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九章 南疆分舵(二合一章节)

第十九章 南疆分舵(二合一章节)

>,!

呃!!

王通此时刚刚渡过金丹之劫,只觉得浑身舒爽,轻松无比,正待回‘yīn’风‘洞’显摆一方,不料眼前人影一闪,便出现一名美‘艳’绝伦的血衣少‘女’,不由一惊,这少‘女’来的无声无息,出现之时,自己完全没有现,也没有反应过来在自己周围竟然有这般人物在窥伺。,最新章节。

他刚才渡劫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到周围有人窥伺,这些人或是惊异,或是不怀好意,或是羡慕,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应对所有的变局,但是随着这个血衣少‘女’出现,他的信心遭到了打击,因为他不但之前没有现这个少‘女’,现在也无法看透她的实力,更没有看清她是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目光微凝,眼中火光闪现,身后空间翻腾,一尊火光缠绕的旱魃虚相,灼热干燥的灵压如巨‘浪’般的排空而来。

“呵呵,道友多心了!”

面对王通的灵压,少‘女’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眸中血光微闪,直面排空而来的灵压,有如怒海之中的礁石,巍然不动,甚至王通可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灵压在距离对方三尺之处便如碰到天敌一般,自动的分为两股,越过她的身躯,根本就连碰都没有碰到她。

甚至自己的双目与她眼中血光一触,便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恐惧感,还有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这个感觉把他吓了一跳,此时他是第二元神,可没有魔种在身,无法排解这种神魂深处的压制感觉,只能自己硬扛,恍惚之间,浑身冷汗冒出,不由退后一步,就如山林中的小兽见到了山中霸主一般,这是一种本能上的逃避。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排解开心中的负面恐惧情绪,神‘sè’恢复了正常,身后的旱魃虚相消失,面‘sè’青白,“晚辈绿袍,见过前辈!”

“绿袍?!呵呵,你的胆子真不小,本座当面,都敢不用真名?!”清脆的声音如珠落‘玉’盘,煞是好听,但是每一个字都如重锤一般的打在王通的神魂之上,?通的面‘sè’变的煞白,又退后一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不敢隐瞒前辈,在前辈这样的高人面前,晚辈可不敢把自己的底细‘露’出来。”

“不要叫我前辈,我可不老!”血衣少‘女’轻笑道,“算了,不说便不说吧,命魂仙宫的家伙我也不是没有见过,都和你一个德‘性’!”

命魂仙宫!

眸中火光闪动,旋即化为一丝苦笑,“晚辈,并非命魂仙宫之只,只是无意中得见旱魃焚天图的残篇,侥幸修成而已。”

“不是命魂仙宫的?!”少‘女’‘露’出一丝意外之‘sè’,上下的打量着王通,笑道,“倒是个老实人,也知道轻重,不错,怎么,这里是你的地盘,你们‘yīn’风‘洞’的待客之道都是如此!”

“哪里哪里,是晚辈疏忽请,前,哦,不,道友,仙子,请!”

不让称前辈,又不敢称道友,最后只得以仙子二字代称。”

“我姓路,叫路幽然,你可以叫我幽然道友。”说罢,目光闪动,盯着王通。

路幽然!

王通心中猛的一凛,自那兰轻侯的记忆之中,他知道这个名字,这是血魔队的副队长,轮回殿中最顶尖的强者之一,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原来是血神仙子当面,绿袍失礼了!”

