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697章 不再见

第697章 不再见

  当然是因为听明白了,才会难过。

  但陈长生难过不是因为明白的那些事情,而是随之而来的别离与再难相见。

  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以他与落落之间的关系,大公主访京,理所当然应该与他见面,但没有。

  这便是妖族的态度。

  “陛下与你的那位老师是朋友。”

  金玉律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所以最开始的时候,陛下没有在意你与落落殿下之间的亲近,甚至乐见其成,然而陛下算到了一切,却没有算到,事后你的那位老师会另有想法,而你……也有想法。”

  陈长生保持着沉默,没有对此做出解释。

  金玉律继续说道:“当然,就算你的老师生出新的想法,陛下也有办法帮你守住教宗继承者的位置。”

  圣人之言,其威无界。

  陈长生想起了这句话。

  他的老师商行舟,现在当然是一位圣人。

  但两位圣人说的话,终究要比一位圣人的话更有力量。

  如果白帝坚定地支持他,再加上教宗的指定,就算是商行舟也无法反对。

  白帝会不会支持他?在今日之前,这似乎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佰渡亿下嘿、言、哥 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陈长生是落落的老师,与妖族向来亲近,由他继承教宗之位,怎么看,这都是对妖族来说最好的结果。

  现在看来,白帝的态度很明显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的表现,太不成熟,陛下对此深感忧虑。”

  金玉律说道:“就算我们支持你,助你成为离宫之主,可是你有能力在那个位置上坐稳吗?如果不能,那我们为什么要支持你?”

  陈长生的心神有些恍惚。

  他最近好像经常听到成熟这个词。

  十四岁入京,他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沉稳与稳重,很少有人会觉得他这方面有所欠缺。

  现在看来,原来还是不够,至少不够成为一位大人物。

  只是,什么是成熟呢?

  陈长生明白,在很多人看来,在白帝夫妇看来,自己确实做了很多不成熟的事情。

  既然教宗师叔亲自替他说话,他只要认输、投降、伏低,老师便没有不重新接纳他的道理。

  即便不能,他也应该表现的更成熟一些。

  比如最近这些天,他不应该在国教学院里,而应该在离宫,抓紧时间了解国教的一切。

  比如前些天,他不应该去城门外,在官道旁替薛醒川收尸,去薛府拜祭。

  比如更早些的那一天,他在国教学院里没有接旨,而是用千把剑把林老公公砍的浑身是血。

  比如那一天,他背着天海圣后的尸身从天书陵上走下来,与老师擦身而过,仿佛陌路。

  就像这些天,他一直在期待白帝城的使团到来。

  他以为总会有人支持自己,就算没有人,还有妖族。

  现在看来,这种期待,真的很可笑。

  他望向窗外,湖畔的大榕树都已经无法保有完全的青意,变得萧寒了很多,湖面上覆着薄冰,衰草上凝着浅浅的霜。

  是的,这些都是不成熟的,天真的,幼稚的,热血的,冲动的,中二的,可怜的,可笑的。

  可总比这些寂清的、萧瑟的、没有热乎劲儿的世界要来得温暖吧?

  ……

  ……

  大公主去了皇宫,又去了离宫,与商及寅相见。

  三位圣人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妖族与朝廷、国教之间搭成了什么协议也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她没有去国教学院,也没有请国教学院里的人去她居住的别宫。

  她没有见陈长生,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也让京都里的局势再次变得清楚起来。

  南方使团也陆续抵达,长生宗、秋山家等诸世家,圣女峰也派了人前来,就连槐院也派了代表。

  京都里的风向哪个方向在吹,谁都看得清楚,于是大公主的态度相同,南方使团没有一个人去国教学院。

  因为敏感,也是因为他们要向朝廷表明态度,而且做为南人,他们对天海圣后没有任何好感,自然也不会因此支持陈长生。

  圣女峰也只是给国教学院里的南溪斋弟子们送去了一些书信与用具。

  某天傍晚,国教学院的门被敲响了,有客来访。

  来访的客人是离山剑宗弟子关飞白。

  国教学院中人与离山剑宗弟子相识已经三年,其间的故事很是复杂,可以说亦敌亦友,终究还是相熟了起来。

  因为双方是真正的同道中人。

  这却是离山剑宗弟子第一次走进国教学院。

  关飞白跟在苏墨虞的身后,看着国教学院里的景物,显得很感兴趣,直到遇见几名以前便识得的南溪斋师妹,才收回了视线。

  在藏书楼里,陈长生与他见面。

  他是未来的教宗,关飞白虽然是神国七律之一,离山的天才弟子,身份地位也与他有很远的差距,不过双方的交谈没有变成所谓亲切地交谈、友好的会面,当然也没有像当年那般,充满着凌厉的剑意与敌意,只是简单的说话。

  这场对话真的很简单。

  “离山就来了你一个人?”

  “不过是走过场,来那么多人做什么。”

  “为何会是你?”

  “谁来都一样。”

  “那你们不如派七间来。”

  “要脸吗你?”

  苏墨虞很及时地插话:“注意一下你的言辞。”

  关飞白有些恼火地瞪了陈长生一眼,问道:“唐棠呢?”

  “你找他做什么?”

  “当然是打架。”

  “试剑好听些。”

  “都依你。”

  “他不在。”

  “去哪儿了?”

  “回家了。”

  “……那折袖呢?”

  “……还是打架?”

  “……试剑。”

  “他不在。”

  “去哪儿了?”

