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八章 掌上乾坤

第三十八章 掌上乾坤

  话音刚落,汤顺步伐陡然加快,像是一头疯牛冲向目前还能站着的齐正言和孟奇。

  虽说他武功在四大高手里垫底,但怎么也是开窍期的强者,齐正言不敢大意,长剑一圈,抖出一个圆弧,宛如落日萧萧而下,防守的水泄不漏,意图先行稳住,在孟奇配合下拖到江芷微和张远山结束疗伤,起身联手。

  他并非没有与开窍强者交手的经历,无论是门中对练,还是隐皇堡任务,都不乏只开了眼窍的对手,因此对自身严谨沉稳的长河剑法颇有信心,哪怕战胜无望,拖延片刻还是能办到的,更别提现在又学会了部分“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暗藏于本门剑法之中,灵动莫测,或许还能伤到汤顺,削弱他的实力。

  到时候,江芷微和张远山即使只能发挥出两三成的的水准,依仗剑法jīng妙和人多势众,还是有望击退汤顺或支撑到主线任务完成的。

  孟奇大概能猜到齐正言的心思,神行八步展开,闪到侧面,当头就是一刀,配合得颇为默契。

  就在齐正言和孟奇招式将尽未尽之时,汤顺突然前扑,主动撞向剑尖,如同自杀!

  糟糕!

  这反常变化激起了齐正言的警惕,可汤顺眼力极准,时机把握得异常jīng确,让他来不及收剑回防,改变招式,只能身子一侧,塌胸缩肚。

  噗,长剑如中败革,发出沉闷响声,孟奇当头一刀则由于汤顺突然前扑,只能斩到他的背部,划破了衣裳,露出了黝黑肌肤,留下了白sè划痕。

  掌风凌厉,齐正言长剑脱身,整个人横飞了出去,口中不断有鲜血喷出,重重摔落在地。

  横练功夫?

  圆满的铁布衫?

  孟奇向后一躲,又诡异地往左一扑,避开了汤顺打飞齐正言之后的随意一击,内心震惊异常。

  这么多天来,都是自己仗着铁布衫抢攻,以快打慢,以小伤换大伤地击败敌人,端得上顺风顺水,可现在,却要面对一个铁布衫比自己还强,武功比自己还高的恐怖对手了!

  江芷微和张远山脸上都闪现出一抹潮红,强行中断了疗伤,提起各自长剑,准备加入战团。

  齐正言落地之后,挣扎了几下才勉强站起,刚才那一掌,他虽及时避开了要害,但汤顺实力强横,终究让他受创不轻。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面对汤顺这可怕敌人,孟奇只能四下游走,仗着神行八步勉力支撑。

  双方实在差距太大,否则孟奇肯定会选择真妙对付自己时的策略。

  而现在,孟奇虽步伐诡异,活动空间却一点点被汤顺压缩,要不了多久,就会避无可避了。

  “江姑娘、张师兄马上就到了……”孟奇咬着牙,全神贯注于躲避,这样的压力和危险之下,他对“神行八步”的jīng髓似乎又有了更进一步的掌握。

  “哈!”就在这时,汤顺突然吐气开声,如同钟鼓齐鸣。

  嗡!孟奇顿时感觉耳朵嗡隆,心浮气躁,头晕眼花,四肢发软,脚步为之一缓。

  啪!汤顺趁机赶了上来,右掌一挥,正正印在孟奇背部。

  孟奇眼前一黑,背部麻痹,腾空而起,身体发出啪啪啪的炒豆子响声,口中鲜血止不住地喷出。

  剧烈的疼痛让落地的孟奇醒转,恰好看到江芷微和张远山一攻一守,接住了汤顺。

  强忍住晕厥过去的冲动,孟奇勉力调息了几下,醇厚的少林内力缓缓流转,如同一股清泉,消除了众多不适,稳定住了孟奇的伤势。

  “伤势并不重……”孟奇审视着自身状况,“但铁布衫完全破功了……”

  由于汤顺这一掌受到江芷微和张远山的侧击,未能发挥全力,孟奇又有小成的铁布衫护身,因此只是轻伤和铁布衫破功,尚存蓄气小成的实力。

  但没有了铁布衫,孟奇实力下降起码七成!

  …………

  大雄宝殿内,笃笃笃的木鱼声没有间隙地回荡着,营造出一种奇妙的庄严肃静。

  心寂盘腿坐于金身佛像前,神情平和淡然地敲着面前的老旧木鱼,不似大敌将至,反而像在进行每日的功课。

  “心寂和尚,你倒是得了几分禅意。”外面天空昏暗,铅云低垂,银蛇闪现,大雨磅礴,一道人影缓步走过屋檐滴水形成的“帘幕”,踏入了大雄宝殿,正是大将军朵儿察!

  他身着蛮族黑袍,被江芷微刺瞎的左眼并未闭着,而是怒目圆睁,露出让人心悸的黑暗和空洞。

  “可惜未能劝得施主放下屠刀。”心寂停了木鱼,施施然说道。

  朵儿察嘿了一声:“屠尽众生既为佛!”