路幽然的绰号很多,有血神妖‘女’,或是血神魔‘女’,甚至‘女’血神,血腥‘女’王的都有,王通自然不会傻到当面称这些不雅的绰号,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路幽然这么直通其名,目的自然就是想看看王通有没有听说过她,如果没有听说过,说明这厮有可能是其他世界的‘乱’入者,如果听说过,那就说明,王通与诸天轮回之地有极深的关系,甚至就是主神殿的轮回者,毕竟她的名号除了在万界天骄榜上之外,便只有在主神殿有名,如果王通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乱’入者,以他的修为,不可能知道万界天骄榜这个东西,所以一定不会听说过自己,看到通眼中的震惊和了然之‘sè’,又一口报出了自己的来历,很明显,这厮就是‘混’诸天轮回之地的,甚至就是主神殿,或者是与主神殿关系极深的几个势力的轮回者。

有了这个判断,事实便好办了,所有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的轮回者俱都是心思通透之辈,明白取舍之道,听说过自己的名字,自然会乖巧一点,想要收伏这个‘yīn’风‘洞’,应该不会费太大的力气。

事实上也是如此,了解了路幽然的身份之后,王通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将路幽然引到了‘yīn’风‘洞’中,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三个弟子,奉上茶后,便挥退了三人,只留下路幽然与自己在‘洞’中。

“仙子移驾而来,绿袍万分的惶恐,不知仙子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只是你闭关三年,一出关便渡劫,对蜀山界的大势恐怕不是很了解吧?!”

王通摇了摇头道,“这三年我一意闭关,迎接与峨眉的斗剑之期,对外界的变化的确不甚了解,不过既然仙子法驾光临,想来这蜀山界的形势,应该生了变化,峨眉再强,也不过是一界土著而已,应该挡不住仙子神威,更何况,还有那位想来也已然驾临蜀山界了!”

“不错,如今蜀山界的魔教已然被我们血魔队整合,占了紫云宫,立下了血魔宫,与正教对峙。”

“仙子神威,在下佩服!”王通此时如公公附体,不要脸的马屁滚滚而出,饶是路幽然已经听惯了各种马屁,但是在王通的马屁**之下,脸上也不由一热,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些没用的话就不要多说了,你既然听说过我,就应该知道主神殿,蜀山界是主神殿的任务世界,这一次主神殿下达的是团队任务,只有我们与‘玉’辰小队进入了这个世界,你既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玉’辰队的人,是怎么进来的?!”

“意外,意外啊!!”一提到这件事情,王通面上堆满了苦‘sè’,“这完全是一次意外,我的境界本来已经到了罡煞九重天,准备凝丹了,想不到却被仇人陷害,禁制在一处小世界之中,也亏得我以前得过一些仙缘,懂得一些空间法‘门’,最后拼尽全力破开了空间,想不到却在虚空中‘迷’失了方向,落入了这方世界之中,想来应该是‘玉’辰队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造成了这个空间的震‘荡’,这才‘乱’入这一界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血海复苏,蜀山大变的?!”路幽然问道,炯炯的目光直‘射’王通,似乎要将他看透一般。

“我当然知道!”王通理直气壮的道,“初入陌生世界,自然是情报第一,我‘乱’入蜀山界之后,在第一时间找到了进入这个世界的轮回者,曾经暗中跟踪‘玉’辰队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们觉得很安全,所以说起话来也肆无忌惮,而我也有些隐匿气息的手段,所以我不但知道血海复苏蜀山大变,我还知道,他们的计划在第一时间就是干掉飞龙尊者,只是我那个时候重创未愈,修为又低,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便选择在百蛮山蛰伏。”

“为什么要选择在百蛮山蛰伏?!”

“因为绿袍老祖,我以前和绿袍老祖是一个队的,关系不错,不过后来在昆墟界栽了,侥幸逃了回去,得了绿袍的一些遗产,对蜀山界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进来,竟然过了一千年,蜀山的格局大变,所以就选择了百蛮山‘yīn’风‘洞’作为立身之基。”

“绿袍老祖?!”路幽然有些了解的点了点头,他们来蜀山界做任务,自然对蜀山界做过全面的了解,也知道绿袍老祖虽然被峨眉炼灭,但是却被主神选中,成为了轮回者,只是因为一次任务,进入了号称死亡世界的昆墟界,死在了里头,想不到他却被王通这个队友得了好处,而这个队友竟然又‘乱’入了蜀山界,是说他的运气好呢,还是说他的运气差呢?