  “不知道。”

  听到陈长生的回答,关飞白沉默了下来。

  他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唐三十六和折袖都不在国教学院。

  他想象得出,这段时间陈长生在国教学院里有多辛苦。

  “那我走了。”

  “不送。”

  既然想找的人都不在,想打的架也打不成,自然便应该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关飞白有个要求。

  他对陈长生说道:“你送送我。”

  陈长生摇头,说道:“不送。”

  关飞白坚持说道:“你就送我到院门。”

  陈长生说道:“不要。”

  他送关飞白到院门前,会被很多人看见。

  关飞白就是想要人们看见。

  陈长生不想把离山拖进这滩浑水里,所以坚持。

  关飞白想了想,说道:“那我走了。”

  陈长生说道:“谢谢你。”

  关飞白向院门走去,没有回头,摆手说道:“不客气。”

  ……

  ……

  唐棠回了汶水,折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朝廷方面自然不会忘记这位狼族年轻强者,清吏司的密谍一直没有停止对他的搜捕,却始终一无所获,就像王破一样。

  北兵马司胡同里的那座庭院,已然修复如初,平整的地面覆着新鲜的泥土,只等明年春日植上一层草皮。

  夜sè最深的时候,地面上结了一层冰霜,泥土深处传出极轻微的磨擦声,仿佛蚕在啃食桑叶,仿佛是无数蚯蚓赶在寒冬之前拼命地向地底钻去。

  秋意最深时,便是冬日至。

  南北合流的庆典顺利地结束,各使团却没有离京的意思,因为教宗的病一天比一天更重。

  庭院里,周通看着凋寒的海棠树,喃喃说道:“到时候了。”

  对有些人来说,是时候了。

  城南茶楼里的那位帐房先生与东家掌柜伙计一一告别,出门而去。

  短短十余日的相处,竟让整间茶楼的人,从东家、掌柜到最普通的伙计,都对他生出依依不舍之情。

  陈长生把笔搁回砚台上,吹干纸上的笔迹,封好,递给苏墨虞,向藏书楼外走去。

  苏墨虞看着他的背影,心知今日一别,或者再难相见。

  ……

  ……

  (写天书陵之夜的时候,提到过三只松鼠,然后……三只松鼠给我寄了一大箱坚果……在这里表示感谢。今天提了这么多去哪儿,嗯,会不会有免费的机票什么的?当然是玩笑话,祝大家身体健康,生活顺意,我们争取天天在书里相见。)

看网友对 第697章 不再见 的精彩评论

20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5年11月28日

    bingo宾果

  2.  板凳# : 2015年11月28日

    一楼。

  3.  地板# 匿名 : 2015年11月28日

    评论都变得冷冷清清了,猫,,我也想对你说:不再见

  4.  4楼# 猫腻太强大了 : 2015年11月29日

    好想捏着猫腻的大花脸催稿啊有木有

  5.  5楼# 匿名 : 2015年11月29日

    很喜欢这种年轻人之间的对话…大赞

  6.  6楼# Zace : 2015年11月29日

    翰夫折袖看样子是藏在了海棠树下,是等待时机一击必杀?这是什么功法让他冬眠的?海棠树院子还是个战场,看来周通始终是要死在那儿的。意思是自己种的因,自己吃果子了

  7.  7楼# 王破 : 2015年11月29日

    我不是打酱油的,我还等着出现在你们面前。

    •  ↓1层 陈长生 : 2015年11月30日

      你下手慢点,给狼崽子留一口,照顾好别人就行了

  8.  8楼# 红衣主教 : 2015年11月29日

    我可以有一个正式的名字而不是只有职称吗

    •  ↓1层 陈长生 : 2015年11月30日

      红衣教主那么多,你是哪一个

  9.  9楼# 老猫刻意在拖延 : 2015年11月29日

    今天又没更新!
    感觉老猫为了商业目的刻意在拖延!
    真是令人失望~

    •  ↓1层 乱讲话 : 2015年11月30日

      什么的商业目的哦阴谋论真特么多。

    •  ↓1层 匿名 : 2015年11月30日

      老猫母亲进医院有段时间了,你爸妈脑子进水生了你这种脑残的傻逼货,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

  10.  10楼# 感觉真的有在拖延 : 2015年11月30日

    可能是为了配合拍电视或电影等时程,刻意将小说进度缓下来,这真的有啊!
    以前没有这种商业目的考量时,常常都一天好几更,哪像现在常常刻意断更。
    且就算有更,每更也都刻意写的好短~真的让人感觉刻意在拖延,太明显了啊!

  11.  11楼# 苏离 : 2015年11月30日

    狼崽子,你躲在海棠树里就想杀周通?等着那苦脸的小会计吧

    •  ↓1层 折袖 : 2015年11月30日

      我是致命一击,所谓刺客是也。

      •  ↓2层 匿名 : 2015年12月05日

        最后一击估计是狼崽子的了

  12.  12楼# 彎彎 : 2015年11月30日

    看到這大概 看出端倪 不管南人還是妖族 都不再支持陳長生 儘管教宗師叔支持 還是孤掌難鳴
    我要是陳長生 就先去找 有容莫雨 再去寒山把王之徹挖出來 請他教會如何進入神隱的方法

    題外話
    貓大 你好殘忍 為啥咪只是想 改朝換代 就非得把聖后娘娘干掉 難道就不能引期退位
    余人做這個皇帝 根本就是傀儡 簡直是 天殺的無奈

  13.  13楼# 匿名 : 2015年11月30日

    真的不再见了吗?到现在还不更

  14.  14楼# 陈长生 : 2015年11月30日

    我还有一封信揣在怀中,我怕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