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二十七章 白羊角

第二十七章 白羊角

章胖子名为章南,胖子这个形容词虽然很恰如其分,但在长陵的市井人物里面,也只有像王太虚等少数几个敢这么称呼他。

这红韵楼在他来时,就已经被两层楼的人团团围了起来,周围街巷里看得到的两层楼的人就至少有上百名,暗地里还不知道埋伏着多少箭手和可以对修行者造成威胁的人。

红韵楼的里面,其余的房里倒是有人在弹着曲子,隔着数重墙壁传入,反倒是让这间静室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眼见王太虚落座之后都不说话,章南肥脸不由得微微抽搐,不快道:“王太虚,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我们是客,你是主,你既然来了,不言不语是什么个意思?”

看着章南油汪汪的脸,王太虚神sè没有什么改变,微笑道:“我虽是地主,然而今日里是你们要和我谈,不是我想要和你们谈,所以我自然要听听你们和我要谈什么。”

章南脸sè微寒,冷哼了一声,也不言语。

他身旁的唐缺却是缓缓抬头,一双充满冷厉的眸子,定定的落在王太虚的身上。

“我十五岁开始杀人,十六岁和徐锦、林青蝶一起来到长陵,不知流了多少血,才爬到今日这个位子。”

唐缺缓慢而冰冷的说道:“我当然不怕死…所以我今日来见你,不是想求你放我们锦林唐一条生路,而是想要告诉你,就算你能杀死我和我身边所有的兄弟,你们两层楼的那些生意,你们也留不住。”

王太虚平静的看着这名分外冷厉yīn沉的男子,无动于衷的说道:“然后呢?”

章南脸上的肥肉微微一颤,有些尴尬的笑笑:“王太虚,按我们江湖上的老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前些日子你们死的人太多,再争闹下去,给了上面直接插手的机会,那就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你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你杀了锦林唐那么多人,也得了足够的筹码,接下来和锦林唐合作,只会赚,不会亏。”

王太虚闻言笑笑,一时又不说话。

“王太虚,你到底怎么说。”章南看着王太虚这副样子,顿时有些不耐烦起来,沉声喝道。

王太虚脸上浮起些讥讽的神sè,他认真的看着这个胖子,轻叹道:“章胖子,你也是个聪明人,而且你比我年长,按理你应该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有些事我们碰不得。”

章南脸sè越发yīn沉,黑脸道:“王太虚你说得清楚点。”

“既然你要我说清楚点,那我就说清楚点。”王太虚看着他,眼神冷漠了下来:“你给他们来做说客,显然是他们也给你透了点底子,许了你点好处。可是你应该很容易想清楚,我们两层楼在长陵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要想找个上面的靠山还怕找不到么?”

“可我们为什么不找?”

“像我们这样的人物,和庙堂里的那些权贵难道能有资格称兄道弟不成?找了靠山,就只能做条狗。”

听着王太虚的这些话,章南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他拿着一块锦帕擦了擦汗,冷冷打断道:“但你也应该明白,对于那些贵人而言,我们的命和一条狗本身也没有什么区别。”

“做野狗还能随便咬人一口。”王太虚嘲弄道:“做家狗却随意杀来烹了就烹了。而且靠山也不见得稳固,你都不知道哪一天你的靠山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情倒了,顺便把你压死。跟着哪一个人,别人看你就烦了。所以这些年,我们两层楼安安分分的在塘底的泥水里混着,小心翼翼的不站在任何一个贵人的门下,这不是我不想让两层楼往上爬,而是我们生来就是这样的命,这样才能让我们更好的安身立命。你一条野狗想到老虎的嘴里谋块肉吃,哪怕这次的肉再鲜美,把身家性命都填上去,值得么?”

章南脸上的肉再次晃动了一下,寒声道:“贵人也分大小的。”

“能大到哪里去?”

王太虚想到了之前丁宁和自己说的话,他侧眼过去,又看到丁宁正在十分安静的对付案上的几道菜,吃得很定心的样子,他便又忍不住一笑:“现下除了深受陛下信任的严相和李相,其余人再大,还不是说倒就倒了?你难道忘记了陛下登基前两年间发生的事情?”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来是决计一点都不肯让步了?”章南又掏出锦帕擦了擦汗,脸sè倒是反而平静了下来。

王太虚也不看他,而是看着唐缺,说道:“如果你今天来求我放过你和你的兄弟,我或许可以答应,只要你们今后永不回长陵,这便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是么?”