像这种仙侠世界,气运最为重要,一个轮回者‘乱’入这样的世界,一定会遭到天道的排斥的,惟一能做的就是隐藏自身,隐入世界的大势之中,慢慢的融入这个世界的法则,选择一个这个世界原本的传承,很有可能得到这个传承在这个世界上原本的气运,从而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王通进入这个世界,夺取绿袍老祖原本的道场,还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绿袍法王,明显就是打着延续绿袍老祖中南魔教的道统,继承中南魔教一脉的气运,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而他所言,也与龙鲸法王的说法相‘吻’合,心中虽然还有一些疑虑,但是轮回者本来就是一个拥有很多隐秘的存在,即使以她的身份地位,也不会太过深究,确定王通是轮回‘乱’入者,并且站在魔教这一边就已经足够了。

王通选择了绿袍老祖的道统,继承了中南魔教在这一界中的气运中,自然也就不可能再变换立场,对血魔宫而言,也是一件好事,这就相当于他们这边多了一个轮回者,实力的天平再次向他们这边倾斜,虽然这个轮回者的实力并不看在他的眼中,但是放到蜀山界,也算是不错了,要知道这厮在罡煞天的时候便能够单挑剑仙,轻松的击败了有青城第一剑之称的离火剑秦‘波’,又以极为诡异的手段击败了执掌紫郢剑的6休,明显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虽然说现在刚刚成就金丹,越级挑战地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蜀山界中,剑仙才是中流砥柱,地仙一流,便已经是各‘门’各派的顶层人物了,勉强属于战略级,等闲不会出手。

这样的家伙明显是一个非常好的打手。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厮修炼的竟然是命魂仙宫的九大命魂图之下的旱魃焚天图,虽然自称只是得了残图,但是即使是残图,命魂仙宫的九大命魂图是何等的威力,即使只是残图也足以引起重视,更何况,他还拥有一手能够凝滞时间流动的剑术。

能够凝滞时间流动的剑术,又曾经与绿袍老祖是队友,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风云世界的圣灵剑法中的剑二十三。

能够修炼成剑二十三,说明这厮是一个剑道奇才,又与蜀山界的力量体系契合,这样的家伙,对血魔宫而言,绝对是意外之喜,甚至有可能成为扳倒‘玉’辰队的关键。

不要看现在血魔宫威势甚重,一统魔教,但是魔教在这一界的势力本就势微,虽然有她与血苍天支撑,可是真正要应对正教全力而来的压力还是有些勉强,但重要的是,‘玉’辰队的背后不仅有峨眉这样雄霸蜀山的正教,还有神秘莫测的灵空仙府,虽然灵空仙府不可能随意下界,可是正道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作个蔽,‘弄’一些法宝下来,甚至化身直接降临人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思虑及此,她很快便下定了决心。

“你在蜀山界继承了中南魔教的道统,自然也是魔教中人,与峨眉的斗剑之期将近,到时候必然要对上峨眉,甚至是‘玉’辰队的轮回者,把握应该不大吧?!”

“没有把握,所以我在三年前便与龙鲸法王勾连,想借助龙鲸法王的力量,将百蛮斗剑演化成正魔之争,借助魔教的势力与气运撑过这一劫,只是没想到三年之后,蜀山界的局势会如此大变,血魔宫已然一统魔教,想来,没有血魔宫的肯,龙鲸法王也不会出手相助了。”

“那是当然,龙鲸法王如今是血魔宫西海分舵的舵主,主持西海事宜,自然不可能前来百蛮相助。”路幽然面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王通闻弦琴而知雅意,队明白轮回者之间都是**‘裸’的利益关系,没有必要搞的那么虚伪,绕圈子反而不美,直接了当的道,“不知血魔宫在南疆是否有分舵?!”

“自然是没有的,正准备开辟!”

“那仙子觉得我这‘yīn’风‘洞’如何?!”

路幽然环顾四周,道,“自然是不错的。”

“那就好,若是仙子不嫌在下实力低微,在下愿将‘yīn’风‘洞’奉上,作为血魔宫的南疆分舵!”

p>“怎么,中南魔教的传承与气运不要了?!”

