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七章 血脉联盟

第十七章 血脉联盟

“黄金血脉,镇狱青象啊!”

雁国,皇宫

帝皇诸葛宁轻轻的敲击着面前的桌子,在桌子上面,一份关于王通的极为详尽的资料展现在他的眼前。.最快更新。

“梁州,小寒山第一真传弟子,猎杀榜第一,九火归元功,剑术出奇,先祖白象真人,拥有大力魔象的血脉,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诸葛宁的面相极为俊逸,细长的双目开阖之间,闪动着幽幽的光华,将眼前的资料内容深深的看在眼里,心中暗忖,“短短一年之间奇迹般的崛起,五年之内修为由凡尘天攀升至罡煞天,被怀疑得到了极大的仙缘,所以不得不离开梁州避祸,来到定州,编造了一个散修的身份,若非这一次暴‘露’了黄金血脉的事实,恐怕不会有人关心一个流落到定州的散修吧??仙缘,或者得到过,但是他真正崛起的原因绝不是什么仙缘,而是自身血脉苏醒的缘故,梁州那种地方的家伙,根本就无法判断什么是黄金血脉,也根本就不可能知道黄金血脉的宝贵,竟然觊觎他得到的机缘,当真是可笑至极,黄金血脉,又怎么可能是你们这些家伙有资格觊觎的呢?不过,若是早知道如此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跑到定州来,给我们捡这么大的一个便宜,只是,究竟谁最后能占到这个便宜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揉’了‘揉’眉心,“还有那逃走的妖奴,通天魔猿的血脉,真是麻烦!!”

黄金血脉很宝贵,也很恐怖,人人‘欲’得之而后快,甚至,在昆墟界也有许多炼化别人血脉据为己有的手段,曾经有一段时间,黄金血脉乃至于其他的高等血脉都是招祸的根源。

像王通这种修为暴‘露’了自己的血脉之后,便立刻成为了其他修真者们猎杀的对象,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三万年前,血脉联盟成立以后,这种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特别是猎杀高等血脉的事情,不说已经绝迹了,但是一经发现,必然成为血脉联盟的追杀对象,可以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任何一个猎杀了高等血脉据为己有的修真者都不可能逃脱血脉联盟的追杀,即使他已经炼化了这种血脉,据为己有,也不可能被血脉联盟承认,只能沦为猎杀的目标。

如果王通的血脉没有暴‘露’出来,或许还能够通过一些手段秘密的将他处理掉,炼化血脉,强化自身,还有一点隐瞒下来的希望,但是如今王通的血脉已经暴‘露’了出来,并且在定州闹的沸沸扬扬,已经没有人能够向他下手了。

在血脉联盟这个庞然大物的‘yīn’影笼罩之下,

任何一个势力,包括极道‘门’派在内,都不可能因为血脉的事情向王通动手。

“现在,也只有想办法拉拢了,而且还不能用什么暗中的手段,想来,现在血脉联盟已经开始行动了,就是不知道,那两派会开出什么样的价码来。”

诸葛家族虽然是定州的皇族,但是一直是隶属于隐龙谷一脉,他这个孤雁国的帝皇同时还是隐龙谷的外‘门’长老之一,虽然在隐龙谷没有多大的权利,但是在孤雁国,他代表的就是隐龙谷,但定州不只有他一个孤雁国,并不只有他一个大‘门’派,幽谷雪山和幻海无常阁都是不逊于隐龙谷的大型宗‘门’,虽然三者都是极道‘门’派元始‘玉’清天一脉,可是也各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不可能真正的团结一心,更不要说这种关系到宗‘门’未来的大事了。

一个黄金血脉者的出现,不提血脉联盟这个特殊的存在,定州三宗肯定不会放过,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其纳入麾下,收为弟子,只有这样才真正的符合各自‘门’派的利益,甚至,像王通这般的黄金血脉者,只要一入宗‘门’,至少是一个入室弟子的待遇,地位甚至在他这个隐龙谷的外‘门’长老之上,这也是由各自的潜力决定的,黄金血脉,潜力巨大,未来成为真传弟子并非是什么奢望,如果能够将其收为弟子,‘jīng’心培养,甚至有可能在十年之后冲击通天之路,成为极道‘门’派的一员,而每有一位弟子冲击通天之路成功,成为极道‘门’派的弟子,宗‘门’同样也会得到巨大的奖励,甚至地位也会得到提升。

所以,收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弟子进入宗‘门’,其实也是为宗‘门’买一个未来。

但是王通最终会加入哪一家?

