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七章 神通切割 旱魃焚天(二合一章)

第十七章 神通切割 旱魃焚天(二合一章)

万界天骄!!

<p王通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眼中‘露’出‘迷’茫之‘sè’,同时,他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热血沸腾,未来眼也变的灼热起来,立刻便意识到,这万界天骄绝非普通,已然牵动了他的灵觉。,最新章节。

他的灵觉,早在六爻神逄、未来眼与未来星宿劫经的牵引之下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能够感应到冥冥的时空之中对于自己非常重要的事物,一旦有所接触或者听闻,便会有异常的表现出来,就如现在这般。

“虚空无限,诸天万界,所谓的万,仅仅只是一个概数而已,虚空中大小世界无数,如星河沙数,又何止万个,而万界天骄指的就是这虚空万界之中,八百岁之下,实力最强,名声最大的一万名强者,称之为天骄!”

“百岁之下!?”王通眨了眨眼,‘露’出古怪之‘sè’,“诸天万界,时间流速不同,以这蜀山界为例,百年时间,不过是灵界的百日而已,八百年,也就是八百天而已,这怎么比?!”

“这跟时间流速有什么关系!”轮回之盘笑道,“命纹,虽然修真者的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骨骼、气血等一切生命特征都会保持在最佳的状态,但是命纹不一样,命纹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万界天骄榜就是依靠命纹来判定。”

命纹!!

王通目光微眯,这又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东西。

“命纹是一个生命最基本的特征,不过以你现在的境界,接触还是太早了,与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轮回之盘道,“倒是万界天骄榜,对你的帮助却是极大。”

“有什么好处?!”

“好处只有一个,排名越高,气运越充足,气运的好处,你是亲身体验过的,我就不多说了。”

王通点了点头,问道,“那如何才能成为万界天骄,登上万界天骄榜呢?还有,这万界天骄榜是什么东西?谁立的?”

“万界天骄榜是当年天庭化天道法则演化出来的一件仙器,目的是为了在诸天万界之中遴选人才,后来天庭堕落,万界天骄榜便落入了诸天轮回之地的一众大能手中,共同主持。”

“这么说来,上榜还是要有条件的?”

“当然,气运之争,哪里是那般简单的,想要争夺万界天骄的资格并不容易。”

“如果击败天骄榜上的人呢?”

“那当然能够入选。”轮回之盘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不过,你确要和那些气运鼎盛到了极点的家伙争斗吗?你可以试试。”

王通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撇开实力方面的原因,气运这个东西更让他头疼,思虑片刻,他问道,“那么,不挑战天骄的话,如何上榜!”

“击败天骄!”

“你……!”王通郁闷的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这叫什么话?说了等于白说。

“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击败天骄,便能够晋身天骄榜,而想要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击败天骄,你就要成为候补天骄,让诸天轮回之地的那些大能们承认你的潜力!”

“如何成为修补天骄?!”

“你现在是轮回卫士,成为轮回禁卫便行了。”轮回之盘笑嘻嘻的道,周身光华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

王通满肚子的脏话骂不出来,差点把自己憋伤了。

太不是东西了,太无耻了!

轮回禁卫便能够进入候补万界天骄榜,怎么成为轮回禁卫呢?

完成任务,说到底,还是要为了这该死的东西干活,完成任务,才能成轮回禁卫,这个王八蛋怎么样都不会吃亏的。

“罢了,万界天骄榜,那实在是太过遥远了,八百岁之内,我还有七百多年的时间,还是先应付眼前的危机再说吧!”

还有三年便是百蛮斗剑的时候,这是他自己约定的时间,这三年当然不是随口扯出来的,而是他推算出的正教最多能够容忍时间,三年之内,正教要忙着自己的计划,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管自己,而三年之后,血海复苏的影响的范围将会越来越广,蜀山界将会真正的进入大争之世,到那个时候,自己便是不想卷进去也不行了,至于是轮回之盘的任务,轮回之盘的碎片,灵空仙府,想到这个,王通便感觉到自己的脑仁儿突突的发颤,那可是灵空仙府啊,那可是灵界啊,所有灵界的修士最低的修为就是天仙境界,也就是通神天的境界,这也是蜀山界的世界法则所至,蜀山界的人间,修为到了天仙境界便能够飞升灵空仙府了,也只有到了天仙境界才能够飞升,所以说,灵空仙府之中,最低修为的就是通神天的存在,这灵空仙府,也就是灵界,和诸万轮回之地还不一样,诸天轮回之地中还有许多的土著,原住民,灵界不一样,那里没有原住民之类的土著,全都是修士,或者说,仙人,便如当年的天庭一般,不说那里天仙多如狗,金仙满地走,但是随便拉出来一个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的,至于说他们的后代,拜托,修为到了那个地步,早在人间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有后代也都是在人间留下的,有些后代都轮回转世了好几次了,谁还有心思到了灵空仙府才留后代呢?

