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三十二章 光阴不虚度

第三十二章 光阴不虚度

张仪的目光也很柔和,那种很容易引起人信任的柔和。

他似乎从不盯着某个人看,然而他却又好像在时时看着每个人,这样每个人都不觉得自己被忽视。

就如此刻,丁宁的目光才刚刚落在他的身上,张仪便也注意到了他,然后温和的对他轻轻颔首。

区区一个白羊洞,居然也有这样的人物?

丁宁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开始真正的惊讶。

“我明白,我自知在任何方面都比不上大师兄,但是我也同时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我们白羊洞今日怎样,将来怎样,我们白羊洞却从来没有废物,没有让人觉着丢人的人。”名为沈白的稚嫩少年深深的吸着气,因为心情的激越,双手不住的微缠着,“既然大师兄如此说了,我们也不把怨气都撒在他的头上,只是他想要入门,至少也要让我们觉得他有进入的资格,也要通过我们入门的一些测试。”

张仪的目光再次落在丁宁的身上。

看着这个眼神宁静,始终云淡风轻的少年,他的眼底也露出一些异样的光泽来。

“入门测试没有那么重要,你们应该也知道,每次大试,即便通过,最后的决定权也在洞主的手里。现在既然洞主已然同意,那他便已经是我们白羊洞的小师弟,现在堵在这里,便是缺了礼数和同门之谊。”张仪柔声说道:“而且我可以保证,将来这位小师弟一定有很好的成就。”

“将来之事,谁能轻言?我却不管将来事,只信眼前事。”

眼见山门前一众学生在张仪的柔声细语下已经渐渐怨气平息,身后的山道上,却是又传出了一声清冷的声音。

这声音让在马车前有些忧虑的等待着的灰衫剑客都通体一寒,从清冷的话语中感到了莫大的威势。

他先前只觉得丁宁在入门之后恐怕有不小的麻烦,现在看起来,连这入山门都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苏秦师兄!”

包括沈白在内的数名少年的眼睛却是一亮,看他们兴奋而尊敬的神sè,似乎来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原本就要比张仪更高。

从薄雾里走出的人同样风度翩翩,剑眉星目,哪怕丢到长陵最繁华的街道上,都能让人一眼看出他来。

“若是不亲眼所见,如何心安?”

“自己不做,流传到外面,倒是以为我们白羊洞没了规矩,什么人想进就进,是藏污纳垢之所。”

同样的英俊,但这人的眼神和语气却是充满锋锐,就像一柄柄寒光闪烁的剑。

这样的气质,特别容易让年轻人迷醉。

白羊洞居然有这么多不俗的修行者?

丁宁却没有在意这些话语本身,感受着这名背负着长剑的英俊年轻人身上的气息,他的眼睛里再次显现出惊讶的光芒。

张仪脸sè微变。

他有信心说服这里所有的学生,却没有办法说服苏秦。

尤其是苏秦的这句话里,本来就像袖里的匕首一样,藏着深深的机锋。

“不要试着说服我。”

然而苏秦的话语却没有停止,就如袖里的匕首,按耐不住的露出了一截,他锐利的目光落在张仪的身上,“你应该明白,心不平…尤其是在我们并入青藤剑院这种时候心不平,将会生出很多事端。”

听到这样的话语,看着已经忍不住蹙眉的张仪,丁宁微微抬头,想要说话。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冷冽而带着浓厚鄙夷的女声,却是从灰衫剑客所在的马车后方响起:“怪不得白羊洞会遭此变,原来只会窝里斗。”

灰衫剑客一愣,转过身去,这才发觉马车后方的道路上,不知何时已来了数名身穿紫sè缎袍的学生,其中为首的一名,则是一名身材娇小的秀丽少女。

除了张仪和苏秦之外,所有聚集在山门口的白羊洞学生脸sè大变。

尤其看清对方身上衣衫的颜sè和花纹,沈白顿时勃然大怒,厉喝道:“放屁,你算什么东西!”

