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列表>>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 第四十七章 意外之“喜”

第四十七章 意外之“喜”

小说:一世之尊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发布时间:2014年9月5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一座普通的院落内,生长着一株株粗壮雄伟的菩提树,树冠亭亭如盖,带来一片荫绿。

  这就是少林寺内以研修佛法,体悟禅心为旨的菩提院,向来与专心武事的达摩院并称,而且院内长老,个个武功恐怖,超脱了凡俗层次,并不比达摩院众僧稍差,几可称之为在世罗汉。

  究其原因,在于少林乃佛门一脉,大部分神功都要求一颗剔透禅心,越是佛法jīng深,勘破红尘,越能悟道得真,突飞猛进。

  菩提院一间只有十来个蒲团的禅房内,一位形如枯木,眉须皆落的老僧敲了一下面前的木鱼,声音空寂地道:“玄悲师侄,为何硬要收那真定为徒?”

  丰神俊朗却满身忧郁的玄悲尚未开口,旁边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僧就悠然道:“玄悲师侄,老衲不反对你收真慧为徒,杂役院和武僧院的执事僧都言他专心一致,暗合佛法真意,显是身居宿慧,可那真定,在杂役院时就性子跳脱,机心甚重,到了武僧院又恃强凌弱,不合慈悲之意,如此心性,安能得我少林嫡传?”

  最先开口的无眉枯槁老僧跟着说道:“真定立有大功,可嫡传之事,须得心性为上,不说聪慧淳朴,毫无机心,至少不能飞扬跋扈,恃强凌弱,按老衲之见,不如让他挑选一门绝技的蓄气篇,以作奖赏。”

  对杂役院和武僧院众位僧人,菩提院、达摩院的长老们都会暗中观察,再结合执事僧给的评语做判断,以免嫡传所托非人。

  当然,这也只能最大程度地避免叛寺背佛之事,历代以来,始终少不了红尘游历后堕落**的僧人,也少不了长于表面功夫,实则心性极差的劣徒,就像达摩院之中,就有好几位性格偏执的高僧,只不过对于已得嫡传的弟子,少林都尽量以佛法感化纠正,以挽迷途之辈。

  因为常常皱眉,玄悲的眉心眼角都隐见皱纹,他望着前方虚空道:“诸位师伯师叔,真定在武僧院内并非恃强凌弱。真量惯来横行演武大厅,时常欺凌他人,真定所为,乃路见不平之举,虽手段有错,然心性无过。”

  他是半途出家,习惯上的用词偏近于武林豪侠。

  而在座僧人,都是“无”字辈的高僧,故而他称呼师伯师叔——寺内“空”字辈还活着的僧人不到一掌之数。

  “以暴制暴,岂是我佛真意?”慈眉善目的老僧摇了摇头。

  无眉枯槁的僧人则不喜不怒地道:“玄悲师侄,何不缓一缓,再让真定于武僧院内磨砺一段时日,尽量将他的性子磨平。”

  玄悲转头看着这老僧,恭敬地双手合十:“真定年纪幼小,易受沾染,又是跳脱的性子,不能一味打磨,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还请无思师伯允弟子之求。”

  枯槁无眉的老僧正是菩提院首座无思,乃方丈空闻首徒,玄悲正儿八经的师伯——他的师父乃空闻幼徒无空,在他入寺前就因妖物重创而坐化。

  慈眉善目的老僧沉下脸道:“不能经受打磨,谈何研修佛法?玄悲师侄,你到底为何硬要收他为徒?”

  又是之前的老问题。

  玄悲眼观鼻,鼻观心,却是不开口不回答。

  无思敲了一下木鱼道:“无想师弟,收徒乃自身之事,我们无需多言,玄悲师侄,日后须得担起这份责任。”

  言外之意就是,若你弟子犯下大错,你这强行收徒的师父也得因此而受罚。

  玄悲缓缓点头:“弟子知晓。”

  …………

  看着茂密清净的菩提树,孟奇有点激动又有点忐忑,因为仗着有菩提院奖励,自己没在轮回世界兑换主修功法,若愿望成空,那自己的发展预期就会大大停滞,难有飞跃性的进步,下次轮回任务将非常危险。

  正常而言,不管是暴雨梨花针补齐、血刀刀法、灵芝补气丸和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式补全,都应该排在主修功法之后的!

  若没有菩提院的奖励打底,孟奇大概会选择主修功法加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式补全,大不了让江芷微等朋友搜集点普通毒针,自己琢磨着装填。

  看了看菩提树,又看了看旁边专心致志走路的真慧,孟奇泛起一丝疑惑:“若说是来领取奖励的,为何要让小师弟一起?”

  这个疑惑正是他忐忑的源头。

  “小师弟,你最近有做什么?”孟奇忍不住开口询问。

  真慧老实巴交地板着手指:“早课,挑水,早膳,识字,午膳,练武,晚膳,打坐,听故事,睡觉,师兄,我做了这些事情,嗯,还有骂戒律院。”

  “不是问这个。”孟奇无语望天,“你知道为什么让你来菩提院吗?”

