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章 朱蝎渡劫

第十章 朱蝎渡劫

>,!

只是,现在并非是想这些的时候,绿袍法王扁了青城派的人,‘yīn’风‘洞’给了青城派难堪,这是青城派的事情,与峨眉无关,至少暂时民峨眉无关,要说峨眉与青城虽然同属正教大派,也曾在一千年前的四九天劫时合作无间,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两派之关的关系自从齐金蝉上台之后就变的微妙了起来,齐金蝉的夫人朱文和朱梅这矮子有宿世的恩怨,事实上,王通对于蜀山界的转世之事一直有一种诡异的观感,且不说自轮回之盘撞碎仙界之后,诸天万界之中轮回转世的事情基本都已经告以终结,单说前世是男人转生成了‘女’人这种事情就非常的‘操’蛋,若是事先不知道的话,倒也罢了,可是那朱文最后却是得到了前世的记忆,而齐金蝉对此也是了如指掌,想想看,自己的老婆以前是一个男人,再想想,自己前世是一个男人,这一世又嫁给了一个男人,两人的心里肯定是有‘yīn’影的,问题只是‘yīn’影的面积有多大而已,而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朱梅,两人若是有好感就怪了。.最快更新。

所以,自妙一夫‘妇’飞升灵空仙府,齐金蝉上位之后,峨眉与青城两派之间曾有一段不相往来的时光,即使见了面也就是互相点点头罢了,及至后来朱梅功行圆满,飞升灵空仙府,两派之间的关系方才正常化,缓和了一点,一千多年来,两派倒是也有合作,但是相比于与其他正道‘门’派比如说雪山啊,昆仑啊之间融洽的关系,峨眉与青城之间叫是隔了一层纱。

所以青城派惹的麻烦,6休不想多管,更何况,在峨眉的记载之中,那绿袍老祖虽然号称南方魔教的教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的了,不管是修为还是手段,都不堪一至,只是驯养的一些毒虫有些威力罢了,至于那玄牝珠,好好的第二元神手段却是让他练成了废物,说到底,这绿袍就是一个不值得多关心的废物,勉强算是‘门’派弟子合格的大礼包而已。

如今这个绿袍法王即使真的继承了绿袍的衣钵,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倒是青城派的弟子这一次在‘yīn’风‘洞’铩羽而归,却是让他注意起,听起来好像这些‘yīn’风‘洞’的妖人练成了了不得的毒功,青城派弟子太过大意,所以吃了亏,待以过段时日重整旗鼓,想来要对付一个小小的‘yīn’风‘洞’,也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最紧要的却是这朱蝎之卵,九转火灵珠,却是他未来成道的关键,不容有失。

“‘yīn’风派的事情暂且不要多管!”6休略一沉‘吟’之后,道,“左右不过是一些魔教妖人罢了,难当正道雷霆一击,且让他们得意一番,最多十年,便是清算之日,不过想来这‘yīn’风‘洞’得罪了青城派,应该撑不了十年了。”

“那是肯定的。”一旁的年轻人笑嘻嘻的道,“只是这一次青城派丢了这么大的脸,可是恼羞成怒,找几个前辈过去兴师问罪,‘yīn’风‘洞’可就完了。”

“应该不会,如今天机‘混’‘乱’,劫数将至,正是最为关键时刻,青城派不会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最多会让‘门’下弟子寻人助拳,讨回这个利息而已。”6休摇头笑道,“‘玉’师弟,此番事了,若是青城派唤你助拳,你不妨也前去试试,也算是一番历练吧?!”

“真的吗?那就多谢师兄了,一天到晚关在山上,实在是闷透了。”年轻弟子大喜道。

………………

“‘奶’‘奶’的青城派,还真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啊,我只不过是轻轻的教训了你们一番,又没有杀人,你们就直接杀到我的老巢去了,看来计划需要改变了!”

王通目光微动,左眼神闪一敛,心中腾起一股怒火,道心种魔**运转,体内魔种瞬间便将这恼怒的情绪吞噬的一干二净,“此间事了我立刻返回百蛮山,我倒要看看是我的魔功厉害,还是你们青城的道法玄奇!”

轰隆!!!

正寻思间,头顶之上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雷声!

雷声王通听的多了,但是这一次听到的雷声之中,却隐隐有着一种让他心寒胆点的威严感。

天威!!!

天劫!

刹那间,王通明白了过来,心中不由暗惊,“刚才6休他们不是说还有三天才是天劫到来之际,怎么现在就来了。”

末法之眼展开,却见6休两人同样是一脸的惊‘sè’,以极快的度退出了寒潭地‘穴’之中,沿着地下的通道跑了数十里,方才停了下来,同样是一脸惊‘sè’。

“6师兄,这是怎么回来,为什么天劫现在就来了?!”

“不知道,现在天机‘混’‘乱’,朱蝎天劫千年一次,前后有几天的误差也是平常!”

“哦,原来如此,对,也应该是这样,天机神算哪里有这么准的!”那年轻的弟子自语道。

而王通则清晰的看到6休眼中闪过的一丝隐晦无比的惊‘sè’。

天机‘混’‘乱’!!

