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剑王朝最新章节列表>> 无罪新书 第十二章 酸甜的果实,唇间的血

第十二章 酸甜的果实,唇间的血

小说:剑王朝     作者:无罪    发布时间:2014年9月6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丁宁看着宋神书死不瞑目的双目,轻声的说道:“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不满的。”

因为知道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所以他没有急着离开这条乌篷船,开始细细的搜索宋神书衣衫里的每一个口袋。

在袖内的暗袋里,他搜出了数件东西。

一份全是密密麻麻的字迹的笔记,一个钱囊、一个丹瓶和两块铜符。

丁宁打开笔记,看着上面全部都是宋神书对于赤阳神诀修炼的心得和后继修行的一些推测,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随手塞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钱囊很轻,但是打开之后,丁宁却看到内里是数枚散发着美丽光泽的大秦云母刀币。这种钱币是用海外深海里一种珍稀的云母贝的贝壳制成,是大秦王朝独有的钱币,一枚便价值五百金。

丁宁也没有过多考虑,毫不在意的收起。

然而在打开赤铜sè的粗瓷丹瓶的瞬间,他却是明显有些意外。

丹瓶的底部,孤零零的躺着一颗惨白sè的小药丸,就像是一颗死鱼眼。

“是准备破境的时候用的么,想不到你都已经准备了这一颗凝元丹,谢谢你的真元,谢谢你的这颗凝元丹。”

丁宁情真意切的对着死不瞑目的宋神书说了这一句,他又认真的想了想,确定自己不需要那两块经史库的通行令符,他便再次并指为剑,在船舱的底部刺了刺。

木板上出现了一个洞,浑浊的泥水迅速的从破洞涌入,进入船舱。

丁宁弓着身体退出乌篷,双足轻轻一点,落在一侧不远处一半淹没,一半还在水面上的木道。

这是他花了数年时间的观察才选定的路线,所以此刻没有任何人察觉,一名大秦的修行者的遗体,就在他的身后的yīn影里,随着一条乌篷船缓缓的沉入水底。

在连续穿过数个河岸码头之后,周围才有人声响动,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丁宁就和平时闲逛一样,走入沿河人来人往的晦暗小巷,但是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一抹胭脂般的红,渐渐出现在他紧抿的唇间。

感受着唇齿之间浓烈的血腥气,丁宁的面sè依旧平静到了极点,他取出了一个铜钱,从游走到身前的小贩手上买了一串糖葫芦。

他微垂着头,细细咀嚼着酸甜的果实,红sè冰糖的碎屑和他唇齿之间的鲜血混在一起,便再也看不出来。

想到随着那条乌篷小船在孤寂的沉入泥水中的宋神书,想到静静的躺在自己袖袋里的那个粗瓷丹瓶,这几年所花的力气没有白费,而且得到了一些超值的回报,他便有些高兴。

然而想到更多的事情,想到有些人比宋神书还要凄凉的下场,他的鼻子便不由得发酸。

他现在很想马上回到那个老妇人的吊脚楼,吃一张热乎乎的油饼,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有事情要做。

……

yīn影里的乌篷船已经完全消失在水面,唯有一连串的气泡,带着一些被搅动的淤泥不断的浮上水面。

一只木盆漂浮到这些泡泡的上方。

木盆里面盘坐着一名四十余岁的披发男子,渔夫打扮,在看到这些不寻常的气泡之后,这名男子的面容一冷,他眯着眼睛左右看了下,确定周围没有其余人的存在之后,他单手划水,让木盆飘到一根废弃的木桩旁,然后他轻易的将这根钉在河底淤泥里的木桩拔了起来。

木桩很沉重,即便大半依旧被他拖在水里,他身下的木盆也依旧有些无法承载这多余的分量,上沿几乎和水面齐平。

他却毫不在意,撑着这根木桩回到那些气泡的上方,然后用力将木桩往下捶了捶。

听到底部传来的异音,他确定出了问题,松开了握着木桩的手,在下一瞬间,木盆便以惊人的速度飞射出去,在错综复杂的yīn暗水面上拖出一条惊人的水浪。

……

丁宁吃完了所有的糖葫芦,咽下了最后一丝血腥味。

他一直在不停的走,不经过重复的地方,然而如果有人手里有一张完整的鬼市的地图,就会发现他在径直穿过一片区域之后,再接下来的半柱香时间里,其实一直在一处地方的附近绕圈。

