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705章 一把刀与一座城的故事(下)

第705章 一把刀与一座城的故事(下)

  (昨天把唐家二爷写成薛家二爷了……最近体力和脑力,确实都已经到了某种程度,我试着修改了,但因为现在是新版的作者专区,我不怎么会用,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修改成功,还是那句话,最近我的体力和脑力啊……好了,刚才确认了一下,修改成功了。)

  ……

  ……

  王破明白了。

  他们想杀周通。

  对方想杀他和陈长生。

  汶水唐家的选择,基于对他以及陈长生两个人不同的态度,而有所偏差。

  但他还有两件事情没有想明白。

  如果把唐家当做纯粹的商人,一切以利益为先,那么,唐家为什么要陈长生死?

  谁都知道,陈长生与唐棠相交莫逆,他如果能继任教宗,对唐家来说,好处极大。

  “白帝城也不同意陈长生继任教宗,这也是很多人想不明白的问题。”

  唐家二爷说道:“那是因为,白帝城有更好的选择,而对我唐家来说,陈长生固然是最好的选择,但对我来说,却是最坏的选择。”

  与陈长生交好的是唐棠,不是汶水唐家,更不是他唐家二爷。

  王破说道:“既然如此,老太爷为何会听你的?”

  唐家二爷说道:“你知道的,老爷子最不喜欢圣后娘娘,陈长生做的事情,让老爷子十分不喜。”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便在这时,街尽头的风雪里响起一声清脆的剑鸣,然后有剑光亮起。

  陈长生的身影在风雪里若隐若现。

  一声闷哼响起,便有血腥味穿透风雪,来到了此间。

  那边的战斗已经开始,王破的铁刀还搁在桌上,一动未动。

  他的视线从远处收回,落到被雪掩没的铁刀上,说道:“十几天都等不及了吗?”

  整个大陆都知道,教宗的病已经越来越重,随意秋意转冬雪,时随季至,已经到了最后的十数日。

  大周朝廷、白帝城、汶水唐家,就算想要夺得教宗的位置,为何不能再等十几天?

  “教宗陛下是圣人,其死之时,必有雷霆相随,必有安排。”

  唐家二爷说道:“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打乱他的安排,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日后可能最复杂的事情。”

  就算教宗陛下回归星海,举世皆知他的安排,谁敢反对他的遗旨?

  一旦国教众志成城,哪怕强如商行舟、谋如汶水唐家,都很难把陈长生赶出离宫。

  提前杀死陈长生,肯定要比等他坐上教宗之位后再出手,要简单无数倍。

  到此时来看,这是最正确的一种解决方案,但在这个方案出现之前,谁都不会想到这一点。

  谁都不会想到,就在教宗陛下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商行舟非但没有耐心等待,却偏要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动手。

  “这是谁的决定?”王破看着唐家二爷问道。

  唐家二爷微笑说道:“自然是道尊的决断,我只不过在恰当的时机,提供了一下我的智慧。”

  王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时隔多年,你依然还是喜欢玩这些手段。”

  “不错,因为我只擅长这个。”唐家二爷敛了笑容,淡然说道。

  多年前,现在的天道院院长庄之涣在汶水见过他。

  从当时到现在,庄之涣都一直惊叹于他的修行天赋,更惊叹于,他会如此浪费自己的修行天赋。

  整个世界,只有唐家老太爷大概明白,他为什么会毫不在意珍贵的修行天赋,弃之如敝履。

  因为他的修行天赋再高,也高不过王破,他再怎么勤勉修行,也不可能超过王破。

  很多年前,他便不甘却无比绝望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曾经前途无量的唐家二爷,变成了汶水城里欺男霸女的纨绔,渐渐无名。

  谁都不知道,他只是放弃修道,他一直默默在别的方面努力,他清楚只有这样才有战胜王破的可能。

  比如智慧,比如谋略,冷酷的设局以及对人心的判断和利用。

  “论起打架,我这辈子可能都及不上你。”

  “但论起别的方面,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我最清楚,每个人在乎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越不过的门槛提什么,看不到的yīn影在哪里。”

  “世人皆言,你王破的刀道是直的,沽名卖直,你最在乎的自然是名。”

  “今天,我就用你要的名来压你的刀,你又能如何办?”

  唐家二爷看着王破,笑了起来。

  就像平时那样,他张着嘴,没有任何声音。

  先前每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对王破的嘲弄与奚落。

  王破看着他的脸,那种渴望或者说冲动变得越来越强烈。

  但他能如何做?

  他不是沽名卖直之人。

  但恩重如山。

  这座山就这么压了下来,他难道能够一刀砍过去?

  ……

  ……

  牧夫人走到殿外,抬头向天空望去。

  天空正在落雪,雪自云里来,无论旁人怎么看,在她的眼里,雪与云都是羊,有着白而软的毛。

  她的目光所及之处,雪花飘散,层云渐动,如牧羊群。

  看着这幕画面,茅秋雨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双袖无风而动。

  她收回视线,望向殿旁某处,露出一抹微寒的笑容,问道:“我幼妹就是在这里被你们责罚的?”