“中南魔教本就是魔教中的一个分支,如今血魔宫一统魔教,中南魔教自然愿附尾翼,不敢有二心!”王通笑咪咪的道。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一个‘yīn’风‘洞’,就要血魔宫帮你扛下峨眉的梁子。”

“血魔宫与峨眉派终将一战,血魔队与‘玉’辰队也凝究是要分出一个生死的,我只是选择了正确的一方罢了。”

“你就对血魔宫这么有信心?!”

“我是魔教中人,屁股的位置当然要做正了。”王通笑道。

“好,你是个聪明人,从现在开始,‘yīn’风‘洞’便是血魔宫的南疆分舵,这个分舵主的位置就由你来做,不过能不能做的稳,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还有,血魔宫虽然号称一统魔教,但是只是将一些主要的势力整合了,一些零散的势力还没有归于血魔宫,南疆的魔教传承本来就不是很兴盛,时间又紧,我们也来不及整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仙子放心,斗剑之后,我就开始动手,这百蛮山中虽然势力庞杂,但都是大猫小猫两三只,没有什么人物,不需要太过关心。”

“嗯!”路幽然对王通的态度非常满意,抬手丢下一面血‘sè’的令牌道,“这是血魔宫的血魔令,你拿着,从现在开始,你便是血魔宫的一分子,你是轮回者,现在又是第二元神的状态,我就不给你下血神子了,回了主神殿再说。”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看着王通道,“你在主神殿有没有自己的队伍?”

“原来有的,不过在昆墟界栽了以后,我就成了一个散人,还没有开始新的组队任务。”

“那就暂时加入我们血魔队吧,回到主神殿之后,如果你还想组队的话,组成的队伍便是我们血魔队的附属小队,没有问题吧?!”

“求之不得!”王通一脸惊喜之‘sè’,“能抱到这么粗的大‘腿’,谁不想啊!”

“呵呵!”路幽然的脸‘sè’明显僵了一下,‘露’出愠怒之‘sè’,“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血魔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想要加入血魔队就要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来,你现在是金丹天的修为,在主神殿算是‘jīng’英了,但是和血魔队的要求相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十强队之一嘛,哪里是那么容易加入的。”王通笑道,“不过,经历过昆墟界和蜀山界的洗礼,我对自己有信心。”

“有信心就好,斗剑之期将至,你身为主角,不会没有自己的计划吧?!”

“或许以前我是主角,但是现在嘛,我只是一个配角而已!”

王通笑道,“虽然斗剑是我和魔手仙的约定,但是事情已经酵这么久了,血魔宫应该有自己的计划,我一定全力配合。”

看着满面笑容的王通,路幽然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上道,实在是太上道了,在轮回世界‘混’了这么多年,轮回者也见过不少,但是像王通这般上道的,她还真没怎么见过,这厮不管做什么,都顺着你的心意来,让你感觉无比的舒服,什么算计啊,什么计心啊,在他的面容完全不需要,一个全力配合便将她之前准备的说辞全部作废,虽然看起来是自己占据了主动的地位,但是她却有一种感觉,仿佛眼前的这个绿袍法王已经完全看透了自己的心意一般,让她有一种使不上劲来的感觉,也有一种不需要使劲的感觉。

“你配合就好!”沉‘吟’良久,路幽然这才叹了口气,“我也不瞒你,我们准备将这一次百蛮斗剑做为正魔新一轮角力的序幕,在这一次斗剑之中全力打击正教的名声,有机会的话,做掉几个正教有影响力的地仙,还有‘玉’辰队的轮回者,能做掉几个就做掉几个,削弱他们的实力,只是现在还不清楚‘玉’辰队有没有与正教完全合流,毕竟他们是外来者,也不可能像我们这般大张旗鼓的反客为主,一统魔教。”