即使有些六根不净的家伙,在灵空仙府搞出了后代,也会在第一时间将其送回人间,因为,灵空仙府的天地法则对于天仙之下的生灵有着极大的害处,若是不送回人间,活不了多久的。

这些信息,有一些是从绿袍老祖的记忆中得知的,另外一些则是到了蜀山界中听闻的,所有的信息他都不敢小视,全部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对灵空仙府越了解,就越‘迷’茫,越忌惮,到了现在,他根本就不去想那轮回碎片的任务了。

至于万界天骄,更是一个笑话,没有元婴天的修为怎么可能登上那万界天骄榜吗?诸天万界,无数的位面,仅仅一万个名额,要知道,昆墟界虽然是元气等级最高的世界,但是和?墟界相差不多的世界也不少,更何况还有诸天轮回之地本身,也是一个庞大到了极点的世界,除了主神殿梦魇宫这样的势力之外,那里还有许多的本土势力,实力与数量,都要远远超过昆墟界,在昆墟界,十大极道‘门’派的真传弟子都已经是元婴天的修为了,那万界轮回榜能比昆墟界差?自己连金丹都没有炼成,还谈什么天骄!

想到这里,他的心气倒是顺了一些,再兼魔种运转,将心头浮起的一道道杂念吞噬,很快,心情便晋入了古井无‘波’的状态。

“关键还是这三年啊!”王通叹了口气,祭出了九转火灵珠。

千般算计,万般‘yīn’谋,终于到手的这九转火灵珠才是他三年之后斗剑的根本所在。

三年时间,他不但要将元神寄托于其中,炼成玄牝珠,还要使自己的第二元神渡过此界的天劫,成就金丹天,这在其他人看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绝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对王通而言,却是一定要完成的。

本体在这里因为世界法则的问题,无法随时凝丹,虽然他‘jīng’神镇狱神通,还有无数的手段,但那仅仅是战力提升而已,战力提升的再高,也无法弥补境界上的缺失,而没有相应的境界,许多手段便无法施展,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他对上元婴天没有反抗能力,黄金血脉让他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但最多也只能够越一个大的境界,他如今是罡煞天的境界,可以无视金丹灵压,甚至正面挑战,以本命镇狱神通轻松的抹杀金丹天修士,但是碰到元婴天便抓瞎了,不管是镇狱神通,还是其他的什么手段,都无法击败元婴天的强者,最多仅仅能够从他们手中逃生而已,而且这个所谓的逃生还有很大的水分,遇到元婴前三重天的强者,他有逃生的希望,一旦遇到四重天以上的元婴强者,他根本就连逃生的希望都没有,除非他真正的‘激’活金角吞星兽的血脉,不过,这种虚空巨兽的血脉又如何是轻易能够‘激’活的,能够觉醒一丝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则在三年之后的百蛮斗剑之中,地仙存在的元婴天强者一定会出现,甚至还会有不少,以自己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匹敌,因此,当务之急便是先将自己的修行境界进一步提升,金丹天是最基本的条件,既然本命无法在蜀山界渡劫,那么,便以第二元神渡劫,成就金丹天的实力,应付过百蛮斗剑再说。

朱赤‘sè’的九转火灵珠悬浮在王通的眼前,缓慢的旋转着,焰光蒸腾,赤‘sè’的焰光分为九层,‘sè’泽次弟加深,到了最核心的一层,焰光已然化为一道道玄妙的符文,刻印在火灵珠的表面,似有生命一般微微扭动着,透出难言的灵气。

玄牝珠炼制的法‘门’在他的脑海之中流动起来,王通伸出手双,十指翻飞,如鲜‘花’怒放,一道道指诀打出,在空中划出丝丝赤‘sè’的纹路,将九转火灵珠包裹在其中。

赤‘sè’的纹路在空中闪过后,并没有消失,而是缓缓的融入了九转火灵珠的焰光之中,先是第一层焰光,这一层焰光的范围最大,赤‘sè’的纹路很容易便融入了进去,在焰光之中形成了一道道闪动着的血‘sè’符文,与此同时,王通的眉心之中闪过一点血‘sè’焰光,与火灵珠焰光中的符文相接,一层赤‘sè’的焰光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真是有些麻烦!”

