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七章 义薄云天属小孟

第三十七章 义薄云天属小孟

  就此散去?开什么玩笑!孟奇暗自腹诽,正气凛然地站了出来:“方丈大师,可当我等是贪生怕死之徒?”

  “阿弥陀佛,老衲不是这个意思,几位施主都有伤在身……”心寂依然要劝众人离开,但他不可能明说少林已经决定放弃这片基业,再是守卫也无用。那样很容易被朵儿察知道,强撑住伤势进攻,让僧众们来不及撤离。

  “方丈大师,莫非你嫌弃我等受伤无用?”孟奇一脸义愤,熟练地扭曲了心寂的意思。

  此时,少林寺的首座长老们都赶到了心寂身后,防止孟奇等人突然偷袭。

  听到孟奇的话语,自承武林正道的众僧自然不会光明正大地说确实无用,支支吾吾,竟无人回答。

  “老衲重伤,江施主和张施主亦是如此,而朵儿察根本未损,此战实在希望渺茫,诸位施主非我少林弟子,为何要挥霍性命,留守少林,做这玉石共焚之事?哪怕少林之中,有这等决心之僧人,也是少之又少,因为实在毫无意义,恐怕只有老衲等行将圆寂之辈,才会舍得这具臭皮囊。”

  “诸位施主何不留住有用之身,以待来时?”

  心寂就差直说只有老衲要死守少林,别人都可能逃离,你们这群毫不相关的陌生人逞什么英雄,发什么疯?

  孟奇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地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我等舍生取义,正在今日!”

  包括心寂在内,所有僧人都听得目瞪口呆,他们还从未见过这种一门心思要为了救人而牺牲自身的人!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我们根本不想让你救啊!

  孟奇说完之后,忽然觉得“阿弥陀佛”配后面热血慷慨的话有点违和,但他马上就自我安慰道,反正这年头流行画风不对!

  见众僧愣住,孟奇昂起脑袋,做侠肝义胆义薄云天状:“今日之事,不是少林要不要救的问题,而是我等要向天下苍生昭示,这世上还有慷慨赴死之人!”

  江芷微抬起手,捂住嘴巴,强忍着笑意,苍白的脸上憋出了一抹潮红,齐正言嘴角抽搐了一下,暗自庆幸自己与孟奇说话不多……

  心寂沉默半响,看了看仓促服食丹药后打坐稳定伤势的张远山和茕茕孑立衣衫飘舞的江芷微,叹了口气道:“张施主与江施主伤势沉重,此时下山怕也难以突破铁甲兵的封锁,还是入寺以待时机吧,德空,速去取小还丹给几位施主。”

  “几位施主,入寺之后,烦请你们镇守后山,以防蛮族高手攀崖而入。”

  他将孟奇等人安排在了基本不会有谁来进攻的清净后山,也避开了寺内撤离的密道。

  “多谢方丈大师。”孟奇悄然吐气,这是最理想的发展了!

  …………

  “方丈,那小沙弥是不是脑袋有恙?”回到大雄宝殿,心禅略有点气恼地开口,“你为何要留下他们?”

  心寂本待说话,忽然脸如金纸,继而雪白,连续变化了几次后,才勉强稳定,可看起来却像一下老了二十岁。

  “师父,您没事吧?”他的弟子关切地问道。

  “还死不了。”心寂平淡地说道,“好在刚才吓退了朵儿察,有了缓气之机。”他的伤势似乎愈发地重了。

  他侧头看着心禅:“江施主、张施主与朵儿察交手时确实在拼命,非是奸细,而老衲观他们心意甚坚,若不让他们入寺,怕是会死守山道,故而让他们去看守后山,以答此番恩情,了却因果。”

  “后山除了舍利塔,并无要紧之处,不用担心朵儿察之人偷袭,等弟子们通过密道撤完,再告知他们真相,让他们也从密道离开,若朵儿察来袭的早,以后山的状况,他们当能守到最后,到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应该不会再死守了吧……”

  心寂说得不太有把握的样子,刚才孟奇的“慷慨激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心禅沉着脸道:“榆木脑袋,怕是无解。方丈,秘籍、丹药等已经挑出重要的装好,现在就安排弟子撤离?”

  “嗯。”心寂点了点头,回首望向金身佛像,神情变得安宁淡然。

  …………

  “总算入寺了。”走向后山的道路上,孟奇长吁短叹,还好自己“演技”不错。

  江芷微行走的很缓慢,但脸上不见一点迷茫忧伤,轻笑道:“不知心寂大师等高僧会如何看待你这个小和尚?”

  脑残儿童欢乐多……孟奇默默腹诽了自己一句,要不是任务压迫,我乐意这样吗?