丁宁转身看着这几名身穿紫sè缎袍的不速之客,尤其看着为首的那名秀丽少女,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

他现在的修为相对而言还很低微,所以在马车的遮挡之下,他也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山路上走来了这些人。

只是这些人里面,这名为首的秀丽少女他认识。

所以他现在也很清楚沈白为什么勃然大怒,眼下看来,这原本简单的入门,似乎又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我不是什么东西。”

秀丽少女的脸上本来笼罩着一层霜意,此刻听到沈白的怒骂声,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冰冷,充满讥讽:“我是南宫采菽,青藤剑院弟子,我的父亲是南宫破城。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白羊洞年纪最小的弟子沈白,你的父亲应该是沈飞惊,他原先应该是我父亲座下的部将。”

沈白的脸sè骤然变得无比苍白,整个身体都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他知道对方是青藤剑院的弟子,然而却没有想到对方是这样的身份。

军中的等阶和出身观念,比起别地更重。

部下对于提携自己出身的将领,极其的敬重。

因为绝大多数的战斗,都是由上阶将领决定和指挥,在战斗里绝对服从命令,生命都是握在上阶将领的手中,能够在厮杀中生存下来,连续获得封赏,这便说明上阶将领英明,调度出sè。获得的功勋里,自然也有上阶将领的一份功劳,自然要记着这份恩情。

南宫采菽,是他的父亲都必须尊敬的对象。

然而他却骂她是什么东西。

“若是在我们青藤剑院,我们院长同意某个人进入剑院学习,我们绝对不会堵着院门不让他进。至于你们说看不到他现在的能力,我只想告诉你们一点,只是骊陵君座下一名修行者,就让我和徐鹤山、谢长生遭受了羞辱,然而他却让骊陵君遭受了羞辱。你们可以想想白羊洞和骊陵君府有多少的差别,如果他想选择,他现在就已经成为骊陵君府的座上客。”

南宫采菽却是满含讥讽的接着说道:“现在他选择白羊洞,而你们居然还嫌弃人家,端着架子堵着他?”

山门周围一片哗然。

所有白羊洞的弟子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丁宁。

骊陵君虽然只是一名质子,然而这么多年的迅速崛起,早已经让骊陵君府成为了超越一般修行之地的存在。

市井之间的一些故事显然并没有传到白羊洞里,他们不相信丁宁这样一名普通的市井少年能够让骊陵君感到羞辱。

在这样的一片哗然里,目光始终锐利的苏秦微微挑眉,英俊的脸上闪过一层寒光,他双唇微动,就想开口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很平静的声音响起,“只是简单的入门而已,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

山门前骤然一静。

所有人都是怔怔的看着丁宁。

大家这才想起,场间真正的主角,引起争议的对象,到现在才第一次开口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简单?

这是简单的事情?

苏秦锐利的眼光更冷,眉头也不自觉的蹙起。

但是丁宁依旧没有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因为只是从苏秦刚刚登场的数个画面里,他就看出苏秦在白羊洞里比张仪拥有更高的威信,而且他可以看得出来,苏秦的口才很好。

他感谢南宫采菽会帮他说话,然而他实在是不想太过浪费时间在这里耗下去。

“既然有什么测试,就让我测试好了,这样大家就都不会什么意见了。”丁宁一脸平静,认真的看着脸sè苍白的沈白,看着一脸忧容的张仪,看着一脸寒意的苏秦说道。

“是么?”

苏秦眉头挑得更起,他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张仪和南宫采菽的脸sè却是一变。

但是不想浪费时间的丁宁已经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是。”

场间再次变得绝对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带着深深的不解和怀疑,都在心想这名市井少年是太过轻狂,根本不知道所有修行宗门的入门测试都是极难通过,还是真的天赋异禀,拥有绝对的信心?

“来吧。”

然而丁宁却是反而微微的一笑,说道。

苏秦的呼吸莫名的一顿,他的眼睛微眯,然后他也笑了起来,露出了一些雪白的牙齿。

“好,让他试。”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二章 光阴不虚度 的精彩评论

2 条评论

  1.  沙发# 燕不归 : 2014年09月16日

    哈哈,很好很好,加油

  2.  板凳# 一品牛牛 : 2014年09月16日

    好好,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