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四章 幼蜂王 熊老祖

第四章 幼蜂王 熊老祖

青空照日,白云幽幽,白雾四溢,水气蒸腾。

百蛮山的清晨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湿气。

王通一身绿袍,走出‘yīn’风‘洞’,立于崖前,山风袭来,绿袍猎猎。

“法王,这是青岩峰孩儿‘洞’的请贴,今早刚刚送来。”刘锦‘侍’立于旁,恭恭敬敬的将一张请贴送到了王通的手中。

百蛮山中,魔教修行者居多,相互之间关系复杂,但都互有来往‘交’通,青岩峰孩儿‘洞’的幼蜂王平常与‘yīn’罗教‘交’好,互为奥援,只是这一次‘yīn’罗教覆灭太快,让孩儿‘洞’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待到发现出事的时候,‘yīn’罗教已经换了主人,百蛮山再无‘yīn’罗教,只余下了‘yīn’风‘洞’。

而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绿袍法王更是让人惊疑。

绿袍法王其人,百蛮山的魔教妖人大多数都没有听闻过,毕竟绿袍这厮乃是千余年前四九天劫之前的人物,四九天劫,魔教损失惨重,无数中流砥柱都遭了毒手,可以说,现在的魔教与千年前的魔教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或许传承一致,但大多数都换了一批人,这绿袍的修为其实也不高,只是以残忍的手段在当时闻名,一千年后的今天,恐怕除了一些正教的典藉之中偶尔提到之外,再无人知晓世上曾经存在过这么一个魔教修者。

所以,这个幼蜂王只是将王通做为一个新冒出来的魔教修士来看的,反正这种人每年都会冒出来不少,大多数都是冒出来不久之后便招惹上了正教剑仙,被一剑枭首,成为人家的经验值,当然也有一些真正的站稳了脚根,成为魔教之中有名的人物。

幼蜂王并不知道王通是属于哪一种,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覆灭‘yīn’罗教,连求救的时间都没有给人留下来,至少说明这厮的实力不错,至少比‘yīn’罗教强,突然之间身边冒出这么一个强人来,幼蜂王自然有些不安,所以,现在请贴送来了。

“幼蜂王?有意思!”王通微微一笑,忽然问道,“你的百毒金蚕蛊练的如何了?!”

“已经能够控制大半,只是还不熟练!”提到百毒金蚕蛊,刘锦一脸的惊喜之‘sè’,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眼前的这位神秘的绿袍法王竟然将黑水老祖视若至宝的百毒金蚕蛊赐下,还传授了完整的炼制法‘门’,天可怜见,便是黑水老祖也没有得到过完整的炼制法‘门’,炼制过程中一路‘摸’索,整整‘花’了三十年的时间,方才将这一窝百毒金蚕蛊勉强的控制住,可是自己呢?这才几天的时间,便已经控制了大半,虽然说这其中也有黑水老祖的功劳,将百毒金蚕蛊驯化了一些,可是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眼前这位绿袍法王传授的法‘门’在起作用。

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那吴纪,同样也得了好处,得传一‘门’百毒寒光障的法‘门’,这‘门’法宝乃是聚万千剧毒之物‘混’合粹炼之宝。不用时宛若一团炫彩云霞,放出时可以笼罩百亩方圆。被此宝罩住者,气血会立时凝固,一时三刻冻彻骨髓,化作清水而死,端是厉害无比,虽然说现在还没有练成,可是百蛮山最不缺的就是毒虫毒物,只要有心,炼成这件法宝根本就不用十年的时间,到时候,吴纪的实力不见得会比修成百毒金蚕蛊的自己差。

越是深想,便越觉得眼前的这位老祖高深莫测,非常人所以预测,之前的黑水老祖和他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百毒金蚕蛊虽然不错,但毕竟是身外之物,我等修行之人,还是要讲自身的修为,太过依赖于外物,即使战力再强,到头来也不过是黄土一堆,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谢老祖指点,属下明白。”

王通看刘锦点头受教的模样,心中倒是些满足,感觉到自己像是一代宗师一般。

对于刘锦和吴纪两人,王通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初到蜀山界,一是人生地不熟,二是总不能事事都亲力亲为,需要几个手下跑‘腿’,打探消息,处理事务,毕竟他是准备在这里长住的,既然如此,收什么人不是收??