唐缺yīn冷的看着王太虚,说道:“如果那天我也在场,你说不定就已经死了。我们唯一的失误,是没有想到你也是已经到了第五境的修行者。”

王太虚笑了起来:“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我只知道结果是我只掉了一颗牙齿,而锦林唐的两个当家,现在却在泥土里躺着。”

唐缺没有因此而愤怒,他的脸上反而泛起一阵异样的桃红,他看着王太虚,yīn冷的说道:“你很有自信。”

王太虚微笑道:“你需要自省。”

唐缺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扫过王太虚身旁专心吃东西的丁宁,以及自从落座之后,就一直在安静的喝茶的头发雪白的老者,“只是我不明白你的自信何来,就凭故弄玄虚,带一个梧桐落的市井少年,一个桥下的算命的?”

王太虚认真的说道:“已经足够。”

“是你放弃了最后的机会。”

唐缺摇了摇头,极其冷漠的说了这一句。

然后他手中的酒杯落了下来。

在他的酒杯开始掉落的同时,章南的眼睛射出实质性的寒光。

“动手!”

他发出了一声低喝。

这间静室里,在王太虚和丁宁,以及那个不言不语的雪白头发老者进入之前,一共有十一人。

除了章南和唐缺等四人之外,其余七人全部都是两层楼的人。

能够有资格陪着王太虚坐在这里的,自然都是两层楼最重要的人物,他最信任的伙伴。

在章南一声低喝响起的同时,这七人已经全部出手。

然而其中有三人,却是在对着另外四人在出手。

狂风大作,伴随着无数凄厉的嘶鸣声。

章男身旁身穿紫sè轻衫的钟修,像一只紫sè的蝴蝶一样轻盈的飞了起来,他左手的衣袖里,梦幻般的伸出了一柄淡紫sè的剑,不带任何烟火气的点向王太虚的额头。

唐缺身前的桌案四分武裂,一柄青sè的大剑从他膝上跳跃而起,落于他的掌心。

一声厉叱之间,唐缺以完全直线的进击方式前行,体内的真元尽情的涌入剑身之中,整个剑身上荡漾起青sè的波浪,顷刻间便像一个青sè的浪头朝着王太虚的身前轰来。

他身旁始终低垂着头的独眼龙唐蒙尘,在此刻抬起了头,也抬起了双臂。

他的双臂上瞬间响起剧烈的金属震鸣声。

数十道蓝光后发而先至,笼罩住了王太虚的身影。

这一瞬间,章南没有动手,依旧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

和先前的计划一样,他此刻已经不必动手。

那暗中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三人,足以能够让忠于王太虚的四人一时无法救援王太虚,而原本就已经受伤的王太虚,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钟修、唐缺和唐蒙尘的联手刺杀。

只要王太虚死去,他们便能很快控制这里的局面。

想到长陵城里最重要的一个竞争对手即将在眼前倒下,本该是油然的自得和满足,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章南的身体里却反而涌起强烈的不安。

王太虚身旁的一老一少的表现,都太过异常。

此时的丁宁,居然还在平静的夹菜。

而另外的一侧,那个白发老者,依旧在端着茶壶喝茶。

在此刻满室的风雨中,这样的画面太过平静,太过诡异。

然而按照两层楼里那些王太虚最信任的人的消息,这两个人明明都是普通人。

那个少年,只是梧桐落里一个普通的市井少年。

那个白发老者,只不过就是今天王太虚在市集里认识的算命先生。按那数人所说,王太虚只是觉得这名白发老者仙骨道风,才故意带在了身边,好让他们怀疑是厉害的修行者。

所以在之前的谈话中,唐缺才说王太虚故弄玄虚。

因为就像一名赌徒,王太虚的底牌,实际上已经全部被他们看清了。

只是现在,这两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

章南的身体里越来越寒冷,额头上和身上,却是不自觉的涌出无数滴汗珠。

……

王太虚坐着没有动。

他的右手却好像突然消失在了空气里。

一片灰sè的剑光密布在了他的身前。

这是一片只有一尺来长的剑光。

他手里的剑也只有一尺来长,而且剑头有些钝,看上去就像是一柄灰sè的扁尺。

他完全没有管刺向自己额头的淡紫sè的长剑,也没有管大浪般朝着自己用来的青sè剑光,而是无比专注的斩飞了射到自己身前的每一道蓝光。

就在这时,章南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呻吟。

因为他最害怕的事情出现了。

王太虚身旁的白发老者手中的茶壶落了下来。

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柄白sè的剑。

这柄剑剑身粗大而短,握在手里,就像是一个粗大的白羊角。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白羊角 的精彩评论

3 条评论

  1.  沙发# 棍大有罪 : 2014年09月13日

    写得真精彩,比写高手时沉稳,笔法细腻,

  2.  板凳# 一品牛牛 : 2014年09月13日

    板凳….

  3.  地板# 燕不归 : 2014年09月13日

    加油加油,真的很好看,比现在流行的垃圾小说好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