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战神年代 > 第70章 可怜人

第70章 可怜人

  姜毅他们很快忘了冯子笑的挑衅,离开内城区走向外城区。

  田茵带着姜毅七拐八扭的来到了城区边角处一处偏僻角落。

  这里显然是贫民区,还是贫民区里的贫民区,住着的都是些孤苦的乞丐,环境鄙陋,空气里飘荡着潮湿污浊的气味。

  乞丐们很奇怪为什么会来些公子小姐,但注意到田茵他们手里的干粮后,一个个兴奋地围上来。

  田茵也不嫌弃,甜甜笑着给他们分发干粮,三大袋干粮很快分发干净,只剩一个被田茵捧在手里。

  姜毅和马龙交换个诧异的眼神,小丫头是带着他们来献爱心了?

  田茵可能感觉到姜毅和马龙的奇怪:“我不是来施舍我爱心的,我是来看个人。想到这里有很多可怜人,就顺便买了些干粮。姜毅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你来这里看望谁?”

  “一个小孩,她的爷爷死了,就剩她自己了,也就三四岁的样子。我如果不来,她就饿死了。”田茵捧着热乎乎的干粮,走进个yīn暗潮湿的角落。

  那里是个很浅的胡同口,又脏又乱,还散发着股怪怪的臭味,里面简单搭建着个木棚,铺着草堆和破布,乍一看就像是个狗窝。

  在草堆和破布上蜷缩着个脏兮兮的小孩,似乎冻坏了,正瑟瑟发抖,低低的轻吟。

  “呀!谁把她的棉被抢走了,太可恶了。”田茵惊呼声快步跑过去,把里面的小娃小心的抱出来。

  小娃娃睁开惺忪的眼睛,脸上脏兮兮的,被冻得泛青,瘦弱的身体一下一下的颤抖着,看到是田茵后,她朦胧的目光终于转出道亮光,裂开干裂的嘴唇,笑了,轻轻地抱住了她的脖子。

  “饿了吧,来,吃点东西,我还给你带了水。”田茵拿出水和干粮,认真的喂着小孩,顺便给姜毅解释道:“我刚来的时候,一直被二小姐管束着,心情很不好,有时候就到处看看。有一天,我在闹市里看到了她爷爷抱着她乞讨,就买了些吃的给他们。后来,我每次出来,总能碰到他们,也会力所能及的给些吃的。

  大概是半个月前,我那天外出,没看到他们,感觉奇怪就问了问其他的乞丐,最后找到这里。那一天,天很冷,她躺在她爷爷怀里睡着,她爷爷却快不行了。”

  小娃娃可能饿了,抱着干粮大口大口的啃着,吃的太着急不断噎的咳咳难受。她非常瘦弱,头发干枯,看着让人心酸。

  连马龙都直皱眉头,这个世界可怜人很多,早已见怪不怪,可一个三两岁的小娃娃在面前颤抖啃干粮的场面还是很难接受。

  “她爷爷看到我,竟然挣扎着爬起来,跪在我面前非要给我磕头,我想扶他,可他那天的力气很大,硬是在那跪着,给我磕着头,含含糊糊说了些话,我实在没听清。”

  “再然后呢?”

  “那老爷爷就在木棚里,跪着……磕着头,咽气了。”

  姜毅和马龙一阵沉默。

  “其实我当初会注意到他们,是因为爷孙俩跟别的乞丐不太一样,其他乞丐都跪着乞讨,只有她的爷爷在那端端正正的坐着,即便是有人给些吃的,他也只是点点头。可那一天,他临死前竟然流着泪跪在我面前,又是磕头又是恳求,让我……我……很不舒服。”

  田茵眼角微微湿润,当天那一幕对她的触动很大。

  “他跟你说了什么?”

  “我没听清楚,也没听,我当时就想把他扶起来。可他最后还是死了,跪在那里死了。我看小丫头很可怜,想把她带回学院,可被二小姐发现了,硬是把她扔出来,还打了我。我没办法,只能把她安排在这里,每天来送些吃的。准备过些天学院放假的时候带她回家,交给爹娘养着。”

  “我来吧。”姜毅伸手去抱小娃娃,她却紧紧缩在田茵怀里。

  直到田茵安抚了会儿,她才颤微微地松开,任由姜毅抱到怀里。

  小家伙很害怕又很饿,大口大口啃着干粮,怯怯的看着姜毅。

  “你叫什么名字?”姜毅伸手给她擦了擦嘴角的干粮渣,正要挪开指头,小娃却一口咬住他指头,把上面那些干粮渣舔干净。

  小小一个举动,让姜毅内心一酸。

  “吖……吖……”小娃娃支吾的张着干裂的嘴。

  “她还不会说话呢,在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爷爷的时候,她爷爷就很虚弱,好像是受过很重的伤。我那天埋他的时候在他身上看到过一些很特殊的伤口,有些好像被咬的,有些是刀伤,都化脓了。我想给他套个新衣服,结果那伤口把我吓到了。”

  “有灵纹吗?”马龙突然问了句。

  “灵纹?没有。我当时还奇怪她爷爷会不会是御灵人,结果没看到灵纹。”

  马龙没有多问。

  小娃娃把整个干粮都吃下,一点渣滓都没剩。毕竟是小孩,吃饱了就忘记烦恼和伤痛,她好奇的看了会姜毅,伸出脏兮兮的小手要碰姜毅额头上的锦带,似乎感觉很好玩:“吖……吖……”

  “就叫你芽芽,以后跟着我吧。”姜毅按下她小手。

  “你要收留她?”田茵顿时惊喜,她最近经常挂念着小娃娃,生怕在这里被其他乞丐给卖了。

  “天越来越冷了,再这么下去要冻死了。”姜毅打量着小娃,营养不良的缘故,发育很迟缓,智力也没开发,看不出真实年龄,就现在的样子跟一两岁婴孩差不多。

  “太好了,谢谢你。”田茵笑颜绽开,拉拉小娃的脏兮兮的小手:“你要有家啦,高兴吗?”

  小娃娃不明白她在说什么,见田茵笑的甜,她也嘻嘻笑了。

  姜毅举了举芽芽:“走喽,回家洗澡。”

  “我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田茵进木棚里翻了翻,掏出些脏兮兮的衣服,泛着股霉臭味,很难想象他们爷孙俩怎么在这里坚持的。

  马龙蹲下来,挑了挑破烂的衣服,眉头微微皱起:“这些衣服是他捡的,还是穿的?”

  “怎么了?”姜毅正抱着芽芽逗她开心。

  “这些破洞……有烧的,有切的,还有些野兽咬的。一件衣服上这么多破洞,八成是被人和野兽围剿留下的。”

  “可能是逃难的时候遭遇了什么不幸。”姜毅没多想。

  马龙点点头,也没多想。毕竟,没有灵纹。

  “没什么东西了,我们走吧。”田茵拍拍手上泥土,里面全是破烂,真没值得注意的东西。

  姜毅抱着芽芽,在其他乞丐们奇怪的目光中离开这边角旮旯。

  芽芽抱着姜毅不断回望简陋窝棚,似乎有些胆怯和不舍,毕竟在这里生活很久,她简单的思想里就把那木棚当成了家,突然要离开了,难免不适应。

  不过在姜毅给她买来糕点的时候,芽芽的注意力就全放在这甜甜酥酥的东西上。

看网友对 第70章 可怜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