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四十九章 特殊的修炼之地

第四十九章 特殊的修炼之地

  月明星稀,朔风入骨,孟奇和真慧走在回武僧院的路上。

  “小师弟,多谢你求肯师父收我为徒。”沉默了一阵,孟奇开口说道。

  虽然这并非自己真正想要,但小师弟这份情谊还是值得感谢的。

  真慧步伐轻快地走着,显得很是高兴,浑不在意地道:“和我没关系,师父早就想收师兄为徒了。”

  “啊?你怎么知道?”孟奇愕然问道。

  真慧转过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两份秘籍早就抄好了啊。”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孟奇恍然大悟,上上下下打量着真慧,这家伙莫非是大智若愚?

  真慧被看得有点忐忑,缩了缩脖子道:“师兄,我没偷吃你的饭菜。”

  额?孟奇眯起了眼睛,我就说面壁这几天怎么吃不太饱!还以为面壁受罚就是这样的!

  面壁时,一日三餐都是送到房间的。

  等真慧连退了几步,孟奇才咬牙道:“算了,你正是开辟丹田的要紧时候,需要充足的食物。”

  “嗯嗯!”真慧毫不客气地老实点头。

  说话之间,两人回到了武僧院,刚进入禅房,就被听到推门声的真永寻了过来。

  “真定师弟,真慧师弟,你们真是佛祖庇佑啊,竟能被玄悲师叔选为弟子。”他开口就是恭喜的话语,不过略微泛酸。

  孟奇笑道:“我也没想到,还以为奖励是七十二绝技之一。”

  “唉,当时我是被吓到了,要不然……唉,唉……”真永长吁短叹,对自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选择异常后悔。

  经过后山之事,孟奇与他不再像之前那样交好,可闻言还是宽慰了几句:“我是因为奖励,真慧师弟则是由于在武僧院和杂役院都表现良好,真永师兄,你也有机会的。”

  “希望吧,阿弥陀佛,希望满天佛陀菩萨开眼。”真永叹了一声,收起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打叠起jīng神,兴致勃勃地道,“拜入玄悲师叔门下,自能学习七十二绝技,不知两位师弟各自挑选了什么?”

  “我是金钟罩,真慧师弟是拈花指。”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孟奇一边收拾衣物,一边随口回答。

  真永愣了一下:“拈花指,真慧师弟,你居然挑选了拈花指?”

  他的语气有点古怪,孟奇抬起头,望了过去:“真永师兄,有什么问题?”

  真永摇了摇头,堆起笑容:“没有没有,只是想到拈花指修炼艰难,又不得分心别的绝技,有些担心真慧师弟,不过真慧师弟平日里都是专心致志之人,倒是不怕。”

  说着,他看向真慧,羡慕上脸地道:“真慧师弟,拈花指直接从‘如来神掌’衍化而来,是我少林七十二绝技之首,你要好生修炼啊,日后多多指点师兄我武道之事。”

  “嗯。”真慧专心地收拾着衣物。

  真永知他脾性,也不见怪,转头对孟奇道:“真定师弟,你有铁布衫功底,‘金钟罩’是极佳的选择,可为何不挑选‘金刚不坏神功’呢?这更胜一筹,又没有冲突。”

  孟奇当然不会照搬玄悲的话损自己一顿,笑了笑道:“我师父让我选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嗯,玄悲师叔一代高人,如此必有深意。”真永点了点头,再次笑容满面,“两位师弟,日后多关照师兄啊。”

  “肯定的。”孟奇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看了看窗外黑夜道,“真永师兄,师弟面壁这几日,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真永想了想道:“与我们有关的大事就是师伯师叔们来挑选弟子,你们却是不用关心,嗯,还有一件大事,真常师兄闯过铜人巷,下山云游去了。”

  “真常师兄?铜人巷?”孟奇脑海里油然浮现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和尚,他正是‘真’字辈最强三人之一的真常,同样在武僧院里兼任授业僧,不过对象是演练“罗汉大阵”的武僧。

  初次遇到他时,孟奇只有一个想法,这货应该去演唐僧,唇红齿白,身材高瘦,又身具文弱之气,当是女妖喜欢的那型,不过听真永介绍后,才知道他是“真”字辈武功之首的真常。

  真永重重点头:“是啊,真常师兄闭关一段时日后,已是开了耳窍,‘罗汉伏魔神功’和‘般若掌’也是小成,然后直接闯过了铜人巷,成为最年轻的云游弟子。”

  “只是开了耳窍就能闯过铜人巷?”孟奇听江芷微提过,同样开了眼耳四窍的她,也没有六成以上把握闯过铜人巷,真常初开耳窍,竟然就能闯过?莫非他比江芷微还厉害?也不对,上次论武,江芷微连“剑出无我”都没用出就独占鳌头了,后来还有轮回空间的提升。

  真永看了看窗外,压低声音道:“我听别人讲,真常师兄闯铜人巷也是险之又险,差点就失败,靠着点运气才过关。”

