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688章 挖坑

第688章 挖坑

  周通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深,深不可测:“这是薛夫人的原话吗?”

  那名中年人的神情有些不宁,说道:“拙荆性子急,但想来不至于因为赌气而撒谎。”

  “感谢侍郎大人前来与我说这番话。”

  周通的态度很真诚,眼神很温和。

  但当礼部侍郎魏大人离开后,他的眼神很快便变得冷漠起来。

  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距离现在不过数日,他做为当事者,自然不会忘记。

  他那些忠心耿耿的下属自然也不会忘记。

  准确来说,那个夜晚的开端,便是海棠小院里的那记刀光,他险些死在陈长生的手里。

  如果没有那一刀,或者后续的局势发展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他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的角sè,极有可能与现在不同。

  薛醒川是他在世间唯一的朋友。

  薛醒川是世间唯一信任他的人。

  所以,被他毒死了。

  那天在皇宫里,他接受了圣光术的治疗,再加上商行舟亲自出手,他的伤势已经近乎痊愈。

  他将在新朝里拥有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权力,更加不可撼动。

  为了向整个世界宣告并且证明这一点,薛醒川的尸首被扔在官道外,不准安葬。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m觀看醉心张節

  结果,陈长生替薛醒川收尸,薛夫人不准备离京,那个叫谨哥的孩子将被接回来,薛府……居然还要设祭!

  周通当然明白这些事情意味着什么,这是在打他的脸。

  那株海棠树已经变成了碎屑,庭院残破不堪,清吏司衙门在地面上的建筑都已经废掉,只有地下的牢狱保存的还算完好。

  周通站在废墟里,看着天空里的淡云,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名下属看着神情略显寂寥的他,试探着问道:“大人……”

  “我的脸向来很厚,不然也活不到今天。”

  周通淡然说道:“陈院长已经打了我的左脸,如果他还有兴趣,我可以转头,把右脸也让他打的开心。”

  那名下属不甘说道:“凭什么?”

  周通收回望天的视线,面无表情说道:“就凭他是商院长的学生,是陛下的师弟,是教宗选定的继承人,他就有资格打我的脸。”

  把薛醒川与那数位羽林军将领曝尸于野是朝廷的旨意,谁敢违抗?

  陈长生敢,谁又敢用违返大周律法或是抗旨办他?

  为什么?就如周通所言,如果朝廷不想在刚刚推翻圣后娘娘的情况下接着与国教分裂,便只能忍着。

  朝廷都要忍着,更何况他周通只是朝廷里的一员,哪怕是位大员。

  那名下属恼火说道:“那要忍到什么时候去?”

  周通沉默了会儿,说道:“娘娘都会死,那么所有人都是会死的。”

  他说的不是陈长生,而是在天书陵前坦承自己已经老了、将要死去的教宗陛下。

  到了教宗陛下回归星海的那一天,或者陈长生真的会成为下一代教宗,但无论是朝廷还是商行舟,还是国教的集体意识,都不会允许他再像一个年轻人那般行事,虽然他还很年轻,这便是欲戴神冕,必承其重的道理。

  周通只需要忍过这段时间便好。

  “打脸嘛,又不是杀人。”

  这个世界上想让周通死的人很多。

  现在新朝的很多大臣,包括中山王在内的数位王爷,都恨不得生啖其肉,却什么都不能做。

  陈长生可以用很多种方法来表示对周通的不耻,可以换着方式来打他的脸,也不可能杀死他。

  就像说过很多次的那样,他代表着商行舟对整个世界的承诺。

  下属还是有些不安,问道:“那薛府设祭?”

  “设祭?我看那倒更像是在挖坑。”周通笑了笑,然后对下属们说道:“庭院能否修复如初并不重要,但我要这里有一棵海棠树,要和以前那棵海棠树一模一样,树坑记得挖深点儿,这样好活。”

  对北兵马司胡同的这座小院来说,那棵海棠树很重要。

  就像他对现在的世间一样。

  都是某种象征。

  ……

  ……

  重修周狱是一个很麻烦的工程,工部和京都府发来了很多工役和优秀的匠师。

  工程进行的非常顺利,只两天时间,便已经初见雏形,但时间依然很紧张,入夜后,那些工役依然在辛苦的工作。

  院墙下被挖了一个树坑,坑挖的很深,想来无论是哪种海棠树,都能够在里面生长的很好。

  夜sè最深的时候,工役与匠师们终于去歇息了。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身影来到院墙边,然后跳入坑中。