  真慧目光炯炯地看着孟奇:“师兄,你知道?”

  他看起来也想知道答案。

  “好吧,我也不知道。”孟奇掩面道。

  推开院门,两人在引路沙弥的率领下,进了一间禅房,里面有着两位僧人,皆是黄sè僧袍红sè袈裟的高僧,一位外貌年近不惑,却儒雅俊朗,只是浑身洋溢着忧郁的气质,正是孟奇见过的玄悲,一位形如枯木,满脸皱纹,眉毛胡须皆已寥落。

  “师祖,师叔,真定和真慧带来了。”沙弥行礼之后就退了出去。

  “老衲乃菩提院首座无思。”听到形貌枯槁的老僧如此说,孟奇赶紧带着真慧庄重行礼。

  无思表情平淡地道:“真慧,玄悲欲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啊?孟奇大吃一惊,旋即安心,原来找真慧来,是因为他被玄悲看中了,与自己的奖励无关。

  唉,这家伙看似傻呆,竟老是被高僧看中……孟奇略有点羡慕和嫉妒,不过这样的情绪很快平复,一是与真慧关系极好,真心地为他高兴,二是自己乃藏有大秘之人,根本不适合拜师,还是得一门绝技,混在武僧里“泯然众人”好,等找到机会,就离开少林。

  真慧呆呆的脸上先是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接着泛起喜悦和犹豫,跪拜在地道:“弟子愿意,但有一个请求。”

  “别人拜师都是千恩万谢,哪有提要求的?”对真慧这心性淳朴的孩子,无思并未着恼,反而笑骂了一句。

  玄悲也没有生气,轻轻颔首:“你亦是诚实率真,不知是何请求?”

  “求师父也收真定师兄为徒。”真慧没有抬头,声音显得有些沉闷。

  啊?孟奇再次震惊,接着感动油然而生,虽然自己对真慧很好,颇为关切,时常“教导”,但主要还是因为自身想排解莫名穿越,独在异乡的愁绪与轮回世界带来的压力,要说完全真心实意,连自己也不信,可想不到,真慧这么看重自己,回报的如此真诚!

  玄悲嘴角勾起,状似微笑,忧郁的气质消散了几分:“你倒是兄弟友爱。”

  听到他的话,孟奇回过神来,“幽怨”地看着真慧,小师弟,我知道你一片好心,可是,可是师兄我一点也不想拜师啊!不要好心办错事!

  看了看真慧,他又满眼恳切地望着玄悲,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

  “真定,你的渴求,我能感受到,既然真慧如此求肯,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玄悲顺水推舟就答应了下来,脸上笑容虽淡,却没有一点yīn霾。

  无思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玄悲的笑容轻轻叹了口气,入少林以来,玄悲师侄就少见笑容啊。

  不用勉为其难!孟奇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拒绝,毕竟事有反常必为妖!

  一百个武僧里面,最多有一个能抗拒长老收徒的“诱*惑”,而且还是因为有更好选择。

  管他呢,反正自己会找机会离山,有师父教导,说不定还能缩短时日!孟奇破罐子破摔地想道,于是跪拜而下:“弟子拜见师父。”

  一番准备后,就在菩提院中,孟奇和真慧正式拜师,观礼者有菩提、达摩两院多位长老和僧人,也有戒律院、杂物院执事僧“登记”,以明确孟奇和真慧身份的变化。

  当玄空代表戒律院走进菩提院,看到跪拜于玄悲身前的孟奇和真慧时,整张脸都变sè了,黑得仿佛能滴出水,声音有点颤抖地问着别的僧人:“他们是要拜师?”

  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神情恍惚,懊恼充塞心头,早知道玄悲师弟已经看中了真定和真慧,自己何必耍小手段让真定错开挑选弟子的日子!如此一来,平白被记恨!

  孟奇看到玄空这幅样子,心情突地大好,对拜师之事不再那么排斥。

  哼,咱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还算隆重的仪式后,孟奇和真慧正式成为了少林嫡传弟子,而且还是方丈一脉。

  …………

  “既然成为我的弟子,那就可以挑选一门绝技作为主修功法,日后若是禅心通明,得佛法真意,未尝不能转修‘摩柯伏魔拳’和‘大梦真经’,同时,亦有机会修炼‘易筋经’,观‘如来神掌’第三式之真意传承。”拜师之后,按照惯例,玄悲先给孟奇和真慧“展望”了美好前景。

  当然,真有机会得观神掌,修炼“易筋经”的,嫡传弟子里,百中无一。

  孟奇听得略微激动,但好歹也是出生入死过几次的人,明白后面的只是“画饼”,真正重要的是从七十二绝技里挑选出来的主修功法。

  嗯,像我这种根骨清奇的人,师父一看就会知道我适合无相劫指、拈花指等潇洒飘逸的武功,唉,但我必须让他失望了,我是如此专心一致在金钟罩或金刚不坏神功上……孟奇苦中作乐,自我安慰地想着。

  “真定,你选择金钟罩。”玄悲轻声说道。

  

喜欢《一世之尊》吗?喜欢爱潜水的乌贼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七章 意外之“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