却是不确定的。

几乎在王通展现黄金血脉的同时,他便接到了隐龙谷的指示,不惜一切代价,将王通引入隐龙谷中,甚至,他也可以想象,幽雪派和幻海派也应该接到了同样的指令,现在也在想方设法的接近王通,要将其引入各自的宗‘门’之中。

沉‘吟’良久,他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成宝,去把库中的那把紫霄剑拿来!”

………………

…………

落叶城,王通小院

自从将李玄救回落叶城之后,一切似乎都变的不同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现在他还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李万茂率族中所有长老亲自拜访感谢,姿态之谦恭,语气之诚恳,

表情之谄媚,搞的王通甚至都差点觉得这个半老不老的家伙想要自荐枕席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只是他的胡想而已,李万茂当然不可能自茬枕席,不过他却很想让自己的‘女’儿睡到王通的‘床’上去。

王通对此事严辞拒绝,言道自己一心向道,‘洞’里考虑道侣的事情,李万茂并没有因为王通拒绝而不快,相反还大拍王通的马屁,直把王通骂的一愣一愣的,差点以为这厮是自己早就失散多年的儿子了。

当然,李家大张旗鼓的拜访并不可能仅仅是为了拍他的马屁,他们是来作说客的,或者说,是来当掮客的,李家虽然是落叶城的城主,但是先祖出自幽雪派,此次主要是来替幽雪派搭线的,当然,同时还有‘交’好王通的意思,不管搭线成与不成,保持好与王通之间的关系才是最关键的。

“王长……王道友,幽雪派虽然并非大的宗‘门’,不过却是幽谷雪山在定州的分支,这?次也不是邀您加入幽雪派,而是代表幽谷雪山邀请你加入,幽谷雪山是昆墟北部大陆最大的宗‘门’之一,实力雄厚,又背靠元始‘玉’清天这样的极道‘门’派,您要是成为幽谷雪山的弟子,未来通过通天之路,拜入元始‘玉’清天的‘门’下也未为可知,以您的资质和血脉,想来元始‘玉’清天也是非常重视,而且……!”

“而且什么?幽谷雪山也好,元始‘玉’清天也罢,这些都不是你能够妄议的。”

就在李万茂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游说王通的时候,一个声音毫不留情的将他的所有许诺全部打断。

“什么人?!”

“血脉联盟办事,闲人退避!”

“血脉联盟?!”刚才还面‘露’不满的李万茂神‘sè’大变,连忙站起身来,向王通告辞,一大拨子人一骨脑走了个干净。

“血脉联盟!”王通眨了眨眼睛,面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血脉联盟是昆墟界一个特殊的组织,同样也是一个神秘的组织,说他神秘,并不是说这个联盟隐在暗处,事实上,这个联盟的名气非常的大,许多成员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之所以神秘,便在于,除了这个联盟的成员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联盟的真正底细,甚至连极道‘门’派与两大算命组织也搞不清楚。

王通通过六爻神算推算出自己会有这个联盟发生关系,但是当他想要具体的推算一下这个联盟的时候,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止了他的动作。

这股力量神妙异常,每当王通起心思开始推算的时候,都会感到一股极度心悸的感觉,仿佛自己把手中的黄‘玉’钱抛上去之后,便会遭到灭顶之灾一般。

这种感觉与他试图推算极道‘门’派和两大天命组织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尤有过之,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他才会放弃对这个联盟的推算,所以他对于这个联盟的认知并不多,只是知道,这是一个由血脉觉醒者构成的松散组织。