  “这样啊。”孟奇若有所思地道。

  真永继续说道:“而且真常师兄乃我们‘真字辈’第一个跨入开窍期的僧人,本就已经能再开耳窍,实力远远强于真本和真妙两位师兄,为了论武之事,才推迟了闭关,谁知却败在了洗剑阁江芷微剑下,如今再做突破,闯过铜人巷也是情理之中。”

  按照少林规矩,第一个踏入开窍期的真常,算是“真字辈”的‘大师兄’。

  孟奇装作好奇,仔仔细细询问了关于铜人巷的消息,然后满意地拿着行李离开了禅房。

  在真永的再三送别下,孟奇和真慧缓步走到了院门口,回首望去,不少禅房烛火未熄,隐约能看到诸多武僧正注视着自己两人,屋檐冰锥垂下,泛着月光,晶莹剔透,又寒冷莫名。

  …………

  “师父,你要带我去哪里?”翌日早课后,孟奇就被玄悲带着走向后山。

  难道特殊的修炼地方在后山哪处洞穴里?

  玄悲的袈裟随风轻飘,望着前方说道:“为师已给玄恩师兄请过假,这段时日你就不用去诵经堂了,专心修炼‘金钟罩’,尽快打好根基。识字之事,为师自会帮你补上。”

  “是,师父。”孟奇看着四周越来越熟悉的景sè道,“是要在后山修炼‘金钟罩’吗?”

  “不久前”,自己正是在这里历经险难,与“掌上乾坤”汤顺周旋,还于密道内得到了“阿难破戒刀法”的真意传承。

  玄悲轻轻点头:“嗯,到了便知,你昨晚可熟读‘金钟罩’秘籍?”

  “已通读三遍,并开始尝试了。”孟奇老老实实地回答。

  他一点也没有耽搁时间,争分夺秒地修炼着金钟罩第一关,重新凝练着丹田。

  玄悲不再说话,沉默着前行,孟奇牢牢跟着,穿过了两座崖壁间的狭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踏入后山。

  山峦重叠,不时有奇峰突出,但目光所及,寸草不生,泥土赤红,仿佛被人用鲜血灌溉过。

  “传闻达摩祖师涅槃之前几年,曾与一大魔激战于此,他衍化的净土被毁,种种结界破碎,成了今日这番模样。”似乎感受到了孟奇疑惑的目光,玄悲缓缓开口,“后历代神僧皆将舍利子藏于这里的舍利塔,以佛法化此魔土,方才能让外景之下的弟子行走。”

  踏足“血土”,孟奇只觉一阵寒意从脚下袭来,尸山血海,残肢腐身,恶鬼天魔,似乎皆现于眼前。

  “阿弥陀佛。”庄严的佛号响起,种种幻景消失,依然阳光明媚,毫无绿sè。

  “第一次来后山的弟子,都有类似的侵染幻觉,定下心来就没事了。”玄悲和蔼地说道。

  孟奇点了点头,内心却又惊又疑,这和自己触摸“情义善仁,莫入此门”的石门感觉类同,只是没有那么逼真和可怕,没有让自己背生冷汗。

  有什么联系吗?

  绕过几座山峰,经过几个有黄衣僧和长老把守的关口,玄悲带着孟奇走向了后山最高峰,走着走着,孟奇眼里渐渐出现了一抹抹绿sè,一条条清泉从高处流下,绕成一汪汪水洼,里面长满了一朵朵奇特金莲,冬日依然盛放。

  行走于此山之间,孟奇只觉身心清净,悠然忘愁。

  又过了几处关隘,孟奇看到了一座流光溢彩的琉璃佛塔,共分七层,却并不高大。

  “阿弥陀佛。”守在门口的是位身披袈裟的长老,他宣了声佛号,检验过玄悲的令牌,没有多问什么,直接让他和孟奇进入。

  “修炼之地在舍利塔内啊……”孟奇暗自嘀咕,不敢说话,静静地跟着玄悲,深入了佛塔。

  “佛塔上面七层是珍放舍利之所,地底七层则为镇压妖魔鬼怪的地方。”玄悲语气波澜不惊地说道,推开了面前刻满万字符的石门。

  石门一开,一股浓烈而奇特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压得孟奇身心颤抖,气息运转艰难,浑身不适。

  “这是妖气。”玄悲尽着师父讲解的职责。

  孟奇忍住难受,克制了颤抖,步伐沉稳地跟着玄悲往前。

  玄悲微微颔首,绕过几个拐角后,停在了一间牢房的旁边,里面躺着一只羽sè火红的巨鸟。

  孟奇光是站在牢房旁,就有烈火焚身的感觉,投眼望去,只觉那里空气隐隐扭曲,似乎整个空间都在晃动,而前方的牢房,却散发着丝丝寒意,地上结了一层浅蓝冰晶。

  “这是火鹄,有上古真凰血统,你就在这里借助它散逸的气息修炼金钟罩第一关吧。”玄悲让孟奇于这座牢房外修炼。

  孟奇咬了咬牙,将僧袍褪去腰间,于淡金sè有符号的铁栏前盘腿坐下,赤着上身,感受着高温,运转起金钟罩第一关的心法。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 特殊的修炼之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