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五章 交锋

第二十五章 交锋

>,!

殿中声音顿时一静,落针可闻,许多修士开始四下望,有些不明所以。。更多最新章节。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王通面上不由‘露’出了愠怒之‘sè’,冷笑道,“好啊,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请你出来。”说罢抬手一指,一道赤金‘sè’的剑光‘射’出,打在大殿西面的空处。

叮!!

剑光落入空处,却仿佛打在了金铁之器上一般,出一声轻鸣,那处的空气突然之间扭曲起来,一个身影倒飞而出,却是一个年青的灰袍僧人。

这僧人年纪不大,浓眉大眼,眉宇之间掩藏不住一股傲然之气,之前他还以为王通虚张声势,想不到王通竟然真的现了他,而且还出手一道剑光,将他打了出来。

最让他恼火的是,赤金‘sè’的剑气看起来并无什么特殊之处,但是自己以无形剑抵挡之后却骇然现,这道剑气的威力之大,远远乎想象,一剑的威力不仅远过他全力出手的一剑相抗衡,还有一股他无论如何也化解不开的热毒,沿着自己的无形剑攻袭到自己的身上,炙热的气息让袭入身体,经脉,瞬间便将他重创,不管如何运转神功,都无法将这一股热毒排解,而他的无形剑,若非与自己的心神相联,恐怕也已经脱手而飞了。

“十方和尚!”

魔修中有人认出这个和尚的身份,不由惊呼出声,十方和尚,当年东海三仙苦行头陀一脉的传人,师承笑和尚,论起辈分来,乃是和如今的峨眉掌教,四仙三客都是一辈,只是笑和尚与他同代的几人相比却是苦的很,可能因为生前做的坏事太多了,身上的因果太多,孽债太深,到现在还没有飞升,只是隐于东海深处苦修,直到二十年前才收了十方和尚这个弟子,将苦行头陀一脉‘yīn’人无限的无形剑术传承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这十方和尚的辈份太高,再加上苦行头陀一脉的德‘性’,行事起来极为嚣张霸道,在座的魔道修士有许多都吃过他的亏,甚至有人的师兄弟,徒子徒孙都毁在十方和尚的手中,一看到十方和尚‘露’了行迹,一个个的都惊呼出声,随后,至少有十余道气机将十方和尚锁定,杀气迸‘射’。

“哼,你们这些该死的魔崽子,有本事来杀了佛爷啊!”

面对投‘射’而来的杀气,十方和尚面‘sè’一白,旋即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丢脸,面子上挂不住,不由破口大骂起来,“来啊,杀了佛爷啊,就怕你们没有这个胆子,我……!”

话音未落,一道赤金‘sè’的剑光迸‘射’而出,直取十方和尚的面‘门’。

十方和尚大惊,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通竟然如此的大胆,自入道以来,仗着峨眉的霸道与无形剑的‘yīn’狠,他行事起来肆无忌惮惯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魔教修士会对自己出手,也从来没有想过有魔教修士杀对自己下杀手,但是今天,他碰到了一个,一个完全不在乎他身份地位的魔教修士,看到赤金‘sè’的剑光‘射’来,他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该如何躲避,眼中也闪过一丝恐惧与绝望之‘sè’。

“住手!”

一道青‘sè’的剑光自天外而来,在赤金剑光及体之前挡住了剑光。

当!!

一声爆响,青‘sè’剑光与赤金‘sè’的剑光同时炸开,爆炸的余‘波’影响甚远,将十方和尚炸的飞了出去,周围的魔教修士也受到了‘波’及。

人影一闪,一名青衣剑客出现在大殿之中,接住倒飞而出的十方和尚,目光如电,望向王通。

“绿袍法王,好辣的手段啊!”

“你是谁?!”王通挑了挑眉头,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十方和尚的名声虽然大,来头也足够,但毕竟年轻,和年轻一代没有什么区别,以正教中人的一贯‘尿’‘性’,既然派他来刺探消息,自然也会有人暗中护驾,这名青衣剑客想来便是护驾之人了。

“西川流‘花’峰青衣剑客崔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这里!”不等青衣人说话,便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号。

西川流‘花’峰的青衣剑客崔瑛,旁‘门’之?有名的剑客,人仙巅峰的剑仙,幼有仙缘,得上古散仙一部破虚剑诀和青冥破虚剑,入道西川,创出了流‘花’峰一脉,乃是剑仙之中有名的强横人物,为人正直近迂,虽然不入峨眉,但却是峨眉最为铁杆的盟友之一,便如千年之前的凌浑朱梅等人一般。

“哼,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之辈,我有何不敢前来!”崔瑛昂起头,满面正气,话不留情,顿时便‘激’起了共愤。

“好,我倒要看看谁是土‘鸡’瓦狗之辈!”一名赤身壮汉排众而出,手持一把巨大的狼牙‘棒’,带着凛冽的风声,横扫而至。

“赤身妖童,三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看到赤身壮汉,崔瑛面上‘露’出不屑之‘sè’,手中剑光轻动,挑飞了他的狼牙‘棒’,语中不屑之意更甚,“原来‘yīn’风‘洞’尽是这般无能之辈,我倒是高看你们了。”

“这个家伙的嘴这么臭,竟然还能活这么久!”

