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三十一章 白羊洞大师兄

第三十一章 白羊洞大师兄

站在酒铺门口等着的,正是昨日里的那名灰衫剑客。

看到走出铺门的丁宁,这名灰衫剑客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只是颔首为礼,等着丁宁上车之后,便开始沉默的赶路。

坐在车厢里的丁宁微微一笑,王太虚能够在长陵屹立不倒这么多年,绝对不是偶然,就如这个车夫的选择,就很符合丁宁的喜好。

马车沿着平直的道路,缓缓朝着城外的白羊峡驶去,那里是白羊洞的所在。

在大秦王朝的元武初年,修行之地大多距离长陵不算近,这些零散座落于长陵之外的各个修行宗门以及一些门阀贵族的领地,就自然构成了除了大秦王朝的军队之外的一个个堡垒。

随着长陵规模的日益扩大,现在倒是大半的宗门已经直接位于长陵之内,虽然这些宗门依旧拥有特权,然而大秦皇朝对于这些宗门的掌控力却是无形之中变强,在很多历史甚至比现在的大秦王朝还要悠久的修行宗门看来,唯一的好处便是更便利的获得一些修行的资源,以及增添了一些向别的宗门学习的机会。

车过柳林河,车厢里的丁宁听到了很多惊呼声和很多哭声。

他没有打开车帘,因为他知道有那些声音,肯定是因为那条河里面漂浮着很多的尸体。

昨夜对于长陵的大多数居民而言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丁宁不是亲身经历,也肯定不会知道长陵市井江湖的势力在一夜之间有着重大的改变。

柳林河的水只用于一些农田的灌溉,所以经常是江湖人物用于抛尸的所在。

昨夜里死在红韵楼的锦林唐的只有唐缺和唐蒙尘两人,但是丁宁很清楚,在漫长的黑夜里,会有更多锦林唐的人死去,现在他们的遗体,就应该在这条河里漂浮着。

……

长陵的地势,是由东南向西北呈阶梯状分布,城南是渭河、泾河的支流纵横交错,其中都是平原,偶尔有几个不足百米的小山头。

长陵的中部,则是地势略高的土岭地带,其中有许多区域都是更古老的河床干涸后留下的洼地。

长陵的北部,则都是高原和丘陵地带,大小共十三条山岭,最高的是石门山和灵虚山,最低矮的是北将山和拦马山。

白羊洞所在的白羊峡,就在北将山中。

沿着渐渐爬高的山路,经过了半日的颠簸,丁宁所在的这辆马车,终于进入了白羊峡。

因为整个山岭的地势都不算高,所以这条峡谷自然不会深到哪里去,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峡谷里面却始终锁着水汽,始终有数朵白云覆盖着峡谷的大多数地方,白云飘动中,偶尔有大片的殿宇显露出来,便分外显得有灵韵仙气。

看着这个修行之地,赶车的灰衫剑客眼里终于显露出了一些羡慕的神sè。

虽然白羊洞在整个大秦王朝而言,只能算得上是一个二流的修行宗门,而且即将迎来最灰暗的结局,并入就隔着一座山头的青藤剑院,然而即便如此,这样的修行之地,依旧不是他这样人所能进的。

他开始有些担心。

为身后车厢里的那名梧桐落少年担心。

并非是担心他能否进这宗门,而是担心他在进入这个宗门之后的处境。

白羊峡口没有任何的山门牌楼,唯有一块白sè的石碑。

石碑上简简单单的刻着四个字,御赐禁地。

前两个字代表大秦王朝对于宗门的功绩的奖赏,后两个字代表着宗门的特权。

正值晌午,本该是正常人用餐的时间,在这块代表山门入口处的石碑附近,按理白羊洞也不可能放上很多接引入宗的人员,然而当马车在距离石碑不远处的山道上停下,灰衫剑客却是不由得瞳孔微缩。

石碑后方,倾斜往下的山道上,竟然安静的站立着数十名年轻的学生。

这些身穿麻布袍,袖口上有白羊标记的学生们,包裹在一种诡异的气氛里,沉默的看着这辆停下来的马车。

“大约不是特意来欢迎我进入白羊洞的。”

一声压低了的声音在灰衫剑客的身后响起。

灰衫剑客微微一怔,眼睛的余光里,只见丁宁已经平静的下了马车,然后朝着石碑走去。

他的平静前行,却像是一颗投入池塘的石子,瞬间激起了一层涟漪。

一名看上去至少要比丁宁的年纪大上五六岁的学生面容有些为难的迎上前来,迎上丁宁。

他停下来的时候,位置站得很巧妙,就和石碑齐平。

这样一来,站在他对面的丁宁便没有能够真正的踏过山门。

他却是对着丁宁微微欠身,清声说道:“再下叶名,奉洞主之命前来迎你进山门。”

丁宁微微一笑,回礼道:“如此便有劳了。”

便在这时,后方的山道上那些包裹在诡异气氛里的数十名学生中,却是传出了一声愤怒的冷笑声:“什么时候,我们白羊洞是什么人都能进,什么人想进就进的了?”