反正这两个人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超过自己,修真界本就是一个现实的地方,实力决定一切,只要自己的实力让两人永远高攀不上,那么这两人便没有胆子背叛自己。

“这个幼蜂王我不认识,既然你知道,那么,你便和我一起去吧。”

“是!”

………………

…………

青岩峰,孩儿‘洞’

这座青岩峰,距离‘yīn’风‘洞’不过三百余里,位于一住高山之上,只是在高山的山峰位置,一座巨大的青岩矗立峰上,直冲云霄,故得青岩峰之名。

孩儿‘洞’是峰底的一座山‘洞’,直通山腹,周围元气充足,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福地,幼蜂王立于‘洞’外,望着‘yīn’风‘洞’的方向,目光闪烁不定。

他面容稚嫩,身形宛如幼童,一身打扮也如小童一般,头上梳了两个发髻,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金锁,再加上面上的童颜,若是不仔细的看,还以为是哪家的走失的幼童呢。

“幼蜂王,这个绿袍法王究竟是什么来历,突然之间冒了出来,还做掉了黑水,不简单哪!”

修行者以实力为尊,魔教修士更是如此,他们之前虽然都与黑水老祖有些‘交’情,但是现在黑水老祖已经死掉了,再好的‘交’情也没有了,有的只是好奇与担忧而已。

“不知,我和你们一样,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此人能够击败黑水,取而代之,想来也非易与之辈,还是先探探他的底,‘摸’清虚实再说其他!”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老熊,我听说你和那黑水一向‘交’好,待会见到他,不妨试一试他,如何?”“幼蜂王,你又来耍我,我的实力与黑水不过伯仲之间,有什么好试的,徒自丢脸而已,至于黑水,嘿嘿,以前我们的关系是不错,不过现在嘛,那就两说了!”

“你倒是实在!”

“你不也是一样,之前与黑水称兄道弟,如今他落了难,你也不想着为他报仇?!”

两人相视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好了,闲话少说,他来了!”

被称为老熊的魔教修真身形高大,皮肤黝黑,身一黑‘sè’的铠甲,也不知道是何种金属锻造而成,一动起来,哗哗作响,很有气势。

听了幼蜂王的话,不由抬头向天空中望去,却见一道淡紫‘sè’的剑光倏忽而至,不过眨眼之间,便到了眼前,随后一阵让人心中感到恐惧的嗡嗡之声响起,一大片的金云飘了过来,那嗡嗡之声正是这一片金‘sè’的云团发出来的。

“百毒金蚕蛊!”对于这团金云,无论是老熊还是幼蜂王都不陌生,黑水老祖曾不止一次的向他们展示着这东西的威力,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便让这绿袍老祖炼化了,不对,不是绿袍法王。

金云落下,散开,化入袖中,刘锦一脸志得意满,上前两步,对着两人拜倒,“晚辈刘锦,拜见幼蜂王、熊老祖!”

“你是刘锦!”幼蜂王与熊老祖不禁对视一眼,均‘露’出极意外之‘sè’,刚才看到金蚕蛊云,两人都以为是绿袍法王,想不到‘操’纵金蚕蛊的竟然是刘锦,这个黑水老祖以前的弟子,这是个什么情况?

两个人都是老‘奸’巨滑之辈,相互看了一眼,将震惊之‘sè’掩饰起来,这才将目光投到了面前的绿袍青年身上。

一袭绿袍,面容清秀,负手而立,风姿绰然,见到两人望来,拱手一笑,“绿袍见过两位道友!”

“阁下就是绿袍法王?!”熊老祖有些吃惊的道,“想不到竟然这么年轻!”

“年轻?呵呵,这位幼蜂王道友可比我年轻多了。”王通指着幼蜂王笑道。

“道友说笑了,我幼时曾食一枚异果,虽然给了我极大的仙缘,但是却让我的容貌身材一直保持在幼时的模样,现在想想,也不知道那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原来如此,在下失言了!”王通一听,连忙赔礼。

“哪里哪里,我只是习惯的发发牢‘骚’而已,道友,里面请!”

