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六章 时机

第六章 时机

暴雨骤停,绝大多数长陵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平时看厌了的晴好天气也似乎变得格外可亲起来,很多商队抓紧时间处理受潮的货物,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只是过了正午,天空便又重新变得yīn霾,接着一场雨又迅速的笼罩了整个长陵。

这场雨并不像昨夜的那般暴烈,但却十分缠绵,淅淅沥沥,眼看一时无法停止。

街巷阡陌之间烟雨空濛,再次像笼了无数层纱一样看不清楚。

在长陵城南,有一处外表看起来像道观一般的建筑,占地数十亩。

大秦王朝封赏极重,能得敌甲首一者,就可赏爵一级,益宅院九亩,斩首满两千级,更是可以享三百家赋税。

所以长陵大多数宅院,乃至普通军士的院落在往朝来看都是大得出奇,整个长陵也随之往外一扩再扩,这处位于长陵城南的建筑,实在是不算大。

然而除了皇宫深处的少数几位大人物之外,大秦王朝所有的权贵,对这处地方都怀有深深的戒备和恐惧。

因为这里是神都监的所在。

大秦王朝查案办案主要靠监天司,监天司各地正职官员便有上千名,各官员自己门下的食客又不计其数,且各类大案不需要报备其余各司,直接上达天听,所以监天司的权力一直隐隐凌驾于其余各司。

然而神都监也是其中异类。

神都监在册官员不过百名,不过监天司十分之一的数量,平时也只负责调查、监视工作,然而调查监视的对象,却都是各类官员,修行者,以及有可能成为修行者的人物。

所以说,神都监便是皇帝陛下和那两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专门用于监察官员和修行者的秘密机构。

再者,所有神都监的正职官员都是“战孤儿”,都是战死的将领、军士的子弟,这些人没有多少牵挂,也不会有多少被人威胁的地方,所以往往更加冷酷和无情。

所以在绝大多数官员和修行者的眼里,神都监甚至比起监天司还要可怕一些。

莫青宫此刻便在神都监的一间书房里,和往时不同,他微胖的身躯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他冒着油光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笑容,只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煞气。

这种气息,甚至使得周围院落里经常存在的一些秋虫都逃离得无影无踪。

让他情绪如此不佳的,是监天司,夜司首。

昨日夜司首一剑斩杀剑炉第七徒赵斩,替大秦拔去了一根喉中刺,是每个秦人都引以为傲的事情,然而现在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当时在场的神都监官员慕容城不是死在赵斩手中,而是被她所杀。

神都监官员本身在场就是起到监察其余各司官员办事过程的作用,慕容城又是极有前途的修行者,而杀死慕容城之后,无论是夜司首还是监天司其余几个供奉,他们甚至都没有处理一下慕容城遗体上的伤口。

这代表着他们根本不屑掩饰什么。

夜策冷夜司首,实在太过嚣张跋扈!

更让他愤怒的是,赵斩的身份,本来就是他们神都监察觉的,赵斩虽亡,但赵剑炉真传弟子尚余三名,背后又不知道有多少赵国余孽存在,原本按照神都监的计划,在杀死赵斩之后,将会采取闹市曝尸的手段,引出更多的赵国余孽,然而夜策冷不知采取了什么手段,竟然做主厚葬赵斩,并直接获得了陛下的默认,这无疑又让神都监的很多已经付出的努力和后继的一些安排全部化为了流水。

就在此时,随着数声有节奏的叩门声,秦怀书走进了这间房间,走到了他的书桌前。

“问清楚了?”

莫青宫抬起头来,压抑了一些怒意,低声问道。

秦怀书恭谨的点了点头,直接说道:“方侯府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复,那梧桐落酒铺少年虽然资质极佳,然而却是罕见的阳亢难返之身。”

莫青宫情绪不佳的皱了皱眉头,“什么叫阳亢难返之身?”

“一种阳气过旺的体质。”秦怀书细细的解释道:“此种体质体内五脏之气比一般人旺盛无数倍,然而如薪火燃烧得太过猛烈,此种体质在寻常人尚且壮年时期,体内就已经五衰。”

莫青宫的脸sè难看了些:“简单点而言,就是虚火过旺,燃烧jīng血?”

“意思差不多,然而寻常的虚火过旺、燃烧jīng血可以设法医治,这种体质,却是连方绣幕都没有法子,或者即便有那种灵药和宝物,也不值得用在他的身上。”秦怀书点了点头,他的眼睛里也有同情和遗憾的sè彩,因为他十分清楚一个出身普通的人进入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的眼睛,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那名梧桐落的少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拥有了一步登天的潜质,然而却只是因为他的体质问题,便又注定只能在那种破落街巷中继续生存下去。

莫青宫在显赫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很多年,所以他自然没有还在艰难的往上爬的秦怀书这么感慨。

既然不可能成为修行者,便代表着那名少年不可能成为对神都监有用的人,所以他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便将那名少年的备卷随手丢在了一侧专门用于焚毁案卷的火盆里。

猩红的火苗如蛇信舔舐着火盆的边缘,莫青宫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然而秦怀书并没有像他预料的一样马上离开,于是他再次抬头看着秦怀书。

“大人,慕容城的身份有问题。”秦怀书继续说了下去,他的声音变得更低,如果不仔细,甚至根本听不清楚。

莫青宫顿时微微眯眼,不解道:“慕容城虽然平时和我们并不算熟,但他的家世我们也清楚得很,能有什么问题?”