叶名的眉头微跳,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多少改变。

他原本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若不是命令难违,否则他也不会站在这里,也会是后面道上的学生中的一员。

丁宁抬头看了一眼,他看到愤怒出声的是一名年纪和他相仿的少年,头发削得很短,身材瘦削,但是站得很直,腰间有着一柄两尺来长的短剑,剑柄是一种有波浪纹的深黄sè老木,上面还雕刻着细细的符文。

只是他的目光并没有在这名少年的身上停留许久。

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叶名,也没有说什么话。

因为他知道这件事自然会有人解决,自己说什么根本没有意义。

叶名却是没有想到丁宁如此平静,他的眉头一蹙,只觉得手里莫名的多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处理。

……

白羊峡里有白云。

其中一朵白云的下方,有一座孤零零的道观。

道观的平台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刻山门前发生的事情。

平台上,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便是昨夜一剑改变了锦林唐和两层楼的命运的白发老者,杜青角。

他的名字曾经出现在皇后的口中,他在白羊洞的身份,是白羊洞洞主的师兄。

“师兄,昨夜的事情,包括今天的这件事情,你太过冲动了。”

此刻,他身旁一名老人道士装扮,面如白玉,身上的白sè锦袍上镶着黄边,佩戴着象征着白羊洞洞主身份的白玉小剑,自然便是白羊洞的洞主薛忘虚。

“你也明白,正是因为皇后对于我们有所不满,所以才导致此变,你在昨夜出手,又死了那么多人,我担心又会被她找到一些对付你的借口。”

看着身边的师兄一时不言语,薛忘虚更是忍不住担忧的叹了口气。

“正是因为是皇后,所以我昨夜才出手。”白发苍苍的杜青角听到他的叹气声,才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说道。

薛忘虚更愁:“师兄何必置气。”

“哪里是置气。”杜青角摇了摇头:“师弟你的修为和见识都在我之上,不重虚名的心性也在我之上,但是对于皇后的了解,你不如我。”

薛忘虚一怔。

杜青角淡然道:“皇后虽然行事果决狠辣,但却是比两相做事还有分寸,还要谨慎小心,既然圣上都已经下了旨意,她便不会再让我的归老有任何意外发生。她和圣上之间必须亲密无间,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样她和圣上才会最为强大,我们大秦王朝才会最强。再者我虽然是一把老骨头,但好歹这些年在长陵还有些朋友。收了白羊洞不要紧,若是连我的归老都出现些意外,那大家总会有些想法。”

“只是两层楼的一些好处和旧情,我不至于在昨夜替他们出头。是因为我知道锦林唐原本和皇后的家里人有些关系,所以才故意为之。她不让我痛快,我在离开长陵之时,便也不让她太过痛快。”

薛忘虚一阵无言。

这还不是置气?

“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我既然已经什么都不说,安心归老,她便也会退一步。”杜青角淡淡的又补了一句。

薛忘虚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

白羊洞最高的这座道观前,白羊洞资历最老的这两人的谈话很融洽,只是互相为各自的前路有些担忧,然而白羊洞山门前,却是依旧陷入僵局。

叶名的面容越来越僵硬,他终于后退了半步,不情愿的出声道:“这是洞主之命…”

“我不相信这是洞主的命令。”

然而他的话语直接就被那名出头的少年打断,他稚嫩的面容上全部都是霜意,“这根本就是不符合规矩的事情,没有参加入门试炼便直接让他进门,这不只是对我们的不公,而且还是对数百年来,所有在这道山门前被淘汰的所有人的不公。我不相信我们英明的洞主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叶名无言苦笑,看来一时只能耗在这里。

难道要去向洞主要证据不成?

“大师兄,大师兄来了!”

就在此时,山道上却是水声沸腾般,响起了一片喧哗。

叶名骤然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只见薄薄山雾里,一名身材颀长的年轻人的身影显现出来。

这是一名英俊而器宇不凡的年轻人,清秀的面容之间有着一般年轻人没有的英气,只是此刻,他的面容上也有着浓浓的忧思。

看着所有聚集在这里的学生,他不悦的轻声道:“不要闹了,都回去吧。”

山道间骤然一静。

“回去什么!”

那名出头的稚嫩少年的面孔都一片赤红,大声道:“大师兄,难道你觉得这公平么!”

“公平?”

平日里深得这些师弟师妹爱戴的大师兄张仪,此刻却是摇了摇头,柔声说道,“世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公平,若有真正的公平,我们白羊洞就不会被迫归入青藤剑院了。”

“大师兄!”

周围这些年轻学生完全没有想到张仪会这么说,一时许多人一声悲鸣,眼睛里甚至闪烁起泪光。

那名出头的稚嫩少年的眼睛都红了,厉声道:“大师兄,别人不给公平,难道我们就不争么?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在乎,白羊洞就真的完了。”

“沈白师弟,你说的我都明白。”张仪依旧柔声说道:“可是你们不能怀疑洞主的决定,你们应该知道洞主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他的理由,我听说过宁折不弯,但我也听说过识时务者为俊杰。”

张仪的声音很柔和,就如同春风,带着一种让人温暖的气息。

丁宁本来只是平静的望着峡里的白云,像个完全不关自己事的纯粹看客,然而张仪的气度和话语,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他开始好奇的重新打量起这个白羊洞大师兄。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 白羊洞大师兄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