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三十九章 真正的怪物

第三十九章 真正的怪物

薛忘虚看着李道机微微颤抖的双唇,兀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怪物…”

数个呼吸之后,他才平静了下来,吐出了这两个字。

经卷洞里,南宫采菽和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也浑身轻颤着,用看着真正怪物的目光看着丁宁。

这怎么可能!

半日通玄,在他们的印象里,在为外界所知的传闻里,元武初年到现在,便只有灵虚剑门的安抱石和岷山剑宗的净琉璃这两个怪物做到过,就连剑痴方绣幕都是花了数十日的时间才通玄。

明知道这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并非是感知里的虚像,处于强烈的震撼和不可置信之中的南宫采菽还是忍不住看着正在睁开双目的丁宁,颤声问道:“你已经打开气海了?”

丁宁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

他微蹙着眉头感觉着五气在气海里的流动,隐约感觉出这种无我宫的顶级功法走的是极其霸烈的路线。

然后他注意到了落在自己身前的光束。

光束依旧柔和而明亮,然而和之前已经有了微弱的改变,之前的光束更像是经过过滤的纯净阳光,而现在的光束却是明显带着宝石的光亮。

他便反应过来,外面已经夜sè降临。

“竟然用了这么久。”

他自言自语了一声。

他这句话完全是真正的有感而发,这绝对是因为这门《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的五气流动和绝大多数功法有很大的不同,否则在他的气海实际已然存在的情况下,引导五气进入气海根本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

而且只是半日的修行,五气刚刚注入气海,此刻的他就有些手脚发虚的感觉,这样的消耗,使得他明白这门功法的确有着很独到的地方,将来形成的真气、真元,必定比一般的功法蕴含更猛烈的力量。

若是普通的功诀,他恐怕连半炷香的时间不到,就能够通玄。

只是他此刻的这一句有感而发的轻语,落在南宫采菽等人的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意味。

“用了这么久?”

南宫采菽的身体都发抖了起来,她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点着丁宁,“如果你真的已经通玄,已经打开气海…你知不知道一般的修行者到这一步要多久的时光?”

丁宁看着她那一根颤抖的白生生的手指,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是一般的修行者?

这句话虽然是事实,但此刻落在她的耳朵里,却恐怕太自傲太装了点。

看着微蹙着眉头的他,南宫采菽却是开始清醒。

“难道你也是和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的那些人一样,也是真正的怪物?”

她深深的呼吸着,收回颤抖的手指,情绪复杂的说道:“你选择灵源大道真解这样的功法,是因为这样的功法对你而言最容易理解,最简单,可以让你修为破境的速度很快?”

丁宁歉然的一笑,他觉得这些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像她解释,而且任何修行者的修行本身,本来就是应该严格保守的秘密。

然而南宫采菽看着他歉然的笑容,却是认为这是因为他的天赋超出她们太多,所以才抱歉。她在自己的心里也为丁宁之所以选择《灵源大道真解》这样普通的功法找到了解释。因为丁宁的身体问题,因为他的寿元没有其他人长久,所以他必须尽可能的选择这种相对而言简单,进境可以快一点的功法。

“看来你的确是真正的怪物。”

她有些伤心,有些颓然的低下了头:“看来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怀疑你的能力,根本不用多管闲事。”

南宫采菽身后数名脸sè都有些微白的青藤剑院学生中,一名看上去最为持重的少年眼光闪烁,就忍不住要动步。

“鹿末龙,若是你想获得此人的一些好感…我劝你还是不要上前了。”但就在此时,他身旁一名个子最矮,一头黑发散落的披着的少年,却是用唯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轻声道:“现在再去表达一些友善,已经晚了。”

听闻这些话语,名为鹿末龙的少年身体顿时僵住,心中充满了悔意。

他知道对方的这些话说的是对的。

这名酒铺少年虽然年幼,然而却似乎拥有看穿一切的平静双眸,在山门外,南宫采菽为他出头之时,他们也并没有多看得起这名少年,现在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恐怖天赋,再去结交的话,想必也获得不了对方的任何友谊。

