈指成剑,大笑道:“这些仙药都乃天赐,岂有解药?”

  “朕受命于天,海内咸服,尔等却欺君罔上,受死吧!”

  天赐……孟奇忽地心中一动。

  那几十个黑袍人当即跃出大殿,扑向葛崇山等人,从他们的速度和行动看,武功非同小可。

  “都有接近开窍的实力了……”江芷微叹息了一声,“若没有等到葛庄主等人,我们之中不知会死多少人才能杀掉这堡主。”

  她对自己受伤之前的实力似乎依然颇有信心。

  葛崇山等人不忍故人**苦海,顾不得“询问”江芷微的师父,暗自留了个心眼后,纷纷迎了上去,张远山混杂其中,身影翩翩,几步之间竟然就神奇地绕过了那些黑袍人,冲入了大殿!

  “真武派的‘八卦惊神步’果然神奇非常。”江芷微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并无毒雾,我们从广场边缘绕进大殿。”

  她清楚地知道孟奇武功低微,若是在人群中穿梭,怕是突破不过去,而现在黑袍人和葛崇山等近百位高手在广场靠近大殿门口的地方杀得是难分难解,正好从边缘绕过。

  孟奇亦看到戚夏穿“花”绕“树”地在战场中穿行,赶去襄助张远山,于是什么话也没说,狂奔向广场边缘,而齐正言被一个黑袍人拦住,一时难以脱身。

  哐当!

  孟奇刚到广场边缘,就看到石门落下,将通道堵上。

  “尔等谁也逃不掉!”堡主双手泛着铁青sè,硬接了张远山一剑。

  “肯定还有其他通道,他自己也在这里!”葛崇山高声喊道,稳定人心,然后铁扇飞舞,硬挨了两下之后,也突进了大殿。

  孟奇不敢耽搁,迈步奔向大殿入口,然后在江芷微指挥下,穿过了这里比较稀疏和不那么混乱的战场。

  大殿之内,葛崇山、张远山、戚夏三人正联手围攻隐皇堡堡主,可在他凌厉凶猛的铁青sè双掌之下,只能苦苦支撑,若非张远山剑成太极,守得稳如磐石,说不定本就左肩重伤的戚夏已经被击倒。

  葛崇山武功与张远山相若,与堡主相差不少,而且刚才甫一上来,就被堡主一连串抢攻惊出了一身冷汗,胆气被夺,一时无力反击。

  而张远山虽剑法jīng湛,各种神奇招数层出不穷,但隐皇堡堡主仗着一双铁掌凶猛,境界又强过张远山不止一筹,每次都硬撼张远山的各种绝学,以力破巧,稳稳占据了上风。

  “张师兄长于太极守势,而真武剑法未通,否则堡主安敢如此抢攻。”在孟奇靠近的过程中,江芷微小声地评价了一句,然后长剑一点,恰好接住了堡主的左掌。

  趁此机会,张远山剑如长蛇出洞,直指隐皇堡堡主的胸口,让他不得不回掌自防。

  交手以来,堡主第一次被逼得如此被动,而江芷微一剑快似一剑,如同惊涛骇浪来袭,在张远山、葛崇山、戚夏等人配合之下,逐渐压制住了堡主。

  隐皇堡堡主突地冷哼了一声,动了起来,不断地游走,不断地进攻。

  刚才短暂的战斗之中,他已经窥见到了江芷微的弱点,那就是孟奇步伐迟缓。

  果不其然,孟奇和江芷微顿时险象环生,虽然江芷微知道该怎么走,孟奇也毫不犹豫地听从,可说话总得花费时间,稍微复杂一点的套路根本无法施展。

  不得已,江芷微转攻为守,与张远山一起挡下了隐皇堡堡主的绝大部分进攻,然后由葛崇山和戚夏反击,互相之间有来有往,僵持不下。

  当当当,长剑斩中堡主铁青sè的肉掌就如同击在铁块之上,发出清脆响声,孟奇听着听着,忽然内心一阵烦躁,双腿有了酸软之感。

  “有毒!”最先与隐皇堡堡主战斗的张远山脸sè已经变得灰败,葛崇山和戚夏的出招亦是迟缓了一些。

  隐皇堡堡主顿时大占上风,哈哈大笑道:“他们化身的是毒兽!殿前亦有奇花,两者相遇,天作之合!”

  “杀掉尔等,武林之中将再无抗手!”

  远处同样有点酸软无力的高手们,看着那一个个皮肤开始溃烂冒气却愈发凶猛的黑袍人,绝望之情油然而生,竟有这等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方式!

  “畜牲!我与你拼了!”葛崇山悲愤交加地吼道。

  就在这时,满腔愤怒和害怕的孟奇听见江芷微沉静平和地低声道:

  “往前扑。”

  往前扑?前方正是那一双铁青sè的肉掌,若被按在身上,十死无生!

  不过孟奇还记得之前与江芷微的对话,脑海里无数念头翻滚,电光石火之间想到了死去的言无疆和清景,想到了被毒雾侵袭后的自己将任人宰割,想到了过去的安稳生活,想到了这些莫名遭遇……

  于是,他所有的念头迅速汇成了一股搏命的彪悍之气。

  “妈的,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孟奇脸部肌肉扭曲,用尽所有力气向着隐皇堡堡主扑去。

  这个过程中,他眼睛圆瞪,死死看着那双铁青sè肉掌,死也要看到自己是怎么死的!

  忽然,一抹璀璨剑光亮起,迅速占据了孟奇的视野,让他再也无法看到别物。

  好美的剑光……孟奇下意识泛起了这个念头。

  与黑袍人搏杀的高手们忽地心有所感,仿佛天地之间有了微妙变化,纷纷举目看去,刚好看见一道宛如天外惊鸿的剑光,让他们忽视了其他一切事物的剑光!

  剑光消逝,孟奇看到那把长剑钉在了隐皇堡堡主眉心,剑尖深没,伤口微红,而那双铁青sè的肉掌虽按在了自己胸口,却没有了一点力量。

  噗通,收势不住的孟奇将隐皇堡堡主撞翻在地,背着江芷微翻滚了几下才稳住。

  直到此时,孟奇才看到隐皇堡堡主依然嘴角含笑,只是瞳孔收缩,仿佛有着浓浓的惊惧和不敢置信。

  一低头,孟奇看到江芷微右手纤长的五根手指正剧烈地颤抖,完全不像一只握剑之手了,然后,他听到了江芷微沉重的呼吸声。

  “《太上剑经》九大杀招之一?”

  “‘剑出无我’,‘剑出无我’,她竟然学会了‘剑出无我’!”

  戚夏和张远山震惊无比地喃喃自语。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 堡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