炼制法宝是一件很废‘jīng’力的事情,特别是这种用以承载自己的元神,分化第二元神的法宝,更是难上加难,普通的法宝只需要与自己的识海相连,在上头打上自己的‘jīng’神烙印,便如臂使指,不是自己用的,连‘jīng’神烙印都不需要打,留给用的人便行了,所耗费的仅仅是一些‘jīng’神力和技巧而已,但元神法宝不同,这玩意儿承载着第二元神,需要将自己的第二元神慢慢的融入其中,化为一体,这是需要水磨工夫的,往往需要耗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方才能够有所成就,自己只有三年的时间,必须得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了。

楸绿袍老祖的玄牝**之中有的是非常手段,但是条件非常的苛刻,王通能够满足的也就是一两种而已,不过王通也并非一点准备没有,综合了这些特别的手段,再借助六爻神算推算之力,最终找到了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法‘门’,只是,再适合自己的法‘门’,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识海中,‘jīng’神力量翻滚着,一道赤金‘sè’的光华闪现,先是一点,然后化为一道符文,符文越来越多,汇聚在一处,最终,形成了一个微型的符阵。

金光烈火剑!

这是王通修炼成的第一个小神通,金光烈火剑,这‘门’神通的符阵早已经深入他的识海,此时,王通正在以极大的毅力将其从识海之中分离出来,撕裂灵魂的痛楚清晰而细微,王通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识海已经快要被撕扯开来,痛苦传遍全身,身上所有的细胞都为之颤抖,肌‘肉’微微的震颤着,频率极快,若非他炼体有成,仅仅是这无数次的肌‘肉’震颤就能够轻易的导致身体崩溃。

金光烈火剑符文渐渐的被拉出识海,紫‘sè’的魔种开始发亮,脉动越来越频繁,终于,魔种的表面开始出现裂纹,虽然仅仅只是极为细小的一道,但是随着裂纹的出现,一丝丝紫‘sè’的‘jīng’神力量从魔种之中渗透出来,充满了邪异的气息,受到这股气息的影响,王通的身体也随之发生变化,特别是双眼,沁透出一种淡淡的紫‘sè’,整个人的气息也变的幽深邪异。

呼,呼,呼……

王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右眼眸心缩成针法般的大小,如星辰般的闪动着,大量的星光自眸心闪过,抵挡着紫‘sè’气息的入侵,至于他的左眼,眸子竟然开始旋转起来,紫‘sè’的气息根本就无法靠近他的瞳孔,一旦靠近,便会诡异的消失,末法之眼。

魔种的气息虽然诡异,但是还远不足以打破末法之眼的封锁,这也是王通敢这么做的原因。

直接将神通符文从识海之中拉出,对于其他的修真者而言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且不说凡是炼成神通的人神通符文都是与识海融为一体的,单单是这种来自于‘jīng’神层面最直接的痛楚,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了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王通这种用魔种痛苦感觉的手段的。

即使同样修炼了道心种魔**,修成魔种之人,譬如说金子扬,也无法这么做,这种手段对于识海有着极大的伤害,修为越高,伤害便越严重,王通现在只是罡煞天的修为,再加上他本身的际遇与手段,倒是能够勉强的修复这种伤害,换成旁人,即使勉强成功了,识海也会受到无法修复的伤害,未来修炼的前途一定是毁于一旦的,所以其他人修炼第二元神,靠的都是水磨的工夫,而不是像王通这般,直接而野蛮的将已经修炼成功的神通切割出来,能扛的住痛苦,最后的结果却是识海受损,得不偿失。

切割出来的金光烈火剑神通符文,离开‘jīng’神之海的一刹那间,便化为了一道‘jīng’纯赤‘sè’光华,透过王通与九转火灵珠之间的‘jīng’神联系,冲入了九转火灵珠的第一层焰光之中。

轰!!

瞬息间,焰光大盛,腾起了数尺之高,赤金‘sè’的光华越来越盛,如煌煌大日般的燃烧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焰光渐渐的沉寂了下去,变成了原本的大小,只是‘sè’泽却盖过了第二层,第三层的程度,直接达到的第四层的焰光级别,同时,金光烈火剑的符文在焰光之中若隐若现,在这一瞬间,这道焰光之中竟然隐隐的透出锋锐之气。

“呼,终于成了!”王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浑身上下已然被冷汗浸湿,再无一丝干燥的地方。

随后,左眼之中的星光大盛,流遍全身,将那紫‘sè’的邪异气息彻底的‘逼’入识海,识海之中,‘jīng’神之海开始翻滚,一道道星光闪现,在识海上方凝聚成一条星光锁链,将紫‘sè’魔种狠狠的缠绕起来,魔种之上的那道裂纹被死死的挤压住,最终与星光锁链一同的消失,流‘露’出来的紫‘sè’气息也因为数量无法与王通识海之中的‘jīng’神力量抗衡,被排出了识海,散于周围,渐渐消失。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识海之中完成的,王通的手中的印诀并没有停止,在他的指诀之下,第一层焰光之中的金光烈火剑的符文渐渐的稳定了下来,王通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眉心的赤‘sè’光华陡然之间一盛,将九转火灵珠包裹了起来,与此同时,在他的识海之中,九转火灵珠的虚影浮现。