  嗤嗤嗤,仿佛刀锋切进豆腐里的微小声音不停响起。

  无数道寒光,从那道身影的指端闪现,但明显不是什么兵刃。

  坑壁的泥土就像真的豆腐一样,簌簌而落。

  然后,那个身影消失了。

  ……

  ……

  薛府设祭。

  灵堂在府里,街上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白蟠,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变化。

  就连哭声和乐声都没有,真真冷清到了极致。

  没有乐声,是因为没有乐班敢接薛府的活。

  没有哭声,是因为没有前来拜祭的客人,那么无论真心还是假意,府里的人也总不能自己在那里一直哀恸。

  这是很多人都已经预想到了的场面。

  薛醒川的遗骸,是陈长生收殓的。

  薛府的丧事,自然也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有些人甚至以为,这是朝廷与国教之间、商行舟与陈长生这对师徒之间的较量。

  这场丧事,可以看清楚京都城甚至整个大陆的风向。

  前来拜祭薛醒川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在拜祭圣后娘娘。

  心向天海旧朝的人,肯定有,但谁敢表现出来?

  清冷的灵堂上,管家看着薛夫人,难过地说道:“看起来……应该没人再来了。”

  不要说是朝中的大臣,军方将领,那些曾经的故交,就连离宫都没有反应。

  只有凌海之王与司源道人,在清晨的时候,来拜祭了一场。

  这两位国教巨头与薛醒川的私人关系其实普通,但世人皆知,他们与薛醒川一样,都是天海圣后最坚定的支持者。

  薛夫人看着空无一人的府门,平静说道:“总是有些人想来的,即便他们不便来,但我们总要等等。”

  是的,京都有很多人想要来拜祭薛醒川,以他们当年与薛醒川之间的情义,不来如何都说不过去。

  但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他们又不敢来,为难到了极点。

  正如周通说的那样,薛府设祭,对那些人来说,就像是挖了一个坑。

  你跳还是不跳?

  时间缓慢的流走。

  日头缓慢地移动。

  时辰已经到了。

  薛府依然冷清,还没有人来。

看网友对 第688章 挖坑 的精彩评论

23 条评论

  1.  沙发# 飞鸟 : 2015年11月16日

    第一?

  2.  板凳# 爆死猫菊花 : 2015年11月16日

    第一!!!??? 哈哈! 第一次第一! 爆死猫菊花!

  3.  地板# 匿名 : 2015年11月16日

    你才是坑货

  4.  4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6日

    真他娘的晦气。怎么看上这本狗屁鬼书了。十年之内能写完吗?

    •  ↓1层 匿名 : 2015年11月16日

      瓜货 又球没有人强奸你看 叫个锤子

      •  ↓2层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我草你奶奶的你会说人话吗?你看你爹我说话多标准表达多清晰?就是草你奶奶阿。

    •  ↓1层 一刀切 : 2015年11月16日

      大肿脑残,又没人鸡奸你硬要你看,哭爹喊娘的有情饮水饱,可离开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爱情什么都不是。王子与公主的故事只出现在童话和电视里。

      •  ↓2层 匿名 : 2015年11月18日

        怎么这小说就吸引你这种语言低级的人呢!!!!

        •  ↓3层 匿名 : 2015年11月18日

          哈哈 自视清高?自认风雅?故作高洁?我就是很随意。不爽就骂内涵是留着吸引女人的!这一课是免费把送给你的

    •  ↓1层 匿名 : 2015年11月18日

      同感!

  5.  5楼# 熊猫 : 2015年11月16日

    天天查看有没更新,都成了习惯了,至于更不更,更多少,关我屁事。

  6.  6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6日

    这剧情进展的可真 够快!!!!!!
    想拖到何年何月啊~!!! 废话连连~~
    真无趣!!!!!

  7.  7楼# 偶遇 : 2015年11月16日

    书里书外都在挖坑

  8.  8楼# 幻夜邪动力 : 2015年11月16日

    看来是好久没出场的。。。咦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折袖同学回来了,下回到底是小白提着周通的头来祭拜,还是周通抓住小白回来威胁长生呢,拭目以待。

  9.  9楼# 猫大马甲 : 2015年11月16日

    今天没有更新。

  10.  10楼# 大鹏 : 2015年11月16日

    更新确实很慢啊,不过每天都是晚上12点看一次,无所谓。

  11.  11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宁缺,许乐,范闲

  12.  12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是不是折袖回来了?

  13.  13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小咪咪回来了!猫腻捂着菊花去了薛府。

  14.  14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坐等一天,没看到下一章

  15.  15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你玛,这个坑挖得够深了,什么都没有

  16.  16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更新这么慢

  17.  17楼# 匿名 : 2015年11月17日

    不更干嘛不说呢,又忘请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