  随着他这句话,大雄宝殿内狂风呼啸而起,吹灭了一根根蜡烛。

  心寂不慌不忙,再次敲响木鱼,口中庄严念道: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他左掌之中,忽然冒起一阵琉璃佛光,传来禅音阵阵: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佛光汇于心寂身上,让他宛如一尊庄严佛像,与背后金身雕塑,一小一大,一虚一实,一动一静,形成难以描述的胜景。

  朵儿察表情凝重下来:“你居然舍得这么多舍利子。”

  他右拳挥出,身前狂风凝成巨龙,天空闪电劈于殿顶。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心寂左掌拍出,佛光大盛,金刚怒目。

  …………

  孟奇鲤鱼打挺而起,寻觅着自己脱手飞出的戒刀,并全力观察着江芷微和张远山之战,同时,他眼角余光看到,齐正言捡起了自身长剑,略有点犹豫地站在那里。

  张远山长于大极守势,江芷微剑法凌厉无匹,一守一攻,居然暂时拦下了汤顺。

  本来以他们当前的状况,汤顺抢攻几招,就能强行打破张远山的防守,但每到关键时刻,江芷微的“白虹贯日剑”就如出洞毒蛇,灵动又可怕地刺向他的几处罩门,逼得他不得不放弃进攻,转为防御,给了张远山喘息之机。

  而若想先击败江芷微,他又无法突破张远山的剑势。

  看到这样的状况,孟奇内心暗喜,齐正言应该不会犹豫了,有自己和他相助,江芷微和张远山当能死死拖住汤顺,等待任务结束。

  正当孟奇找到自己的戒刀,准备加入战团时,张远山的身体突地颤抖起来,剑势猛然变缓。

  糟糕,他的伤势无法压制了!

  这句话刚刚闪现在孟奇脑海,他就看到汤顺抓住机会,一掌拍飞了张远山的长剑,左脚踢在他的侧肋,直接将他踢得横飞出去。

  张远山肋骨断裂的响声清晰可闻,落地之后,更是鲜血狂喷,想要站起却力有未逮,处在了重伤濒死的状态。

  没有了他的防御,江芷微立刻直面了汤顺,两三下之间就因为伤势不稳,力气不济,动作比不上全盛时灵敏迅捷,被汤顺觅得良机,用左掌硬挨了一剑,欺近身前,右肩发力,将她撞飞。

  江芷微衣衫飘舞,牙关紧咬,可嘴角的鲜血却像不要钱般溢出,纵使如此,她依然紧握住了长剑,落地之后,勉强用剑身杵地,支撑着不倒。

  “很巧妙的卸劲功夫……”汤顺怔了一下,赞叹了一声,他原本以为这一击能直接杀死江芷微,谁知只能重创,“可惜,可惜,你现在连孩童都打不过了……”

  他环视四周,见伤的伤,弱的弱,暗自得意起来,朗声大笑:“你们的武功都jīng妙异常,显然传承不凡,不如教导于我,我也让你们死得轻松一点,可好?”

  说着,他看向江芷微:“你这小姑娘长得好生俊俏,实乃汤某生平仅见,若非大将军死令,我说不得会怜香惜玉,嘿嘿,我最喜欢你们这种武功高强,看似刚烈的侠女了,若是抱到床上,看你求不求饶……”

  江芷微神情异常恼怒,可她现在的伤势,连说话都甚是艰难,只能大口地喘着气。

  汤顺一边说,一边走近江芷微和张远山,侧对着孟奇和齐正言,打算靠语言和气势给他们死亡的压力,逼问出神功秘诀。

  其实,他有逼问的独门手法,歹毒异常,但江芷微和张远山伤势极重,离死不远,如果用上这手法,很可能什么都还没问就“结束”了。

  “你这小和尚看什么看?武功平凡,实力又低,嗯,不如先杀你。”汤顺决定杀鸡儆猴,挑上了最没有逼问价值的孟奇。

  孟奇嘴上秽言不断地怒骂着,内心却奇异的平静,不断地思考着应对的办法。

  虽然他知道以双方的实力和状况对比,希望极其渺茫,但并没有崩溃,试图把握那一线生机。

  “用神行八步闪到那里……斩他要害……”孟奇看着汤顺一步步靠近,准备做拼死一搏。

  “如果不搏,注定死亡,那还不如豁出去!”

  汤顺笑眯眯地走向孟奇,目光却看着江芷微和张远山,等待他们屈服。

  “小和尚,你说我是先卸你的左手,还是右腿呢?或者你想先做阉人?”汤顺呵呵笑道。

  话音刚落,他的表情突然僵住,一道白sè的光芒在齐正言手中绽放,越来越亮,越来越炽,照耀了每一个人,打在了猝不及防的汤顺身上。

  汤顺的怒吼声里,一道道厚布被撕裂的声音响起,而这时齐正言手中又是一道白芒飞出,耀眼夺目,更为凛烈,“飕”的一声打在了汤顺勉强抬起阻拦的右掌之上,直接洞穿,正中胸口。

  “子母离魂镖?”孟奇依稀觉得眼熟,那是以前看小说时,给自己留下过深刻印象的唐门暗器。

  不过他来不及细想,刚才谋划的进攻尽数变成了本能,一闪一矮一滚,钻到了汤顺身前,长刀上戳,从下yīn罩门贯入了汤顺小腹。

  孟奇用力一转,鲜血当头淋下,热气翻滚。

  他顾不得继续用力,弃刀滚开,以避汤顺临死反扑。

  汤顺惨烈的叫声回荡在后山,如孤狼泣月,似恶鬼哭坟。

  惨叫渐渐变低,汤顺双目圆睁地软倒,胸口扎着一只奇形飞镖,下身血肉模糊。

  发出“子母离魂镖”后,齐正言仿佛站都站不稳了,跪倒在地,大口喘气。

  “他什么时候兑换的‘子母离魂镖’?哪来的善功?”孟奇抹了把脸上污血,“难道他把自身的浣花剑派武功统统兑换了?”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掌上乾坤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