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一章 血战

第三十一章 血战

  大雨如注,疑似银河倒挂,瀑布天降,带来隔绝四周,衬托安静的喧嚣,引起昏昏沉沉,难以视物的黑暗。

  就在这样的雨夜里,白羽长箭穿过重重水幕,仿佛自九幽而来,寒光照人,直透心底。

  小紫在半空宛如腾云驾雾,毫无受力之处,面对索魂恶鬼般的白羽长箭,只能瞪大一双惊恐的眼睛,没有一点办法。

  突然,绝望之中的她只觉身子一重,整个人被推向下方,恰好避开了长箭。

  她愕然回望,透过厚重雨幕和昏沉黑暗,依稀看到了一张“宝相庄严”的脸庞。

  被甩飞的孟奇难以变化身形,牙齿一咬,左手将小紫推开,右手拔出戒刀,往面前挡去。

  当一声脆响,直奔孟奇咽喉而来的那支长箭被戒刀格开,可另外一支,孟奇却再无办法,只能沉肩缩腹,以避开要害。

  噗,长箭射中孟奇右肩,发出穿透层层厚布的声音,力道极大。

  幸好雨夜之中,不止孟奇等人视物艰难,未能发现道路之上隐蔽的绊马索,伏击之人也同样如此,所射之箭大部分偏离,否则孟奇就算铁布衫在身,也无法避开众多罩门。

  扑通,孟奇摔在地面,然后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后续箭雨,同时,左手伸出,将右肩长箭拔下。

  鲜血喷出,所幸孟奇铁布衫小成,伤口不深,不影响挥刀。

  这时,黑沉沉的雨幕里,一道道人影奔了过来,或持长刀,或握厚剑,将孟奇、齐正言等人团团围住。

  伏击之人也发现环境恶劣,远程攻击难以有效命中目标。

  孟奇鲤鱼打挺站起,挥刀向敌,只见周围人影绰绰,根本分不清究竟有多少敌人,感觉随时随地会有攻击从雨幕里突然袭来。

  黑暗之中,每一个地方都像藏着一个敌人!

  乱战啊!孟奇咬着牙,疾步前行,居然抢先攻击,而不是试图逃跑。

  这一刻,他内心一个念头无比清晰,既然自己无法看清楚敌人所在,对方也应如此!

  只有抢入对方之中,将局面弄得更混,发挥“神行八步”和“铁布衫”的作用,自己才能活下去!

  若是逃跑,以“神行八步”的效果,倒是不难脱离目前的包围,可孟奇担心暗中还有高手等待,要是自己离开了混乱的地方,他就能找准目标出手了,到时前有猛虎,后有群狼,性命堪忧。

  几步之间,孟奇抢入了面前的敌人之中,脚步不停,神出鬼没,刀光一闪,总有鲜血喷溅,人影倒地。

  这个过程中,因为太过混乱,孟奇也无法靠“神行八步”

  完全闪过攻击,但他懂得避开要害,用铁布衫硬抗,半柱香下来,身上刀伤剑创虽是不少,可却始终未曾重伤,失去战力。

  围攻的敌人们越打越是心惊,面前的孟奇在黑夜里就如同鬼魅,每一次出现,都伴随有同伴的身亡或重伤,而自己等人的攻击,大部分都招呼到了自己人身上,不得不缩手缩脚,好不容易伤到他一次,又觉得刀剑受阻,难以深入。

  这根本是怪物嘛!

  他们都知晓横练功夫,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神行八步”的配合下,铁布衫给了他们强烈的非人之感!

  不过,即使如此,孟奇自身也并不好受,仿佛永远杀不完的敌人和似乎能从四面八方来袭的兵器让他压力极大,稍不留神,或许就会被命中罩门。

  大雨纷飞,鲜血四溅,腥咸入鼻,孟奇夜战八方,勉力支撑,周围倒下了一具又一具尸体,可似乎有更多的人影围了上来。

  小紫倒在泥泞之中,腰腹用力,想要站起,可身体虚软,未能成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埋伏的敌人围了上来。

  “小桑,小桑……”她害怕绝望地不知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惶恐之中,她突然愣住,因为围上来的敌人并没有靠近她,而是加入了前方激烈的战团。

  大雨倾盆,闪电奔腾,小紫隐约看到一道人影四处游走,刀光如织,将附近敌人牢牢吸引在了那里。

  这道身影个头矮小,可这一刻却显得如此高大可靠。

  他屡次受创,却沉默着没有发出一声痛呼,与周围阵阵惨叫形成鲜明对比。

  小紫停止了自语,脸上惊惧恐慌渐渐收住。

  酣战之中,孟奇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他觉得快支撑不住时,对面敌人忽地大叫一声,转头便逃。

  他们虽是勇武之人,也知晓对手很少,可面对将近五成的伤亡,还是未能克制住内心的恐惧,终于崩溃。

  毕竟他们并非真正不怕死之人!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很快,孟奇压力骤减,

  变得游刃有余,面前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倒地或逃跑。

  正当他准备眺望四周,相助齐正言时,突然看见道旁林子内窜出一道高大身影,快如奔马,手持长刀。

  “蓄气大成的高手!”孟奇知道是自己周围敌人减少,变得空空荡荡,才被隐藏的高手锁定了身影,但他并不畏惧,这不是慌乱逃跑之时,自己无暇观察,只能被动挨打,遭受突袭。

  既然已经提前发现,那……孟奇脑海里闪过了张远山的建议:若遇到蓄气大成的敌人,那一定要以快打慢,以小伤换大伤。

  想法闪过,孟奇略微胆怯之后,悍勇上浮,闪过一个敌人,提刀迎向了对方。

  双方越来越近,孟奇模糊看到是一个冷峻的大汉。

  戒刀挥出,即将与长刀碰到时,孟奇脚踩神行八步,一滑一转,鬼魅般到了那高手的身后,直劈后脑。

  高手并不慌张,身手矫健,侧身避开,同时长刀后撩,指向孟奇胸腹,试图逼得他放弃攻击。

  此乃老成持重之举。

  孟奇牙关一咬,居然合身上扑,面对长刀,不闪不避!

