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三章 只因你太美

第三章 只因你太美

对于一个往日雨水并不多的城池而言,未有丝毫准备的暴雨倒了芭蕉,歪了篱墙,漏了屋顶,湿了不及运送的货物,总是令人着恼。

梧桐落这片街巷,按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有种了很多梧桐树的破落户居住地。

在长陵,破落户是小摊小贩、走方郎中、没有自己田宅的租户帮佣乃至闲人的统称,这样等人的聚居地,环境比起普通的街巷自然更让人难以生起清雅的感觉。

除了被风雨卷下的落叶之外,街面并不平整的青石路面的水洼里,还漂浮着一些混杂着菜叶和鸡粪的泡沫。

脚面已经全部湿透,身上糊满泥灰的丁宁似乎也有些着急,但是手里的千工黄油布伞比起市面上一般的雨伞要好得多,也同样沉重得多。这对他形成了不小的负担,他时不时的要换打伞和提油瓶的手,又要防止伞被风雨吹到一边,所以脚步便怎么都快不起来。

前方的临街铺子全部隐藏在暴雨和梧桐树的晦暗yīn影里,只能模糊看到有一面无字的青sè酒旗在里面无助的飘动。

青sè酒旗的下方是一个小酒铺,布局摆设和寻常的自酿小酒铺也没有任何的差别,当街的厅堂里摆了几张粗陋的方桌,柜台上除了酒罐之外,就是放置着花生、腌菜等下酒小菜的粗瓷缸,内里一进则是酒家用于酿酒的地方和自住的屋所。

走到酒铺的雨檐下,丁宁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收了沉重的雨伞,甩了甩已经有些发酸的双臂,在门坎上随便刮了刮鞋底和鞋帮上的污泥,便走了进去。

酒铺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酒客。

倒不是平日的生意就清冷,光是看看被衣袖磨得圆润发亮的桌角椅角,就知道这些桌椅平时一日里要被人摩挲多少遍。

只是有钱有雅致的酒客在这种天气里未必有出行的心情,而那些不需要雅致的酒客,此刻却或许在突如其来的暴雨里忙着应付他们漏雨的屋面。

“你就不能在外面石阶上蹭掉鞋泥,非要蹭在门坎上?”一声明显不悦的女子喝斥从内院响起,像一阵清冷的秋风,卷过空空荡荡的桌椅。

丁宁满不在乎的一笑,“反正你也不想好好做生意,就连原本十几道基本的酿酒工序,你都会随便减去几道,还怕门坎上多点泥?”

院内沉默了数秒的时间,接着有轻柔的脚步声响起,和内院相隔的布帘被人掀开。

“若早知在这种地方开酒铺都有那么多闲人来,我绝不会听你的主意。”掀开布帘的女子冷冷的声音里蕴含着浓浓的怒意:“更何况门口有没有污泥,这事关个人的感受,和生意无关。”

丁宁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有关个人感受的部分,我可以道歉,但生意太好,闲人太多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你长得太美。况且开酒铺总比你一开始想要栖身花街柳巷打听消息要稳妥一些。你什么时候听说过生活还过得去的良家女子想主动投身花楼的?要么是天生的淫妇荡娃,但淫妇荡娃又卖艺不卖身,这样的不寻常…你当监天司和神都监的人都是傻子么?”

女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丁宁说得每一句话都是事实。

包括那句她长得太美。

绝大多数女子的美丽来自妆容和风韵,她们身上大多有特别美丽的部分,或者有独特的气质,甚至有些女子的五官单独分开来看并不好看,但凑在一起,却是给人分外赏心悦目的感觉。

但此刻安静站在清冷酒铺里的这名女子,却是无一处不美。

她的五官容貌,身姿仪态,无论是单独看某一部分,还是看全部,都是极美的。

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太小,但更要命的是正好处于青涩和成熟之间,这便是两种风韵皆存,哪怕是她此刻眼中隐含怒意,神情有些过分冰冷,只是身穿最普通的素sè麻衣,给人的感觉,都是太美。