对于他们而言,表面上的一些客套话,根本全无意义,还不如不要堕了自己的脸面。

……

数名青藤剑院的学生继续开始搜寻自己所要的修行知识和经验,为了尽可能的抛开那种种震撼、失落和悔意交缠的复杂情绪,他们甚至刻意的距离南宫采菽和丁宁更远了一些。

丁宁已经感觉很饿。

他甚至已经闻到了经卷洞外食物的香气。

他怔了怔,又旋即闻到了南宫采菽身上那种自然的淡淡处女幽香。

一丝略微惊异的情绪浮现在他的心头,他马上反应过来,这应该便是《斩三尸无我本命元神经》带来的另外一些改变。

这种昔日大韩王朝的顶阶功法,在他才刚刚通玄之时,就已经让他对sè香味的感知敏锐了许多。

他没有拒绝这种感知的改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站起身来走到经史洞外去吃东西,对于他而言,今日的修行已经告一段落。

若是白羊洞没有特殊的安排,他会选择会梧桐落的酒铺。

然而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南宫采菽手中翻开着的典籍。

他微微犹豫了一下,看着低垂着头的南宫采菽,轻声道:“你的修行上面有什么大的问题?”

情绪还有些不平静的南宫采菽身体微震,她抬起头来,看着丁宁的双眸,她有些怀疑的说道:“你想帮我?”

“每个人的修行都不同。”丁宁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最多和你探讨一下,至于能不能对你有用,那是未知之事。”

“哪怕帮不了我也没关系。”感觉到丁宁真实的善意,南宫采菽瞬间就莫名的高兴起来。像她这个年纪的少女,往往对友情有着最好的想象,她刚刚的失落,恐怕大多数不再于丁宁的天赋和她的差异,而在于面对她的好意,丁宁一直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我的感悟有问题.”想到对方又是真正的怪物,半日通玄,甚至连挑选功法都是自己决定,她就又变得更加振奋了一些,快速的补充道。

“是对天地元气的感悟有问题?”丁宁看着她发光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是的。”南宫采菽也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的修为已经到了第二境上品换髓,到了这一境,便可以设法感知天地元气,我也这么做了,因为第二境炼气境到第三境真元境,破境的关键就在于能不能从周围的天地元气里找出能够和自己体内真气融合的元气,引天地元气入体才是关键,只要能够引一些天地元气入体,真气和天地元气的融合,是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丁宁看了她身前摊开的典籍一眼,“你是根本感觉不到天地元气的存在,还是感觉不到天地元气的差别,就完全是混沌的一团?”

南宫采菽摇了摇头,轻声道:“如果是那样,我和我的师长恐怕还没有那么着急,我是感觉得到天地元气的存在,甚至也能感觉到每一股天地元气是不同的,然而在我的感知里,好像每一股天地元气都很抗拒我,好像每一股天地元气都和我不亲近。”

“可能是因为体质的问题,我父亲修行的时候,也是和我一样的问题。他在第二境到第三境足足卡了七年。”顿了顿之后,南宫采菽接着忧虑的说道:“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顾虑,所以他没有让我修习他擅长的万涛真水诀,而让我修习了青藤剑院的青木真诀。然而我现在依旧遇到了和他同样的问题,我从第一境突破到第二境上品,是我们青藤剑院的学生里面最快的,只是我也在这个阶段卡上七年的话,我或许会比绝大多数人都慢。”

丁宁点了点头,他伸出了手,合上南宫采菽身前的典籍,“元气种类细微辨”,他轻声读出了这册典籍的名字,然后蹙着眉头,认真的问道:“所以你来白羊洞经卷洞,就是想看看这里的典籍和一些笔记能不能给你带来些启发?”

南宫采菽点了点头,“我父亲的破境也没有特别的感悟,他只是在一次战斗的危险关头,自然感觉到了天地元气入体,如果我不能找出些原因,或许等待我的,是比七年更久的悲惨遭遇。”

如果七年都卡在第二境,这的确是很悲惨。

尤其看着身旁的一个个人超过自己,将自己远远的抛在身后,或许会直接绝望。

丁宁仔细的思索着。

“这两本笔记里好像有很多独到的见解,你仔细看看?”

他很快站了起来,翻过了十余本卷册,最终挑了两本放在了南宫采菽的身前,认真的说道:“你慢慢看,我先出去吃点东西,然后我还有可能回家。”

《巴山蕉塘主人笔记》《启天论》

南宫采菽惊讶的看着这两册似乎只是随笔般的笔记,翻了开来。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真正的怪物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郁闷那 : 2014年09月20日

    我来也