  长刀在孟奇胸腹之间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在高手眼前制造出了一片血红。

  糟糕!长刀真正斩中实物时,高手就有了不好预感,想要往旁边滚开躲避,可刀身传来的反震之力却让他迟缓了一下。

  刀光一闪,高手惊愕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脑袋飞起,看着自身无头尸体缓缓倒下。

  孟奇来不及检查战果,用背部硬抗了残余敌人一刀,只觉胸腹之间剧痛,双腿发软,脑袋眩晕。

  “不是小伤……”孟奇内心自嘲了一句,对方的实力确实不凡,这一刀差点将自己胸腹剖开,已然受创不轻。

  不过他并不后悔,若让对方摸清楚自己的虚实,采用针对打法,自己怕是性命堪忧。

  而这一次的战斗,也让孟奇明白了一个道理,武功的高低只是决定最后结果的关键因素,并非全部,就像对方实力胜过自己不少,可倒在地上的尸体是他,而非自己。

  还残余的几个敌人都是悍不畏死之辈,见主持此次行动的首领死亡,竟不思逃走,反而靠了过来,想要趁孟奇受伤乏力,取他性命!

  战斗以来,孟奇消耗极大,此时确实有手足无力之感,不过他并不慌乱,一刀杀死蓄气大成的高手后,对剩余这几个敌人,他有一种奇怪的自信。

  这时,剑光亮起,空灵飘渺,如烟似雾。

  几点寒星于雾中乍现,孟奇面前的几个敌人纷纷倒地。

  “你没事吧?”齐正言浑身浴血出现,也不知是他自己还是别人的。

  孟奇摇了摇头,撕下僧袍,简单地包扎着胸腹之间的伤口:“没有大碍,但失血略多,jīng力消耗极大,你呢?”

  “差不多,刚才遇到一个蓄气大成的用剑高手,中了一剑。”齐正言还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不过脸sè苍白了不少,虽说他实力高于孟奇,但这种混战的局面,却不如孟奇的武功适应,很是受了些伤,若非掌握了灵动莫测的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能不能活下来还得两说。

  “我们得尽快入山,逃了不少敌人,怕有援手到来。”孟奇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也找找他们,把他们的尸体就地掩埋。”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向辉和小紫很难活下来。

  “大师,你没事吧?”话音刚来,小紫就晃晃悠悠地站起,走了过来,打量着孟奇身上的伤口。

  孟奇愣了一下:“小紫姑娘,你没事?”

  小紫抿嘴一笑,隐见几分妩媚,似乎比平时漂亮了不少:“他们都来围攻大师你们了,我躺在地上,没人管我。”

  这时,向辉也捂着面门,踉踉跄跄过来:“神僧,齐大侠,你们安好?”

  “你也没事?”孟奇愈发惊讶了。

  向辉松开手,现出脸上一道深深的伤口,从左额而下,直至右颊,分外狰狞:“小的受了一刀,昏厥在地,他们竟也没有管我,或许是将我当成死人了吧,不过也多亏神僧你们吸引了敌人。”

  孟奇撇了撇嘴,低声嘀咕道:“早知道我也跟着装死。”

  不过他很清楚,若没有自己和齐正言吸引住敌人,怎么装死都是无效。

  小紫在旁边尸体上寻找着干净一点的布条,全部撕下,抱在怀中,想要给孟奇包扎。

  向辉则恨恨地翻动尸体,寻找财物,可对方出门杀人,身上自不会带秘籍和财物,只找到了一些暗器。

  …………

  半日之后,天刚蒙蒙亮起,孟奇就缓缓醒转。

  他们四人连夜赶路,已是翻过了山岭,下山之后,就是少林山门。

  不过孟奇和齐正言之前都受伤不轻,到了半夜,有点扛不住,于是寻觅了一个山洞,短暂休整恢复,等待天明。

  打坐小憩之后,孟奇伤口都已收拢,jīng力恢复了不少,起来动了动拳脚,发现齐正言在洞外守着,向辉捂着脸孔,低低**,小紫蜷成一团,还未醒来。

  “小桑,别过来……小桑,不要靠近我……”小紫昏昏沉沉地说着梦话,忽地翻身坐起,已然惊醒。

  “大师……”她有点茫然地看着孟奇,似乎睡醒之后搞不清楚状况了。

  孟奇笑了笑:“我们得准备下山了,少林就在隔壁山脚。”

  小紫懵懂的表情消失,轻轻点头,接着有些不安地道:“大师,我,我有说什么梦话吗?”

  “你在叫小桑?”孟奇故意挑明。

  小紫“啊”了一声,脸sè变幻连连,低声道:“大师,日后千万得小心一个叫做顾小桑的女孩子,她是全天下最坏最坏的坏蛋。”

  “为什么啊?”孟奇笑容不变,内心却觉得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少女恐怕有点秘密,不过谁没有秘密呢,也不知她能不能活到这次任务结束。

  “……额……总之很坏很坏!杀人不眨眼!”小紫努力地强调着。

  这时,齐正言走了进来,身上鲜血已经暗红:“我们出发吧,争取午时前进入少林。”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 血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