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十九章 真意

第十九章 真意

天地元气停止了喷涌,风息了,桌椅也停止了移动。

陈墨离也和一开始进入这间酒铺时一样,身上感觉不到有任何可怕的气息。

然而他平静的话语,却是像大风一样继续刮过这些学生的身体。

丁宁眉头微蹙,就将开口。

“出去吧,以免等下打乱了东西,还要费力气收拾.”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陈墨离却是又淡淡的说了这一句,直接的平静转身,走出酒铺。

徐鹤山的脸sè也变得越来越难看,但在陈墨离转身的同时,他却没有第一时间跟上,而是转过头看着谢长生和南宫采菽,压低了声音说道:“压低境界,便与修为无关。”

在场的学生都很聪慧,他们全部明白徐鹤山这句话的意思。

在抛开修为的情况下,决定胜负的关键往往就在于对敌的经验和战斗的技巧。

“我明白。”

谢长生看着陈墨离的背影,冷然道:“说什么也关乎面子,自然要让我们里面最会战斗的人出战。”

他这一句话出口,所有这些学生的目光,全部停在了南宫采菽的身上。

他们这些人里面,抛开修为的因素,最会战斗的,反而是这个看上去最为娇柔的少女。

南宫采菽自己似乎也很清楚这点。

她面容渐肃,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只是第一个动步,走在了最前。

陈墨离在街巷中站定,他低头望向地面,看到靴畔的石缝里生着数株野草。

他便想到自己追随的骊陵君,在这秦都也像是石缝中顽强求生的野草。

只是过了今天,这种情况会获得转机么?

他的神容也渐肃。

他转身看着走到自己对面的南宫采菽,颔首为礼,说道:“请!”

南宫采菽眼睛微眯,也颔首为礼:“请!”

声音犹在这处巷间回荡,周围梧桐树上的麻雀却是突然惊飞而起,无数黄叶从南宫采菽的身周飞旋而出。

狂风乍起,南宫采菽以纯正的直线,带出一条条残影,朝着陈墨离的中线切去。

一柄鱼纹铁剑自她的右手斩出,也以异常平直的姿态,朝着陈墨离的头颅斩下。

剑才刚出,旧力便消,新力又生。

一股股真气不断的在剑身上爆发,消失,爆发。

清冷的空气里,不断蓬起一阵阵的气浪。

只是异常平直的一剑,然而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数剑。

这便是她父亲,镇守离石郡的大将南宫破城的连城剑诀。

在有记载的很多次和赵王朝征战的故事里,南宫破城无数次一剑斩飞数辆重甲战车。

这是通过真气的控制,不断连续发力的极其刚猛的剑势。

陈墨离的眼睛里也有异光,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这样娇柔的一个少女,竟然一出手竟然是如此的刚猛,甚至可以说威武!

只是面对这样刚猛的一剑,他的反应也只是眼睛里闪过异光而已。

他一步都没有退,空气里好像响起了一声鹤鸣。

他的剑出鞘。

他的剑柄是洁白sè的白玉,内里的剑身,竟然也是晶莹的白sè,薄而微微透明,有浅浅的羽纹,看上去很jīng美,也很脆弱。

然而这柄剑,却是异常简单粗暴的横了过来,往上撩起,朝着从上往下劈来的鱼纹铁剑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

一圈气浪在两人的身体周围炸开,就连陈墨离脚下石缝里那几株柔软的野草都被强劲而锋利的剑气折断。

谢长生等人的眼睛不自觉的眯起。

谁也没有想到,陈墨离手中那柄看似脆弱的白剑竟然也能迸发出这样的力量,而且是在这么短的空间里,就能爆发出这样强的力量。

最为关键的是,他手中的白剑此刻连任何的伤痕都没有,只是在不断的震颤。

然而南宫采菽手中的宽厚的鱼纹铁剑,却是已经微弯。

数缕血丝,正从她的虎口流淌到鱼纹铁剑的剑柄上。

梧桐落周遭的小巷里已经走出不少零零散散的看客,他们未必看得出这种战斗的jīng巧,让他们震惊的是,南宫采菽这样小小的身体里,竟然可以迸发出这样的力量。

一声让人耳膜发炸的愤怒尖嘶便在此时从南宫采菽的唇间喷薄而出。

她脚下的靴底都发出了近乎炸裂的声音,然而她却是一步不退。

她咬着牙,强忍着痛楚,左手刺向陈墨离的小腹。

就在这一瞬,她的左手里已经多了一柄青sè小剑。

这柄青sè小剑的表面有很多因为铸造而天然形成的藤纹,而在她往上刺出的同时,这柄剑上流散出来的真气,也使得空气里好像有许多株青sè的细藤在生长,让人无法轻易看清剑尖到底指向何处。