  除了妖族皇后,她还有个身份是大西洲的大公主,她的幼妹便是曾经的国教巨头——牧酒诗。

  当初商行舟想要把陈长生逐出国教,推动牧酒诗成为教宗继承人,当然,与她有极大的关系。

  听到这句话,茅秋雨的神情反而变得平静下来,双袖轻拂。

  有风卷起殿前的雪,向四周荡去,漫过诸殿间的yīn影,露出数道身影。

  白石道人。

  凌海之王。

  桉琳。

  司源道人。

  国教实力最强的五位巨头,尽数到场。

  而且这里是离宫。

  就算她是圣人,也不见得能够纵横无敌。

  更不要说,教宗陛下虽然重病,但依然是教宗。

  茅秋雨看着她沉声问道:“娘娘,难道您真的想与我国教为敌?”

  “与寅意见不同,便是与国教为敌?”她平静说道:“难道商就不能代表国教吗?”

  茅秋雨与凌海之王等人神情不变,道心却已彻寒。

  他们知道,今天如果稍微处理不妥,国教便极有可能迎来自圣女赴南方后最大的一次内争。

  商行舟也是国教正统传人,更是教宗陛下的师兄,千年之前,便在离宫生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教宗死后,他便是最能代表国教的那个人。

  牧夫人的这句话意思非常清楚。

  离宫风雪骤疾。

  ……

  ……

  皇宫里的风雪,忽然间变得猛烈了起来。

  西风漫卷碎雪,扑打在殿侧的房门上,啪啪作响。

  房门被推开,风雪却无法入,因为商行舟从里面走了出来。

  为了收服天机阁,为了帮助陛下在最短的时间里稳定朝局,他在这个房间里停留了很多天。

  今天,他走了出来。

  他准备出宫。

  他要去离宫。

  十余名境界高妙的道人,从风雪里走来,跟随在他的身后。

看网友对 第705章 一把刀与一座城的故事(下) 的精彩评论

26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5年12月07日

    继续等~等 706

    •  ↓1层 et2015 : 2015年12月08日

      十余名境界高妙的道人,从风雪里走来,跟随在他的身后

  2.  板凳# : 2015年12月08日

    刷下存在感

  3.  地板# 匿名 : 2015年12月08日

    706 等~等

  4.  4楼# 匿名 : 2015年12月08日

    705,706,707,708呃

  5.  5楼# 匿名 : 2015年12月08日

    呵呵,按部就班的推进

  6.  6楼# 陈长生 : 2015年12月08日

    太慢了,一局三环,破局人可能是余人,王之策不会出现,最可能的破局人就是主角我,周园的局,雪原的局都是我破的,但破局的我可能要流浪刷副本了。破局至少需要十章,这个月你们就不要等了,等那一张破了局,我会通知尔等。谢谢大家,我去专心杀人了。

    •  ↓1层 折袖 : 2015年12月08日

      喂,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树底下?

  7.  7楼# 匿名 : 2015年12月08日

    我的有容乃大师姐喃?我想她那个了……快给我找来

    •  ↓1层 徐小奶 : 2015年12月08日

      亲 找我?

      •  ↓2层 匿名 : 2015年12月09日

        你大吗?

  8.  8楼# 王破 : 2015年12月08日

    我会出刀的,因为我是王破。

  9.  9楼# 吱吱 : 2015年12月08日

    吱吱,吱吱,比预想的快多了,陈长生,大爷来救你了。

  10.  10楼# 余人 : 2015年12月08日

    师弟,我不会让你死的。

  11.  11楼# 周通 : 2015年12月08日

    猫大哥。。能不能赏个痛快的死啊。。。磨得我受不了啦

    •  ↓1层 陈长生 : 2015年12月08日

      你自杀吧,可以保全我和王破,破了妖道的局。

  12.  12楼# 落落 : 2015年12月08日

    真当我和唐三十二不存在么

    •  ↓1层 陈长生 : 2015年12月08日

      你俩在圣人面前本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好好在家里猫着修炼。乖。

  13.  13楼# 匿名 : 2015年12月08日

    这速度,愁!

  14.  14楼# et2015 : 2015年12月08日

    十余名境界高妙的道人,跟随在他的身后 706 ???

  15.  15楼# 苏离 : 2015年12月09日

    这么大的局怎能没有我

  16.  16楼# 商行舟 : 2015年12月09日

    本道尊要第三次露面了。

  17.  17楼# 706 : 2015年12月09日

    一道若隐若现的亮光,在他的眼眸里生出,清亮而肃杀,仿佛高天秋日。
       “都在等着,来吧。”他对陈长生说道。
      说完这句话,那道剑光敛没在了他的眼瞳深处,再也无法看到。
      陈长生看着他空空的衣袖,说道:“我觉得不妥。”
      关白说道:“这一年时间里,你的身上没有再次生奇迹,我也新学了左手剑,很公平,正好可以放手一搏。”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问道:“为什么不能放手呢?”
      长生还是没办法厌弃他

  18.  18楼# 苏离的剑 : 2015年12月09日

    破局的是我!别把我忘了……

  19.  19楼# 匿名 : 2015年12月09日

    我赵日天不屑出手

  20.  20楼# 叶良辰 : 2015年12月09日

    唉,一群土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