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十七章 那一道云纹

第十七章 那一道云纹

秦人性子直,脾气躁烈,一言不合弄得动刀动剑是经常能够见到的事情。

然而两朝之事,市井之间的争强又能争得出什么?

这样的纷争,等到火气散了,过了也就过了,谁也不会认真。

一切如旧。

丁宁每日里所做的事情和以往一样,空闲的时候在长陵城中各处转一转,夜深之后修行,清晨开铺。

天气倒是越来越凉,丁宁知道长陵的秋一般过得很快,清晨门板上霜花都越来越浓的时候,就可以扳着手指头算第一场雪什么时候到了。

依旧只是刚过了早面时分,丁宁只是刚刚吃完一碗肥肠面,洗干净了他那个专用的粗瓷大碗,一侧的巷子口,却是谈笑风生的走进了一群衣衫鲜亮的学生。

看到那些学生衣衫上的图纹,丁宁的眼睛里现出了平时没有的光亮。

他抬起了头,看着已经落光了叶子的梧桐树上方的天空,万分感慨的在心中轻叹了一声:“终于来了么?”

……

剑是大秦王朝修行者的主要武器。

大秦王朝的疆域,便是在连年的征战中,历代的修行者用剑硬生生砍出来的。

赵剑炉消失之后,大秦王朝的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便是天下公认的最强的修剑宗门。

这两大剑宗传道授徒极为严苛,无论是收徒还是弟子出山,每年都只有在固定的几个日子开山门。

若是不能修到一定境界的弟子,便终身只能留在山门里修行,以免出了山门之后反而被人随意一剑斩了,堕了两大剑宗的威名。

除去这两大宗门,仅在长陵,还有上百处出名的剑院,有岷山剑宗和灵虚剑宗这样的存在可以学习和借鉴,这些修行之地平日里对门下弟子的管理自然也十分严格。

绝大多数修行之地,只有达到三境之上的修为,才有在外自由行走的资格,那些距离三境尚远的学生,便只有在少数的放院日才被允许在外面游玩。

眼下这批如出笼鸟一般的学生,身上的衣衫纹饰有数种,身佩的长剑也各有不同,显然分属数个剑院,只是平日里关系不错,所以才结伴同行。

这些学生里面,其中数名学生身上的素sè缎袍袖口上全是云纹,丁宁的目光,便时不时的落在那些云纹上。

……

能够进入各处剑院的,自然都是长陵的青年才俊,最终能够留下来的,便都已经铁定成为修行者,而能在放院日如此兴高采烈的游玩放松的,自然又都是院里的佼佼者。那些修行速度不佳的学生,即便是在放院日里,都是一刻不敢放松,拼命修行,想要跻身前列。

这一批学生里,走在最前的一名身材高大,面目方正,看上去有些龙形虎步气势的少年,便是南城徐府的五公子徐鹤山。

南城徐府在前朝便是关中大户,后来又出了数位大将,获封千户,算得上是底蕴深厚,且不像很多氏族门阀到了元武年间便因新政而衰弱。

这一代徐府的子弟也十分争气,除了一名九公子自幼多病,没有修行的潜质之外,其余子弟全部进入了各个修行之地。

这徐鹤山便是在青松剑院修行,在同年的同院学生中,已然少有敌手。

除了他之外,这一批学生里还有一名身穿素sè缎袍的少年和一名身穿紫sè缎袍的少女身世也是不凡。

那名身穿素sè缎袍的少年看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身材中等,面容虽然稚嫩但是充满骄傲,而且他身上的缎袍袖口上便正好有云纹。这名少年名为谢长生,谢家本身便是终南巨贾,其母又是出身魏王朝中山门阀,在秦、魏征战开始之前,其母便从中山娘家劝了不少人到了长陵,和魏王朝断绝了往来,谢家后来能在长陵占有一席之地,就是因为那一个异常具有远见的举动。

至于身穿紫sè缎袍的少女南宫采菽,则是长陵新贵,其父是镇守离石郡的大将,而离石郡则原先是赵王朝的一个重城。一般而言,能够在这种地方镇守的大将,都是最得皇帝陛下信任的重臣。

虽然同为关系不错的青年才俊,但毕竟身份家世有差,谈话起来,其余人或多或少便有些拘谨和过分礼让,甚至因为担心挤撞这三人,而刻意的和三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所以这三人的身侧明显比其余人周围空了许多。