  然后,他“正sè”道:“一定是被我的侠肝义胆义薄云天震动了,只差纳头便拜了。”

  “反正刚才看到小和尚你特正经特严肃特激昂地说着那些扭曲的话,我就,我就想笑,哈哈……”江芷微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可笑着笑着,声音就戛然而止,脸上浮现出少许痛苦。

  “江姑娘,你伤势如何?”孟奇担忧地问道。

  江芷微吐纳了几下道:“即使开了四窍,以我的境界,用‘剑出无我’还是艰难,一剑之后,虽未脱力,但也只剩下三成功力不到,之后又被朵儿察劲力所伤,十停里剩不下一停,半日之内,估计也就只能仗着剑法对付对付铁甲兵了。”

  她描述的很详细,因为若是让同伴误判了自己的实力,有敌人来袭时,很容易出现策略上的问题。

  “张师兄呢?”齐正言看着胸口有点凹陷的张远山。

  张远山苦笑道:“还好这次带来了伤药,又有少林小还丹相助,否则怕是行走都艰难,呵呵,现在连对付铁甲兵都吃力了。”

  王晋跟着众人,但一直没有说话,目光游移,打量着寺内佛殿和经过的道路。

  走着走着,孟奇忽然愣住了,因为眼前的后山与自身少林的后山一模一样!连那座舍利塔也一样!

  不会吧,像到这种程度……孟奇没来由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一样?”江芷微察觉到孟奇的异常。

  孟奇点了点头,语气郑重地道:“虽然我只去过后山一次,但与这里确实一模一样。”

  不会这里也有镇压的妖魔鬼怪吧?

  额,应该不会,以这个世界的力量层次,若有妖魔鬼怪,早就统治天下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以防前面引路的小沙弥听到。

  走了一会儿,小沙弥停住,一本正经地双手合十:“诸位施主就在这里守卫吧,过了前面道路就是后山舍利塔,不便外人进入。”

  孟奇一下有了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因为停留的地方正是前几日自己看守的地方!

  两座崖壁对立,夹出一条狭窄道路,前方左右各是茂密森林。

  “这是巧合,还是有某种联系暗藏在内……”到了这个时候,孟奇不用看也知道,左右侧树林看似漫无边际,其实多走几步,就能看到悬崖了。

  他又惊又疑地想着心事,其他人则听着小沙弥介绍附近的地形,方便最后撤离。

  而小沙弥似乎得到了上层授意,将地形讲的异常详细。

  “咦,没说崖壁那条密道?不对,想太多了,这个世界没有妖魔鬼怪,谁来开辟那条密道?两个世界的少林终究还是有所不同吧,毕竟这里是少华山,不是莲台山……”孟奇听着听着,脑海里猛地冒出了“真观”钻出来的那条密道。

  “齐师兄,小和尚,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们了。”等到小沙弥离去,江芷微拿出拇指大小的羊脂白玉瓶,倒出一粒红彤彤的丹药,和着小还丹一起服下,开始打坐调息,恢复伤势。

  张远山伤势更重,顾不得王晋在旁,同样直接坐下,调理气血。

  王晋沉默着看了他们好一会儿,又看了看一脸戒备的孟奇,踱步到旁边,闭眼打坐,似乎在恢复jīng神。

  孟奇和齐正言轮流着警戒,过了大概半个时辰,远方突地传来阵阵微弱喧嚣。

  “朵儿察又来了?”孟奇抬头望向寺庙方向,果然看到那里乌云密布,银蛇乱舞,部分地方火焰腾起,浓烟滚滚。

  他下意识握紧了刀,等待着最后之战的开始。

  这时,王晋猛地站起,也不与孟奇等人打招呼,直接就向着少林方向奔去。

  “他想做什么?”孟奇愕然开口。

  齐正言没什么表情地道:“不用管他,留下来反而芒刺在背。”

  王晋快如奔马,内心隐隐有点激动,他出身草莽,所得武功皆是平凡,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开窍这一步,算是入流高手了,可是,再想走下去,他又缺了这个境界的秘籍,所以,对他而言,轮回世界是机遇,现在也是机遇!

  这个少林虽比真正少林差很多,但从心寂方丈身上可以看出,他们的武功直指外景,不缺乏凝练穴道,开天生九窍的步骤!

  现在正是少林混乱之际,抓一个首座或长老拷问秘籍,根本无人发现,只会以为死于朵儿察他们之手。

  反正任务只是坚守少林,没说不能伤害少林僧众!

  “可能想趁混乱得点好处……”孟奇看着王晋背影,随意猜测道。

  突然,旁边森林内有一道道银芒射出,快得难以想象,直接命中了王晋。

  雨打芭蕉叶的嘈杂响声传来,王晋浑身皆有小股鲜血喷出,像是被戳破了的水囊,然后,他表情残留着少许喜悦地仰面倒地。

  “浪费了我的暴雨梨花针……不过,谁叫大将军让我不放走一个呢,嘿,你们竟然敢刺瞎大将军一只眼睛!”森林内走出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他面带微笑,将手中黑筒直接扔到了地上,很有礼貌地拱手道,“在下汤顺,外号‘掌上乾坤’,来送你们去见西天佛祖,南无阿弥陀佛。”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 义薄云天属小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