秦怀书说道:“他的出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前些时日刚刚和许侯府定下亲事,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冬他大约就会入赘许侯府。”

“入赘许侯府?”

莫青宫瞳孔不自觉的剧烈收缩,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寒意。

在大秦王朝,获得封侯的途径唯有一种,那就是凭借军功。

享万户赋税,良田千顷方为侯。

三百户便需斩敌两千,万户需要多少军功,哪怕是不会算盘的人,心中都可以估摸出那一个恐怖的数字。

所以大秦王朝有资格称侯的,一共只有十三位。

两相双司十三侯,这十三位王侯,和监天司、神都监的两位司首,还有两位神秘而强大的丞相,便是这个强盛的王朝最顶端的存在。

一抹苦笑慢慢浮现在莫青宫的嘴角。

他再次抓起面前一份案卷丢到身旁的火盆里。

不管神都监最高的人物,坐在神都监最里面那间静室里的陈司首到底清不清楚慕容城入赘许侯府这件事,不管陈司首是否有故意安排的成分,但既然这件事已经牵扯到陈司首和许侯府这个层面,他还要因为这件事而对夜策冷愤懑和不满便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

雨还继续在下。

已过了正常午饭的时间,酒铺里有限几个客人已经离开,丁宁搬了一张竹椅在门口的屋檐下坐下,然后边看雨边开始吃面。

面是酸菜鱼片面,雪白的鱼片和面条杂乱的混在一起,鱼片也不太齐整,看上去没有什么卖相,但是酸菜的量不仅足,而且看起来十分入味,面汤很浓,表面上浮着一层浅而清亮的油光,让人一看就觉得味道必定很好。

丁宁不急不忙的吃完,喝光了大半的面汤,将面碗洗干净之后,便对着后院的长孙浅雪打了个招呼,便换了双旧草鞋,打了柄旧伞走入了雨帘之中。

在梧桐落的巷口,一列商队和他擦身而过,数名身披蓑衣的赶车人习惯性的嘟囔,骂了几声鬼天气。

丁宁微微的一笑。

在充满鸡粪和浮便味的街巷中冒雨赶路的确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对他而言却犹如天赐。

雨可以遮掩很多人的视线和感知,可以冲刷掉很多痕迹,可以让他好不容易等来的这个时机变得更加完美。

所以即便他的草鞋也湿漉漉的不是很舒服,但是他的心情却真的很愉悦。

他怀着愉悦的心情,走向长陵东城边缘的鱼市。

一条巨大的渭河穿过大秦王朝的疆域,流入东海,这条巨河不仅滋养着大秦王朝大部分的农田,还让大秦王朝的船舶开辟了和海外岛国通航的路线,甚至可以让一些修行者从海外得到一些罕见的珍宝。

巨大的渭河到了长陵又分散成数条支流,源头一直可以追溯到大秦王朝的边缘,巴山蛮荒之地。

长陵鱼市,就位于城东渭河最小的一条支流东清河的两岸。

这条宽不过十余米的小河,已经因为农田开垦的需要,被拦腰截断,位于城内的部分有些成为鱼塘,有些则在上面建起了市集。

所有这些市集本身只是以一些已然无法行驶的船舶为交易场所的水集,然而经年累月下来,两岸重重叠叠建起了无数棚户,这些棚户的屋顶和招牌遮天蔽日,里面高高低低的隐藏着无数通道,就连水面和泥塘之间,也都建起了许多吊脚楼,一些简陋的木道、舢板,下方的一些小船、甚至稍微大一点的木盆,都成了这里面的交通工具,这更是将这里变得如yīn沟里的蛛网交错般错综复杂。

尤其在天光不甚明亮的时候,从两岸高处往市集中心低处看去,中心低处yīn暗中的市集,更是如同建立在深渊里的鬼域一样,鬼火重重,鬼影重重。

这片一眼望不到头的集市,便是鱼市,这里除了鱼之外,不仅是寻常人,就连绝大多数修行者所能想象得到的东西,这里都有。

(新书上传,需要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看过记得收藏和投票哦)

看网友对 第六章 时机 的精彩评论

3 条评论

  1.  沙发# 君若陌路 : 2014年09月04日

    第一真轻松 是吧牛牛

  2.  板凳# 匿名 : 2014年09月17日

    第一吃饭嚼几十下你自己试试还有东西那吗。第二杀两千人的军功问题,你当是杀俘虏吗

  3.  地板# 匿名 : 2014年09月17日

    一个人得杀一个古代小的国家才能封侯,你是杀怪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