这三人却是没有察觉,走在最前的徐鹤山微笑着,十分健谈,看到就在前方的酒旗,他微侧身体,对着身旁数名青年才俊笑道:“应该就是那家了,据说酿酒全无章法,糟糕至极,但因为女老板绝sè倾城,所以生意极佳,今日倒是要看看传言是否属实。”

他身旁谢长生年纪虽幼,闻言却是露齿一笑,说道:“若真是如此,不如请求你父亲,先帮你定了这门亲事,收了为妾,以免被人抢了先。”

周围青年才俊纷纷哄笑,身穿紫sè缎袍的少女南宫采菽却是嫌恶般皱了皱眉头,看着徐鹤山和谢长生冷哼道:“怕只怕真的如此,到头来反而是徐兄的父亲多了个妾侍。”

徐鹤山顿时面露尴尬之sè,他父亲好sè也是众所周知,已收了九房妾侍。

因为难得有放松日,这些青年才俊情绪都是极佳,在一片哄笑声中,走在最前的徐鹤山终于跨入了梧桐落这家无名酒铺。

丁宁平静的看着跨过门槛的徐鹤山。

情绪极佳的徐鹤山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又看着不主动上来招呼的丁宁,心想这酒肆的环境果然和传说中的一致,他便和煦一笑,看着丁宁问道:“这位小老板,店里只有你一人么?”

丁宁看着这些长陵青年才俊,很直接的说道:“你们到底是来喝酒的,还是想要见我小姨的?”

看着丁宁如此反应,这些长陵青年才俊都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对方肯定是平日里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这些人心中的期望便瞬间又高了数分。

面嫩的谢长生在此时却最是老道,微微一笑:“要喝酒又如何,要见你小姨又如何?”

丁宁不冷不淡道:“要喝酒就按规矩过来付钱拿酒找位子坐,要见我小姨,就除非这外面的酒已然全部卖光。”

“倒是有些意思。”

一群人都笑出了声来。

“怪不得生意这么好,只希望不要往我们失望。”谢长生摇头一笑,随手从衣内取出了一枚钱币,丢在桌上。

钱币落桌声轻微,然而即便是谢长生身后那些青年才俊,心中却都是微微一震。

这是一枚云母刀币。

“若是不让我失望,这枚云母刀币赏与你又何妨。”更让那些青年才俊自觉和谢长生之间有着难言差距的是,随手丢出这一枚云母刀币的谢长生,风淡云轻的接着说道。

南宫采菽眉头顿时深深皱起,即便谢家的确是关中可数的巨富,但谢长生如此做派,却是依旧让她不悦。

哪怕立时能够震住这名市井少年,但谢长生也不想想,周围大多数人一年的资费也未必有一枚云母刀币。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有时候往往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举动,便能让人心生间隙,无法亲近。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平静的声音响起:“要酒自取。”

南宫采菽顿时怔住。

她惊愕的看着丁宁,就像是要从丁宁平静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众人也是一片愕然。

这也是谢长生没有想到的回答,他抬起头,不悦的看着丁宁,道:“只买不饮可以么,做生意最重要的是懂得灵活变通,再送几坛出来不行么?”

丁宁马上就转头冲着后院喊了一声,“小姨。”

反应如此迅捷,谢长生倒是不由得一怔。

徐鹤山等人相视一笑,都觉得丁宁有趣,就在此时,那连通后院的一面布帘被微风卷动,抱着一个酒坛的长孙浅雪走出。

所有的青年才俊,无论是徐鹤山还是谢长生,甚至是南宫采菽,只是在第一眼看到长孙浅雪的时候,心中便咯噔一记,如同第一次看到剑院里的尊长展露境界时的震撼。

他们全部呆呆的愣住,心中全然不敢相信,在梧桐落这种地方,竟然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

谢长生双唇微启,轻易可以一掷千金的他在此时却是全然说不出话来。

长孙浅雪这个时候看他的眼神很冷,让他的双手都似乎有些冰冷,可是他此刻脑海里所想的却是,这样仙丽的女子,若是展颜一笑的时候,会是何等的颜sè。

“砰”的一声轻响,长孙浅雪将抱着的酒坛放在了丁宁身前的台上。

徐鹤山的心脏也为之猛的一跳,这才回过神来。

这一切都如丁宁的想象,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脸sè却是微变。

马蹄声起,巷子的一头,有一辆马车,不急不缓的驶来。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那一道云纹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燕不归 : 2014年09月09日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