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六十三章 我只知道一点

第六十三章 我只知道一点

  金安成蹿高蹿低,忽前忽后,时左时右,在天定城内乱跑了足足两刻钟才摸进了一处看似普通的院子。

  这并非他发现了孟奇,而是多年老江湖,习惯性兜个圈子改变方向,永远当成有人跟踪。

  孟奇轻轻落在瓦片上,如一根羽毛着地,没有发出半点响声,然后看着金安成对院子很是熟悉地前进,抵达了一间厢房,有节奏地敲响房门。

  “这厮倒是奸猾,差点就跟丢了。”孟奇藏于屋檐yīn影处,暗自嘀咕道。

  他这是第一次跟踪他人,若非神行百变小成,步伐jīng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面对金安成的习惯性摆脱,恐怕要么已经被发现,要么担心被发现而跟丢,犹是如此,一趟下来,也让孟奇起了一身白毛汗,堪比练功半天。

  “这处宅院普普通通,肯定不是费正青的府邸,金安成到底想找谁……”孟奇皱眉思索着,作为天定城权势排在前十的总捕头,这“寒酸”的两进院子绝对不可能是费正青的家,“莫非金安成刚才所言依然藏有谎话?”

  咚咚咚,咚咚咚,金安成有节奏地敲了一阵后,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他一个闪身便窜了进去,并习惯很好地随手关门。

  见状,孟奇顺着梁柱,缓缓从屋檐滑落,如树叶飘零,在静静的夜里,毫不起眼。

  双脚刚刚粘地,孟奇步伐展开,身如轻烟,两三步间就躲到了那间厢房的窗外。

  安心听了听,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后,孟奇悄悄站起,手指沾着唾沫地戳向白sè的窗纸。

  微不可闻的声音之后,窗纸上多了一个孔洞,孟奇一只眼睛半贴了上去,打量里面。

  没人!

  里面是一间桌柜床齐全的普通厢房,但没有一个人!

  刚才进去的金安成也不见了!

  孟奇心一紧,再次打量,确认里面真的没有人后,轻轻推开窗户,鱼跃入内。

  刚刚脚踏实地,孟奇忽然想起一事,若里面没人,那刚才谁给金安成开的门?

  啪啪啪,鼓掌声从床侧响起,孟奇戒刀一横,也不惊慌,抬眼望了过去。

  只见床侧的箱子被人推开,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旁边站着金安成和一个马脸长须的中年男子,鼓掌的正是后者。

  果然是地道,金安成看来是想从这里去附近宅院,那才是他的目的地,嗯,旁边就有一座宽广的府邸……孟奇大概明白了刚才是怎么回事。

  金安成吹亮了手中火折子,笑得很是狰狞,额头肉瘤乱抖:“多亏老子江湖经验丰富,在地道内又多等了一会儿,否则就等不到申猴先生你了。”

  这时,或许是看到了火光,外面其他厢房陆续有开门的动静,说话声压得很低,迅速将这间厢房围住,显得有条不紊。

  “这位是?”孟奇看也没看金安成一眼,嬉笑的猴头面具对准那马脸长须的中年男子。

  “申猴先生,装腔作势不是好习惯,你们十二兽还会认不得费某?”中年男子声音粗豪,但有种奇怪的尖锐。

  “原来是费总捕头,我只是奇怪,你怎么半夜在这里,莫非独自赏月?”嬉笑的猴脸让人看不出孟奇的表情。

  费正青笑道:“不愧是江湖上最神秘最诡异的十二兽,申猴先生真镇定,换做是我,此时恐怕已经在寻机逃跑了。”

  “说来也是凑巧,费某今晚刚好有事在身,打算从地道外出,却正正撞上了申猴先生。”

  说话间,金安成走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准备夹击孟奇,口头奉承道:“多亏总捕头深谋远虑,立下了地道来往的规矩,否则还真逮不住申猴先生。”

  “哈哈,也是你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费正青手中多了一对判官笔,随口赞扬了金安成一句,“申猴先生,何不束手就擒?以你的实力,城主当有怜才之心。”

  孟奇嘿了一声:“其实,不管你们想的多周到,江湖经验有多丰富,我只知道一点。”

  “什么?”面对申猴的镇定,费正青有点凝重。

  “我只知道,你们打不过我。”

  话音未落,孟奇就鬼魅般扑向了费正青,脚下步伐变化连连,让人把握不住他的身影,手中戒刀虚斩,直指费正青脖子。

  面对这样的身法,费正青暗赞了一句名不虚传,侧身让开,判官笔急打孟奇头部大穴。

  与此同时,金安成从侧面攻来,双手十指勾起,宛如鹰爪,抓向孟奇背心穴道。

  知道你有横练功夫,但打穴正好克制你!