所谓的松散组织,就是这个组织并不像宗‘门’一般有着明确的规条,也没有什么一脉传承之类的,而是一个类似于联谊会的东西,大家在这里相互认识一个,没事儿的时候搞搞沙友,互通有无,更多的是一种因为对于自身血脉的认同而形成的一个庞然大物。

而这个组织的目的当然并不是联络感情这么简单,这个组织理念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所有的血脉觉醒者,使血脉觉醒者的血脉不被人为的掠夺。

一切的起源都是三万年前,那个时候,血脉觉醒者并不安全,所有的血脉觉醒者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干掉,掠夺了血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些强大的血脉觉醒者开始组成联盟,对一些血脉刚刚觉醒的修真者提供保护,给他们成长的时间,而这些成长之后的血脉觉醒者也开始做着同样的事情,渐渐的,血脉联盟的雏形便形成了。

经过三万年的发展,血脉联盟的势力遍布昆墟界,甚至那些极道‘门’派与十大宗‘门’也不例外,宗‘门’之中的长老,甚至太上长老都有可能是血脉联盟的成员,可见其势力之庞大。

一般来讲,这样的势力一定会引起旧有势力的反弹,面临围剿,但是血脉联盟并不一样。

血脉联盟的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血脉觉醒者的血脉不被掠夺,除此之外,血脉觉醒者的恩怨都与联盟无关,不管他是被人杀死还是他杀了别人,都不会去管,只要你别杀了他之后掠夺血脉便行了。

这样并不触犯其他宗‘门’的利益,再加上高等血脉者的实力和潜力的确是强到了便是极道‘门’派亦要侧目的程度,所以血脉联盟渡过了起初的艰难之后,便迅速的膨胀了起来,直到如今,整个昆墟界再也没有哪一个修真者敢起炼化血脉觉醒者的血脉的心思,便是那些魔‘门’修真,除了真正的修炼魔功修炼的脑子‘抽’‘抽’的,也不会这么做。

三万年的时间,血脉联盟的势力如今已经遍布整个昆墟界,传说之中甚至还与诸天万界中其他的世界有联系,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昆墟界中的流言和推测,具体的情况如何,王通也无法推算。

暴‘露’自己的血脉,引来血脉联盟的注意本就是他的目的之一,也在他的计划之中,所以,血脉联盟之人的到访在他的预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血脉联盟的行事作风竟然如此的霸道,威势也如此之盛,仅凭一句话,便将李家众人全部赶走了。

最让他无语的是,以他现在的灵觉,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进了他的大‘门’,直到对方出声之后,他也没有任何发现。

“不知血脉联盟的哪位道友光临,还请现身一见!”

“呵呵,不请自来,还请王道友见谅!”

一道青‘sè’的人影在他的面前浮现出来,却是一名模样普通的中年男子,而让王通感到意外的是,这名中年男子竟然不是实体,仅仅只是隔空传导过来的一个影象而已,而这个影象,竟然是由这个屋中的灰尘凝聚而成。

“王道友,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本体远在数州之外,不能亲临,只能以这种方式见面,还请不要见怪!”

“晚辈不敢!”王通面皮子‘抽’搐了两下,暗自苦笑,“见怪,我敢吗?隔着数州之地将自己的影像凝聚出来,一句话吓退一大堆金丹天修真者,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哪里有我见怪的份?!”

“不是我的实力有多强,我的修为与你差不多,也就是炼罡境而已,这是我的血脉神通,很方便,是不是?!”

仿佛看透了王通的心思,青衣人嘿嘿的笑了起来,“我来这里,只是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

“你的血脉不是靠掠夺而来的。”

“什么?!”王通眉头一挑,‘露’出古怪的神‘sè’。

“你不知道吗?早在一万年前,血脉联盟便开发出了测定血脉的秘术,目的就是找出那些掠夺别人血脉的‘混’蛋,希望你不是!”

“我当然不是!”王通笑了笑,‘揉’了‘揉’眉心,左手遮住了左眼,将左眼闪动着的光晕掩盖起来。

随后,面上的笑容更浓了。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血脉联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