那里是一处码头。

“砰”的一声轻响。

有木盆和码头边缘的腐朽木桩的轻微擦碰声。

丁宁听到了身侧隔着一条街巷的这处水面上传来的声音,他不动声sè的加快了一些脚步,穿过一个叮叮当当打铁的铺子,他就看到了从那处隐秘码头走上来的披发男子。

他默默的跟上了那名披发男子。

这是他一石二鸟的计划。

谁都知道这黑暗里的地下王国必定有一个强有力的掌控者,但这么多年来,这名掌控者到底是谁,背后又站着什么样的大人物,却极少有人知道。

宋神书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这里,即便能够瞒过外面人的耳目,这里面的人肯定会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一名王朝的官员,一名修行者在这里刺杀,必定会引起一次不小的震动。

发现宋神书没有按时取火龟胆的交易者,会很快发现宋神书出了意外,也会明白这种意外很有可能会引起诸多的清查,引起一场灾难。

所以他必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去告诉这里的掌控者。

……

渔夫打扮的披发男子心情极其凝重,他低着头匆匆赶路,完全没有想到背后有人远远的跟着,而且丁宁似乎有种奇特的能力,他的身影始终不会出现在让这名披发男子会心生警惕的角度。

披发男子匆匆的走进了一间当铺。

丁宁甚至都没有接近那家当铺。

在这数年的时光里,除了一些宅内的密道他无法知晓之外,鱼市里的各个角落他都已经烂熟于心。

他知道这家当铺的后方有数重院落,有三个可以进出的出口。

所以他只是往上坡走去,走向一处可以看到这片区域的其中两个出口的路口。

突然之间,他的眉头不可察觉的蹙起。

三条身影出现在他眼角的余光里。

三条身影走出的那条道路分外泥泞,甚至可以听到鞋底走在泥浆里发出的那种独特的吧嗒声。

那条泥泞的道路,正是延伸向当铺那片区域的其中一个出口。

丁宁此刻所处的地方周围人群并不少,所以他只是很寻常的转身,不经意般一眼扫过。

只是一眼,他的眼瞳就不可察觉的微微收缩。

那是一名手持黑竹杖的佝偻老人,一名个子很矮的清秀年轻人,一名外乡人打扮的浓眉年轻人。

手持黑竹杖的佝偻老人走在最前,就在那条道口便转身,走回去。

而那名清秀年轻人和浓眉年轻人却是继续往前,就从丁宁下方一条巷道里走过,他们的身影,在雨棚的缝隙里若隐若现。

丁宁没有再去看那名老人或者这两名年轻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无论是那名老得连腰都挺不直,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老死的老人,还是这两名年轻人,身上都没有任何修行者的气息。

即便是五境之上的修行者,和他们擦肩而过,恐怕都根本察觉不出来他们是修行者。

然而丁宁却可以肯定这三人全部都是强大的修行者。

因为他认识这名手持黑竹杖的佝偻老人。

至于另外两人他从未见过,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个宗门的修行者,然而他感觉得出佝偻老人对这两人的尊敬。

那名佝偻老人,只会对强大的修行者有这种尊敬。

能够控制体内五气到他都无法明显感觉出修行者的气息,这两名年轻人的修为境界,一定异常的恐怖。

就在这时,让丁宁微微一怔的是,他又感觉到了一股霸道而燥烈的气息。

顺着这股气息,他看到了一柄黄油纸伞。

似乎是连零星的水珠都不想淋到身上,那名手持着黄油纸伞的瘦高男子在这里面都撑开着这把伞。

伞面遮住了他的面目,只可以看到他的每一根指节都很粗大,都分外有力。

这显然是一名修行者。

而丁宁则比绝大多数修行者的见识更加高明一些,所以通过那种霸道而燥烈的气息,他很轻易的判断出了这人的师门来历。

看着这人的行进路线,丁宁知道今日长陵的野外肯定会多出一具修行者的尸体。

喜欢《剑王朝》吗?喜欢无罪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酸甜的果实,唇间的血 的精彩评论

2 条评论

  1.  1# 君若陌路 : 2014年09月06日

    没意思还是第一

  2.  2# 一品牛牛 : 2014年09月07日

    板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