崔瑛的作派让王通暗暗称奇,看到对方挑飞壮汉的剑光之后,直取颈项之间,他又是一抬手,指尖剑光‘射’出,击在青‘sè’剑光之上,打散了青‘sè’的剑光。

“咦?好手段!”

看到王通轻松的击碎了自己的剑光,崔瑛也来了兴趣,“怪不得你有胆子与峨眉作对,看来实力的确不凡,有狂傲的资本。”

“狂傲?!”王通差点没有被这厮给气的笑了起来,究竟是自己狂傲还是这厮狂傲,看来这蜀山界正教横行太久了,即使血魔宫崛起,也没有意识到大势变了,还是如之前那般的嚣张跋扈,完全不把魔教中人放在眼里。

这要是放在平时,王通一定会出手,教育教育他,但是现在的局势不同,斗剑还未开始,自己身为斗剑的始作俑者,也是斗剑的主力,也不宜频繁出手,倒是周围的这些魔教修士出手无事,但是这崔瑛的实力看起来不错,在场的除了四名地仙和自己之外,其他人出手应该都不是对手,平白的灭了自己的志气,而周围的几名地仙,又非自己能够催动的了的,所以心中很是无奈。

“不说这些,我问你,你是参加的斗剑的吧?!”

“不错,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

“斗剑之期未至,你们就偷偷的跑到我‘yīn’风‘洞’意图不轨,这就是你们正教中人的作派吗?如果是怕了,就早点说,说不定我们还会手下留情,像这样鬼鬼祟祟的偷‘摸’进来,难不成还相靠着偷袭先害死几名同道不成?!”

“你胡说!”十方和尚虽然受了重创,但毕竟是修炼之人,一身佛道同修的功法在身,伤势修复的倒也快捷,听到王通那语带嘲讽的声音,不由大怒,大声喝道,“谁偷袭,我只是来看看,兼下战书的。”

“战书?什么战书,战书早在三年前约斗之时便已经下了,需要你这个小辈来多此一举吗?”王通厉声斥道。

“够了!”看到王通在这里扯皮,王靖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眼中血光一闪,沉声喝道,“人既然来了,战书也下了,我们也不留你们了,走吧,有什么话,三日之后再说,有什么恩怨,三日之后解决,若是再来窥伺,可别怪我血魔宫手下无情。”

“我们走!”

崔瑛虽然是个狂妄的人,但也分的轻轻重,王靖看起来虽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有资格坐在上,很明显便是血魔宫方面的地仙存在,自己的实力虽然强,战力更是远同侪,但是面对一名地仙,他还没有狂妄的资本,只是深深的看了王靖一眼,仿佛要将王靖的面貌记在脑中,随后遁光一起,消失在‘yīn’风‘洞’外。

“哼,这就是正教的作派,实在是让人反胃!”

另外一旁的罗枭目光闪动,不满之‘sè’溢于言表,“绿袍舵主,正教中人如此的嚣张,你就任由他们这般的走了?!”

“罗护法不必心急,现在留下他们没有什么意思,倒是会给正教留下口实,不如在斗剑之时正面将其击败,才更有意思。”

“留下缳实,呵呵,绿袍舵主倒是光明正大啊,不过,你别忘了,我们可是魔道修士,什么时候需要在意起别人的看法了?!”

“罗护法此言我不赞同。”面对罗枭咄咄‘逼’人的态度,王通笑眯眯的道,“我从来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更不在意正教中人对我的看法,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在三年之前定下了这斗剑之约,如果我还是一个小小的‘yīn’风‘洞’主,一定会将这两人留下,把他们的皮剥下来挂在‘yīn’风‘洞’口,但是我现在不仅是‘yīn’风‘洞’主,我还是血魔宫的宫主,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血魔宫,若是强行将他们留下,正教中人一定会说我们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靠着人多势众,群起而攻之的手段,说我血魔宫不守规矩,血魔宫与峨眉争的是天下大势,容不得有一丝一毫的错误,这种事情,我们单独的魔教中人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血魔宫而言,则有着极大的伤害,说不定会影响到血魔宫的气运,不得不防啊!”

“有道理!”

罗枭还待再说什么的时候,王靖先是开口了,他的面上‘露’出一些意外之‘sè’,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道,“看来绿袍舵主深喑此界规则啊,争夺天下大势,先要将自己摆在大义的位置,不仅正教如此,魔教也是如此,谁占据了大义,谁就占据了此界的气运,我血魔宫虽然实力雄厚,但也没有强到能够直面一个世界规则的地步,有的时候,该遵守的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哼!”罗枭一听,满脸子的不满无法泄出来,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再不说话。

“多谢总令主!”

“不必谢我,你是血魔宫的分舵之主,行事能够以血魔宫为先,我很欣慰。”王靖淡淡的道,古井无‘波’的面上闪过一丝微笑,随的目光一转,望向殿中一群魔教的修士,“诸位,从今天正教中人的表现来看,他们还是没有真正的认清大事,还是认为正教中人可以和以前一般的肆无忌惮,这对我们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他们越是狂妄,便越容易犯错,对我们也就越有利,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不断的犯错,不断的狂妄下去,直到取代他们的位置,成为这一界的主人。”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举起手中的古铜酒杯,“来,为了血魔宫的未来,为了魔教的道统,干!”

“干!”众人一齐起身举杯,呼声震天。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 交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