那件普通的麻衣穿在她的身上,都像是世间最清丽,又最贵重的衣衫。

但凡看见这个女子的人,就都会相信,书本上记载的那种倾国倾城,满城粉黛无颜sè的容颜是存在的。

她就那样清清冷冷的站在那里,穿着最普通平凡的衣物,但身体的每一部分都似乎在发着光,都能够挑动让人心猿意马的琴弦。

她的容颜很不寻常,她和丁宁的对话也很不寻常。

因为神都监的备卷上,她的姓名是叫长孙浅雪,她的身份是丁宁的小姨,然而没有任何一个小姨会和相依为命的外甥,会有这样争锋相对的气氛。

酒铺里一时宁静,显得清冷。

丁宁的脸sè渐肃,他开始回想起那五名围着赵斩小院的监天司供奉,想到一瞬间化为无数碎片的小院,他清亮的眼睛里,开始弥漫起很多复杂的意味。

“赵斩死了,夜策冷回来了。”他轻声的说了一句。

长时间的安静,无一处不美的女子微微蹙眉,冷漠的问道:“夜策冷一个人出的手?”

丁宁猜出了女子的心思,认真道:“是她一个人,只是监天司的五名供奉在场组成的阵势让赵斩的元气往天空倾泄了不少,而且夜策冷还受了伤。”

“她受了伤?”长孙浅雪眉头微蹙。

“看不出受伤轻重,但绝对是受了伤。”丁宁看着她的双眸,说道:“夜策冷出身于天一剑阁,主修离水神诀,在这样的暴雨天气里,她比平时要强得多,所以虽然她单独击杀了赵斩,但既然是受了伤,那只能说明她的修为其实和赵斩相差无几。”

长孙浅雪想了想,“那就是七境下品。”

她和丁宁此时对话的语气已经十分平静,就像是平时的闲聊,然而若是先前那些神都监官员能够听到的话,绝对会震骇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虽然今日在那条陋巷之中,一次性出现了数十名的修行者,其中数名剑师甚至被一股宣泄出来的元气便震得口喷鲜血,站立不起,看上去无比凄凉,然而在平日里,那其中任何一名剑师却都可以轻易的在半柱香的时间里扫平十余条那样的街巷。

唯有拥有天赋、际遇和独特体质的人,才能踏入修行者的行列。

修行二字对于寻常人而言本身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能够修行到六境之上的修行者,便注定能够在后世的史书上留下浓厚一笔。

尤其像夜司首此种神仙一样的人物,出身和修炼功法,无一不是神秘到了极点,即便是监天司的供奉都未必清楚,然而对于这两人而言,竟似不算什么隐秘!

而若是那座角楼上的素sè布衣老人和儒雅年轻人能够听到此时的对话,他们的心中必定会更加的震惊。

他们是这座城里眼光最好的人之一,然而他们若是能听到这样的对话,他们就会发现在修为上,这两人竟然比他们看得更加透彻!

有风吹进酒铺,吹乱了长孙浅雪的长发。

这名无一处不美的女子随意的拢了拢散乱的发丝,认真而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去冲洗一下,然后上床等我,我来关铺门。”

就连丁宁都明显一呆,随后苦了脸:“现在就…这也太早了些吧?”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冷漠转身:“可能这场暴雨的寒气有些过重,我的真元有些不稳。”

丁宁脸上轻松的神sè尽消,凝重道:“这可是非常紧要的事情。”

看网友对 第三章 只因你太美 的精彩评论

4 条评论

  1.  沙发# 君若陌路 : 2014年09月02日

    第一?老无啊你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2.  板凳# 一品牛牛 : 2014年09月02日

    第二,我顶

  3.  地板# 匿名 : 2014年09月02日

    卧槽!上床等!!!

  4.  4楼# 似乎不中 : 2014年09月02日

    无罪似乎不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