  孟奇身不摇,脚不动,原本前斩的戒刀突然从侧面撩起,挑向金安成胸腹,同时微微侧头,全力运转金钟罩,皮肤之上泛起了一层暗金sè泽,如同寺庙里的罗汉之像。

  这一侧头,费正青的判官笔未能打中孟奇太阳穴,而是直接点在他耳边穴道。

  再有横练功夫,要穴被点中,一样无能为力,你又不是四十年纯阳童子功的悲苦神僧!

  钢做的笔尖点中了孟奇耳侧,发出叮一声脆响,就像打中了金身佛像。

  暗金内敛,映照火光,衬得费正青又惊又惧的脸庞分外难看。

  挑向金安成的戒刀,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从难以想象的角度收回,崩飞了费正青的判官笔,刚才竟然又是虚招!

  一招得手,孟奇似猛虎下山,刀光如织,没用多久就将根本破不了自己防御的费正青和金安成全部擒下,封住了穴道。

  金钟罩第四关练成后,除了眼睛、脐下等罩门和太阳穴、膻中等几处要穴,孟奇其他地方都得开窍级的水准或利器级的兵器才能破防或透穴。

  “我说过,你们打不过我。”孟奇在面具背后,笑得露出了一排白牙。

  费正青作为成名已久的高手,一双判官笔名闻南北,少有对手,在宗师以下,自认为是最顶尖的那部分人,可今天,面对“十二兽”之中的申猴,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对方明明没有宗师的特征,实力为何能如此可怕?他到底练得是什么横练功夫?

  这一战让他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创伤。

  “费某确实低估了申猴先生你的实力。”作为老江湖,他还是迅速稳定了情绪,“之前你们十二相神出手的任务,天定城都有搜集相关资料,以判断你们的实力,谁知申猴先生你竟然一直没有用过全力,呵呵,原来你最擅长的不是刀法。”

  “谁告诉你们我最擅长刀法的?”孟奇笑着问道。

  费正青听出调侃之意,叹了口气道:“是我们判断出错,申猴先生你最擅长的原来是横练功夫,不知与法玄宗悲苦神僧是何关系?”

  “我很佩服费总捕头你啊。”孟奇突然感慨道,“换做是我,若被人擒住,恐怕做不到如此镇定地东拉西扯,还有闲心打听我的出身来历。”

  费正青苦笑道:“我出身捕快,习惯盘问了,而且我知道申猴先生你来是想打听段公子失踪之事,非为杀人,费某只要老实交代,当不会丢掉性命。”

  “是啊,申猴先生,我听说你们‘十二相神’有句话是:‘没必要为任务之外的事情杀人,太浪费jīng力了’。”金安成附和道,生怕自己连续的撒谎和作对激怒申猴。

  孟奇似笑非笑地道:“也不一定,我杀人看心情,今晚明月高悬,光华普照,正是杀人之夜,如果你们让我不满意,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了,也是你们全家的忌日。”

  他一直想说说这些狠话,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就觉得反派这些对白特别带感。

  费正青作为天定城总捕头,很能克制惊恐的情绪,脸sè不变地道:“费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想知道,金楼主为何深夜来此禀报,莫非他对我撒谎了?”孟奇低声问道,外面围住院子的人因着里面没有命令,依然保持着之前的状态。

  金安成沉声道:“费总捕头交代,有人来打探此事,一定要立刻禀告他,不过,不过,有个地方,我还是撒谎了。”

  他主动坦白地说出。

  孟奇想了想,将费正青提到另外一边道:“小声回答金安成什么地方撒谎了,然后我会问他,若不一样,嘿嘿……”

  费正青压低声音:“他只有一个地方撒谎了,那就是房间内有线索留下。”

  “桌底有一片龙槐树的叶子,那种树只有城东大悲寺内有,应是神秘人不小心粘在身上带来的。”

  “所以,我连夜抽调人手,搜查了大悲寺,谁知慢了半拍,没有抓到疑犯,只找到更多线索,全部指向雪神宫余孽。”

  “我们怀疑段公子失踪之事正是他们所为,因为段公子一直对雪神宫宝藏很感兴趣,没有停止过寻找线索的努力。”

  孟奇静静听着,内心重复着雪神宫宝藏几个字。

  费正青忽然笑了笑:“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让安成隐瞒了真相,但闲隐先生是知道这些的。”

  孟奇眼睛微微眯起,段向非知道此事?为何不在资料上提及?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我只知道一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