“请!!”

王通其实很不适应幼蜂王这种童颜模样,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的样子,不过想想这厮的经历,的确,真不知道那一次的仙缘究竟是福还是祸,不过,就算是祸又如何,谁让你一小孩子不懂事,‘乱’吃东西的,再说了,你这厮现在也一把年纪了,虽然一副孩童的模样,可是需要把自己打扮成小孩子吗?还孩儿‘洞’,这厮恐怕因为童年的心理‘yīn’影,有些变态了。

不过,魔教修士,有几个心里不变态的。

王通心中带着腹诽,跟着进入了孩儿‘洞’。

一入‘洞’中,王通便明显的感觉到元气的浓度比外面厚上数倍。

入口之处,是一道长长的通道,两边‘洞’壁之上每隔十丈,便挂着一枚夜明珠,这条通道明显是通往山腹以下的足有近千丈长,待到了通道的尽头,王通眼前一亮,却见一座宽敞的‘洞’府呈现在自己的面前,‘洞’府的顶高约十余丈,在七八丈的空中,悬浮着一枚拳头大小的明珠,将整个‘洞’府照的有如白昼。

近千丈方圆的‘洞’府最顶端,是一个石制的宝座,上头镶嵌着各种珠宝玛瑙,将石座装饰的极为华丽,石座之下有两排椅子,左右各九张,共十八张,再往下,便是九张石桌,以九宫方位排列,在‘洞’府的‘洞’壁四周,刻满了不同的‘花’纹,似是符文阵法,这些符文王通在刚才经过的通道两侧的石壁上也看过,不过不多,所以并没有在意,如今再看到这符文,心中明白,这是这座‘洞’府的守护阵法,‘洞’府便是阵法的中心,只是在王通的眼中,这座阵法其实并不怎么高明,经不过多少的冲击,就如之前‘yīn’罗教的那个阵法一般,虽然高明一些,可也不放在王通的眼中。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阵法之道与昆墟界存在着差距。

‘洞’中有不少散发修士,大概有二三十人,看起来是孩儿‘洞’的手下,服饰统一,非常的‘jīng’壮,‘jīng’气神十足,不过修为却并不高深,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三名初入罡煞天的实力,应该是刚刚凝煞不久,勉强能够称得上是剑侠了,至于其他人,也就是灵根天的水平,勉强能够御剑的水平,称之为剑侠都有些勉强。

看到四人到来,这些散发修士有序的排在两旁迎接。

“嗯,道友这些手下调教的不错啊!”

“哪里哪里,他们修为浅薄,不值一提!”幼蜂王听了王通的称赞,眼中流‘露’出自得之意,嘴上却谦逊的道,“熊道友,绿袍道友,请上座!”

“请!”“请!”

三人上前,幼蜂王在那华丽的一塌糊涂的石座上坐下,王通与熊老祖两人分座下首左右两个椅子之上,刘锦‘侍’立在王通之旁,一副忠心的模样。

之前散发修士上茶,三人各自泯了一口,气氛安定了下来。

“绿袍道友,明人不说暗话,今日请你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毕竟大家都是在百蛮山修行,都是邻居,之前我们与黑水道友相处也不错,突然之间黑水被道友所杀,占了‘洞’府,这总该有个说法吧!”

“说法?!”王通一笑,“怎么,两位和那黑水老祖‘交’情很深吗?!”

“‘交’情深浅暂且不说,只是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之前我们与黑水道友相‘交’日久,底细也知道的清楚,可是对道友你,却是一头雾水,要知如今天下并不太平,正教剑仙对我等‘逼’迫日甚,若是道友……!”

“正教?道友指的是峨眉还是青城?亦或是雪山派?!”

“都一样!”

“我不是正教的人,我的来历其实也很简单,我本一凡人,只是后来偶尔得到了一千年前南方魔教教主绿袍法王的传承,修炼有成之后,才来到百蛮,‘欲’继承老祖的遗志,只是到了这里才发现,老祖的教‘门’已然被黑水所占,这黑水还盗取了老祖的百毒金蚕蛊之卵,这才将他杀了,夺了山‘门’,‘欲’为立身之基!”

看网友对 第四章 幼蜂王 熊老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