‘jīng’神之海再次掀起阵阵的风‘浪’,涌向九转火灵珠的虚影,相互‘交’融,相互渗透。

与此同时,识海之中,他的眉心一闪,一道火线‘射’出,化为一条尺许大小的四头火蛇,这条四头火蛇盘绕起九转火灵珠,九将转火灵珠包裹在身体中间,四只脑袋同时张口,吐出了黑白赤紫四‘sè’火焰,喷吐在九转火灵珠之上。

识海之中,九转火灵珠的虚影突然之间颤动了起来,一丝丝炙热的光华闪动,内部隐有一个细小的影子在扭动着身躯,只是这个影子若隐若现,却透着一股焚尽天下的气势。

旱魃焚天图

七十二仙宫之一命魂仙宫的九大命魂图之一,这才是王通定下三年之约最大的底牌。

在诸天轮回之地的乌槐部,王通得到了一张命魂图,乌鬼行天力,那是乌槐部的镇族之宝,全部‘交’给了王通参悟,但是除了乌鬼行天图还,乌槐部还从乌罗手中夺取了一张旱魃焚天图,这张命魂图并没有‘交’给王通,而是留在了乌伯的手中,王通在离开之后,借过一次,对这旱魃焚天图有些了解,习得了旱魃焚天图最基本的构筑命魂的法‘门’,这就够了,命魂仙宫的命魂图修炼另僻蹊径,不同于普通的修炼法‘门’,但是有帝苍的气诀勾连,像王通这样的修士强行修炼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会与本体的修炼法‘门’冲突罢了,但是放到第二元神之上,却是神来之笔,第二元神,本身就是重元神而不重‘肉’身,命魂图也同样如此,王通主修的功法是火属‘性’,九转火灵珠是妥妥的火属‘性’,旱魃焚天图同样是火属‘性’,虽然王通只得基础,但是配合玄牝珠中的第二元神的法‘门’,将命魂图的基础修炼成功便行了,毕竟他也只有三年的时间,便是给他一个完整的命魂图,他也没有时间修炼,三年的时间,构筑基本的命魂已经算是很紧了。

好在也只是构筑是基本的命魂!!!

基本的命魂构筑起来之后,便只需要在识海之上观想命魂图便行了,到了这一步,事情已经变的非常简单了。

时间如流水,一路向前,从不回首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秘室之外,杨锦与吴纪两人都是一脸焦灼之‘sè’,来回的走动着,三年之期现在只余下三个月了,正教与魔教的动作越来越大,百蛮山‘yīn’风‘洞’俨然已经成为了蜀山界的风暴中心,虽然还保持着一丝的宁静,但是那种黑云压城城‘欲’催的感觉却让两人受不了,偏偏这个时候王通还是没有出关,更增加了两人的焦虑情绪。

不焦虑不行啊,现在已经开始有魔教中的高手陆续前来了,只是看到王通仍然在闭关,所以并没有太过打扰,但也有一些魔教中人的作派很差,虽然没有留在‘yīn’风‘洞’,但是却开始在周围驻扎起来,时不时的到‘yīn’风‘洞’中来打打秋风,而另外一方面,近期正教中人也屡屡试探,在百蛮山周围与魔教修士屡屡冲突,两人也无能为力,所以都一心盼着王通赶快出关,也好给他们撑腰。

“你说,老师什么会出关,最近他们闹的太凶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百蛮山‘yīn’风‘洞’的名声就完了。”吴纪皱着眉头,无奈的道,“现在已经有人叫我们缩关乌龟了!”

“一些名声罢了,我等魔教中还在意什么名声?!”杨锦对此倒是不甚在意,“我只是怕有人会趁着老师闭关的时候捣‘乱’,你我二人的修为不够,恐怕无法抵挡。”

“放心吧,既然老师决定闭关,自是不惧正教修的低劣手段,一定……!”

话音未落,便听整个‘yīn’风‘洞’轰然一声震动起来,一道火线自王通闭关的秘室之中破空而出,直入云霄,灼热的气息弥漫整个‘yīn’风‘洞’,很快,便将空气烧炙起来,两人只觉得酷热难当,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不由自主的退出了‘yīn’风‘洞’,这才发现,眼前红光一片。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神通切割 旱魃焚天(二合一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