这便是青藤剑院的青藤真气和青藤剑诀。

丁宁的脸sè也凝重起来。

怪不得就连骄傲如谢长生都会把位置让出来让南宫采菽来战斗,青藤剑院的青藤真气和青藤剑诀难的便是配合,南宫采菽在第二境的时候,就已经让两者发挥出这样的威力,的确已经是罕见的奇才。

剑意迎腹而至,刚刚极刚猛的一剑之下,又藏着这样yīn柔的一剑,就连陈墨离都是脸sè剧变。

他有种解开自己真元的冲动。

然而他还是强行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他的左手也动了。

他的左手没有剑,然而有一柄剑鞘,一柄华贵的绿鲨鱼皮剑鞘。

这柄剑鞘突然化成了一蓬春水,将无数往上生长的青藤兜住。

所有的人只听到铮的一声轻响。

那是一柄剑归鞘的声音。

所有青藤般的剑气全部消失,南宫采菽的脸sè变得雪白。

她身后所有的学生全部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的剑,归于陈墨离的鞘中。

在无数的青藤之中,在那么急促的时间里,陈墨离竟然准确的把握住了她的真实剑影,极其jīng准的用剑鞘套住了她的剑。

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陈墨离的动作还没有停止。

陈墨离持着剑鞘的一端,继续挥剑。

春水继续挥洒。

南宫采菽终于无法支撑得住,她的身体先是像一块石头一样被撬起,后脚跟离地,在下一瞬间,她持剑的左手被震得五指松开,她握着的那柄青sè小剑脱离了她的手掌,像被笼子擒住的雀鸟,依旧困于陈墨离手中的绿sè剑鞘之中。

谢长生垂下了头,他心里很冰冷,很愤怒,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废话。

徐鹤山等众多学生脸sè也是一片惨白。

从陈墨离开始展露境界,他们就知道这个大楚王朝的剑客很强,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强,就连被青藤剑院的诸多教师认为数十年间青藤学院的学生中最懂得战斗的南宫采菽,竟然败得如此干脆,甚至连青藤袖剑都被人用一柄剑鞘夺了过去。

噗…噗…

两声轻响,南宫采菽双脚落地,两股烟尘从她的双脚下逸出。

她毕竟是个年纪很小的少女,想到平日里剑院那些老师的教诲,又看到自己视若性命的青藤袖剑被对方所夺,她羞愤到了极点,甚至想哭。

陈墨离看了她一眼。

他收剑。

青藤袖剑从他的剑鞘中飞出,直直的落在南宫采菽的身前,与此同时,他右手白玉般的长剑稳稳的归鞘。

这等姿态,说不出的潇洒静雅。

“能在这种修为,就将青藤真诀和青藤剑诀修炼到这种程度,的确可以自傲,将来或许可以胜我。”

他认真的看着南宫采菽,不带任何矫揉造作的诚恳赞赏道。

南宫采菽没有看他。

她看着身前石缝中兀自轻微颤动的青藤袖剑,她感觉到了青藤袖剑的无助和无力,她的鼻子有些微微的发酸,感觉到对不起它。

她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然后她拔起了这柄青sè的小剑,面sè再次变得极其的肃穆。

一条淡淡的青光扫过,就如空气里长出了一片藤叶。

她的右手手心,出现了一条浅浅的血痕,沁出数滴鲜血。

“请陈先生一定好好的活着,我一定会击败你。”

她举着流血的右手,同时将青sè小剑平端放在胸口,认真的说道。

这是秦人的剑誓。

在她看来,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输赢的过程是否有值得骄傲和光彩的地方,一点都不重要。

关键在于,只要还有命,那输的就要赢回。

陈墨离沉默了数息的时间。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尊敬和担忧。

秦人有虎狼之心,就连长陵这样的少女,今日表现出来的一切,也足够让任何楚人警惕。

只是今日里需要做的事情,绝对不能让这名少女和她身后的学生拖住脚步。

所以他的神容再度变得平静而冷。

“今日这种比试,实则也是不公平的,因为我毕竟也比你们有更多的战斗经历。”

他的目光扫过南宫采菽白生生的手掌,扫过谢长生和徐墨山等所有人的面目,然后接着缓缓说道:“我今年才二十七。”

这个时候突然郑重其事的提及自己的年龄,对于寻常人而言可能难以理解。

但这些学生都是修行者。

往往在正式开始修行之前,他们就已经看过了无数有关修行的典籍,听过了许多的教导。

所以他们都很清楚陈墨离这句话里包含的真正意义。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真意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燕不归 : 2014年09月09日

    加油!虽然是第一次拜读你的大作,但依然给了我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样的好作品在这种垃圾小说充斥的大环境中实属少见,请一定加油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