扯收,这天机‘混’‘乱’是最近的事情,而推算朱蝎天劫的人,早在天机‘混’‘乱’之间已经推算出了朱蝎天劫的时间,以那位的天机术修为,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误差,可是现在误差这么大,肯定有问题。

但是,不管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天劫已经来了,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思索。

天威煌煌,雷声阵阵

即使是距离寒潭地‘穴’有着极远的距离,但王通还是能够感觉到天劫之中弥漫出来的威严之气,恐怖的天威盖压下来,直透山腹,即使隔着一座高山,他的身体还有些软,不得不全力运转起体内的魔种,将心中生出的阵阵恐惧之间强压下去,至于另外一边,峨眉两人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距离地‘穴’寒潭更近,更能够体会到那来自九重天之上的威压,一道紫光闪动,6休祭出了紫郢剑,紫‘sè’的剑光升腾,化为一团紫‘sè’的光罩,将两人牢牢的罩住,这才挡住了天劫之威。

轰!!

耳中响起一道极为凌厉的雷声,一道白‘sè’的闪电如箭一般从青空之中直劈了下来,横贯山体,打入地‘穴’寒潭之中。

嘶!!!

寒潭之中腾起一团赤‘sè’的雾气,潭水飞溅,蒸,整个地‘穴’都被水雾笼罩,而深潜于寒潭之底的朱蝎终于‘露’出了巨大本体。

十米开外的身体,周围包围在一团赤‘sè’的火茧之,天劫打在火茧之上,火茧随之撕裂,通体朱赤,有如火晶铸成的狰狞身体被天雷打翻在地,不过这朱蝎毕竟是渡过了八次天劫的妖物,对于天劫也算是熟悉了,而且实力之强远远的过想象,挨了这么一下,他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而且是又爬了起来,身前的两只大螯对空挥舞着,出阵阵的嘶吼声,似乎在向上天抗议着什么。

只是天道无情,根本就不会管他抗议什么,一击无效之后,接下来又是一击轰下,这一次,比前一次的天雷还要粗大一倍,而且再无阻拦,狠狠的轰中了朱蝎的本体。

啪!!!

面对这样的威力,饶是朱蝎已然修炼了近万年,身体已然被打磨的强悍无比,但是赤晶般的身体上仍然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如蛛网般的散开。

“这东西傻了吗,竟然以身体硬憾天劫,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渡过了八次天劫,不会这么傻吧?!”王通心中不由疑‘惑’起来,虽然蜀山界的这些妖物们灵智普遍不到,但是修炼了一万年,渡过八次天劫,便是智商再低,也差不多是一个‘成’人水准了,怎么可能会如此不智,以‘肉’身扛天劫,不过能以‘肉’身扛天劫,虽然受了伤,但这具身体也的确是值得赞叹,甚至可以说让他叹为观止,他的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炼体功效也是极强,可是你要让他面对这般的天劫,至少在千年之内,是不要多想的。

天空中,隐隐传来咆哮之声,仿佛天道也被朱蝎这种藐视的态度‘激’怒了,一时之间,狂风大作,乌云滚滚,雷光阵阵,天劫却迟迟不落下来,似乎在酝酿杀着,而在深潭的底部,朱蝎也做出了让人惊讶的动作,赤‘sè’雾气从他的尾针中‘射’出,赤‘sè’的雾气一冒出来,周围便响起了一阵阵滋滋的声音,弥漫开来。

“好厉害的毒素!”寒潭地‘穴’之中的情景让他眼中不由一亮,随着雾气扩散,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周围的空间法则的异变,一道道空间法则被赤气腐蚀,销熔,变的脆弱无比,随后,朱蝎的尾针闪电般的刺出,正好刺在了空间最为薄弱的几点之上,空间法则瞬间崩溃,一团黑‘洞’出现在朱蝎的周围。

轰!!

第三道天劫落下,这道天劫竟然不再是普通的雷电形态,而是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雷斧,直接从空中劈了下来。

巨响声中,整座地‘穴’猛然垮塌下来,地‘穴’之上的山峰也被一斧劈开,所有的地下通道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开始垮塌,要是一般人,早就被压在下山,不得翻身了,不过,不管是王通,还是6休两人,都对此并不在意,王通直接压缩了空间,在地下炸开了一个空‘洞’,足以容身,而6休两人有紫郢剑护体,并没有受到影响。

至于朱蝎,王通终于看到了这厮狡诈的一面,一个扭身,便钻入了黑‘洞’之中,消失不见,钻入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之中,竟然让天劫劈了个空。

“这才对嘛,不然的话,我真的要怀疑你是怎么渡过八次天劫的。”王通心中微笑,显然,这一着是朱蝎早就预谋好的,天劫再厉害,要是打不到也只是白搭,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时机要卡的很准,迟一点早一点都不行,迟一点就被劈到了,而要是早一点的话,说不得天劫便会顺着空间的轨迹找他的藏身空间。

当然,这样的手段也不可能一直有效,这一次天劫劈了个空,下一次的天劫威力更强,绝对可以将它所藏身的空间打破,到了那个时候,他便又需要直面天劫,不过这一下子成功之后,下面一次的天劫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毕竟虽然天劫的威力一次比一次强,可是第四次天劫想要打破朱蝎的藏身空间,至少要消耗掉大半的威力,以朱蝎的实力,应该能够抵挡的住,但是接下来还有五次天劫,朱蝎便不见得能够挡的住了,或许,这东西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需要拭目以待。

看网友对 第十章 朱蝎渡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