“这我倒是清楚一点,‘玉’辰队一进入蜀山界,便与正教勾连在一处,有几名队员还被主神安排了正教弟子的身份,比如说被我做掉的兰轻侯,便是雪山派的弟子,还是雪山派掌教真人凌‘洞’虚的亲传弟子,除此之外,‘玉’辰君他们几个则以域外仙客的身份出现,峨眉派似乎得到了灵空仙府的一些指示,对他们非常信任,他们也在无漏山香雪海开辟了道场,号称要留下一部分传承,再加上‘玉’辰君的实力,所以很受正教的重视,这都好几年过去了,双方应该完全合流了。”

“嗯,这倒是和我们得到的情报一致,无漏山香雪海,这个情报我们倒是不知道,你知道具体的位置吗?”

“知道,不过据我所知,‘玉’辰队有特殊的空间法宝,那无漏山香雪海的山‘门’只是一个幌子,真正山‘门’应该在法宝开辟的空间之中。”

“这是应有之意,你就不需要担心了。”路幽然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一次峨眉斗剑的主力仍然是魔手仙道远和紫郢剑的执掌者6休,6休前一次败在你的手中,大感屈辱,苦修三年,参悟天书,已然修成了峨眉派至高无上的剑气凌霄诀,你的圣灵剑法不见得能够挡的住。”

“哼,我也不是只有圣灵剑法!”提到剑术,王通‘露’出了自信之‘sè’,剑气凌霄诀又如何,虽然这‘门’剑诀是峨眉派的至高无上的剑诀,但是说到底他也只有三年的时间而已,6休的剑术他三年前见识过了,所谓的修成,也不过是初成而已,也就是初学乍练的程度,最多只能达到小成境的豁然贯通,根本就不可能大成,而自己的剑术,已然大成,称不上炉火纯青,但也到了心领神会的地步,再加上自己的手段可不止只剑术而已,现在在境界上又与6休扯平了,对付一个6休,应该不成问题,关键是魔手仙道远,这厮可是地仙,正宗的元婴天实力,自己的第二元神没有了镇狱青象的血脉,自然不可能修成镇狱神通,想要越级挑战并非易事,但也不是不可能解决。

想到(里,他面上的自信又多了一分,“除了这两人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人吧,雪山派的凌‘洞’虚想来对我是恨之入骨了,他应该会到场。”

“不错,正教之中,雪山派来的人最多,掌教凌‘洞’虚会亲自到场,这一次他是正教的押阵之人,其他几派也会派自己的杰出子弟到场。”

“那血魔宫呢?”王通抬头问道,“现在‘yīn’风‘洞’可是血魔宫的分舵,宫主大人不会看着血魔宫的分舵被毁掉吧?!”

“你放心,这一次百蛮斗剑说起来也算是正魔之战,‘yīn’风‘洞’现在又是血魔宫的分舵,血魔宫自然不会不管,对方有地仙,血魔宫自然也会派地仙前来相助,不过我与宫主有自己的计划不会前来。”

“只要双方的实力相近就行,不过魔教中人,您也知道是什么个脾气,如果来了,但是不能通力合作的话,还不如不来。”

“你放心,如何调教这些魔‘门’修士,血魔宫有的是经验。”

“这就好!”王通笑道,站起身来,朝着路幽然行了一礼,“如此,属下血魔宫南疆分舵舵主绿袍,拜见路宫主。”

“嗯!”路幽然施施然的受了这一礼,然后站起身来,“我也该走了,这里的事情,你安排一下,过不了多久,便会变的热闹了!”

说罢,身为血光,消失在了王通的视野之中。

王通保持着恭敬的状态,直到一柱香之后,方才放松了下来,大大的吐了一口气,刚才他看应付潇洒,但事实上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路幽然哪里是那般好糊‘弄’的?如果不是自己在进入蜀山界后便对自己的来历进行了一番的琢磨,恐怕今天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过不了的,事实上,就算是刚才两人对答之间,他仍然能够感受到路幽然身上透出来的无形灵压一直笼罩着自己,一旦自己心灵失守,恐怕什么东西都倒出来了。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南疆分舵(二合一章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